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夜里,秦南又睡在了打麦场上。在他的周围,还横七竖八躺着几乎整个村庄的男人和小孩,有的身下垫一块破席,有的身下放一块木板。大家神态自若,谈笑风生,可见他们早就习惯了这种幕天席地的夜间生活。秦南仰望着灿烂的星空,间或有流星在头顶上划过,留下一条长长的尾巴,瞬间便消逝在无边的苍穹。他用学到的知识,在漫无边际的天空中搜索着著名的星星和星座。大熊星座在北边的天空闪光,小熊星座在东边的天空攀升。在银河的两岸他终于找到了牛郎和织女,牛郎挑着一双儿女涨红着脸,织女站在河的对岸正在流着眼泪。现在是七月初几了?喜鹊们是否已在飞往银河的路上?

  秦南忽然想起了在屋内的琪琪和李婉,顿时不知所措。琪琪是和自己绕床弄青梅的伴侣,执手走过了童年和少年的时光,在朝夕相处中曾留下了多少难忘的记忆。对于她,自己不但满怀深情还负有责任,特变看到她现在的处境,秦南更觉得自己有责任去保护她。对于李婉,秦南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李婉对于自己的深情,无论从她的眼神,还是从她的行动,都已经暴露无遗。秦南不是木头,更不是冷血动物。但自己能接受这份感情吗?他想起了琪琪,又想起了王卓。秦南是一个侠道柔肠的人,这情感的天平在剧烈的晃动。

  屋子里的琪琪和李婉躲在蚊帐里正说着体己话,李婉向琪琪讲述了自己今天在河里的故事。

  “我游到了河的中心脚抽筋了,一会儿就沉了下去,接着便失去了知觉。等到我醒来时已经躺在了河边,秦南坐在那里。”说到这里李婉的脸通红:“我光着身子,秦南不停的用手挤,他还亲了我的嘴。不来了,姐姐你可要为我做主。”

  “傻妹妹,他是在为你做人工呼吸。”琪琪在说这话时感到心里阵阵的发酸。她在吃醋,虽然她不想这样,但却不能自己。她是过来人,被摸胸,被亲嘴的含义她懂。

  “我奶奶说,女人的身子是不能被男人看到的,如果被看到了,就一定要嫁给那个男人。姐姐,不来了,你一定要为我做主。”说着李婉哭了起来。

  “好,好妹妹。姐姐一定会跟你做主的。”话是一句实好话,可有点言不由衷。此时,她的人性和欲望在战斗,心里备受着煎熬。

  “谢谢姐姐。”李婉抱住了琪琪。她知道琪琪,应该是自己假象中的一个敌人。

  傍晚的时分又下了一场小雨,水洗后的天空一片蔚蓝。西面吹来的风,带来了阵阵的凉爽,一天的劳累在风中渐渐的消退。

  小小的打麦场上十分的热闹。

  “秦南哥哥,这第一根丝是怎么来的?”睡在秦南身旁的一个男孩指着头顶上广播线,广播线上有一个大大的蜘蛛网,网里有一只很大的蜘蛛,一根细丝连接着蛛网和小屋的檐头。

  “大概是被风吹过来的吧?”秦南找不到更好的解释。

  “不对!老人说第一根丝是天上的光。”正在这时一颗流星在头顶划过:“你看,就是那东西!”男孩大叫。

  秦南感到很好笑,这蜘蛛网和流星又有什么关系?

  “秦南哥哥,你跟我们讲故事吧,就讲孙猴子的故事。”几个男孩都围了上来:“孙猴子是怎么生出来的?”

  “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秦南说。

  孩子们不相信:“石头里还能蹦出人?”

  “书里就是这么说的。”

  “那秦南哥哥,你就跟我们讲讲猴子抓妖怪的故事吧。”于是秦南就对他们讲了三打白骨精的故事。孩子们听得如醉如痴,连大人们也竖起了耳朵。

  这远离闹市的乡村很蔽塞,几乎所有的人都没有读书识字,他们的知识,大多都依靠老一辈的耳听言传,难免会以讹传讹。

  酷u0匠网j正版(首;)发¤?

  “秦南哥哥,听说你能双脚离地走路,你走给我们看看。”一个男孩说。

  “你这是听谁说的,我哪里会双脚离地走路?”秦南不觉愕然。

  “有人看见你走的!”男孩说:“秦南哥哥,你就走给我们看看吧。”孩子不依不饶,弄得秦南哭笑不得。

  这几天秦南成了这里的大英雄、大人物,他一个人能打倒了八个人,居然自己连一点伤都没有。在孩子们的心中,秦南简直比孙猴子还要厉害,还要伟大!大人们更是把对秦南的敬佩放在心中,赞扬挂在嘴上。那八个人可全都是附近几个村庄里有名的泼皮牛二,平时好勇斗狠、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没有人敢去招惹他们。居然被秦南的一顿拳脚,打得遍体鳞伤,丧魂落魄。

  夜已经很深了,孩子们还在缠着秦南讲故事。萤虫打着灯笼四处闲逛,蚊子瞅准机会朝下俯冲,青蛙和蟋蟀伴随着叫蝈蝈在大声歌唱。这个乡村的夜晚真的很不平静。

  上一页下一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