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秦南在南京上大三。放暑假已经一星期了,秦南打好行装正准备买票回家,忽然接到了表舅打来的电话:“南南,放暑假你去一趟安徽好吗?你表妹在那里过得不好。”

  表舅是秦南舅舅家的邻居,秦南小时候随母亲到外婆家经常到他家里去玩。表舅家有一个比秦南小两个月的女儿琪琪。两年前刚满二十岁的琪琪在深圳打工时,和一个安徽的小伙搞上了对象,然后她就永远落在那块贫瘠的土地上。为了这事秦南还失落了好一阵子。

  电话中表舅的声音时断时续,好像十分焦急和忧伤。秦南的心在一阵阵的发紧:“琪琪她怎么了?”他拿话筒的手在不停的颤抖,恨不得要立即飞到她这个表妹的身边。

  “是谁打来的电话?”同宿舍的王卓探过头来。

  “是我表舅的电话,他要我到安徽去一趟。”

  “到那里去干什么?”王卓睁大了眼睛。

  “去看我的表妹。”

  “你这家伙,就是表妹多!”

  “去你的!”秦南一掌把他推了出去:“烦着呢!”

  “正好我今天也回去,还有李婉呢。”站在门口王卓回过头来做了一个鬼脸:“我们是同路,现在我就去买票,一起走!”

  “买一张到蚌埠的票!”秦南对着他的背影大喊,可王卓早已经跑得没影了。

  。。。。。。。。。。。。。

  暑假的夜晚晴朗而炎热,半夜十一点,秦南和王卓顺利的翻过了学校的大门。

  “来,李婉,把手递过来。”王卓对着艰难向上攀爬着的李婉说。

  “不用,我自己能爬。”

  李婉终于自己爬了上去,但她不敢爬下来,她坐在大门的顶上大声喊:“秦南,你快过来呀。”秦南苦笑着摇摇头走上前去。

  “就你这家伙有女人缘!”王卓在秦南的屁股上狠狠拧了一把,低声恶狠狠的说。

  王卓和李婉既是同学也是老乡,据说两家还离得不远,连读高中都是在同一所学校。在班上,王卓总是围在李婉的身边转,一口一个老乡喊得特别的亲热。可李婉对她似乎并没那个意思,就连对他说话都是在用惊叹号。为这事王卓不止一次的对秦南倒过苦水,这两个家伙是无话不谈的一对死党。正因为这种关系,秦南一直在躲避着李婉投射过来的火辣辣的目光。

  ‘最\新bd章l节上/酷匠GM网2

  。。。。。。。。。。。。。。

  深夜十二点秦南等三人登上了北去的列车,绿皮车厢里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

  “老乡,我们坐在这边。”王卓拉住了李婉的胳膊:“秦南你坐在那边。”他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我也坐在那边!”李婉挣脱了王卓的手,一屁股便坐了过来。王卓用手狠狠的抓着头皮,一脸的尴尬的笑容:“好,你们坐在一起,好好的亲热、亲热!”

  “李婉,你别听他胡说。”秦南向旁边挪了挪,对李婉说:“你别介意,他就是这种人,从来没有正经过。”

  列车开动后经过一小段时间的加速度,便进入了匀速运行。有节奏的颠簸和隆隆的声响很快便会把旅客带进梦乡。一会儿李婉便关闭了心灵的窗户,娇小的身躯渐渐的向秦南靠近。坐在对面的王卓拼命的朝秦南做着表情,致使秦南渐渐的移到了座位的顶端,但最终李婉还是靠在了他的肩头上。

  “天啊!”王卓痛苦得干脆也闭上了眼睛。

  “各位旅客,滁州车站到了,请准备好行李物品,准备下车!”车厢里广播传来了播音员软软的声音。

  王卓站起身来推了推貌似已经熟睡了的李婉:“李婉,到站了,准备下车!”

  “知道了,你下车吧,我到下一站。”李婉睁开了眼睛。

  “什么?你到下一站?”王卓惊讶得大声喊,他仿佛发现了外星人。

  “是的,我到下一站。”李婉其实根本没有睡:“我到我姐姐那里去!”

  “你的票不是到滁州?”票是王卓买的,他当然知道。

  王卓刚才闭着眼睛已经计划好了下一步:下车后,他牵着李婉的小手,顶着漫天的星星,在清凉的夜风轻轻的吹拂下,一步一步的把她送到了家。在门口,李婉回过身来,给他一个甜蜜的拥抱。再然后,李婉的玉手一挥说了声:“拜拜——明天见!”

  列车停稳下来,到站的旅客从王卓的身边一个个的走过,而王卓还呆呆的站在那里。

  “我到站后再补票。车要开了,你快下去呀!”

  王卓背起了挎包,一脸的失落朝车门走去。站在车门口他转过身来大声的说:“夜里你当心点噢。”说完便跨了下去。一边下车,一边还在嘀咕:“到姐姐家去?你哪有姐姐在那里?”

  秦南睁大眼睛,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李婉不是也在滁州下车的吗?怎么会又弄出来一个姐姐?他们俩到底在演什么双簧?

  看着王卓离去的背影,秦南一头的雾水。李婉则象一只迷路的羊羔,低着头默默的坐在秦南的身边。

  不一会耳边又传来播音员嗲嗲的声音。

  “你到了,还不下车?”秦南对身边的李婉说。

  “我不下车。”长长的睫毛掩住了她大大的眼睛,李婉低声的说。

  “你还不下车?”这回又轮到秦南遇见了外星人:“你不到你姐姐家去了吗?”

  “我姐姐不住在这里。”李婉低着头捏着衣角轻轻的说。

  “那你到哪里?”

  “我要跟你一起去。”李婉的声音更低了。

  “天哪!”这回该轮到秦南叫天了:“你跟我到哪里去?”

  “去看你的表妹。”

  秦南站起身来开始跺脚:“不行!这怎么可以呢?”

  “这深更夜晚,你叫我到哪里去?”李婉哭了出来秦南一屁股又坐了回来,他很沮丧。

  “你别生气,我会听话的。”

  “听话?这是哪里和哪里啊?到了蚌埠后,等天一亮我就送你回家!”

  “不!就不!打死我都不!”这只羊羔突然坚强起来,睁大眼睛挑战着秦南怒视的目光:“你就是不到安徽,暑假我也要跟你去你的家乡!”

  “昏了!昏了!”这回秦南真的昏透了。

  说实话,眼前的这位女同学还真的长得很漂亮,她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粉嫩的脸蛋,吹弹欲破;小巧而玲珑的身段,凹凸有致。作为同班同学,秦南知道,这李婉还不止漂亮,人更聪明。她不但学习优秀,而且善歌善舞,在每次年级或学校举办的文娱活动中,她都是班级绝对的主力。凭着这些优点,李婉成了班上包括王卓在内的,许多男同学的追逐的对象。当然秦南要除外,因为王卓是秦南最好的朋友。

  “怎么样啊?”李婉又恢复了小鸟依人的模样,她不停的摇动着秦南的胳膊。

  “还能怎么样?”

  “你真好。”

  “好,好什么!”

  李婉冲着秦南伸了伸舌头:“是,你不好,你真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