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南和李婉的关系,通过这次旅游发生了质变。归来后他们形影不离,李婉更是如胶似漆的黏着秦南。他们这种亲昵的举动,在别人的眼里好比是“司空见惯浑闲事”。这本是一件意料中的事情,等的只是时间,而不是结果。而一个人却是“江南的刺史”,她就是琪琪。在琪琪的心里,也知道这仅仅是早晚的事情,她似乎也在盼望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但当这一天真的到来了,看在眼里,还是断尽了江南刺史肠。

  在感情方面,男人和女人有着本质的不同。男人把爱挂在嘴上,女人把爱埋在心底;男人的感情好比是油,总浮在表面上,好像很多,但不稳定。而女人的感情象盐,很快便融化在水中,虽然不见,但到处都有。所以,一般而言,女人爱男人要比男人爱女人,来得更执著、更彻底、更疯狂。男人欺骗女人时往往在说:任弱水三千,我只取你一瓢饮。但能真正做到这一点的,却大多是女人。当然这只是一般情况,也有特殊的,在这里不作讨论。

  回头再说到琪琪。琪琪现在已经完成了“涅槃”的整个过程,身份、地位、和收入都和以前有了天壌之别。凭她现有的条件,再加上美丽的外表,高雅的气度,公侯王孙趋之若鹜。然而,在她的心中,仍然还只有一个男人。只是与生俱来的一段情结,想解也解不开的。在夜阑更深时,琪琪脑子甚至涌进了这样一个荒唐的念头:只要李婉同意,她愿意用当初李婉花在自己身上的十倍、百倍的代价去赎回秦南,赎回她的南哥哥。当然,只仅仅是她一闪而过的念头。冷静下来后她终于渐渐的明白:秦南对于自己,早已经是,一江春水向东流了!

  “啊,真幸福!蜜月旅行一定很愉快吧?”

  “什么时候请我们喝喜酒,吃喜糖呀——”

  当秦南和李婉的脚步一踏进美食城的大门,人们纷纷涌上前来。叫的最响的当然还是王卓。这家伙,盼望这一天到来的心情似乎比秦南更迫切。他清楚的知道:只要一天秦南和李婉不开花结果,琪琪就不会死心,自己的希望也就遥遥无期。想当初当秦南“拐走”李婉的的那一刻,他恨不得立马就和秦南绝交,现在他反而在,暗暗庆幸着秦南那一次“不够哥们义气”的行动。

  “你这家伙,出去度蜜月也不说一声,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王卓见到久别重逢的秦南,照例先给上一拳。

  “下面的事情都教给兄弟我了,就在我们自己的店里举行婚礼,一切都由我来操办,你们只需要做一对幸福的新郎和新娘!”

  来到店里,李婉放下了下种的大包、小包,坐在沙发上。琪琪迎了上来,她拉住了李婉的手。

  “琪琪姐,你怎么哭了?”李婉一把抱住了琪琪,拿出手绢替她擦泪。

  “傻妹妹,姐没有哭,我是为你们高兴的。”

  “姐,给!”李婉从包里拿出了许多礼品。

  “这两件旗袍是我从杭州西湖边买的,你这身材穿了一定很合适。”

  这几年琪琪成了李婉专用的模特,从里到外,从上到下都由她精心打扮。把一个地道的乡下农妇,已经包装成了一个标准的都市中的贵妇人。

  “妹妹,看你又在乱花钱,这么花的衣服我能穿吗?”

  “琪姐,怎么不能穿?你身材好,个头高,穿得一定很漂亮!”

  说实在,现在的琪琪真的是彻底的脱胎换骨了,无论身材、容貌、风韵都足以赚足男人的眼球,就连女人碰到她也会我见犹怜。就漂亮而言,李婉也只能是望其项背。

  李婉之所以去为琪琪做这一切,那都是因为秦南。李婉知道,直到现在,秦南对琪琪还怀着内疚,因为他曾经对琪琪作过承诺,而且还不止一次。另外,李婉对琪琪也怀有一份内疚,因为自己,夺去了本该属于琪琪的挚爱。

  李婉继续从包里朝外面不停的掏东西。除了有送给琪琪的化妆品、护肤品外,大多是都是带给小豌豆的,不但有吃的、玩的,还有许多学习的用品。高兴得小豌豆又蹦又跳、又唱又叫,抱住李婉的脖子亲个不停。

  “阿姨好,好阿姨!”

