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的店随着经营项目的增多、规模的扩大、和时间的推移,顾客也逐渐的鱼龙混杂了起来。从原来以学生为主体的服务模式,已经转变成了一个纯社会人的消费场所。由此而带来的经营和管理上的问题,也变得日渐烦杂了起来。琪琪和王卓不但要处理随时可能出现的偶发事件,还要抽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应付工商、城管、税务、文化、卫生等部门的突击检查,来的任何一位都是大爷,既不能懈怠,更不能得罪。既然是发了财,那就得资源共享,利益均沾。倘若脑子不转、招子不亮,几张罚单下来,即使不能让你倾家荡产,也足以使你关门大吉了。慢慢的,琪琪和王卓也读懂了行业的潜规则,花一点钱去消灾免祸。

  谁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该来的终于还是来到了。

  一天晚上十一点刚敲过,从酒吧的门外冲突然进来几个穿着公安制服的人。

  “都不许动,搜查!”带头的警官高举着搜查证。

  琪琪、王卓包括所有的顾客,都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两个警察把守着大门,其他的警察冲向吧台,带头的警官走到琪琪的面前。

  “李队长,找到了!”一个警察很快便从吧台的底下拿出了一包东西,他高举在头顶上。

  琪琪被惊得目瞪口呆,她从来就没有看见过那东西。

  “你是这里的老板吗?”李队长问。

  琪琪下意识地点点头,她早已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坏了。

  “我是这里的负责人,总经理。”王卓走了过来,挡在琪琪的身前。

  “我们知道她就是赵琪,是这里的董事长,法人。赵琪,麻烦你跟我们到公安局去协助调查。”

  z;最G-新#2章x|节上}酷匠;》网_

  “这东西不是我们店里的!”王卓大声的喊。

  “事情总会弄清楚的,现在就请你跟我走一趟!”李队长的神情严肃的对琪琪说。

  “队长,我是总经理,这里的事情都是由我负责,跟她没有关系。我跟你们走!”王卓仍然用身体挡住琪琪。

  “既然这样,那你也一起去吧!”

  那一晚,李婉和王卓就在派出所里度过。警察做了详细的笔录,尽管两人都矢口否认,但事实俱在,他们百口莫辩。

  “在事情没有搞清楚之前,你们就呆在这里吧。”做完笔录后,李队长站起身来,指着红色塑料袋里的***和**说:“如果是你们做的,那就尽早老实交代,争取宽大处理;如果不是你们做的,等查明后,我们也会还给你们一个公道。”

  酒吧出事后不久,马姐就急匆匆地跑到学校里去找到秦南。马姐现在已经是酒吧的大堂经理了,就连她舅在夫子庙的小店都搬到了美食城。

  “小、小、小秦,快、快、出、出、出事了,他们被、被、被抓进去了。。。。。”马姐见到秦南,脸色煞白,气急败坏的说。

  “马姐,你慢慢说。出了什么事?谁又被抓进去了?”看着马姐神色慌张的模样,秦南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

  这几天,秦南因为帮助导师搞一个项目,整天呆在实验室里。他不去,李婉当然也不会去,她要陪着秦南。所以,对美食城的事情秦南一无所知。

  “陷害!绝对是陷害!”秦南好不容易从马姐慌乱的,断断续续的叙述中,听清了事情的原委。他激动的大声说。

  “可、可、可警察真的在吧、吧、吧台下找到了那东西哎,怎、怎、怎么办?怎么办啊?”马姐急得直跺脚。

  “马姐,你先别着急,这事我来处理。现在我们就到店里去。”

  来到店里后,酒吧里空荡荡的,只有两个服务员还留在那里。马姐临走前特意嘱咐她们不要离开。当马姐带着秦南走进酒吧,服务员呆滞的目光顿时亮了起来。

  “就在这里,那东西就在这里找到的。”马姐指着吧台下面的抽屉,抽屉现在已经被全部拉开了。

  秦南来了,马姐有了主心骨,心也不慌,气也不喘,语言也流畅了。

  一路上秦南的思维在不停的转动,他虽然不是美食城和酒吧的经营者,但一直就是决策者。其中包括了店里的一切规章、制度,以及工作流程,他事必躬亲。严禁涉毒,就是其中最重要、最严厉的一条,顾客一进店门,首先看到的就是墙壁上的那几个大字“珍爱生命、远离毒品!”。有时也有客人将毒品带入店中,但一经被发现,就必然会被立即清除出场。

