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座小小的村落。除了有几间低矮的瓦屋外,一律是土坯房,零散的分布在一条直线上。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显得十分的冷落和萧条。有几只草狗见到了陌生人,冲上前来发出阵阵的猛吠。随着犬吠的声音,从小屋里窜出了许多光屁股露蛋的小男孩。有的男孩已经接近成年,仍然在赤身裸体,羞得李婉的脸比晚霞还要殷红,她连忙躲在了秦南的身后。小孩们十分的好奇,纷纷向他们投来探询的目光。大人们也闻声一个个的走出了小屋,他们也十分的好奇:这穷乡僻壤里,怎么会突然跑来了这一对俊男靓女?

  “请问赵小琪是住在这里吗?”

  “在。”从人群中走出一位中年男子,看模样大概有三十多岁:“你们是她的什么人?”

  “我是她的表哥。”

  “我带你们去。”说着那男子便向前走去,秦南和李婉紧跟在她的后面。

  “你们看到她可不要害怕哦,她生病了。”听到这句话,秦南的心仿佛遭到了重击,猛然的下沉。

  说话间那男子来到了一间土坯房前,他轻轻的推开了虚掩的门:“赵琪,有人来看你了。”

  这是怎样的一间小屋啊!秦南低着头走了进门去,一步就跨到了屋子的中间。一盏小小的白炽灯泡在昏暗中闪烁,家里没有任何的家具,只有一张用木板撘成的小床,和一个用树棍草绳编织而成的“担架”,一个光溜溜的小女孩躺在担架上哇哇的大哭。

  “琪琪,你在哪儿?”

  “木板床上罩着一顶蚊帐,蚊帐里发出了微弱的声音:“你是谁呀?”

  “我是秦南。”

  “啊,是南哥哥?”声音里分明充满了激动和悲哀。琪琪挣扎这爬了起来,她揭开了蚊帐。

  展现在秦南眼前的是一张什么样的脸啊!几乎和他猜想的一模一样!琪琪的两只眼睛,已经眯成了两条细缝,半边脸庞高高的隆起,上面还有一个大大的紫色斑块。再上面便是一堆象枯黄的稻草般的头发,头发上还沾满斑斑的血迹。

  这就是我原来那个如花似玉的琪琪妹妹吗?秦南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琪琪。

  小屋里死一般的沉寂,只有琪琪躺在秦南怀抱里的低声的抽泣。

  “是谁把你打成了这样,我这就去杀了他!”秦南象狮子般的怒吼。小屋里的人面面相觑。

  一会儿人都退了出去,小屋里只留下了琪琪、秦南、李婉和那个孩子。李婉抱起了孩子,嘴里嗯啊嗯的不停的哄着,一会儿孩子也不哭了,只有琪琪还在秦南的怀中呜咽。

  “琪琪,别哭,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琪琪紧紧的抱住秦南,哭声也渐渐的大了起来。

  “秦南,你让琪琪姐哭,让她哭出心中的委屈,这样她会好受些。”李婉居然也学会了劝人。

  好久好久,琪琪终于停止了哭泣,她抬起头问秦南:“南哥哥,你们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是接了你爸爸的电话,才知道你受了委屈。”听了这话琪琪又泪流满面了。

  “琪琪,她叫李婉,是我的同学。”

  “琪琪姐。”李婉乖巧的走了过来,拉住了琪琪的手:“姐,你吃苦了。”

  看到李婉,琪琪终于有了一丝的笑容,她为南哥哥能有这样一个聪明漂亮的女朋友感到由衷的高兴。

  “妹妹,你坐。”刚说完这句话,琪琪又尴尬的笑了笑,这里哪里有坐的地方呀?整个小屋里居然没有一张凳子,只在墙的角落摆放着几块土坯,大概那就是平时坐的地方。李婉抱着孩子在床沿上坐下,她看着琪琪,眼睛里也流出了痛楚的泪水。

