120叮叮当当的声音和110凄厉的警笛声划破看沉寂的夜空。秦南和琪琪跟着救护车去了医院,王卓则留在原地协助事故的调查。出警的仍然是刑警队的李队长。

  李婉被送到了最近的鼓楼医院,迅速的被推进了抢救室。秦南想跟着进去,却被医生挡在了外边。

  一向刚强的秦南,现在变得如此的脆弱,聪明的脑瓜也变得十分的糊涂。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己彻底击垮了他,他的精神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他伏在手术室的玻璃门上,拼命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都是我!都是我!”

  琪琪吓坏了,她抱住秦南在不停的哭喊:“南南哥,你怎么了!”她拖着秦南王,把他按在了手术室门前的座椅上。

  时间过得是如此的缓慢,秦南一次次的站起、坐下,象关在铁笼里的熊,在手术室前的走廊上反复来回行走,一次又一次的趴在手术室的门上久久的倾听。

  手术室里寂静无声。但在秦南的心里却在翻江倒海,他在不断的问自己:“李婉不会死吧?李婉还有救吗?”但没有答案。

  凌晨六点,术室的门灯终于亮了。门刚打开了,秦南便扑了上去。

  “医生,我爱人怎么了?”

  “放心吧,人已脱离了危险。”主刀医师第一个走出手术室,他摘下帽子和手套,接过护士递过来的毛巾擦着满脸的汗水。

  听说李婉已经脱离的生命危险,秦南绷紧着的神经一下便松弛了下来。他看到李婉被撞时的情景,以为她已经没有了生命。

  “但是情况并不乐观,你们要做好精神准备。”

  ¤看正版章To节@@上酷匠网/;

  秦南刚松弛下来的神经又绷紧了起来。

  “医生,她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你是她的什么人?”

  “我是她的丈夫。”

  “那你到我办公室里来一趟。”说完医生向前走去,秦南紧紧的跟在了他的后面。跟在后面的当然还有琪琪。

  走进办公室,医生在一张桌子前坐下,他指了指身边的椅子对秦南说:“请坐。”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医生尽量放缓了语调:“作为医生我不得不把实情告诉你。”

  秦南象在听一张决定生死的判决书。

  “人是没有生命危险了,但许多的脏器都受到了严重的破坏,康复的机率微乎其微。”

  医生喝了一口水,又继续说:“CT显示脑干受到了损伤,我们已经为她进行了开颅手术清除了淤血;B超显示,她的脾脏已经破裂,我们为她摘取了脾脏;另外她脊柱也受了伤害,恐导致下肢的瘫痪;还有左腿已经完全断裂了,可能还要做截肢手术。。。。。”

  医生的每一句话,都象投在秦南心里的重磅炸弹,他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出了医务办公室。医生用经验告诉了他两种结果。好的结果是,病人大脑可能会逐步的清醒,但再也不能恢复到原来的程度;身体也可能不会瘫痪,但要靠轮椅去生活。而坏的结果就是,病人有可能是永远瘫痪在床的植物人!

  好的结果秦南听得很模糊,但坏的结果秦南却听得很清楚。那就是,他的婉婉要瘫痪,会变成植物人。

  “你要坚强,不要轻言放弃;既要相信科学,也要相信奇迹,生命本身就是奇迹!”最后医生拍了拍秦南的肩膀说:“小伙子,无论是那一种结果,你都要勇敢的去面对,这就是你的人生!”

  这两种结果,无论是哪一种,秦南在情感上都是无法接受的。然而,这一切难道是他的意志所能转移的吗?此刻的他,真的感到了无比的哀伤和无助。

  “我已经电话通知了李婉的父母,今天下午他们就会赶来了。”王卓早已赶到了医院,他对秦南说。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不通知父母呢?秦南感激的对王卓点了点头:“谢谢你。”停了一会他又对王卓说:“还有一件事要麻烦你,请你到学校里去告知情况,就说我要休学一年。”

  王卓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李婉被推出了手术室,送往到重症观察室。在秦南一再请求下,医生破例的同意他进去看一眼。

