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三章浙西大峡谷

  三天的千岛湖之游转眼结束了。但秦南和李婉还在滴滴香浓,意犹未尽。他们现在的关系已经有了实质性的变化,所以他们决定把这次旅游改变成蜜月旅行。于是,在淳安他们又加入了另一个旅行团。一路游玩浙西大峡谷、瑶琳仙境和西子湖。浙西大峡谷,位于浙皖接壤的临安市清凉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区域内。因地处浙江西北部而名\"浙西\"。峡谷境内山高水急,山为黄山延伸的余脉,水为钱塘江水系的源头。进入游览区的大门后,秦南他们便坐上通往景区的中巴。中巴在狭窄的沿山公路上疾驰,公路的一边是壁立如刀的高山,一边是深邃的百丈悬崖。道路环山,蜿蜒曲折。峰回路转处,时有车辆突然从对面开来,擦身而过,惊出车里人一身的冷汗!平时习惯于城市宽阔大马路的乘客们,哪见过这种惊险?大家都在心惊胆战。连一贯胆大的秦南也不时的闭上眼睛,李婉则抱紧秦南,躲在他的怀里瑟瑟发抖。

  车终于停稳在峡谷的中途,下边的路只有靠双脚去丈量。

  停车处正是农家乐聚集的场所,游客们跟着司机走进了一家餐馆。毫无疑问,这里一定是这位司机的合作单位,他不但能享受到免费的午餐,而且还一定会有丰厚的回扣。

  农家乐设备虽然简陋,但菜肴却异常的鲜美,较之千岛湖的美食别有一番风味..。李婉惊魂已定,把一颗心又重放在了秦南的身上。她叫来了一桌的山鸡、老鳖、野菇、竹笋,这些都是就地取材,没有受过丝毫污染的、地地道道原生态的产品。

  “南,快吃吧,你一定又饿了。”

  “婉,你也吃,你也一定饿了。”

  他们真的很饿了,美味当前,再也经不起诱惑,再也顾不上斯文。秦南在狼吞虎咽,李婉也当仁不让,一转眼就盆底朝天了。

  “老板,再来一婉鸡汤。”

  “好,来罗——”

  李婉平时就酷爱吃鸡,但吃到今天,她才知道以前吃的都不是真正的鸡。现在她一鸡在手,真是: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尝啊!李婉一边吃着鸡肉,一边喝着鸡汤,嘴里还在不停的都囔:“嗯,嗯,好吃!好吃!真好吃!”看着她那副馋相,秦南哈哈大笑起来。

  “不理你了,又笑话人家!”李婉桌上、手中、嘴里都是鸡的骨头。

  “没、没、没有,婉,你太、太、太可爱了!哈哈哈——”

  吃完午饭后,旅游大军沿着崖边人工修筑的栈道鱼贯而行,栈道的一边是石壁,石壁上满是斧凿的痕迹,栈道仅一人多高,有的地方秦南还需低头而过。栈道的另一边安装着防护的铁索,铁索下边便是深达百丈的山涧,俯身看去,山涧里依稀有水流过。

  走完栈道后,他们踏上通往彼岸的晃桥。所谓晃桥,就是用几根又粗又长的铁索连接两岸绝壁,再在铁索上铺上一块块木板。人刚踏上桥面,桥身就不停的晃动,再加上游人在上边故意晃动着身躯,桥中心的人更是立足不稳了,有的在弓腰前行,有的干脆匍匐前进。见此情景,无论桥上、桥下的游客都在前仰后合的捧腹大笑。

  过桥后继续前行,山势渐低直达涧底。涧底已积水成河,且水流湍急,奔腾咆哮。秦南他们登上了漂流竹筏,穿上了救生衣。竹筏顺流而下渐行渐快,似有身临其境的: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般的感觉。竹筏激起水花飞溅,扑面而来,一会儿筏上的人便浑身精湿。惊喜、惊讶、惊恐都被装进了一声声的尖叫声中,在山谷中回荡。李婉整个身躯都拥入了秦南的怀中。

  漂流结束后,游人徒步踏上了归程。行走中忽然有人发出了惊呼,秦南顺着他的手指的方向抬头望去,只见一条铁索飞架在南北两侧的山梁上,一个精赤着上身的中年汉子,手持着一根竹竿在铁索上行走。索高百丈,人似鸟雀,倘若失足,必将粉身碎骨!更有甚者,一会儿那人又在铁索上架起了辆自行车,穿上一件火红的背心,人骑车上,展开了双臂,象风中的摆荷在左右摇晃。吓得仰视的观众们一声声的惊叫。

