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经两年了,琪琪晚上还经常在做恶梦.她梦见自己掉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只听见耳边的狂风呼呼直响,整个身躯在不停的下坠、下坠。她大声的哭喊:“南哥哥,快来救我呀!”

  “妈妈,你在干什么啊?”小豌豆熟睡中被惊醒,拼命的摇着浑身颤抖着的妈妈。

  琪琪醒了过来,满身大汗。

  “豆豆,你哭什么啊?”

  “妈妈,你又在做恶梦了,豆豆怕。”

  琪琪一把女儿抱在怀中:“豆豆乖,都是妈妈不好。”说着泪水一滴滴的洒落在小豌豆嫩嫩的小脸蛋上。豆豆伸出小手,不停的为妈妈擦着眼泪。

  两年来,琪琪经历了从地狱到天堂的旅程。一切都来得那样出乎意料的突然,她始终怀疑这一切是否真实?看到现在拥有的一切,她常常在问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但真到了做梦,每个梦又几乎都是恶梦。这是因为,在她心底,还深深的埋藏着恐惧。

  在广东的打工,遭受到张虎的强暴,蔽塞乡村的逃跑,张虎带回家野兽的蹂躏。。。。。。

  夜阑更深,琪琪在辗转床头,一幕幕往事不堪再回首。

  付有恒的鸭蛋,王竹义的求救电话,秦南的的救援,李婉的慷慨解囊。。。。。。

  小吃店,连锁店,美食城,总经理,董事长。。。。。。琪琪不相信这些都是真的,但这一切又都是她不能否认的事实。因为这是她的经历,这是她现在的拥有。

  琪琪在感激许多人,感激秦南把她救出了火炕,感激李婉资助了她开创了事业,感激王卓给她关心、关怀、和帮助,感激。。。。。

  她甚至还感激张虎,是这个给她制造了无数的苦难的男人,也给她制造了一个多么可爱的女儿。

  “不知道他现在怎么了?”离开张虎两年后,琪琪今夜第一次想到了他。想到了他是女儿的父亲,想到了那间破旧的小屋,想到了他还有一个年老多病的父亲。现在在琪琪的心中,对张虎已经没有了恐惧,没有了仇恨。

  “明天给他寄点钱吧,破房子也早该修理了。他是不是还象以前那样不务正业?不知道他现在是否又重新找人。。。。。。”

  “妈妈,你还没有睡呀?”小豌豆又从睡梦中醒来,看到妈妈正在流泪。

  琪琪轻轻的拍着豌豆:“睡吧,宝贝。”

  “不,妈妈不睡,我也不睡,我要陪妈妈。”豆豆睁着大眼睛看着妈妈:“妈妈,我唱首歌给你听好吗?”

  说着豌豆便唱了起来:“世上只有妈妈好,有妈的孩子象块宝。。。。。。”清澈响亮的童音弥漫房间,冲出了窗外。

  “豆豆,你还没睡吗?出了什么事了?”门外传来了王卓的声音,他就睡在她们的隔壁。

  看…e正ES版~7章节…上酷(匠☆M网M!

  “是王舅舅吗?我来开门。”豌豆收住了歌声,跳下床直奔房门而去。

  “豆豆——”琪琪刚想阻止,但门已经开了,王卓走了进来。琪琪赶忙穿上外衣,跳下床来。

  “你还没有睡?”琪琪看着睡眼惺忪的王卓。

  “睡了,但我听到你的喊声,又听到了豆豆的歌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卓在琪琪的对面坐了下来,豌豆爬上了他的膝盖。

  “你又哭了,是不是又在做恶梦?”王卓经常在深夜里听到琪琪的哭声,每当这个时刻他总站在琪琪的门外,心随着哭声在颤抖。

  “没有呀,我没有做梦。”琪琪赶忙伸手去擦眼泪“我没有哭。”

  “还说没哭呢。”王卓笑着说。

  “是不是病了?累了?”王卓关切的问。

  “没有,都没有。很晚了,你快去睡吧。”

  王卓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仿佛在沉思。

  。。。。。。。。。。。。。。。

  “琪琪,你能不能给我机会,以后让我来照顾你们母女两?”

