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五章剑拔弩张

  转眼间一年多时间过去了。秦南三人已经顺利的完成了大学四年的学业,戴上了学士帽。每一个人都面临着,下一个人生重要的选择。秦南优异的学业,超强的能力和良好的口碑,早就声名远播。在上大三时候,就有很多用人单位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但他考虑到校门前的琪琪,所以选择了本校工商管理系的硕博连读;李婉为了追随秦南,放弃了出国深造的机会,也读上了本校英语专业的研究生。

  毕业典礼已经过去了好久,王卓仍然没有动静。

  “王卓,你下一步的打算是什么?”秦南终于忍耐不住。

  “我不准备再读书了,就留在店里帮忙。”

  王卓已经心有所属,琪琪在他心里的形象,早已在潜移默化中取代了李婉。现在连看到李婉和秦南亲热的模样,他一点也不感到难过。所以,在别人急着考学和找工作的时候,王卓却稳坐着钩鱼台。他的想法很简单:我要读那么多的书干嘛?再读多少书,最后不还得工作?既然是工作,到别处去工作,还不如就在琪琪的店里工作。在这里,有熟悉的环境,有熟悉的人,特别有熟悉的琪琪。他把以前对李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琪琪的身上,琪琪成了他梦中的女主角。

  那琪琪呢?琪琪当然很好,而且越来越好。刚开店的那会,她只需要用力,不需要用心;整天从早到晚忙个不停,与其说她是老板,还不如称她为伙计。随着事业的发展,店的规模进一步的扩大,又从连锁店变成了“美食城”,事业在不断的做大做强。琪琪再不用下厨亲自去操作,只需要偶尔去指点。她坐在了自己办公室里,办公桌上有两部电话。她称呼也从原先的总经理变成了董事长,她的劳动的强度并没有减轻,只是性质有了改变,从体力劳动变成了脑力劳动。对于王卓的加盟,琪琪当然大喜过望。对王卓,琪琪虽然还没有男女之情,但她一直认为,王卓是个好人,是个热心的人,是个值得信赖的人。

  大学毕业的王卓,被董事长琪琪任命为“美食城”的总经理。

  眼看四年一度的足球世界杯即将开幕。为顺天应人,在秦南的策划下,美食城里又开了一间酒吧。有一点必须说明:自始至终,秦南都是一个策划者,而不是一个经营者。琪琪也不是一个傀儡,而是一个名不副实的领导者。她不是供人观赏的花瓶,而是职权兼备的一把手。经过整整一年的锻炼和成长,她由表及里都发生了蜕变,从一个熟练的操作工,变成了一个成功的经营者。作为女人的美丽和魅力,也从她成熟的**中得到充分的体现。毫无疑问,纷至沓来的顾客中除了垂涎她的美食外,也不乏垂涎她的美色。然而,曾经沧海难为水,在琪琪的心中,依然只有一个男人——秦南,她的南哥哥。

  世界杯打响后,酒吧里立即成了闹市,也成了大街上一道最亮丽的风景。酒吧里通宵达旦坐满了看球和侃球的人。秦南一直就是一个铁杆球迷,铁得连42只参赛球队的每个球员的姓名、司位、特长都能如数家珍的一一道来。在他的身边,坐满了他忠实的拥趸。李婉以前从不看球,但自从心里有了秦南后,她便失去了自我,她不但在看球,更是在看着秦南。

  男人看球自然少不了啤酒,困了也自然会冲上一杯咖啡,且越喝越多,越喝越浓。因此店里的营业额也随之猛增。

  一天晚上,赛事已经过半,淘汰赛正在捉对厮杀,大家都看得如醉如痴。酒吧里忽然来了一批不速之客,带头的两人正是戴红唇和钱放。

  “是哪阵风把你们吹来的?稀客、稀客!”王卓站起身来,招呼客人是他这个总经理的本职。

  “哟,王总经理,难道不欢迎我们?”戴红唇说。

  “哪里、哪里,欢迎、欢迎、热烈欢迎!”王卓把这一行人引到了一张桌前坐了下来。

  见到戴红唇进门,秦南只转身冷冷一瞥,身子一动未动。李婉则轻轻的都囔声:“讨厌!”

  “怎么,秦南你不欢迎我们?”戴红唇站起身对秦南说。

  “我又不是这店里的人,欢迎你什么?”

  “别掩耳盗铃了,谁不知你秦南才是真正的后台大老板!”

  更3新最快上酷匠XR网

  “别胡说,请你放尊重点!”秦南也站起身来。

  “你敢不敢和我喝酒?”戴红唇继续的挑衅。

  “谁怕你了?喝就喝!”

  自那次后,在训练队里戴红唇吃了不少秦南的拳脚,她自知不是他的对手。但对自己的酒量她却颇有自信,一斤高度白酒不在话下,学校里许多男人都曾败在了她的杯下。况且她知道秦南的酒量,那晚只喝了浅浅一杯就——”想到这里,戴红唇情不自禁的哈哈大笑。

  “请大家作个见证,今晚我们喝酒,谁输谁买单!”

  戴红唇志在必胜,得意的说。

  有好戏可看,大家自然是一片附和的声音。

  服务员拿来一箱啤酒,转眼间两人各喝了六瓶。他们不是在喝,简直是在倒!

  “不过瘾!快拿白酒上来,五粮液!”戴红唇大喊。顷刻间两人面前各放上了一瓶五粮液。

  “怎么个喝发?”秦南问。

  “自然是你一杯,我一杯的喝。”戴红唇说。

  “不行!太慢,吹喇叭!”说着秦南打开瓶盖直灌下去。

  这时候戴红唇感到脚有点发软,心跳也开始剧烈了起来。

  “你怎么不喝?”秦南把空瓶重重的放在桌上,两眼逼视着戴红唇。

  “你、你、你。。。。。”戴红唇两股站站,拿着酒瓶的手不停的颤抖,连说话也哆嗦起来。

  “什么你你你的!——喝!”

  戴红唇举起瓶,眼一闭,一大口吞了进去,还未及下咽,又猛的一下吐了出来,口中的酒铺成了扇面散落了半个酒吧。

  “你、你、你,那晚上——”

  “卑鄙!无耻!”

  那个晚上?打的什么哑谜?满屋子的人都在纳闷,不知道那个晚上,究竟是哪个晚上?在那个晚上,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秦南知道,那个晚上他夺门而出,浑身都在燃烧,每一根血管都在膨胀,仿佛即将爆炸。他跳到了河中,用冰冷的秦淮河河水,久久的洗涤着身上和心里的污垢。

  秦南又开了一瓶直倒下去。

  “我输了。”戴红唇颓然坐了下去。

  “买单!”秦南大喝一声。

  买完单后,钱放扶着戴红唇踉踉跄跄的走了出去,后面照例还跟着那几个混混。

  戴红唇走后,酒吧里一片寂静,片刻又恢复了哗然。大家都不知道秦南会喝酒,更不知他竟能喝这么多,就连过命的兄弟王卓也被惊得口瞪木呆。只有琪琪和李婉心里雪亮,但她们也不知道那个晚上究竟是哪个晚上,那晚上又究竟发生了什么。

  秦南当然不会说!

  “秦南,那个晚上——”第二天放学的路上,李婉悄悄的问秦南。

  “住口,不准提那晚上!”秦南大声的呵斥。李婉好久没看到秦南对自己这种恶劣的态度了,委屈得只想哭。

  秦南把她远远的甩在了身后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