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章如此洗澡

  昨天的一场大雨把天空洗得碧蓝,早晨醒来后秦南觉得神清气爽。他站起身来走到场边,活动了一下手脚。昨天晚上,他就睡在门前的这个打麦场上,和星星、月亮作伴。在他的身边,还睡了许多有家难回的人。他们的那个所谓家,经过一整天烈日的照射,早已经变成了一个大蒸笼,如果人一定要进去,那么现在一定会像一只只被蒸熟的大馒头。秦南已经很累了,在医院的一个星期中,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任凭铁打的身躯也会被累垮了。琪琪的伤病已经基本痊愈,秦南的一颗悬着的心也落到了实处。所以他一躺上木板便很快的就进入了梦乡。李婉和琪琪同睡在家里唯一的床上,琪琪回来的时候,在县城里买了一只电扇,和一大堆日用必须品,甚至还捎带了粮食和副食品。总之一大包东西,即便是强壮的秦南,从车上搬下来也觉得有点费劲。

  整个晚上电扇都没有一刻都停息,李婉和琪琪挤在蚊帐里,孩子也躺在她们的身边。

  李婉对琪琪说了自己的心事。

  “琪琪姐,我真的好爱、好爱他。”

  “婉妹妹,你的眼光不错,我的南哥哥真是一个值得女人爱的人,你们很般配,都很优秀。”

  “可是,琪琪姐,秦南总是对我不冷不热的,我对他的好,他甚至都没有一点的反应。”李婉噘起了小嘴:“这回还是我硬要跟他来,他都赶了我好几回。”

  李婉的话,终于使琪琪明白了。原来秦南和李婉并不是情侣,至少在以前不是,现在好象也不是。她说不清自己心中的感觉,到底是遗憾,还是庆幸。不过,琪琪知道,自己早已经失去了爱秦南的资格,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成全他们二位。

  琪琪沉吟了一会说:“那有没有其他的女孩子和他相好?”

  “好象还没有,我们学校里有许多的女同学也在追求他,他都一概不理不睬。”李婉说:“他好象心里已经有了心爱的人。”

  听到这句话,琪琪的脸顿时红了起来:“象你这样优秀的女孩子,他都看不上,他还能有其他心爱的人?”

  “琪琪姐,我看秦南对你就是有真感情。”李婉终于憋不住,直接了当的说。

  “婉妹妹,你千万不要瞎想。我和南哥哥,只是从小同时长大的,他一直在关心照顾着我。”

  “不对,我在秦南的眼睛里,看到的不仅仅是对你的关心,更多的却是爱意。”

  “婉妹妹,你不要瞎说了。我和南哥哥是根本不可能的!你看我现在的这种处境,有哪一点能配得上南哥哥?”看到李婉失落的情绪琪琪着急的说:“只有婉妹妹你才能配得上我的南哥哥,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做主的,南哥哥若不肯答应,我就不认他这个哥哥!”

  李婉伏在琪琪的怀里撒娇:“好姐姐。”

  整个一个晚上这姐妹俩一直在说着体己话,谁也没有睡。他们在谈论着秦南,这两个女人都同样爱着这个男人。不过李婉可以挂在嘴上,琪琪只能埋在心中;李婉在憧憬着,琪琪在忍受着,同一种心思,不同的心情。只有小宝宝睡得很安详,她大概自出生以来,宝宝就没有睡得这么的舒服。

  天一亮琪琪和李婉便爬了起来。琪琪去做饭,李婉走出家门,悄悄的来到了秦南的身边。

  “南哥哥,来挑点水,水都没有了。”琪琪打开门高声的喊着秦南。

  秦南回到家里拿起了扁担和木桶,走到了场边的那眼小井的面前。

  井口很小,刚好容下木桶的直径;井水很深,秦南只能依稀的看到自己的脑袋。

  y*酷。;匠t网g首LE发}

  “这么深,怎么能打到水呢?”秦南很纳闷,站在井边好一阵犹豫。

  琪琪走了过来,她取下来一只木桶,将另一只木桶绕在扁担一头的铁链上:“就这样,你把桶伸进去就能打到水了。”

