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登山路上天终于放亮,秦南爬起身来。折腾了一宵,他感到头昏昏沉沉。他打开大门,来到门前的水泥场上,舒展了一会拳脚。一会儿便感到神清气爽,浑身又充满了力气。

  琪琪怎样了?秦南放心不下。昨晚他离开她的家很远的地方,还听到琪琪那悲痛欲绝的哭声。是不是自己伤害了琪琪?他不知道。但他能知道的是,自己真的很喜欢琪琪,从小到大,这种喜欢已经浸透在秦南的血液里。他愿意为琪琪做一切,尤其在现在。

  秦南控制不了自己的腿脚,不由自主的又来到了琪琪的门口。琪琪的父亲正在门前打扫。

  “舅舅,早!”

  “南南,你来了?”

  “琪琪呢?”

  “她在屋里呢。”

  秦南走进屋内:“琪琪——”

  “南哥哥,早。”琪琪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琪琪似乎刚起身,还没梳洗,头发蓬松凌乱。她的两只眼睛象熟透了的樱桃,显然,自昨晚秦南走后,她一定将哭进行到底。直到现在她还揉着通红的眼睛。

  “南哥哥,我的眼睛害了。”琪琪看到秦南盯着她的眼睛看,连忙掩饰。

  “琪琪,今天天气真好,我们去爬山吧。”

  秦南的家乡在江南,万里长江在身边奔涌而去,在江边还矗立着一座小山,名圌山。山不高,仅海拔258米。虽较崇山峻岭只不过是平地上的一堆隆起,但在平原人的眼里,却蔚为壮观。山顶有塔,七级浮屠。塔始建于明朝崇祯年间,至今已近四百年矣。一说是由扬州白寡妇所造,至今其后人家中水缸里,仍有塔之倒影;一说由尚书陈观阳所造,乃原为孤儿,受乡亲父老资助,得以功名成就。建此塔,一为报恩,二为激励后进。故塔名亦为“报恩”。

  有书记载,远古此处原为沧海,后小秦王在别处搬来三山填海。初,三山争大,王冲天一怒,一拳将一山打塌,一刀将一山头砍平,一箭将一山穿l个透明窟窿,纷争始息。至今历史痕迹犹清晰可见焉。山,北临长江,东近杨中,西靠大港,南面大路。万里长江万山崇立,此山乃第一山也。扼长江之咽喉,拒外侮于海外。抗金、抗日、抗英曾留下多少的壮烈篇章。临江古炮台便是佐证。

  山下看山,正面似一等腰三角,塔尖便是顶角之顶点;侧面恰似一条蜿蜒卧龙,山顶则为其高扬之龙头。山脚东、南、西、北分别有观音堂、地藏殿、东霞寺、绍隆院,雕栏画栋,飞阁流丹。庙内,尊尊金身栩栩如生,或慈眉善目,或宝相庄严,似随时引人同登觉路,共渡慈航。随风送来暮鼓晨钟,发情思之悠远,悟人生之真谛。

  每年清明后一天,山脚庙会,人山人海。登山、踏青者日逾十万。场面之大,气势之壮实乃方圆百里所仅见。是日也,菜花吐黄,杨柳垂青,翠竹扶疏,桃李争艳。脚旁有茵茵之嫩草,手边有清清之流泉。闻莺啼之声声,听鸟语之阵阵,观白云之出岫,看丽日之贯空。行走其间,心旷神怡。顿觉弃尘离世,宠辱皆忘,其喜洋洋者矣。

  余日,则空谷沉寂,人迹罕至。偶有猎户奔走于其中,樵夫行走于其上。此山实乃一年一日之山耳。幸,近年山脚政府大展宏图,欲将其开发成旅游景点。现一期工程业已竣工。一条宽阔的石板路铺至山腰,再上便是东西两道阶梯,凡一千数百级直达山顶。有理由相信,不久将来这里定将为我们展现出一幅更加美丽的人间画卷。

  从此,山不再寂寞。每天自凌晨始,登山之人络绎不断。除当地人外,镇江、杨中、丹阳纷至沓来,真个是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爬友们先一鼓作气冲至山腰再拾阶而上直达山顶。虽气喘吁吁,汗流浃背,然神采奕奕,意犹未尽。此刻东望,红日初升,云蒸霞蔚,脚下,万里长江滚滚东去直至无限的苍茫。身边古塔虽经风雨侵蚀、炮火洗礼,而今早已修葺一新。风起铃动,塔尖发出阵阵悦耳响声。

  秦南和琪琪生活在山下,他们见证了山的所有变化。可以这样说:山就是他们从小到大的玩伴。在山里,有他们快乐的童年,也有他们青涩的少年。在以前,一有时间,琪琪总会缠着秦南:“南哥哥,我们爬山去吧?”

