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章伤愈归来

  又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开饭啰——”医院里到处都响着老孙头,那带着浓重鼻音的喊声。秦南走了出去。

  老孙头五十多岁的年纪,花白的头发,花白的胡须,圆圆的脸上顶着一个大脑袋,两只朝天的鼻孔,说出话来象得了重感冒。此刻他站在院子里,上身赤膊,下身只穿一条大裤衩。他身旁放着一只盛满馍馍的大筐,和一只装满面条的木桶。他不停的喊着:“一个馍馍,两个馍馍;一碗面条,两碗面条。”一边喊着,一边伸出粗壮的手臂朝木桶里捞去,抓起一大把面条,往每人的碗里送去。汗水随着他的胳膊不断的向木桶里流去。这情景,千万不能让李婉看到,否则不用吃,看一眼就会作呕。幸好,这时候她正坐在琪琪的身旁。

  吃过晚饭后,秦南把琪琪搀到了小院,坐在了长长的石凳上。这时候的太阳已失去了威力,在西边的天空底下摇摇欲坠,半边天空都烧着灿烂的晚霞。

  琪琪两只手分别握着秦南和李婉,脸上露出了感激。

  “婉婉妹妹,我南哥哥以后就交给你了。”琪琪微笑着对李婉说,李婉的脸比晚霞还要嫣红,她偷偷的朝秦南看去。

  “琪琪,你不要瞎说,李婉只是我的同学!”

  李婉听到这句话脸上顿时改变了颜色,她瘪起嘴巴摇着琪琪的手:“琪琪姐,你听他说,他瞧不起我。”说着眼泪都流了下来。

  “妹妹,你别听他说,别担心,还有姐姐我呢。”

  琪琪说这话是真心的,她不但感激秦南,也感激着李婉。她知道,这次为她治病的钱都是李婉的,如果没有李婉,自己就不可能康复得如此迅速。但凭自己的条件和现实,能拿什么来报答她呢?唯有祝福她和秦南能早成眷属。然而,尽管如此,琪琪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仍然在隐隐作痛。因为不知在什么时候开始,秦南就是她的情之独锺了,下定决心:此心非君莫想,此身非君莫属!只不过,在遭到张虎强暴以后,她的这个美丽的梦,被现实击得粉碎。伴随着梦的破碎,她的心也破碎了!这次李婉能陪秦南来救她,不用猜测,就能知道他们二人的关系。对于琪琪,除了祝福,还能怎么?

  可在秦南的心中,李婉真的只是他的一个同学,在以前,她是一个普通的同学;在现在,她是一个很好的同学。虽然现在自己也很感激她,但她仍然还只是自己的同学。他忘不了王卓临别时那种眼神,他永远不能,也不愿放弃与王卓同学加兄弟的情谊。况且,在他的心里,早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他要实现自己曾经的承诺,他要娶琪琪。尤其在琪琪受到如此的创伤以后,他不能弃她不顾!

  又过了两天,琪琪住院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医生检查过说:“基本好了,可以出院了,回去静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于是秦南到窗口办理了出院手续,带着琪琪和李婉又回到了那个村庄。

  W最)B新.章xw节上酷匠ZW网…D

  琪琪一回家,屋子里就马上围满了光屁股漏蛋的小孩,李婉又红着脸把头藏在秦南的背后。这时候,大人们都在农田里劳作,家里只留下孩子们。王义竹抱着琪琪的女儿走进屋来。

  王义竹真是个好人,这些年琪琪和孩子都亏了他的照料,否则也绝不会熬到今天。

  “谢谢你,王大哥。”秦南代替琪琪向王义竹表达了谢意。

  “没什么。”王义竹扰扰头:“都是些小事情,用不作谢的。”

  女儿扑到了妈妈的怀中“妈妈”、“妈妈”的叫个不停,琪琪紧紧的抱住了女儿,大滴大滴的眼泪,洒落在她嫩嫩的小脸蛋上。李婉在一旁陪着她流泪,王义竹赶走了那些孩子。

  “他们不上学吗?”其实正在暑假,但秦南却已经忘了这个茬。

  “不上学,上那干什么?”

  秦南听得很新奇:“不上学怎行?”

  “不识字也不会认错厕所,我们这里的人都不识字。”

  秦南愕然了,难怪这里会这么穷。没有知识就只能愚昧,而愚昧的人也只能永远的生活在贫穷中。秦南感到了从未有过的悲哀。

  “你们这里条件很差。”秦南想起了自己的家乡,虽然同样也是农村,但作为江南水乡的家乡,各方面都要比这里强多了。

  “条件差?现在已经比以前好多了!”王义竹不以为然。

  “那以前呢?”

  “以前?早几年前我们这里闹饥荒,饿死了好多人。”王义竹似乎在回忆:“我们村东的那户人家,村子里的人见好几天他家中都没人出来,就推门进去一看,大人倒在屋里,锅子里还煮着小孩子的腿和胳膊。”

  秦南不敢再听下去:人间竟有这样悲惨的事情!

  “我哥哥也饿死了,我那会——”王义竹用手指了指挂蚊帐的竹子:“我那会胳膊只有这么粗。”

  秦南默然。

  “现在已经好多了,家家都有面条和馍馍。”

  原来,有面条和馍馍,就是这里人幸福的标准,有了这些,这里的人就已经满足了。

  “这回你可要把琪琪带回去,她在这里真的活不下去了。”王义竹诚恳的对秦南说。

  “张虎老在打琪琪,还把不三不四的人带回来。”王义竹很气愤:“我住在隔壁常常听到琪琪被打的哭声。张虎心狠手辣,村子里的人都不敢惹他。有一次我只说了你一句‘你不要再打琪琪了’,他就拿刀来砍我。”

  “谢谢你,我一定会把琪琪带走的。”

  “下雨了!”忽然在门外传来了孩子们的欢快的叫声。秦南、李婉、王义竹立即走出了门。

  在西边的天空中,堆积着大量的乌云,滚滚而来,没有一丝风,知了在拼着命的喊叫,成群的蜻蜓,在低空中盘旋翻飞。这一切都是大雨即将到来前的征兆。

  风起了,越刮越大,乌云越过了头顶,一粒粒豆大的雨珠摔落在厚厚的尘土上,砸出一个个的大坑。孩子们全都跑到了打麦场上,张开胳膊迎接着这迟来的甘霖。

  “我们这里有两个月没下过一滴雨了。”王义竹说。

  风停了,雨越下越大。闪电撕裂着天空,响雷震撼着大地。一会儿打麦场上便成了一片汪洋,大量的水向低洼处流去。

  “真是一场好雨啊!”王义竹兴奋的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