  李婉满头、浑身都被缠上了雪白的纱布和绷带,只有半张脸露在外边。此刻的她,是那么的安静,安静得让秦南心酸、心痛、心碎!他坐在李婉的身边,轻轻的握住她的一只手。这只原先晶莹如玉的手,现在是那么的苍白,连小月亮也失去了鲜艳的色彩。秦南把李婉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颊上,三年多来的点点滴滴,都随着他的泪水,从心里到眼里不断的流淌。

  “婉儿,亲爱的人,你现在哪儿?你是否能听到我对你的呼唤?你是否能感觉到我的心痛?你是否能感觉到我的绝望?你快点回来吧!没有你的日子,我的生命里没有阳光;没有你的日子,我前方的道路一片迷茫。。。。。。亲爱的,亲爱的,你快回来吧!”秦南的心在无声的呐喊。

  “先生,请您出去吧,我们要工作了。”护士小姐走了过来。

  “请让我再坐一会吧。”秦南在恳求。

  “不行的,我们这里有规定,家属是不能进来的。”看到悲痛欲绝的秦南,护士也在动容:“你坐在这里也是没有用的,她一时半会不会醒来。”

  秦南放下李婉的手,慢慢的站起身来,他一步三回头的向门口走去。

  中午十二点,李婉的父母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王卓在医院的门口迎接了他们。

  “李伯伯、李伯母,你们来了。”王卓和李婉是高中的同学,以前不止一次的见过他们。

  “婉婉呢?”李家父母不约而同的问,神态十分焦急。

  “在重症病房里。”王卓不敢骗他们。

  “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

  “伯伯、伯母,你们放心,医生说她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

  “伤得很严重吗?”

  “是的,现在还没有清醒过来。”

  “秦南呢?”

  “他坐在重症病房的门前,他很痛苦。”

  “那你带我们去看看婉婉。”

  “医院有规定,不让家属进去探望的。”话虽这样说,王卓还是把李婉的父母带到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口。秦南还蹲在那里,他看到王卓带来了李婉的父母,赶快站起身来。

  “伯父、伯母,你们好。”

  李婉的父母在李婉的电话里早就熟悉了秦南,他们也为能有这样的女婿深感高兴。然而,在这种场合中,第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女婿,心中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昨天下午,婉婉还跟我们通了电话,说她很好。怎么不到半天的时间就——”李妈妈哭着说。

  昨天下午五点钟李妈妈接到了女儿的电话:“妈妈,我们回来了。”

  “玩得开心吗?”

  “妈妈,我开心极了!他对我很好。”李婉在电话里激动的说。

  “你和他在一起了吗?”这对娘儿,既是母女也象是朋友,无话不谈。

  “妈妈,我是和他在一起了。我们商量好了,明年五一节我们就结婚。”

  “好,很好!婉婉,妈妈祝贺你。”

  这几年中李婉把自己的喜悦和烦恼,幸福和忧伤都与母亲分享和分担。李妈妈知道秦南在自己女儿心里的重量,他几乎成了女儿生命中的全部。

  “伯父、伯母,李婉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我也一定会用自己的生命来挽救她的生命。请你们相信我!同时请你们也相信李婉,她一定能重新站立起来,做你们的好女儿,去迎接自己的新生活。”

  “我相信你们。”李爸点点头。这时候他也只有去相信秦南,相信生命的奇迹。

  秦南带着李家父母走进了医务室,向主治医生询问了李婉的伤情和下一步的治疗方案。

  “医生,我恳请您,千万要留住病人的腿,她是个爱美的女孩,不能没有腿。”

  “这个请你们放心,我是医生,一切会按病人的实际病情作处理。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给病人造成新的创伤。”停了一会他又说:“按现在的情况来看,病人的生命特征还很稳定,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的恢复她的神智,恢复她的记忆。这不仅要靠药物的功能,更还要靠精神的力量。”

  走出医务室,秦南和李婉的父母虽然还很忧伤,但在忧伤中分明又多一份希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