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九点派出所正式上班,李队长又来到了审讯室。“经过了一个晚上,你们考虑得怎样了?”

  “我们真不知道那包东西是从哪里来的。”王卓说。

  “我昨天下午五点钟还开过抽屉,里边根本没有那些东西。”琪琪补充说。

  “东西是在你们的店里发现,不是你们还会是别人?”

  “这我们不知道。”

  “你们不知道?那谁才能知道?”李队长的态度开始严厉了起来:“据举报人说,他亲眼看见赵董事长将那包东西带到了店里,放在抽屉里。他还说你们经常为顾客提供毒品!”

  “胡说!纯粹是造谣,是陷害!”王卓站起身来大叫:“是什么人的举报?请你把他叫来和我们对质!”

  “放肆!坐下!”李队长声色俱厉:“我们有保护举报人的义务,你们只需交代自己的问题!”

  “不知道!不是我们做的,你再问也是白问!”王卓气愤的坐了下来。

  李队长也很气愤,指着王卓说不出话来。

  “我知道!”秦南大步跨进公安局的大门。他手里拿着一盘录像带。

  看到秦南的到来,琪琪和王卓的眼睛顿时发亮。昨天夜里,他们两只顾着担心和害怕,甚至一次都没有想到过秦南。而秦南却为营救他们,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

  “南哥哥!”琪琪站起身来,饱含的泪水夺眶而出,她真想扑到秦南的怀中去痛哭一场。

  “秦南,你知道?你知道是谁放置的毒品?”李队长睁大眼睛看着秦南。

  更.新最快上t酷v匠'|网

  李队和秦南熟悉的人,非但熟悉,甚至还有一定的交情。从秦南痛打钱方的事件中,李队开始认识了秦南。那时候,他还是刑警队的一名普通的干员,他对秦南的行为和胆识,都十分钦佩和大加很赞赏。在去年举行的南京市全**动会上,他们作为主力,分别代表高校队和政法系统队进行篮球决赛。在比赛中,更增添了彼此的了解,从对手变成了惺惺相惜的朋友。

  李队也知道秦南和美食城的关系,但职责在身,他不能徇私枉法。尽管这样,李队也是顾及到秦南,网开一面。否则,在铁证如山面前,作为经营者的琪琪和王卓,至少当场就要带上铐子。而且也不会让他们两人夜里一同留在审讯室,为他们可能的攻守同盟提供机会。

  在什么时候,国法都不外乎人情!特别,作为一名老刑警,李队也发现了事件中有颇多一点。在他心里有一个潜意识:秦南的朋友,绝不会去做这样的事情。

  “李队,我这里有证据!”

  秦南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录像带递给了李队长。

  李队长将带子插入了相机,睁大眼睛仔细的看着。

  “停!在这里,就在这里!”秦南指着定了格的图像:“队长你看,就是这个人!”

  “这个人是谁?”李队长问。

  “不知道!”秦南说:“但有一点却可以肯定,他一定就是那个陷害我们的人!”

  李队长沉思了一会,点点头。

  “赵琪,王卓,你们也来看一看,这个人你们见过吗?”李队的口气明显缓和了许多。

  琪琪和王卓近身上前,几乎异口同声的说:“没见过,不认识!”

  “那李队,他们可以回去了吗?”秦南问。

  李队沉吟了一会说:“秦南,请你先履行一个担保手续。他们现在暂时可以跟你回去,但在问题没有最后搞清之前,他们不能离开这座城市,要随时接受我们传讯,配合我们的调查。”

  走出派出所后,天已放晴了。秋日的阳光,给他们身体和心理都带来了足够的温暖。

  “还是你这家伙有办法!我怎么不知道去查录像呢?”王卓在秦南的胸脯上重重的捣了一拳。

  “看你,不要把南哥哥打痛了。”琪琪朝王卓瞥了一眼,心疼的说。这时候,她真想抱住秦南亲一口,是他再一次的救了自己。但她终于没有这个勇气,只是走上前,挽住了秦南的胳膊:“走,南哥哥,我们回去。”

  琪琪的动作再一次刺激了王卓。看到琪琪在秦南身边小鸟依人的模样,他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羡慕还是妒忌。他苦笑了一下,似乎哥们秦南,成了他这辈子感情上的克星。

  秦南已经习惯了被李婉挽住胳膊的感觉,现在被琪琪挽着,他有点别扭,身体不自然的向后让了让。他内疚的回头看了一眼王卓,心想,自己怎么老是对不起这位兄弟?

