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发生在三个多月前的一件事情。新学期在刚开学不久的一个黄昏,王卓急匆匆的赶到了宿舍,他一把拉住秦南的手:“快,快去!”秦南看见了王卓很吃惊,他不但已经变成了熊猫眼,而且嘴角上还流着鲜血。

  “王卓,你怎么啦?”

  “快!李婉被人欺负了!”秦南跟着王卓朝校门外跑去。在学校的大门外围着一堆人,人群中间李婉被一个人拦腰抱住拼命的挣扎,那人张嘴在李婉的脸上一阵的乱啃。

  “钱放,放下她!”秦南冲进人群对那人大声喝道。

  秦南认识那个人,他也是这所学校里的学生钱放。凭着父亲市公安局副局长的身份,钱放被特招到学校里的音乐系。可这个衙内从来就没有正经的上过一堂课,整天横行在校园的内外。曾不止一个女生为他堕过胎,不止一个男生被他打得头破血流。而且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他的身后总跟着三四只如狼似虎的走狗。

  “秦南,你不要多管闲事!”钱放肮脏的手仍然在李婉的身上上下游动。

  “放下!”秦南的声音象晴天的霹雳,吓得钱方浑身一哆嗦,连忙放下了肮脏的爪子。

  秦南一进学校就参加了校跆拳道的训练,凭着一米八十五的个头,强壮的体格以及刻苦耐劳的精神,现在已经到了蓝带的级别,在训练队里早就没有对手。对于同在一个训练队里的钱放对此更是心知肚明。

  钱放放下了李婉:“秦南,她是王卓的女人,管你什么事?”

  “这事我管定了!”秦南斩钉截铁的说。

  “你们还不给我上?操家伙!”

  钱放的话音未落,他身后立刻冲便出了三个人,手中分别拿着铁尺、双截棍和匕首向秦南扑去。人未近身秦南两记旋踢两人便分左右向两旁飞出了一丈开外,重重的摔在人群中。剩下的一个早已经闻风丧胆不停的向后退去,连手中的匕首都落下深深的扎进自己的脚面上。

  人群顿时肃静下来,不一会爆发出一阵欢呼声:“好啊!秦南有种!,好样的!”

  “来啊!”秦南伸手对钱放比划了一下。

  “你狠!秦南你等着!我们走!”钱放对着地下的三个同伙恶狠狠的说:“都是些没用的东西!”说完他转身就走,在他的身后依然紧跟着三四条狗。

  “站住!”秦南大喝了一声,钱放下意识的来了一个原地立正的姿态:“钱放,我随时都在等着你!但我要警告你,如果再有下次,你绝不会再站在这个地球上!”

  自那次以后钱放果然真的再没有下次了,在校园了也收敛了许多,甚至遇到李婉还说了一声对不起。

  这件事让秦南成了英雄,可李婉却没有他那么幸运。

  第二天一早李婉被叫到了系办公室,负责人事的副科长戴红唇对她说:“李婉,你打张退学申请吧。”李婉象一个被雷吓着的孩子站在那里。

  “据同学们的反映,你同时结交了许多的男朋友,为了你,男同学们争风吃醋,大打出手,给学校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后果。”

  李婉哭着跑回了宿舍,开始收拾着自己的行李。

  “李婉要被学校开除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王卓对秦南说:“我刚才去看她,她正收拾行李,下午就要离开了。”

  当秦南和王卓来到女生宿舍时李婉正好出门,两只眼睛红得象熟透的草莓。

  “你们来了,我不要你们送。”李婉哭着说。

  “你不要走,我跟学校里去说!”

  下午秦南没有到班上,他直接来到了系办公室。

  “秦南,你来干什么?”戴科长诧异的问。

  戴红唇,名副其实。她有一个的大大的红嘴唇,涂满唇膏的唇,象沾满了吃人后的鲜血涂在上下两片肥肉上。在她的身上,大的地方还不仅仅只是一张嘴唇,一米七十以上滚圆的身材,胸口一对巨无霸的大铜锤。胳膊和腿象四根铁柱。她以前是搞体育的,退役后被分配到这所学校搞人事。还有,戴红唇也在校跆拳道集训队,身手很不错,经常找秦南来对练。

  “秦南,来,坐!”科长站起身来准备去倒水。

  “不用了,戴科长。”

  “秦南啊,你昨天可打出了我们跆拳道的威风!”戴红唇笑着对秦南说:“怎么?是来讨表扬的吧?”

  “不是,戴科长,我来是为了李婉同学的事情。”

  “英雄救美,那个李婉是你的情人?”

  “戴科长,请你不要乱说,李婉是我的同学。”

  “只仅仅是同学?我不信!一般同学你还那样去为她拼命?”

  “那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对李婉的处分是学校和系里的决定,不是我一个人的意见。”

  “可你们知道这件事情的真实缘由吗?怎么能这么不负责任!”

  “不就是争风吃醋吗?还有什么其它的原因?”

