琪琪来到小店的门口,向里边看去,直惊得她目瞪口呆:这难道就是让我开的小店?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小店里布置得美轮美奂,彩灯霓虹在不停的闪烁,悠扬的萨克斯风在轻轻的吹响。琪琪象树桩一样站立在门口,不敢向前迈开一步。她梦想中的小店,不过是临街的半间小屋,小屋里摆放着几张桌子,桌子的周围各有一张长长的木凳。在小店的门口还一只半人高的圆筒般的烙饼炉子,炉子正在不停的向外冒着火苗——家乡的小吃店大多都是这样。

  “进去呀,琪琪。”秦南站在琪琪的身后笑着说。琪琪还是站着不动,她惶恐,怕是走错了地方。这时候李婉手捧着一束鲜花从屋里跑了出来:“欢迎师生之友的董事长赵琪小姐闪亮登场!”说着将手中的花递到了琪琪的手中,接着在她的身后立即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原来屋子里已经坐满了人,来的都是秦南班上的同学和他的朋友,当然王卓首当其冲。

  王卓在争夺李婉的战争中已经自动退出,一方面他知道自己远不是秦南的对手,但更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秦南是他最好的兄弟。但他仍然紧紧的靠在李婉的身后,把掌心拍得通红。

  琪琪进屋坐下后仍在发愣,对于她来说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一个陌生的场所,陌生的世界,一群陌生的人,正在说着她陌生的话。她很害怕,紧紧的靠在秦南的身边。

  同学们喝喝水,嗑嗑瓜子闹腾了一会便陆续离开了,屋子只留下四个人。面对着两张熟悉的脸琪琪开始回过神来。

  “南哥哥,这店怎么开啊?我不会开,也不敢开。”

  “琪琪,你别怕,还有我们呢。”秦南笑着对她说。

  “对!还有我们呢!”王卓拍拍胸脯:“你负责开店,我负责拉客!”

  “哈,你这家伙!你以为我们开店是十字坡的黑店,还用去拉客?”秦南沉吟了一会接着说:“俗话说,酒香不怕巷子深,我们得搞出一点自己的特色。到这里来的大多是大学生,得有点品味和情调。”秦南是个有头脑的人,他对开店心中早就有了攻略。

  什么品味、情调、特色?弄得琪琪钻进了五里雾中,她既听不懂,更不会做。

  “南哥哥,我不会,我怕。”

  “不用怕,店暂时不开张,明、后天是双休日,我们带你到外面去走走、看看。”

  “对,我们带你去走走、看看!”王卓成了秦南的应声虫。

  “我有个朋友在夫子庙开美食城,我已经跟他打过了招呼,让你先到他那儿学习两个月。”

  “一定又是刘老二吧?”王卓问。

  “不错,就是他。”

  说起刘老二,还有一段故事。

  去年大概也是这个时候,秦南和几个同学到夫子庙去游玩。当然,有了秦南,就一定会有李婉,有了李婉,也一定会有王卓。中午他们进了刘老二的小吃店,正当他们买好票在坐等的时候,邻桌的顾客和服务员发生了激烈的争吵。

  “这是什么鸟店,鸭血粉丝里居然吃出了苍蝇!”一个壮实的中年汉子赤膊着上身,一只脚踏在椅子上,一只手将桌子拍得山响。他身边的另外两个汉子也跟着在起哄。

  老板刘老二跑了过来,他大概有五十岁左右的年纪,头发已花白,额上有几道很深的皱纹。

  “老板,有话您好好说,这顿饭我请客。”刘老二满脸堆笑。

  “谁是你他妈的老板?请客,瞎了你的狗眼!老子是吃白食的啊?老子吃了苍蝇,肚子正痛呢!”那汉子一掌把老二推了一个踉跄:“快拿钱来,老子要去看病!”

  “你也太欺负人了,我们这里哪来的苍蝇?”刘老二站直了身躯。

  那汉子端起碗直奔刘老二:“睁开你的狗眼睛,这是什么?”他指了指碗中,一只红头大苍蝇漂浮在上面。

  “我们店里没有这东西,你不要讹人!”店里的服务生说。

  “他妈的,你还敢说我讹人!”汉子端着碗准备朝服务生的头上泼去。

  “不准动!”秦南站起身来大喝一声,那汉子手顿时冻结在半空。他转过头怒视着大步走过来的秦南。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管你大爷的事情?是不是不要命了!”他对着秦南恶狠狠的说。

  “把东西拿出来!”秦南指着那汉子。

  “什么东西?”