  “还没有吃饭吧?”秦南问。琪琪的眼里又流出了眼泪,她无力的摇了摇头。放下琪琪,秦南转身准备去做饭。他是个穷人家的孩子,很小就帮助母亲打理家务,烧饭、炒菜只是小玩意。然而秦南放眼望去,这间小小的屋里家徒四壁,肮脏的灶台上布满了灰尘,看来已经不知有多少时间没有开火了。这时候门又被轻轻的推开,从外边走进了那个刚才领路的男人,他手里端了一只瓦罐,瓦罐里面盛满了稀饭,放下瓦罐后他又在口袋里掏出了几枚鸭蛋:“来,快吃晚饭。”他扰了扰头,憨厚的笑了笑:“俺们乡下没有什么好吃的东西。”

  秦南他们真的很饿了,他先盛了一小碗端给琪琪,然后给自己和李婉也各自盛了一碗,此时此刻小姐作派的李婉也再不计较了。她的口中这碗粥真的比肯德基、牛奶还要香甜。

  “我叫王义竹,就住在赵琪琪的隔壁。”说完后那男子收拾好碗筷就离开了。

  那一晚除小宝宝外,谁都没能入睡,漫长的夜在琪琪的如泣如诉中慢慢的度过。

  琪琪在初中毕业后就回到家里务农,不久她的母亲就罹患了癌症,为了给她治病不但家里山穷水尽,还拉了许多的饥荒。琪琪还有一个弟弟正在读初中,学习成绩很好。在万般无奈之下,琪琪跟着村里的一个姐妹来到了广东的深圳,进了一家电子厂去打工。在琪琪十九岁的那一年的一个夜晚,她被一个来自安徽同样打工的张某强暴了,胆小的琪琪不敢声张,不久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琪琪怀孕后,那个张某赌咒发愿的要为她负责,事已至此,琪琪也只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就在那个春节,琪琪就随张某来到了安徽,领了结婚证明。

  “刚开始的时候他对我还好,但当女儿生下来后他就变了一个模样。”琪琪哭着说:“他整天在外面鬼混,一回来就要那个,没完没了。不依从他,他就打我,还不给我吃饭。”伤心之处琪琪又泣不成声。

  事实证明:越是落后的地方,男人就越愚蠢;越愚蠢的男人,就越瞧不起女人。

  ,w更b*新最快p)上-~酷cm匠网

  “他在外面赌博,输光了家里的一切。没有钱,就拿我来抵债。他经常带野男人回来,我不从,他就拿我朝死里打。”

  “这个畜生!这个禽兽!”秦南气愤得大叫:“他在哪儿?我现在就去揍这个畜生!”

  “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回来了,他一回来,我就像见到鬼一样的害怕。”

  秦南气的牙痒痒,两只拳头捏得咯咯发响。

  “我明天一定要找这个畜生算账!”秦南安慰着琪琪:“琪妹妹,你别怕,我来了,一切我都会为你作主的!”

  李婉一边听着,一边流泪,她真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凄惨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秦南就张罗着送琪琪到镇上的医院。

  “南哥哥,我不去医院,我不要紧的。”

  “你都这样了,还不去医院?来,听话。”说着秦南就背上了琪琪。

  到顺河镇有两条路可走。如果走昨天的大路,需要走十里的路程,如果走小路,只有三里远,但需要先趟过一条大河,只有每逢赶集时,大河里才有船摆渡。幸好那天正逢集市。

  秦南背着琪琪,跟随着赶集的人来到了河边,李婉紧跟在他的后面。河面大概有五十米宽阔,碧波荡漾。一条小船已经等待在河边,艄公头戴着草帽,手把着竹竿,站在船头。

  “让他们先上去,琪琪这丫头真可怜!”

  “不知道那个死鬼到那里去了。”

  人群中议论纷纷,艄公把船向岸边靠拢,伸出手来拉住了秦南。

  后来秦南知道了那个艄公叫付有恒,他是一个十分质朴而又热情的人,琪琪在平时得到了他许多的帮助。

  上一页下一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