  秦南按照琪琪的方法,小心翼翼的将木桶放入了井中,但木桶在水面上一个劲的晃荡,就是打不到一滴水来。相反,秦南的汗珠却一滴、一滴的摔落到井里。

  “南哥哥,你真笨!让我来。”琪琪笑着接过了秦南手中的扁担,提上来一点,再猛然一放,木桶转了一个身扎进了水中:“南哥哥,你快来,我拎不动。”秦南接过扁担轻轻的就提了上来。秦南如法炮制,将铁链绕在另一只木桶上深入到井里,但仍然花了许多时间,费了很大力气才勉强的打了半桶水。秦南、李婉和琪琪三个人站在井边哈哈的大笑,井水映照出三张青春快乐的脸。

  村庄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家,而这几十户人家的饮用水,都依靠着这一眼小小的井。一会儿井边便站满了前来打水的人。他们都纷纷的和秦南打着招呼,秦南前来救护表妹的情景,和在县城里痛打恶贼的壮举,都被记录在庄户人的心中,在这些淳朴的人心中,有着鲜明的爱和憎的分界。

  村庄里的水源,除了这一眼小井外,还有一个水塘。水塘坐落在村庄的西边,离村庄大概有半里地光景。水井和水塘有明确的司职分工:水井只提供村民的饮用,而水塘则负责着村民和牲口的洗澡。

  傍晚时分,劳作一天的村民纷纷朝村的西面走去,秦南手持着一块洁白的毛巾,也跟在人群的后面。

  “等等我,秦南——”听说去洗澡,李婉连忙也拿了一块毛巾,从屋里跑了出来。游泳是她最喜爱的体育运动,夏天她每天都要泡在学校里的游泳池里。何况来到这里,她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好好的洗过澡了,更重要的原因是:她想和秦南共同从事这项体育活动。

  “婉妹妹,你回来。”琪琪追出门大叫:“这里的男人洗澡都不穿裤子的!”

  李婉在奔跑中立即来了一个立正的姿势,然后便是向后转。她连看到小孩的那个东西,都要面红耳赤,若是看到大人的,搞不定一下就会被吓昏了过去。

  秦南来到了水塘边,水塘里已经有许多的小男孩,他们大概一天亮就来到了这里。整个夏天,水塘就是孩子们避暑和活动的主要场所。大人们来到水塘边,纷纷的脱下了短裤,赤条条的跳入了水中。

  “快脱掉裤子下来呀!”王义竹在水里大喊:“别难为情了,我们这里都是这样。”

  秦南犹豫了好长时间,最终还是穿着短裤跳到了水里。不远处几个妇女正在劳动,眼睛不时地朝这里瞥来。

  “马上女人也要到这里来洗澡。”王义竹对秦南说:“我们村子只有这一个水塘,男人在东边,女人在西边。”王义竹又指了指身后:“牲口在那边洗澡。”果然,秦南触目看去,有几头老牛正在北面的塘边不停的扑腾,在它们的身上,飞舞着成群的牛氓,有几只牛氓正离开群体朝这儿飞来。若是被这东西丁上一口,一定会起一个大包,很痛、很痛。在这方面秦南有过痛苦的经历。

  站在水中,秦南忽然想起了朱熹的名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这眼下的塘居然也是方的,大概也有半亩地的大小,但却是黑浪滚滚的一片浑浊,既不象明镜,更没有天光和云影。

  问渠哪得浑如许?只为没有活水来!秦南终于明白:这塘中原来是一汪死水!

  “我们这里人不叫洗澡,叫洗汗。”王义竹看到秦南还在犹豫便说:“洗一下,身上就会凉快多了。”

  “洗汗?有道理!”秦南不觉笑了起来。

  一会儿那几个正在劳动的女人,也真的跳下水来。她们似乎也没有穿衣服,只是秦南没有一双勇敢的眼睛。

  在这里水是宝贵的,不脱衣服就不用去洗衣服。洗衣服用水塘里的水是洗不干净的,若用井里的水去洗,不但自己心疼,别人见到还会有意见。这就为这里的男人和女人们,洗澡为什么要脱裤子找到了最好的解释。只是在以后男人和女人的嬉闹中,彼此都能准确的说出对方的体态特征,为他们**的进一步沟通,提供了一条便捷的道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