  沉默了好一会,王卓终于鼓起了勇气,说出了心中早就想说的话。说完后,他睁大着眼睛,看着琪琪。

  这句话摆在王卓的心里已经有将近两年的时间了。自他第一次见到琪琪时,这句话就打好了腹稿,两年来,他不知多少次对着镜子对自己说:“琪琪,你嫁给我吧!”有时他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还会猛然来上一句:“琪琪,我爱你!”可一见到琪琪,他所有的勇气都丧失了。

  今天晚上,王卓终于说出了这句折磨他很久、很久的话来。他坐在琪琪的对面,静静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不行!绝对不行!”琪琪站起身来:“王经理,你还是快去睡吧。”

  琪琪的态度很坚决,王卓站起身来,低垂着头慢慢的走了出去。

  王卓出去后,琪琪仍然坐在那儿,豌豆乖巧的爬到了妈妈的身上。

  琪琪早就知道了王卓的良苦用心,但她不能接受他的这份感情。她拒绝这份感情的理由太多了,首先,在琪琪的心里,仍然隐藏着深深的自卑:王卓是个大学生,又是个黄花郎,自己只有初中文化,而且还是残花败柳。其次自己还有一个豌豆,他不想给女儿再带来新的不幸,她亲生的父亲对她尚且那样凶恶,继父就更可想而知了。更重要的原因是,她心里放不下秦南,她的那个南哥哥。在她的心中,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的南哥哥才是真正的男人,别人都不是!虽然自己做不了南哥哥的妻子,甚至做不了他的女人。但南哥哥就是自己这辈子认定的男人!对王卓,自己除了有感激外,没有其他的感情,更没有男女的私情。

  豌豆已经睡熟了,琪琪还在流泪。南哥哥现在已经有了婉妹妹,他们两出双入对,形影不离。所有的人都已经把他们当做了天造地设的一对,甚至在酒吧里,当着琪琪的面大声直呼李婉为秦夫人、秦太太。

  琪琪的心理是复杂的。一方面她也希望秦南和李婉能早成佳偶,完成自己曾经给李婉的承诺。没有秦南,就没有现在的自己,没有李婉,也不会有自己的今天。她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李婉是因为爱秦南,才会去关心自己,帮助自己。如果因为自己,而去破坏他们,琪琪真的做不到。

  但琪琪的心里,仍然渴望着做秦南的女人,她知道,这种女人现在就叫情人。在她的眼里,在这个世界上,除了秦南,其他的男人都没有了性别。但他知道自己的南哥哥,能给她的要么是全部,要么什么都没有。让他苟且,同样永远做不到。

  对于王卓,琪琪感到深深的歉疚。自己亏欠他的正在越积越多。在这个知识分子成堆的氛围里,琪琪深感到自己的不足。如果说在以还能勉励维持,那么在有了王卓后,她感到了自己的心在逐渐的在落实。王卓除了尽心尽力的帮她打理店里的事务外,每天还抽出时间来帮她提高文化素养,和理论基础。细心的给她讲经营策略、先进理念。最近又手把手的教她学会了上网,使她看到了一个更广阔、更精彩的世界。可是对于他的热情、对于他的关怀,对于他的给予,自己又能回馈什么呢?琪琪感到很茫然。

  王卓也没有睡,此刻他心起狂澜。琪琪的回答原在他意料之中。她知道琪琪的所思所想,知道她永远也不会放弃对秦南的那一份眷念。因为在意料之中,所以两年来王卓迟迟不敢开口,他怕自己的要求会被琪琪一口拒绝。不开口,就意味着还有希望;拒绝了,希望就变成了泡影。但在王卓的心里,是真正的在喜欢着琪琪,深爱着琪琪。

  “心诚所致,金石为开。我还是有希望的!”在黑夜里,王卓在不断的安慰着自己,鼓励着自己。

  在这个夜里,琪琪没有睡,王卓也没有睡。所以,这个夜显得十分的漫长。

  第二天一早,王卓打开房门,琪琪站在门外。

  “王经理,早。”

  “琪琪,你为什么总对我这么客气呀?你叫我王卓好了,不要总叫什么经理、经理的。

  要不,我也叫你董事长?”

  “不!不!你就叫我琪琪。”

  “琪琪,你找我有事吗?”看到琪琪犹豫的样子,王卓问。

  “是的,我想请你帮个忙。”

  “帮什么忙?”

  “请你代我寄点钱给豌豆的爸爸。”

  “好啊,你给我地址。”

  琪琪的遭遇秦南向王卓详细的说过,他知道了琪琪的不幸,知道她在安徽有一个已经离了婚的丈夫。只不过,今天琪琪要给他寄钱,是王卓始料不及的。

  “王经理,你不要写我的名字,就写我南哥哥的名字。顺便问一声他现在的情况。”

  “好,琪琪。我马上去办理。”

  上午九点,王卓到邮局给张虎寄去了五万元钱。并按秦南的口气写了几句,要求张虎在收到钱后,给老父亲看病,修好住房,再娶一门媳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