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李婉的银行卡里又猛然增加了六千元(父母各打进三千),李婉到市场里买来了老母鸡、鸽子以及许多其它的食品,据医生说,这些东西对伤口的愈合很有效果。秦南看在眼里感激在心里,他渐渐的改变了对李婉最初的看法,发现她并不只是一个刁蛮任性的娇小姐。如果没有李婉的出现,那么自己真的很难面对目前的窘境。秦南将这些东西洗涮后进行烹调,在这方面他可是强项。由于李婉购买的数量多(她不仅仅只为了给琪琪补养,还有更重要的原因),在李婉的“强迫”之下,秦南消耗得更多。

  以后的三天就这样平缓的度过,每天白天,李婉都坐在病床边,和秦南一起在陪护着琪琪。在她的心里,没有什么能比静坐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更幸福,更快乐。在医院的治疗和秦南的精心照料下,琪琪的病体日渐好转。她脸上的伤口已经结痂脱落,露出了鲜嫩的皮肤,眼睛也恢复到原来又大又亮的模样。秦南的漂亮的琪表妹又重新回到了他的眼前,他很快乐!李婉也象一只快乐的小鸟,围绕在自己心爱的男人的身边。

  “我刚才看见了张虎,他就在医院不远处的饭店里喝酒。”

  在琪琪住院后的第五天的中午,王义竹匆匆的跑来。他是专程来看琪琪的。

  张虎就是琪琪现在的丈夫,他已经失踪了半个多月了。

  “他在哪儿,我现在就去找他!”说完秦南拉住了王义竹的手:“请你带我去。”

  “南哥哥,你不要去,这个杀坯狠着呢。”琪琪急得从病床上爬了起来。

  “琪妹妹,你放心。我不怕!”说着秦南拉着王义竹就往外面跑。

  “婉妹妹,快!你快去拉住南哥哥!”李婉跟着冲出了门。

  王义竹把秦南带到了一家小饭馆前:“他就在里面,我不进去了。”

  秦南大步的跨进了饭馆的大门,在饭馆的中间摆放着一张方桌,方桌的旁边围坐着七八个人,每个人都面红耳赤,大喊大叫。

  “张虎,你的老婆现在怎样了?这娘们真漂亮,皮肤好嫩哦。”

  “还有那对**,又大又圆,捏在手里真过瘾!”

  “还有他的喊叫声更叫人听得兴奋!”

  “张虎,你欠我的钱没还呢,什么时候再让我去快活、快活?哈哈哈——”

  “她有病呢,等好了再说。”

  那群家伙污言秽语,满嘴的喷粪。秦南听在耳中肺都要气炸了,真是: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初的根由!

  “张虎,你跟我滚出来!”晴天的一声霹雳,震得满桌的人口呆目呆。

  “你是谁?我不认识你!”从桌子边走出了一个黑大汉,满嘴的酒气。

  秦南走上前猛的一拳,大汉应声摔倒在一丈开外的墙角,他立即跑起来,嗷嗷的大叫:“你凭什么打人?”他挥舞着拳头扑了上来,桌子旁的人也纷纷的站起来把秦南围在中央。

  秦南接过张虎伸过来的拳头,顺势一扭,张虎顿时腾空而起,翻转了180度后重重的落在地面上。他艰难的爬了起来:“你究竟是谁?”声音里充满了畏惧。

  “你问我是谁?我是赵琪的哥哥!”

  张虎听琪琪说过她没有哥哥,只有一个表哥在南京上大学。这眼前的凶神恶煞到底是谁?他酒喝多了,本来就有点糊涂,被秦南莫名其妙的一打就更糊涂了。

  围在身边的人看到同伴遭到了毒打,一个个都扑了上来。

  “来得正好!你们这群猪,个个都该打!”秦南闪展腾挪,拳脚并施,一转眼地上就躺下了七八个人。他们爬起身来,操起了板凳,抓起碗碟纷纷的朝秦南砸来。秦南此时早已打红了眼睛,见人就打,不一会地上躺满了头破血流,喊爹叫娘的人。

  秦南一把抓住张虎,一只手把他举过了头顶,吓得张虎大喊救命。

  “秦南,放下他吧,你不要打死人。”李婉跑过了过来抓住了秦南的另一只胳膊。秦南把张虎重重的摔在地上:“限你三天之内回去跟琪琪办理离婚手续!”秦南用脚踏住张虎的胸脯,狠狠的说:“不然,我就杀掉你!”说完转身而去。

  “等一等。”躲在墙角边的店主人跑了出来:“你们打架,把我店里的东西都砸坏了,怎么办?”

  “东西值多少钱?你算算。”李婉对他说。她掏出了伍佰元:“这些总够了吧?”

  “够了,够了!谢谢,谢谢!”其实小店里的损失充其量也不会超过两百元,店老板真希望天天都有人来这儿**。

  秦南他们走后,躺在地上的人纷纷爬了起来。他们很纳闷:怎么忽然跑来了这一对年轻男女,男的是如此凶狠,女的是这么漂亮。不要说在他们的庄子上,就是在整个蒙城的县城里,这也是难得一见的。女的临走前眼都不眨的甩出伍佰元,更令他们张口咋舌:“乖乖,真有钱!”对于愚昧的人来说,令他们佩服的只有两件事,一个是力气,另一个就是钱。所以,虽然被挨打了,但是他们也觉得很舒服。

  只有张虎还呆呆的站在那里,他真不明白:这个舅爷怎么这么的客气,一见面就送他这么大的见面礼。他忽然也想起了琪琪,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当秦南怒气冲冲的回到了医院,琪琪已经爬了起来,站在门口焦急的盼望着。一见到秦南,她立即迎了上去,上下仔细的查看:“南哥哥,他把你怎样了?有没有打你?”琪琪关切的问。

  “嘻嘻,他还会被人打?”李婉笑着说:“他把人家七八个人都打得爬不起来了。”

  琪琪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南哥哥,你真好。”

  “谁叫你起来了,快,快坐在床上。”秦南小心翼翼的把琪琪扶到了病床边。

  …酷匠网;@唯'*一…正版`m,其{他6都!是K盗☆版f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