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给老子滚出来!”萨坦怒吼道,他的皮肤已经开始渐渐变成赤红色,金色的眼睛也被火焰似得血红灌溉,浑身有一点儿准备冒烟的趋势(参考魔兽争霸•混沌兽人)。

  “嘿,我这还没跟他算账就找上门来了!”林雨表情复杂,不知是怒还是笑。他拔出了背后的破山刀,他引动了体内熔岩药剂(以后简称为熔岩)的力量,一拳轰击到冰墙上,冰墙融化出了一个洞口,然后……林雨就捂着拳头在那儿像活猴子一样活蹦乱跳……众人都觉得有这么一个队长感觉极其丢人……

  “林雨,准备去死吧!”萨坦血红了眼,跳下了马,也是一拳,骑士枪左手背负,通道很快就变得宽敞了,但里面的武器什么的都已经全部被收起来了,只有一些林雨他们已经用报废的枪支扔在这里,其余一个不剩!萨坦看到这一切更加愤恨,骑士枪横扫,林雨起刀格挡,但由于慢了一步,却还是被他划破了腹部的一处皮肤,幸好因为破后而立,手术时的伤口早已愈合,不然这轻轻的一下就足以要他的命!

  萨坦背后,十几只感染者从破口里跑了出来,刺刀一人顶上,依旧用他的那把铁竹枪,锋利的枪头依旧神勇,所到之处无一幸免,全部回归黄土。

  林雨与萨坦还在僵持着,但谁也没有上去插手,因为不管插手哪一方哪一方都有可能会留下永久的心魔,影响未来的道路!

  “用炸药炸出一条通往山外的路,尽快!”利威尔在斯温的耳边低语,而他自己也拿出了一把刚才找到的冷兵器库里的两把武士刀,一手一把得冲到了感染者群里,展开屠杀。

  萨坦已经渐渐失控,而林雨也叫苦不迭,他现在才知到刚才在外面萨坦是为了测试他的实力故意让他得手,而且就在刚刚还喝下了一瓶自残药剂,原本只有在爆发熔岩药剂的效力时才能跟他抗衡,现在萨坦又喝下了自残药剂,这就更不是对手了,现在是只有招架之力,而没有反杀之勇。

  萨坦高高跳起,手中的骑士枪狠狠得对着林雨落下,林雨双手一震,一瞬间,酸麻的感觉就传遍了双手,骑士枪的重量再加上萨坦改造人的力量把林雨的脚都打得陷到了地里!

  林雨抓住了这个空档,双脚狠狠地用力跳起当空一脚直朝萨坦的面门踢去,萨坦防备不及,被林雨一脚踢到了地上,林雨在这个时候,不知道怎么了,手开始发了抖,瞳孔开始变得黑如深渊!身上的肌肉开始壮大,思想又开始不受控制了。萨坦即使已经被踢到了地里,但林雨却丝毫没有放过萨坦的意思,落地后一脚把萨坦的头踩到了地里,地面开始开裂,萨坦挣扎着,可林雨却一脚一脚往他的头上狠狠的踩下去,每踩一脚,惨叫声就更惨一分,林雨的头突然被一个冲上来的真诚骑士用枪托狠狠砸了一下,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林雨回头怒目而视,那个真诚骑士看到林雨如深渊般黑色的瞳孔后直接瘫倒在了地上,林雨一脚踢出,将这名真诚骑士踢到了墙上,墙体被砸出了一个大洞,萨坦又爬起来了,他的双手撑起了身躯,林雨一脚狠狠落下,萨坦刚离地的脸就又被踩到了地上,血溅了出来,洒满了林雨的脚,萨坦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抓住林雨的脚,林雨防备不及,果断后跳,萨坦站了起来,用他最嘹亮的声音在这个洞穴里吼道:“林雨,虽然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承认你比我强,但你不要得意,吾父、吾兄随时会来为我报仇的!哇嘎嘎嘎嘎嘎!”旋即,在林雨的面前变成了一团湮粉,飘散在这片天地之间……身上的盔甲徐徐掉落,正好落在了刚才被林雨踩出血的坑里,林雨上前一步,一脚将萨坦遗留下来的钢盔踩成一堆废铁:“失败的人,不用那么多废话!”

