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涧是一个古老的集镇,在这里闻不到丝毫现代社会文明的气息。在马路的两边零星分布着一些低矮的铺面和小店。盛夏的午后,街道上人烟稀少,只有一只赖皮黄犬伸长着舌头,在蹒跚的行走,来到一棵大树的根下,趴下了身躯在不停的喘气。

  已过了正午,秦南二人选择了一家小饭店走了进去。饭店里布置简陋,也没有多少食品项目可供选择,只有粉丝杂烩汤和黄皮的大馒头。一会儿这两样东西便被端上了小桌。盛汤的碗是用黄土烧成的砂锅,砂锅里有小拇指般粗的粉丝,和几片带血的牛肉,再上面便是漂浮着的鲜红辣椒和碧绿的菜叶。小桌的面上黑漆早已剥落,斑斑驳驳的沾满了污垢和残渣。李婉紧皱着眉头,一脸的苦相,她看着秦南似乎在问:“这些东西难道能吃吗?”可秦南本来就是一个杂食动物,再加上肚子真的很饿了,他就着馒头,一会儿大半碗便已经放下了肚子。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吃?”秦南抬起头来诧异的问李婉。

  “我不敢吃。”李婉摇摇头,似乎马上就要哭了出来。她以前一直在吃着精饲料,哪里见过这些东西?

  “快吃,真的很好吃耶。”说着秦南又埋下头去。

  李婉战战兢兢的拿起筷子,挑起了几根粉丝,刚送进嘴里,她便哇的一声全都喷了出来。她连忙掏出了手绢,捂住嘴一阵的猛咳,眼泪鼻涕流满了一脸。

  秦南忍俊不禁也扑哧一下笑出声来。李婉举起粉拳朝秦南身上捶去:“你还笑,都是你!”

  “怎么都是我了?他们还说这是这里的特产呢,我也觉得真的很好吃耶!”

  “好吃都给你吃!”李婉把碗向秦南推去。

  “都给我吃,那你吃什么?”

  李婉小心翼翼的拿起一只馒头,用小手撕下一片碎块,慢慢的朝嘴里送去。对于她来说,似乎馒头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每送一块,都要紧紧的皱一下眉头。

  “服务员,请拿一碗水来!”秦南转身大喊。

  这顿午饭,对于秦南,是一场战斗;对于李婉却是一个工程,当李婉勉强吞下了一只馒头,秦南早已两碗粉丝汤,两个大馒头落进了肚子。

  小店里十分闷热,只有一只小小的电扇在无力的摇动着臂膀。吃得痛快秦南和吃得艰苦的李婉,都已经浑身汗如雨下了。秦南干脆便入乡随俗,脱下了外衣,露出了上半身。他这一粗鲁的动作,立即让李婉桃面飞红,芳心狂跳。她抬起头,偷偷的瞄着秦南胸脯和胳膊上那凸起的块块腱子肉,羞得连忙低下头来。此时此刻,眼前的这个男孩,在她的心里变得更加的完美。她用心在编织着自己未来美好的梦。秦南没有觉察到什么,他大步跨出了小店的大门。

  他们下一个目标叫顺河镇,离双涧有五十华里。

  “你们来迟了一步,到顺河的车子刚刚开出,下班车还有两个小时。”他们来到了汽车站,可车站的售票员却如是说。

  “就是你!吃饭象绣花!”秦南责怪着李婉:“不要你来,你偏要来!真不知道你来干什么!”秦南变成了老婆婆,不断的絮叨。

  李婉低着头,紧咬着嘴唇,大眼睛里已经盛满了泪水。她心里早已坚定了一个信念:心爱的男人,只要你能让我紧跟着你,任凭你责怪,任凭你折磨,也无怨无悔!想不到一贯任性骄傲的李婉,此时此刻,在秦南的面前却变成了一只温驯的小猫。

  午后的太阳象一团烈火,无情的蒸烤着大地,和大地上的一切生灵。秦南他们迅速的逃到了一片白杨林中,和那只大黄狗做了近邻。黄狗仍然在喘着粗气,它对新来的朋友只是看了一眼,懒得去摇一下尾巴。灼热的阳光透过白杨宽阔的叶片投射下来,在地面上留下一个个白色的圆点。偶尔有微风穿过树林,在裸露的皮肤上留下片刻的清凉。

  秦南和李婉并肩的坐在地上,秦南刻意的拉开了他们的距离。一路上秦南很少开口,他满脑子都是想着琪琪的事情,此刻他又闭上了眼睛。

  李婉不敢轻易的打扰他,秦南虽然没有对她说过,但她能猜测到事态的严重,而且她对自己的冒失多少也存在一些歉疚。一切都在默默中煎熬,时间在无声的流去。

  “秦南,你在想什么呢?”李婉终于打熬不住了。

  ‘t酷3匠M网H首:发

  “嗯。”

  “秦南,你还在烦我吗?”

  “嗯。”

  “秦南,你是我的大恩人,我无法报答你。”

  “什么?”秦南睁大了眼睛:“李婉,你说什么啊?”

  “上次如果没有你,我恐怕——”

  “不要再说那个了!”秦南又闭上了眼睛。

  “不!我要说,我就要说。”

  上次的事情确实无论对李婉还是对秦南都是终身难忘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