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河镇上的医院,从严格意思上来讲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卫生院,里面只有一个男医生和一个女护士。

  “他们俩是夫妻。”跟在后面的王义竹说。

  当医生看完琪琪脸上和身上的伤口后摇摇头:“怎么会弄成这样呢?”他一边清洗着伤口一边不住的叹息:“伤口都发炎了,大热天很难好的。”清洗完伤口后医生又在伤口处上了药,打了破伤风针。

  “你带她去看看妇科吧。”医生对护士说。原来这个护士还有另外的兼职。

  “下身都被撕裂了,正在发炎。”检查完后护士神色凝重的说:“我们这里的条件太差,你们还是到县医院去吧。”

  顺河属蒙城县管理,到蒙城还有几十公里的路程。秦南背着琪琪又上了开往蒙城的班车,同车前往的还有李婉和王义竹。

  蒙城医院规模也不太大,只有两排几间病房和一栋两层楼的小楼,所有的建筑都很陈旧了。

  医生检查完毕后对秦南说:“情况有点严重,需要住院。”

  “就是来住院的,只要能把她看好,谢谢医生费心了。”

  “那你现在就到窗口去办理住院手续。”

  秦南走到收费窗口。

  “先预交1000元!”

  秦南傻眼了,他实在拿不出那么多的钱,他也是个穷小子。他站在挂号的窗口发呆,不知道怎么办。

  “秦南,给!”正在秦南不知所措的时候,李婉伸出了手,她手里拿着厚厚的一沓钞票。

  “算是我跟你借的,谢谢!”秦南不客气,也不能客气,他伸手接过了钱:“谢谢!谢谢!”秦南眼中充满了感激。再高大的人,有时在钱的面前也必须去做矮子。这就是所谓的:一个钱能逼死英雄汉!想当年,秦南的祖爷爷秦琼,不也正是因此要卖掉心爱的黄骠马的吗?

  “秦南,不准你说这种话,琪琪是你的表妹也是我的——”李婉本想说也是我的表妹,但一想自己比人家还小一岁呢,尴尬的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秦南不让李婉跟来,李婉却坚决的跟来了,在不经意间,秦南却得到了李婉的帮助。在给予之间,一个很感激,一个很快乐!上帝是不是在故意的造化弄人?

  琪琪住院后,大家的心都慢慢的放了下来。以后的事情,只有交给时间慢慢的来完成。这时候已经到了正午,秦南他们来到了医院的食堂。

  食堂安排在一间小小的屋子里,屋子里摆放了三四张桌子和几条长长的板凳。一只三叶的风扇在屋顶上悠闲自得的旋转着。

  食堂里同样没有选择,只有面条和馒头。这里的人称馒头叫馍馍,这馍馍又大又黄,象李婉这样的娇小姐是不敢直面的。

  “有没有米饭?”

  “没有,我们这里的人从不吃那东西。”

  “吃吧,将就点。”秦南为李婉端来了一碗面条。

  秦南和王义竹狼吞虎咽的吃得很香,相比之下,秦南比王义竹吃得更多、更快。吃完后秦南又端了一碗面条走到了琪琪的病床边。

  “让我来。”李婉抢过了碗。

  李婉将一条手帕垫在琪琪的下巴的下边,琪琪努力的张开嘴,慢慢的吞咽着送来的面条,李婉小心翼翼的操作着,生怕弄疼了琪琪。琪琪看着李婉,从眼缝里流出来感激的泪水:“谢谢你,婉妹妹。”

  此时此刻躺在病床上的琪琪很安详,她看着身边的秦南心中充满了温暖。多少年来,南哥哥都在一直无微不至的关心和爱护着自己,在她的心中秦南不仅仅是兄长更像是父亲。

  到了晚上,秦南把李婉送到了医院旁的一家小旅店。

  “我不,我要和你一起在这里陪琪琪姐。”

  “别傻了,听话!昨天一个晚上你都没有睡觉,你看,眼睛都熬红了。”

  “可是——”

  =最新n#章Fv节上%{酷E匠fm网5

  “可是什么?”

  “可是你昨晚也没有睡呀!”

  “我不象你,我身体好!”秦南用力拍了拍胸脯:“你看没问题吧?”

  “真傻。”李婉抿着嘴笑了起来。

  夜里秦南坐在琪琪的病床前,紧紧地握住她的手。这只手以前他曾千万次的握过,它是那样的白洁和细腻,修长的手指象白玉般的晶莹。而今天的这只手,却那么的粗糙和丑陋,上面布满了条条的伤痕。琪琪的紧闭的眼中不断往外渗出泪水,秦南的心随之也在一阵阵的刺痛。

  亲爱的妹啊,我知道你,知道你此刻的痛苦!

  这痛苦不仅在你的身上,这痛苦更埋在你的心里!

  在这深沉的夜里,你一定也象我一样的回忆,回忆着过往,回忆着我们相处的日子——病房里一片寂静,只有日光灯的镇流器发出的嗡嗡声响。蚊子开始全体出动,漫天飞舞,不停的向下俯冲,看准机会叮上一口,带走血,留下包就逃。秦南手拿扇子不停地为琪琪驱赶。在斑驳的石灰墙面上,一只只又大又肥的壁虎在上下爬动,眼睛里发出了碧绿的光。

  秦南的思想又回到了以前。

  还是在夏天,还是在医院,还是同样的男女主角。不同的是躺在病床上的是自己,琪琪握着自己的手。

  那是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正在上数学课的秦南突然感到了腹痛如绞,送到医院后被诊断为阑尾炎急性发作,立即进行了手术。晚上留在医院里陪护他的正是琪琪。在他住院的一个星期中,琪琪每晚都坐在他的身边。每当从梦中醒来,秦南都能看到琪琪那张熟悉而憔悴的脸,那时候在秦南的眼中,看到的不仅仅是一个表妹,甚至是看到了一个女人。

  琪琪不是秦南真正的表妹,她只是秦南外婆家的一个邻居。她和自己真正的舅家不是同一个姓氏。然而琪琪却陪伴了秦南整整十八个春秋,暑往寒来,朝夕与共。从这个意义上琪琪在秦南的心中又岂止是一个普通表妹的重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