  “吓死了!,吓死了!别看了!别看了!”李婉紧闭着眼睛推着秦南前行。

  再往前行,他们终于能看到了好看的节目。在一个山坡上,有一群苗族姑娘们正在载歌载舞。他们驻足观望。歌停舞罢,姑娘们便立即开始了拉郎配的活动。

  所谓的拉郎配,就是在现场拉一个男子结婚的意思。新娘当然就是这些姑娘,而新郎一部分是游客中自告奋勇者,另一部分则是被同伴强行推入。新郎入圈后,先要经自己的新娘化妆一番,脸上被油彩涂得五颜六色,一个个“新郎”都在张着嘴在傻笑。接下来,新郎和新娘们便拉起手来转圈,一边转着还一边跳,一边唱。最后的一项仪式是,每对新人进入洞房。新娘牵着新郎的手,猫腰走进山坡上临时搭建的一间间简易的小屋。那些小屋,有的围以芦席,有的围以纸板。

  在洞房里,新郎和新娘交换的应该不是**,更不是感情,而是金钱。做一次新郎,必须五十元钱。如果想把新郎做真点也行,那就得再破费,摸和亲都是有明码标价的。

  没一会儿,新郎们便一个个的走出了洞房,显然已经没有了进去时的好风采。

  r/更Z新最0快Nm上5酷匠网A

  “亲了几口了?”

  “摸了几把啦?”

  大家纷纷涌上前去,七言八舌的问。

  新郎们仿佛象约好了一样:“没有!没有!谁还去、去、去干那个?”

  “哈哈哈,没有?还说没有?脸都红了!没准还——”

  “别胡说,我又不是公鸡!有那么快?”

  人群中立刻爆发出雷鸣般的笑声。李婉红着脸,低着头,在一个劲的拧着秦南的胳膊。

  所有的新郎都走出了洞房,只有一个还留在里面。见男人还在缠绵,他的真女人冲了进去,谁知,自己的男人是因身无分文,被新娘扣在里面了。

  女人只好忍痛掏出了五十元钱,去赎回自己的男人。

  “他还亲了我,摸了我呢!”新娘手里拿着50元钱,眼睛还巴巴的看着那个女人。

  女人当即便打了男人一个大大的耳刮,提着他的耳朵走出了洞房:“让你这个狗日的亲人家,摸人家!”

  新娘追了出来,她还在不依不饶。

  “我还没有找你呢!摸不缺,擦不光,你少了什么?”女人大怒:“**!再闹,把五十块也还来!”

  人群中的笑声更大了。

  新郎们确实象斗败的公鸡般的垂头丧气,可新娘们却又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再去做别人的新娘。

  秦南放眼去,山坡上到处是石头的雕像,其中居然还有一个一柱擎天的阳具,和一对正在**着的男女。难怪在这里会上演出这一幕男欢女爱的闹剧。

  离开大峡谷已经是傍晚时分,晚霞正在燃烧西边的天际。

  坐在回来的车上,李婉一直在偷笑。

  “傻丫头,你笑什么呢?”

  “摸不缺,擦不光,**!再闹,把五十块也还来!”李婉对着秦南的耳朵小声说,并向他伸出了小手。

  “50元?好说,等我今天晚上做过新郎再给你!”秦南在她的小手上轻轻打了一下笑着说。

  “不来了,你又欺负人。”李婉将手伸进秦南的腋下不停的扰痒痒。

  到了晚上,秦南和李婉自然又做起了货真价实的新郎和新娘,只是在做完后并没有再谈价钱。

  接下来他们来到了瑶琳仙境,在仙境里,他们又做了一回真正的神仙伴侣。有个郎相伴,面对着多姿多彩,神态各异的钟乳石,李婉意乱情迷,乐不可支。

  最后他们来到了西子湖。苏堤、白堤、断桥、三潭印月、雷峰夕照,都留下了他们幸福的足迹。虽然,中秋的西湖,已经褪尽了残红,但在他们的心里,却仍然盛开着鲜艳的荷花。

  短短的七天转眼过去了,虽然只有七天,但对于他们却意义非凡!这是他们生命的一次重要的转折。

  离开杭州,他们又回到了南京,回到了学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