  “胡说!”秦南一拍桌子,激动得站了起来。

  戴红唇也站起身来,她倒了一杯水送到了秦南的面前:“熄熄火气,秦南啊,要是换了别人,就冲着这句话我可要处分他了。”

  “好呀!架是我打的,你处分我啊!你开除我好了,不管李婉的事,她本身也是受害者!”

  “好,好,这事我知道了。你先去上课去吧,等我们研究以后再说。”

  “我等着!系里如果不处理好,我就去找学校!”秦南站起身转身离去。

  在他的身后,戴红唇嘴角上掠过一丝诡秘的笑容。

  M最新章节P;上酷匠网C

  放学以后戴科长主动的来到了教室:“秦南,你出来一下。”

  “秦南啊,这件事你就不要再管了。”来到系办公室科长直接对秦南说。

  “为什么?”

  “你还不知道,上面对我们的压力有多大!被你打伤的那两个人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市公安局催着学校交出凶手,要不是我,你的麻烦就大了!”

  “我不怕,一人做事一人当!你们先把李婉的处分撤销了。”

  “这样吧,晚上我带你去见一个人,或许他有办法。”停了一下戴红唇说:“现在你还有事吗?”

  “没有了。”

  “那我们现在就走吧!”说着戴红唇站起身来。

  “学校里的事到外面去干什么?”

  “这你就不懂了。”

  秦南坐上了戴科长的车,这对他有点新奇。平时出门,秦南总是步行,最多也只是坐坐公交。

  “来,带上。”戴红唇为秦南系好了安全带,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秦南任凭着她摆布。

  轿车在市区里转着圈子,秦南很纳闷:“你这是要带我到那里去啊?”

  “时间还早着呢,我先带你兜兜风。”戴红唇笑着对秦南说:“你这个乡下孩子,大概没有见过这样的世面吧?”

  “你到底要带我找什么人?”

  “别急,等到了你就会知道了。”说完后,戴红唇把放在方向盘上的手移到了秦南的胳膊上,她用劲的一捏:“你坐稳了。”秦南的身上顿时起了鸡皮疙瘩,心里很不舒服。

  “嘿,你这野小子还真结实!怪不得我一直打不过你。”戴红唇哈哈的笑出声来。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车子终于停稳在一个霓虹闪烁的大门口。戴红唇开门下去,然后转过车头给秦南打开了车门。

  “傻瓜,进去呀!”看着秦南还在抬头看着门前的霓虹,戴红唇一把拉住他的手。秦南此时此刻早已迷失了方向,一切听任着戴红唇的摆布。

  戴红唇把秦南带进了一个包房,包房里闪烁着暗淡的灯光,轻音乐在耳边悠扬的响起。秦南仿佛进入了一个梦幻世界,坐在沙发上脑子里一片空白。一会儿,一个花枝招展女招待拿进来一瓶红酒、两只酒杯和几碟点心,放下后转身离去,并轻轻的掩上的包房的门。

  “要见的人呢?”

  “别急,他马上就来。我们先喝点酒慢慢的等他。”说着戴红唇打开了瓶塞在各人的面前倒了浅浅的半杯。

  “我不喝酒。”秦南这是真话,他从来滴酒不沾。这或许也是经济问题,使他没有力量来承担这份享受。

  “哈哈,哪有男人不喝酒的?”戴红唇举起杯子:“来,猛男,干!”

  “我真的不会喝酒。”秦南皱皱眉头。

  “你再不喝我可要灌了!”戴红唇端起酒杯,站起身来。

  “戴科长!”秦南也站起身来大声的说:“那个人不来,我就走了!”说着他向门口走去。戴红唇慌忙的拦住了他:“他马上就来,你再等一会。”秦南又被拦坐在沙发上。

  “你不喝酒,那就喝点水吧。”戴红唇转过身去倒了一杯清水,送到了秦南的面前。秦南很口渴一口就喝了下去。

  “好热啊!”一会儿戴红唇脱下了外套露出了文胸。秦南又站起了身,可是他忽然感到头有点晕,一团火正在丹田里升腾,渐渐的一直冲到了头顶。他也感到很热、很热,摇摇晃晃站不稳身躯。戴红唇又解下了胸罩,秦南的眼里突然燃烧着烈火。作为生命的源泉的母亲的乳已经十分的遥远,遥远得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记忆。而现在突现在眼前的却是另一个女人的乳,它是那样的丰硕,那里面不知灌满了多少性的诱惑。秦南的心开始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冲动,身体也起了异样的变化。眼前这个曾令他无比厌恶的女人,忽然变得美丽起来,连她的脸和红唇也显得楚楚的动人。

  “跆拳道高手,来呀,比比咱俩谁更厉害!”看着满脸通红的秦南,戴红唇挥拳摆了个泡斯扑了过去。

  秦南此刻仿佛感到浑身就要爆炸,他用残存的意识问:“那个人呢?”

  戴红唇气喘吁吁的说:“哪个人?根本就没有哪个人,你放心,这件事我一人能把它摆平!”

  “卑鄙!滚!”秦南顿时脑子里顿时一片清明,他把戴红唇一把推到墙边,夺门而去。

  上一页下一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