  现在的秦南,一点也不焦急,他十分冷静。他清楚,这一定是有人在陷害。而且他也有信心:只要是陷害,就一定能查出原因,查出制造陷害的那个人。

  秦南坐在吧台上,打开监控视频,查看录相。酒吧在进门处和吧台上方各安置了一个探头。酒吧里的一切活动,都逃不了这两只电子眼睛。

  不一会秦南笑出声来:“哈哈,找到了!就在这,这就是他!”

  “小秦,你还笑呢,人家都急死了!”马姐听到秦南的笑声,很不满。

  “马姐,你快来看,找到了。”

  “我知道是找到了,就在这个抽屉里找到的。”马姐一动不动,愁眉苦脸。

  “不!马姐,不是找到了毒品,而是找到了放毒品的人,找到了陷害我们的人!”

  马姐听到秦南的话,飞快的跑到吧台上,两个服务生也走上前来。

  “你们看,在这里,就在这里!”秦南已经将视频定格,他指着画面对马姐说。

  在20点11分52秒上,一个穿着白色体恤,戴着鸭舌帽的男青年走进门酒吧,他手里提着一个红色塑料袋。进门后,他环顾了一下四周,便径直走向了吧台。那时候琪琪已经离开吧台,正站在门口迎接客人。来到吧台后,那男青年很快弯下身,迅速的打开了抽屉,紧接着他便站起身,转身朝大门走去。经过琪琪,他还特意转头看了一眼,然后才走出酒吧。

  “他手里的红塑料袋不见了,就是他!就是这个坏家伙!”马姐高兴得跳了起来。

  “看来他们两今晚要委屈一夜了。”秦南看看表笑着说:“马姐,不早了,你们快休息去吧。你放心,他们会没事的。”

  “他们真的没事了?明天会回来吗?”马姐抬头问秦南,眼睛中充满希翼。

  “一定会!最迟到明天上午十点钟!”秦南信心十足的说。

  “你们也去休息吧。”马姐对服务生说。

  马姐打了个很大的哈欠说:“那,小秦,我去休息了。”一边说,她一边转身。她真的很累了,这一番折腾下来,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等等!马姐。”马姐的身刚逆时针的转了90度,连忙又顺时针的转了回来:“什么事啊,小秦?”边问边又打了个哈欠。

  “来,马姐,你每天都在酒吧,请你再仔细看看,以前有没有见过这个人?”

  马姐立即转过身来,来到吧台上。

  “没有,好象没有,他帽子太低,看不清楚。”看了好一会,马姐站直身,摇摇头。

  “谢谢你,马姐,你去睡吧。”

  马姐又逆时针的转去,这回她转了180度。旋转结束后,她又打了一个哈欠。她的哈欠一个比一个大!

  酒吧里只留下一个人。秦南坐在吧台上,仍然紧盯着监控视频看。

  “是什么人呢?为什么要陷害我们?用毒品来陷害我们,那就是想至我们于死地!但谁又喝我们有如此的深仇大恨呢?”

  秦南百思不解,天渐渐的亮了起来。

  上午七点,马姐打开了酒吧大门。

  “小秦,你一夜都没睡啊?”马姐关切的问。

  秦南点点头。

  “小秦,今天还要营业吗?”

  “马姐,今天就暂停营业吧,请你把这张纸条贴在门口。”

  马姐按照秦南的吩咐,将暂停营业的纸条贴在了美食城的大门口。一会儿,大街小巷到处都在传闻:“美食城的美女老板卖毒品,昨晚被抓进去了,被抓的还有那个姓王的总经理。”

  秦南走出了酒吧,顿时围上来一群人。秦南不想向他们解释什么,径直朝公安局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