  他的声音比起以前来是那么冰冷,不带一丝人情味!林雨一下一下得践踏着那副盔甲,仿佛脚下就是那个刚刚死在他手下的萨坦。

  “主人!”几名萨坦的亲卫看到了这一幕,奋不顾死的冲了上来,林雨淡漠的看着他们,就像一名站在巅峰的至强暴君俯视着脚下正在靠近他的小卒,林雨把破山刀插到了背后,捡起了脚边的一箱刀剑,他抚摸着,像是抚摸着自己的爱人,他打开了箱子,在斯温这个专家手里怎么也难以打开的箱子就被他这么轻易的打开了:“我的好朋友,这么多年尘封在这,你也是时候该见见血了!”林雨拔出了其中的双手剑(造型参考霜之哀伤,包括名字也定为霜之哀伤),单手横向挥舞,四名冲上来的萨坦亲卫全部被拦腰斩断,但却没有血流出来,尸体也在迅速干枯着。

  青烟发现了林雨的异样,急速冲了过来,在林雨反应过来前把一包催眠粉洒在了他的脸上,林雨这才消停了。

  在场除了贝恩以外都在战斗,斯温在炸隧道,其余人都在战斗中,而贝恩则在斯温的身旁保证斯温的安全,在刺刀等人的努力下,感染者大军已经全部再次被赶到了密室外,而斯温哪里也传来了喜讯,地道已经炸出来了!

  刺刀等人赶紧用东西把洞口堵住,而后把林雨架到了洞里,刺刀背起林雨,走在最中央,周围人在警戒,斯温,带领众人走着,在拐了好几个弯后才到达出口。

  漆黑的夜空与明亮的皓月说明了现在的时间点……

  星夜兼程,刺刀他们终于回到了联军基地,但他们在基地外抢到了四辆正准备走私出去的布加迪威航,将走私贩一一干掉后就向联军基地里狂奔,他们并没有在第一条防线停留太久,检查过关后就直接飙到了第二条防线,在哪里,有一处“暗手”的私有领地……

  翌日清晨,刺刀等一伙人终于到达了那处暗手的私有领地,而他们却不知道,这片领地内,正有一位大人物坐镇在主宅内。

  “管家!管家!”利威尔沉着脸在庄园内大喊着,可是就是没有一个人出来,利威尔也不顾忌什么了,一脚踹开了装饰昂贵而又华丽的大门,吩咐着众人把林雨抬进去,大厅十分宽敞,欧式巴洛特风格展现的淋漓尽致,壁灯散发着微亮的光芒,中央吊顶发出的耀人光线令人难以直视,一切尽显奢华。

  林雨被横放在茶几上,茶几上垫上了一件厚实的风衣,令它不至于这么硌人,独孤青烟检查着林雨的身体,不管怎么审查却就是怎么也查不到原因,独孤青烟也怀疑过那把剑,但他也拿起来试过,并没有什么异样,“现在只能等林雨自己醒过来了。”这是青烟与艾梅给出的一致答复,众人也没话说,只好干等着。

  正午,太阳正热着,大伙也开始饿了,刺刀首先提出去厨房做点食物吃,说实话,大伙听到了刺刀的话都忍不住流了流口水,他们已经快三天没好好吃饭了啊!而刺刀的手艺在众人里也只有林雨和利威尔能够勉强比拟,更加诱惑了大伙的心和胃。

  “呵呵,你们还真是不客气啊。”一阵轻笑从楼上传了下来,而后,一个穿着长袍,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就出现在了楼梯口“各位好,我是暗手的四当家,林鸦!”

  众人听到此话立即开始警备起来,他们,包括刺刀(与众人相识最晚)都知道暗手里的争权夺利有多么严重!