  “你口袋里的东西!”秦南走上前,一把抓住汉子端着碗的手,汉子哎哟一声手中的碗应声落地,身子和嘴顿时都倾斜了45度。

  另一个汉子扑了上来,秦南的另一只手顺势在他的胳膊上一拧,只听得咔嚓一声那大汉便躺在地上乱滚:“没的命了,我的手断了!”

  第三个大汉收住了脚步。

  “快拿出来!”秦南的手上又紧了一紧。那汉子顿时拼命的喊叫,另一只手哆哆嗦嗦的伸进裤袋,从里面掏出了一只牛皮信封。

  “把它打开!”汉子将信封口朝下一抖,里面五六只红头大苍蝇顿时滚了出来,扑簌簌的撒落在地面上。

  原来秦南早就发现了他们在作奸犯科,他原不想去多事,但歹徒实在太嚣张,小服务生又身临着险境,情急之下,他不得不去见义勇为一回。

  “没事了,没事了,都是误会、误会。”刘老二又满脸堆笑,对着那三个人抱拳当胸的说:“谢谢光临,这顿饭我请客。”

  秦南放开手,汉子的身体和嘴唇慢慢的又回复了常态。躺在地上的汉子仍在呼天抢地的喊叫,秦南走上前,用手在他的胳膊上用力一抹,又听到了咔嚓一声。汉子站起身,伸伸胳膊说:“咦,不痛了。”原来他的胳膊并不是真断了,而是被秦南弄得脱了臼。

  三个汉子灰头土脸的跑了出去。从此秦南和刘老二便成了忘年交的朋友。

  现在秦南有了困难,刘老二当然不会坐视不理的。第二天一早,秦南一行四人便来到了夫子庙,刘老二热情的接待了他们。

  “刘老板,我妹子的事就拜托你了。”

  “秦老弟,瞧你怎么说话?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就放心吧!”说着刘老二还不忘拍了拍胸脯。

  说话间,天已晌午。秦南一行就在刘老板的店里进了午餐。

  v酷匠x/网首x/发“

  “秦老弟,这顿是我请客!”老刘抓住秦南付钱的手。

  “刘老板,这怎么可以?这里是你的店,不是你的家,下次去你家,我保证不掏钱,今天你可必须要收下!”

  “秦老弟,你这是看不起我!”

  “老哥哥,事情一码归一码。看不起你,就不会来找你,以后还要不断的打扰你呢。”

  王卓接过秦南手上的钱,硬生生的塞进了刘老板的口袋。

  “唉,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哦!”老刘苦笑着摇摇头。

  吃过午饭又聊了一会,秦南他们就离开了店。琪琪却留在了小店里。

  “秦南,我们到秦淮河去玩完吧。”李婉拉住了秦南的胳膊。

  秦南挣脱了李婉的手,王卓在这里,他有点尴尬。

  “没什么,你们继续,我没有看到。”王卓也尴尬,他讪讪的说:“我到那边去转转,你们先回学校吧。”说完后他便转身离开了。

  夫子庙是南京老城区最繁华的的地方,有许多的六朝形胜。秦南携着李婉穿行在纵横交错的大街小巷中,寻找着历史的遗迹。白云苍狗,叹时光之悠悠,人心之不古。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好几次秦南都提议回学校,可李婉就是不肯。她珍惜这二人世界的美好时光。这几天她的心终于渐渐的落到了实地,但她知道,自己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因为秦南和琪琪相识、相处、相知了多少年,他们之间的感情远比自己想象的更要深。况且,现在琪琪又来到了南京,又来到了秦南的身旁。有一点让李婉很欣慰,那就是,她知道秦南的为人,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就一定会去坚持。现在秦南既然接受了自己,那就不可能轻易放手。但秦南他究竟怎么想,她不知道,毕竟来自琪琪的力量太强大了,所以她仍然有点担心。自己只有对他温存点,再温存点,慢慢的将他融化。

  “秦南,我们到晚上再回去吧,晚上秦淮河的夜景很美丽的!”

  “好,随你。”

  “你真好,南哥哥。”

  晚上的秦淮河果然十分美丽,河的两岸华灯齐放,河中画舫、游轮悠哉悠哉,船上有美人如画,轻歌曼舞。依稀间,秦南仿佛又看到了桃花扇,看到了顾横波,马湘兰,李香君,柳如是。。。。。。。很多现代的美女,每晚都在演绎着她们古老的故事。

  回到学校时已经很晚了,他们又翻过了学校大门。

  打那天以后,琪琪在刘老二的店里待了整整的两个月。当她离开刘老二的店时,心中已经没有了恐惧,有的只是跃跃欲试的冲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