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红唇在钱放的搀扶下回到了家中。这是一座位于城郊的独栋别墅,别墅的周围,柳荫掩翠,花木扶苏。钱方从口袋里掏出了钥匙,打开了大门,从门里立即跑出来一条巨大的苏格兰牧羊犬,围着两人上串下跳。看来钱方已经不仅仅是这家的熟客,俨然成为了主人。家里布置别墅里装潢得十分华丽,一看就是一个很有钱的人家。戴红唇长期以来一直一个人生活,她那个五十多岁的丈夫是一位南洋的商人,常年在大马,很难得回来。家里只有一条苏格兰的牧羊犬和她相依为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戴红唇搭上了钱方,这真是蛇鼠一窝,臭味相投啊!戴红唇十分的沮丧,她从来就没经受过如此的奇耻大辱。本以为是胜券在握的战斗,想不到居然会败得如此的狼狈。对于秦南,她一直都存在着欲望的幻想,犹如沙漠在渴望着雨水。在她的眼中,秦南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这个四十岁刚过的女人,荷尔蒙生产和消费的比例严重失调,她的那个老男人,自打第一发炮开始,就没有给予过她满足。从秦南第一次走进学校跆拳道训练馆,她就被这个英俊、强壮的男孩吸引住了。她是体育的科班出生,除了在系里担任职务,在训练馆还兼任着跆拳道的教练。于是,她少不了对秦南另眼看待,精心的指导,使他的技术突飞猛进,一年以后,终于连她自己也成了秦南的手下败将。在教拳、练拳、和打拳的过程中,戴红唇少不了对秦南一次次的诱惑,但每次秦南都视如罔闻,不假以颜色。

  越得不到的东西,就越想得到,感情也是这样。当戴红唇听到秦南痛打钱方的事情以后,一个计划便立即在她的心里产生了。她冒用了学校和系里的名义,将李婉找去谈话,将莫须有的罪名扣在她的头上,并要求李婉写下退学报告。戴红唇知道,秦南是个讲义气的人,否则也绝不会冒天大的风险,为了李婉,去痛打钱方。钱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人人畏惧的泼皮牛二,在他的身后,有他公安局长的爸爸,有强大的政府专政机构。多少年李,他就是依仗着这点,横行霸道,为所欲为。秦南既然在虎口中救下了李婉,那就决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李婉被学校开除,他一定会来找自己。只要秦南来找自己,那么自己就可以顺利的实行自己的计划,达到自己的目的。那天李婉哭哭啼啼的离开后,戴红唇立即找来王卓,将处分李婉的消息告诉王卓,王卓听到后,飞一般的去找秦南。

  果然,一切都按照戴红唇的计划进行。在她精心的布局下,那晚眼看就要达到目的。谁知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功败垂成。她不但给秦南下足了药,也给自己下了猛药。当秦南夺门而出后,她自己也**焚身,就地取材,在宾馆里找了个壮鸭,紧急去火。

  这件事情,让戴红唇偷鸡不成,反而蚀了一把米!学校弄清了事实后,狠狠的批评了戴红唇,并撤销了她系里的职务,调到体育系做了一名专职教练。

  每每想到这里,戴红唇就生秦南的气!现在的一切,都是拜这个坏小子所赐!

  然而,秦南更恨戴红唇。她对自己和李婉,居然玩这么大的阴谋!还差一点让自己失去了童男之身。从此以后,秦南便把戴红唇当作了冤家对头,在跆拳道的训练场上,把她当作了活靶子,**自己心中的愤怒。

  但戴红唇似乎对秦南仍贼心不改,不时用眼色和语言进行**。

  今晚的一切,似乎让戴红唇的一切希望都彻底的破灭了!今晚的秦南,让她的人格和自尊都降到了谷底。因爱生嗔,因嗔生恨,对于秦南,戴红唇现在已经恨到了牙根发疼的地步!

  。。。。。。。。。。。。

  戴红唇还在咳。那一口烈酒,虽然没有进入她的胃中,但已经伤到了肺部。随着一阵猛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使红唇变得更加的红唇。

  钱放连忙打来热水,他用毛巾擦去戴红唇唇角上的血丝。接着他脱下了戴红唇沾满污垢的衣服,用温水轻轻的擦拭着她的全身,然后再用手轻轻的抚摸。戴红唇渐渐的有了**,铁青着的脸,也开始慢慢的红润。

  “还是你乖!”戴红唇终于有了笑容,她翻身而上,抱住了钱放。

  其实戴红唇除了躯体较大,器官夸张外,长得还是很女人味的。仔细看,她的那张脸还算得上漂亮,少说也有几分的姿色。这样的女人,对于一般的男人来说,还是很有诱惑力的。

  秦南不是一般的男人,但钱放是,钱方是一个很一般的男人。

  “他妈的,等我找人去做了他!”钱放在戴红唇的身上一边在做着动作,一边恨恨的说。

  其实在钱放的心里,对于秦南的恨,一点也不比戴红唇少。因为李婉的事情,他不但颜面扫地,还受了学校的记大过处分。在重压下,他当众向李婉陪了罪。从此后,他在弟兄们中的威信不但小了,而且地盘也小了。更严重的是,他父亲钱刚也因此事受到了牵连,从市局副局长的位置上,被调到了区公安局做了一名顾问。虽说是平级的调动,薪酬不变,但权力和实际利益都有了天壤之别。打那以后,只要钱放一回到家,他父亲就一定会对他吹胡子瞪眼睛的大声责骂。所以他不敢回家,一直漂泊在外。

  幸好戴红唇及时收留了他,从此钱方便成了戴红唇的入幕之宾。

  当钱放听说秦南的店(几乎所有的人都说是秦南的店)开得越来越红火,他对于秦南的恨就越发的炽烈。今晚他带上几个狗腿子,就是准备前去砸场子。正好戴红唇也很想找回一点面子,所以两人不谋而合了。谁知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不但花去了一千多元钱,还买回了一个灰头土脸的铩羽而归。

  云收雨罢,戴红唇和钱放两人都躺在床上直喘粗气。

  “钱方,你刚才说了什么?做掉他?你要做掉谁?”

  等气息稍平后,戴红唇问钱方。

  “秦南呀!”

  “做掉秦南?你别胡说!”

  酷匠o网&首发

  “到了这时候,你还在维护他?”钱放不无醋意。

  “我不是在维护他,那是要犯法的!”

  戴红唇毕竟还是一名大学教师。更重要的是,在她的心里,对秦南的爱、恨、情、仇都纠缠在一起,分不清楚。

  “我不管!我就是要做了他!大不了一命抵他一命!”

  “你敢!”戴红唇跳了起来:“只要你去动他,我就一定先做了你!”

  钱放呆在那里,张大嘴说不出话来。

  “他、他、他把、把、把你害、害到了这、这、这种地步,你还、还——”

  “我不怪他,那是我量不如人!”

  戴红唇还在为秦南开脱。说实话,通过这次比酒戴,红唇看到了秦南更男人的一面,他在她的心中的分量又重了许多。

  “你找人去教训他一顿是可以的,但不准伤害他!”看到钱方情绪低落,戴红唇的语气明显缓和了许多。

  “来,乖乖,别生气,我们继续。”

  钱放已经没有了兴致,戴红唇只好独自去操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