  “别那么有敌意嘛。”林鸦笑了笑,他右手抵了抵眼镜,似是很温柔的一笑,却被众人冷眼相对。

  “四……四叔……”一个声音传来,众人向声源望去,林雨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干涩的嘴里吐出了下一句话,这句话,却是呛到了所有人“四叔,你特么知道劳资出事你还这么悠闲,劳资特么差点失控,你说你,我两天前就派人给你报信了你这么近居然还没到,哪怕是就来你一个人也好啊!”

  “你特么出来组个战队就有本事了是吧!”林鸦大骂道,可他却不敢干什么“玛德,等劳资抓到了你的把柄以后看劳资怎么整死你!”

  “你来呀?看你抓不抓得到!”林雨翻着白眼吐着舌,大声喊道“劳资要不是血统问题早就是家主了!”

  “你要是家主我第一个反对!”林鸦毫不畏惧,一句话直接抛回去,众人看着这场口水战,终于决定派一个人出来制止……

  独孤青烟被其余六人直接六脚合力踹了出来,连反应都没有反应就趴到了林鸦的面前,而且他还说了一句很欠的话:“嗨,今天……天气不错……”一边说还一边吹口哨,然后,被林鸦就这么踩在地上,林鸦甚至没有用力,但独孤青烟却还是怎么用力都站不起来,众人却没一个出来劝的……青烟就这么被踩在了地上,他也似是认命,干脆两只手撑起下巴就这么听着他们的对话。

  “林雨,你要是再这么拼命下去谁也救不了!你身上有多少内忧外疾我当不知道吗?要是早知道你已经用过一次药剂我肯定会赶过去的!”林鸦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高人模样,郑重其事地对林雨说道“你也知道,你母亲是十大审判者之一,她的血脉传承到你这一辈只会更强!你没发现你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喝下熔岩药剂为什么不死吗?还不是因为这血脉?你知道你为什么一触碰到那箱刀剑就会失去控制,失去理智吗?那把剑是同为审判者的希特勒的一部分魂之载托,而你又有审判者血脉,不让你以为你有资格拔出那一箱“七宗罪”吗……“林鸦不断拿着话语噎着林雨,林雨闭上了嘴,他被顶的无话可说,林鸦依旧说着,毫不给林雨面子:“你父亲跟我说过,如果你三十岁之前还找不到你的母亲……那你就有可能会死!而且会连什么也留不下!”

  听到最后一句除林雨外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毕竟这么多年的朋友了,现在还是生与死系一起的兄弟、战友,林雨的安危他们肯定会时刻关心。

  “三十岁,那不是只剩6年了?”斯温突然来了一句?众人顿时看向他,是啊!林雨今年正好24岁啊!

  8*看正版'y章pk节z上*酷p匠网g*

  “那林雨的母亲现在在哪呢?”艾梅问道,她的语言里已经有了急切,实际上,她一直把林雨当做弟弟,而林雨也从来都是把她当成姐姐。

  “大嫂在生下林雨后就不知所踪,要是如果大嫂还在的话……现在局面也不至于那么……被动。”林鸦似是有什么不想说的,每一句话都要顿一会。

  “现在是什么局面?”林雨岔开话题,切入到了另一个也引起了众人好奇心的的话题“二叔难不成又开始乱搞了?”“那倒没有,林亚还在深思涯上悔过,暂时还没能出来,但你三叔林衙却又不知到哪去了。”林鸦无奈道“斯特鲁已经有些蠢蠢欲动,他私下的力量已经开始集结,近期可能就会有大动作。”

  斯特鲁是暗手里的一名高级干部,有勇有谋,极难对付,原是老五爷的养子,但后来传出老五爷是被林亚毒成现在这个瘫子的消息后便集合自己的部队准备找林亚要一个说法,但他对老五爷、暗手的忠诚是毋庸置疑的。