  O!酷}…匠网唯一%E正P版d,其U-他都)是盗Sm版I

  “以后不准叫阿姨了,叫舅妈!”王卓不失时机的说。

  “去你的,别瞎说!”李婉红着脸向王卓伸出了小拳头。

  “妈妈,什么是舅妈呀?是舅舅的妈妈吗?”豌豆睁大眼睛看着琪琪。一句孩子话引得满屋子的人哈哈大笑。

  “阿姨这么年轻,怎么能做舅舅的妈妈呢?”看着大家都在笑,豌豆更纳闷。这一下笑的人更笑了,一直笑出了眼泪。连正在尴尬着的李婉也忍俊不禁,她抱起豌豆亲了一口:“豆豆,你别听你王舅舅瞎说。”

  “阿姨,你也是王舅舅的妈妈吗?”

  “不来了!要死了!”李婉放下豌豆躺在沙发上直打滚,嘴里不停的喊着:“王卓,快叫我妈妈呀!”

  “他们都有礼物,小气鬼,我的呢?”王卓也在笑,他向李婉伸过手去。

  “有、有、有你的。”李婉笑得满脸的眼泪,她好不容易强忍住了笑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电动剃须刀来:“送给你,把你的络腮胡子刮刮吧,都总经理了,今后可要注意仪表,注意影响哦。”

  李婉还在向外掏:“这是给马姐的,这是给小红的,这是给小张的,这是给娇娇的。。。。。”她几乎给店里的每个员工都买了礼物。

  “这几天店里的情况还好吗?”秦南问。

  “一切正常,由于过节,生意比以前还要好!”王卓回答。

  “哦,对了,派出所的李队长有没有来过?”秦南问。

  “昨天刚来过,问你有没有回来。”

  秦南陷入了沉思,一会儿他抬起头来:“这件事一定要追查清楚,否则店里就永无宁日!”大家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那人究竟是谁呢?我好像真的在那里见过他,可就是怎么想也想不起来!”秦南狠狠的抓了抓自己的头皮。

  “南,不要再想了,派出所一定会查明的。”李婉怜惜的说,最近她发现秦南经常为这件事在烦恼。

  酒吧在深夜十二点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店员们也先后离开了,店里只留下了四个人。又谈了一会话,琪琪和王卓把秦南和李婉也送出了店门。

  “不早了,快回去睡吧,这几天够你们累的了。”站在店门口琪琪说。

  王卓则向他俩俏皮的眨眨眼间。

  “好,你们也早点睡吧。”说完以后秦南带着李婉,转身朝学校走去。刚踏上马路没几步,秦南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过身朝王卓走来。

  “王卓,你回去查查视频,看看那个人这几天有没有再来过,或者还有没有其他可疑的人。”

  “好,你放心吧,我这几天都一直在仔细的观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疑点的。”

  就在秦南和王卓说话的时候,李婉忽然发出了一声惊叫:“秦南快躲开!”紧急着她飞身扑了上来,娇小的身躯中不知从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量,她把秦南推出一丈多远。

  秦南站住脚跟转过身来,只见一辆白色的面包车飞驰而去,李婉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

  “李婉——”秦南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飞快的扑了过去。琪琪和王卓也冲了过来。

  “李婉,李婉——”秦南拼命的叫喊着,可李婉却静静的躺在他的怀抱中,鲜血正她的嘴里慢慢的渗出,点点滴滴的洒落在水泥地面上。

  “婉妹妹——”琪琪悲痛欲绝的哭喊声在撕裂这夜空。

  王卓拿起手机紧急的呼叫着120.十分钟后救护车和警车前后疾驰而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