  同时,山也是一味疗伤的灵药。以前一旦有烦恼和不愉快,秦南也总会带着琪琪,来到山上,狂奔、乱喊,把所有的烦恼和不愉快,都让那猎猎的山风吹走。

  每当这时,琪琪总会紧紧的跟在秦南的身后,依偎在他怀里。

  所以,今天秦南又对琪琪说:“我们爬山去吧!”

  ●更O新‘最,c快d}上酷:匠1{网

  “南哥哥,我眼睛痛,不去了,你带婉婉妹妹去。”

  “不行!眼睛和爬山没有联系,你一定要去!我回去再叫上李婉。”

  不由分说,秦南转身就走。

  秦南回到家中,一家人都在等着他吃饭。李婉睁大眼睛,可怜巴巴的望着秦南,她知道秦南一定又是到琪琪那里去了。秦爸、秦妈对她再好,也不足以安抚她那忐忑的心,她要的是秦南对自己的肯定。

  “李婉,吃过早饭我们去爬山吧。”秦南的语气中充满温暖。

  “好啊!琪琪姐去吗?”

  “一会我们去叫她。”听到这句话李婉喜忧参半。

  琪琪昨夜也没有睡好。在秦妈妈的一再催促下,她才勉强合起眼睛。但她的脑子里还在翻江倒海的折腾。她看到昨晚,秦南对自己怒气冲冲的模样,心都要碎了!她知道,秦南一定去向琪琪提了某种要求,但被琪琪阻绝了。所以他才会冲着自己发火。至于秦南向琪琪提的是什么要求?李婉不用猜,就会明白。对于秦南,自己已经是万难割舍了!在夜里,李婉进行了一次精确的计算:自己在秦南心里的分量,已经上升了许多的百分点。现在的秦南,已经不再讨厌自己,而且还有点喜欢。尽管和琪琪相比,自己目前还处于劣势,但自己是一个正在看涨着的绩优股,秦爸、秦妈都在积极的买她这只股票。

  整整一夜,李婉都在反反复复的折腾着这些问题。

  吃好早饭,秦南又去叫琪琪。这回琪琪终于没有再推托,她也想偎在秦南的身旁,去呼吸他的体味。

  一路上,琪琪的心情也随着天气,在逐渐的转好。李婉的好心情,更不用说!她看到了秦南对自己的态度,有了明显的改变,一颗心简直象装上了天使的翅膀。

  临出门,秦南将小豌豆扛在了肩上。

  虽已入秋,天气仍然十分炎热。爬山不一会,琪琪和李婉两位佳丽便香汗淋漓、气喘吁吁了。秦南肩头有一个二十几斤重的豌豆,正好和她们打了一个平手。秦南在依花傍柳,照理说心情好自不待言说,然而他却十分的茫然。李婉抓着他的左手,琪琪挽着他的右臂,肩上扛着豌豆,何去何从?他无所适从。

  到了山顶,山风更大了,一会便舔干了满身的汗渍。登高远眺,顿时心旷神怡!扬子江象匹练般的,在山脚围绕了半圈后,奔向了东方的无限苍茫;脚下的点点白帆,承载了多少历史的故事,滔滔江水,诉说着英雄和美人们的过往。真是逝者如斯夫啊!只有时空能永远,面对着这山、这水,人显得何其的渺小?秦南心里突然涌进了许多的感慨。

  这一刻只有小豌豆最快乐,她在山顶不大的广场上载歌载舞。李婉也很童年,她用手掌做成喇叭状,对着长江大喊“长江,我们来了!”她忽然俯下身去,捡起一块砖块,快步走到山顶的塔前。

  “李婉,你要干什么?”

  “我要签名:咱李大小姐到此一游!”

  “哈哈,你以为你是谁?是孙悟空吗?那塔上可有尿味呢!”

  “不来了,琪琪姐,你看他又在欺负人!”琪琪莞尔。

  山顶面积不大,玩了一会儿,他们就下山了。

  半山有庙,两位佳丽径直走了进去。琪琪跪上了蒲团,双手合十,默默祈祷。李婉学着她的模样,跪在她的身边。她们的态度是那样的虔诚,似乎都在向佛诉说着心中的向往。秦南也点起一炷香,站在她们的后面。

  离不开我爱的人我知道爱需要缘分放不下爱我的人因为了解他多么认真为什么最真的心碰不到最好的人我不问我不能拥在怀中直到他变冷爱我的人为我痴心不悔我却为我爱的人甘心一生伤悲在乎的人始终不对谁对谁不必虚伪爱我的人为我付出一切我却为我爱的人流泪狂乱心碎爱与被爱同样受罪。。。。。

  看着身前起起伏伏着的琪琪和李婉,秦南的耳中突然响起了游鸿明唱的歌。

  佛啊,您是否也能听到了我心中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