  “看好二叔,别让任何人和他接近,还有……”林雨吩咐道“伙食、下人什么的安排好一点的,二叔现在还只是有嫌疑。”林雨其实是怎么也不想相信老五爷是被林亚毒瘫的,在他的印象里,林亚一直都是那个永远都带着玩世不恭笑容的没胡子大叔,小时候林亚对林雨、老五爷有多好众人可是都看在眼里的,如果他毒害老五爷是为了家主之位,那他为什么不朝更容易下手的林雨动手呢?可惜证据确凿,无可抵赖……

  林鸦什么也没说,只是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了,他在心里对这位二哥也是有很多好感与记忆的,可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再有好感,再有能力又有什么用呢?

  “那箱刀剑我还是留着吧,等什么时候再细细研究一下。”林雨指了指旁边的那箱“七宗罪”,说道“希特勒的武器可不能被组织里的那群人给玷污了。”

  “林雨,只剩六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林鸦也不再说废话了,一抖袖子就往大门口走去“记住,整个家族里,没有谁,比我们更亲!”然后直升机降落在了大门口的大院平台上,林雨看着林鸦踏上飞机的背影,深鞠一躬,以表明意。在林雨看不见的方向,林鸦欣慰一笑,不明何意。

  “呵呵,六年?”林雨看了看自己已经握紧了的拳头自嘲道“六年期至又怎样,苟且活下又怎样,她当初就这么抛下我走了还想我去腆着脸把她找回来,不可能!”

  他身后的众人一一苦笑,林雨的性格就是这样,很直,虽然对朋友很好,但是,对那些深深伤害过他、背弃过他的人却是永远的阴脸!

  “听天由命。”总队员心里都回荡着这一句话,六年,在这个几千万平方公里的星球上寻找一个占地不过几平米的人类是有多么困难无人得知……

  “六年,是继续走下去,还是止步于此,听天由命!”刺刀心中道,他对听天由命这四个字感触尤深,未婚妻背叛、亲人全部化为黄土,还甚至差点死于蛇腹,每一次他都以听天由命来安慰自己,因此,他的感触才能说是最深、最彻!

  “你们……”林雨开口道“老子在这边站了这么久你们就是没想到我还是重伤的人吧?”众人这才发现林雨已经变得摇摇欲坠了,贝恩一个箭步跨到了林雨的身边扶住他,林雨打了一个响指,周围的阴影处便窜出了二十余名穿着英式服务生衣服的仆役,而宅邸各处还有不下于两百人正在干自己应该干的事,但是无一例外,全是三十岁以下的中国人(有男有女),不要看他们一个个身形瘦弱,他们每一个都是暗手私军里万中无一的好手,虽然只是保镖,但战力可与S级佣兵相媲美,他们配备了中国王牌部队“雷神”的统一标配,雷神•95式、雷神•沙漠之鹰、雷神战术手斧,但武器一般都是存放在宅邸的各个角落,战斗时统一带上。暗手里有一个高级干部说过:若是没有超重型的武器,这个宅邸可以在一万人的感染者军队攻击下残存一个月!

  “少主。”这些仆役齐声喊道,秩序井然,有理有序,连刺刀这个在部队里严肃成什么样的也不禁暗暗赞叹“少主,四当家吩咐过了,晚餐按照顶级的标准来配备,‘上官’医生马上就到!”一名身材修长,面目清秀的女官走了上来,向林雨汇报到。

  “晚餐记住……”林雨再次强调“别TMD用小盘子小碗装,统一换大碗大盘,朕不要高雅,朕要吃饱!”林雨最恨的就是厨师为了什么高雅然后用一丁点大的盘子装吃的,没次吃完后都要再出去补一餐。

  “岭儿谨听皇上吩咐。”女官微微一笑便下去开始吩咐,林雨邪笑着“终于回家了!”众人大骂道:“死性不改。”

  “晚饭后,众人回到了安排在同一层的客房里睡觉,可他们都没有想到,一睡,就是2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