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南现在的心情糟透了!他的耳朵里还在不停的响着表舅焦急的声音,真不知琪琪现在的状况究竟怎样了?他似乎已经看到,可怜的表妹满头缠着绷带躺在床上,不停在**。她美丽的大眼睛中,流出的不仅是泪水,而是点点殷红的鲜血。秦南的一颗心随着列车的颠簸在剧烈的颤抖。现在身边又莫名其妙的多出了一个李婉,王卓临下车的转身的一瞥,也深深的刺伤了秦南的心。

  “晚上你要当心噢!”王卓这话虽然是对着李婉说的,但秦南知道,王卓分明就是在怀疑着自己,怀疑着他们三年来同学加兄弟的感情。唉,真不知道以后怎样去和他解释!

  秦南开始憎恨李婉,他离开座位坐到对面的椅子上,闭上了眼睛。李婉独自坐在原处,默默的流着眼泪。

  到了蚌埠后李婉跟在秦南的身后下了火车。

  “你还是回去吧,我去给你买张回程票。”

  “不!就不!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去!”

  “不行!绝对不行!你必须走!”

  “你就这么讨厌我?”李婉干脆坐在月台的水泥地上放声大哭,刚下车的旅客纷纷的围拢上来,有几个旅客还在怒视着秦南,握着拳,准备护花。

  秦南急得双脚乱跳,不知所措。

  “好!好!起来吧,你实在要去就随你!”

  李婉破涕为笑的站起身来,她款款的走到秦南的身边,抓住了他的一支胳膊。

  “不要动!”秦南奋力甩开李婉的手,显然他余怒未消。

  出了车站天已经大亮了,一轮火红的太阳漂浮在灿烂的朝霞上冉冉升起。秦南伸伸拳脚走进了站前广场的一家餐馆,李婉默默的跟在他后面。

  李婉的家庭十分富有。听王卓说,李婉家里不但办了工厂,还开了一家超市,厂和店分别由她的父母在管理。在学校里李婉一贯以大手大脚所著称,一身的名牌,把自己打扮得象一只花蝴蝶。可秦南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的儿子,他每次总是吃着食堂里最便宜的菜。在经济上,两人没有可比性。

  走进餐馆后,李婉抢上前一步跑到了吧台,她一会儿便张罗了一桌的点心。秦南坐在桌边还在呼呼的生着闷气。

  “早就饿了吧,快吃吧。”李婉低声下气的说。平时大小姐的作派的她,此时此刻都换成了奴婢的谦恭。

  “谁让你去买的?不吃!”

  李婉剥了一只鸡蛋递了过去:“别生气了,带我去吧,我会听话的。”

  秦南扑哧一笑:“你这个人啊,真是个烦人精!”

  “南,我不烦人的。”

  。_酷~匠}网$◇唯'F一正n版8,^j其、q他都√(是,盗版G

  “不许你用这种称呼!叫秦南!”秦南顿时又面若寒霜。

  “好,秦南,秦南,秦南——”李婉一下子涨红了脸,两片桃花变成了漫天的彩霞。

  “你既然一定要跟我去,那我们必须约法三章!”

  “好,只要你带我去,十章都依你。”

  “一,我是有事情去的,没时间陪你玩,你也不要缠住我。

  二,不许你和我谈个人感情方面的事情。

  三,你要和我的表妹一起住。你能不能做到?”

  “好,依你,依你,一切都依你!”

  按照表舅给出的路线,离开蚌埠火车站以后,秦南他们又登上了一辆开往名为“双涧集”的巴士。

  淮北的平原是如此的广阔,似乎一直连接着天的尽头,汽车沿着平直的柏油马路驰向无垠的苍茫。秦南闭上了眼睛,他的一颗心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孩提。

  “小南哥哥,来吃苹果。”刚满四周岁的秦南正在外婆家玩耍,从门外跑进了一个头上扎着蝴蝶结的小女孩,她把手中吃了一半的大苹果直接送到了秦南的嘴边。

  她是外婆邻家的女孩,叫小琪。由于秦南家和外婆家只隔一条小河,有了脚以后的秦南每天总要彼此往返好几次。小琪是他最好的玩伴,可谓真正意义上的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秦南总要带来和小琪分享;每次看到秦南,小琪总是兴高采烈,脚前脚后的喊“小南哥哥、小南哥哥。”

  秦南只比琪琪早生了两个月。

  秦南接过琪琪手中的苹果,苹果太大,秦南只咬了一口,苹果后就摔落到地上,咕噜噜一直滚到床底下。秦南用和苹果几乎同样的速度钻进了床底,他捡起苹果继续往嘴里送去。

  “小南哥哥不讲卫生。”琪琪伸出手指,羞着自己的脸庞:“我去洗洗。”小琪一把夺过苹果转身跑去。

  “不要啊!”秦南急得大叫,他怕苹果一去再不复返。但眨眼之间琪琪又来到了秦南的身边:“小南哥哥,给——”

  时间过去得太久了,可琪琪那天真纯洁的神情,好像还在眼面前。秦南的思绪沿着岁月的足迹继续向前去追寻。

  七周岁的那年,秦南和琪琪进了同一所小学,同一个班级,坐在同一张凳子上。从此,从上学到放学除了做作业和上厕所外他们的小手便很少分开。秦南比较聪明,琪琪的学习也因此走了许多的捷径,所以每到考试,两人的差距就变得越来越明显。九年的义务教育,把琪琪一直送到了初中,但这也是她最后的学历。

  初中毕业时,琪琪已经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她和秦南的手也早已分开,接下来分开的便是他们的身躯。秦南上了省重点高中,琪琪留在了家乡的土地上。但分不开的是他们的心,是他们对彼此的思念,心和思念都随着时间在成长,在思念中心在发出了阵阵的痛。

  每次放学回来(每月一次),秦南总是在第一时间来到外婆家,琪琪就住在外婆家的隔壁。当再次面对时,秦南和琪琪好像都无话可说,静静的坐在那里对视,让时间慢慢的流逝。

  “南南哥,学习还紧张吗?”琪琪看着自己的脚尖低低的问。

  “还好。”秦南也看着自己的脚尖。

  “读书吃力吗?考过试没有?”

  “还好。”秦南的脸上忽然出现了阳光:“我每次考试都是年级的第一名。”

  “我就知道南南哥聪明。”琪琪仍然看着自己的脚尖。

  接下来便又是长时间的沉默的等待。

  “南南哥,你在外面上学不要挂念家里,你要做个有出息的人。”

  琪琪把秦南送出家门,独自倚在门框上看着他伟岸的背影渐渐的被夜的黑吞没。。。。。

  “秦南,到站了。”李婉摇着秦南的肩膀,秦南睁开了眼睛只见车厢里只剩下他们最后两个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