  经过长时间的内心挣扎,秦南的心终于渐归平静。他知道自己不能同时拥有两个心爱的女人,李婉已经和自己走得很近了,她曾经为自己付出了那么多,自己不能辜负她。至于青梅竹马的琪琪,能看到她现在生活得这么幸福,而且还有王卓对她的精心呵护,已足以放下对她牵挂的那份心。王卓是自己最好的兄弟,甚至已达到了不分彼此的程度,把琪琪托付给他正是最好的选择。再说,自己也不能再次因为感情去伤害王卓,王卓已经为琪琪,放弃了自己的事业和追求,还能让他再放弃什么呢?

  可琪琪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呢?他不知道!

  这时候李婉跑来了,她满头大汗。

  “今天早上我才知道店里出事了,到处也找不到你,后来听人说你到了派出所。”李婉跑上前来挽住了秦南的另一支胳膊。

  这几天因为秦南有事,所以李婉也一直没有到店里来。秦南是她的身体,她是秦南的影子。

  “都办好了?”李婉抬起头含情脉脉的看着秦南:“我就知道你准会有办法!”她也不顾忌什么,踮起脚尖,亲了秦南一口。

  中午十二点整,美食城的大门又打开了。店员们还自主的去买来了许多鞭炮,和新店开张时一样,半条大街上都响起了喜庆的声音。店员们高兴是有理由的,在这个店里,他们不但能拿到比别的同样店里,多出一半的工资,更重要的是,这里的老板一直把他们当人看待,当自己的兄弟姐妹看待。在这个谋生的地方,他们时时刻刻都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可秦南的心还没有落实:“是谁在陷害咱们呢?”他在反复的问自己。他清楚的知道,在犯案人没有到案之前,这个店还存在着严重的危机。

  “你们忙,我要出去处理点事情。”说完后,秦南朝返身又朝派出所的方向走去。

  秦南在派出所门口与准备外出的李队长碰了个满怀。

  “小秦,你来得正好,我正准备去找你们呢。”说着李队长把秦南迎进了派出所里:“这件事,市局十分重视,要求我们尽快的破案,你对店里的情况熟悉,看能不能提供一些有用的线索。”

  “李队长,我也正是为这件事来的。我昨夜反复看过了录像,发现那个人,无论在身形还是在体态上都似曾相识,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但由于当时酒吧里灯光暗淡,那人又是带着鸭舌帽低着头进出,看不清面目,所以一时很难确定。”

  “你见过那个人?”听到秦南的话李队长精神为之一振:“来,我们再看看视频。”

  “我已经反复看过了许多遍了,确实不能确定。”秦南说:“李队长,你是否可以调看店门外的监控视频,在美食城外的两边不远处都有探头,在那里或许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很快那两个探头的视频被调了出来,果然在店们南侧的视频里查到了端倪。在当晚20点8分36秒,一个手提着红色塑料袋,头戴着鸭舌帽的男子走进了酒吧,在20点13分48秒离开了那里。但那男子仍然是低着头,刻意隐藏面目。离开酒吧后,那男子径直向南走去,一会儿便消失在视频中。

  李队长又调取了朝南方向一路的探头的视频录像,终于在第三个视频中,看清了那男子的真面目。那是个由公安系统安装的高清探头的视频。大概他以为已经脱离了危险区,又或者因为行走太急的缘故,男子已经将头顶的帽子摘下,拿在手上当扇子使用。

  秦南对着定格了的视频久久看着,皱着眉头。

  “怎么样?小秦,你认识他吗?”

  “不认识。”秦南摇摇头。李队长有点失望。

  “不过,我一定在哪里见过他,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那你就再想想吧!”李队长又来了精神。

  视频继续向下追踪,那男子最后消失在一个居民小区的一片出租屋的群落中。

  回来后,秦南的脑子里还是那个男子的形象,一会清晰,一会模糊。他知道,滋事重大,绝不能轻易指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