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萨坦的抉择

  自林雨“变身”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这三个小时里无人进攻,也无人出战,双方都对林雨的状况十分在意,萨坦在意的是林雨的死活,林雨如果死了,他就可以一举攻入无人可挡,若林雨不死,他就只能卷铺盖走人,而刺刀他们也是在意林雨的死活,但这其中没有一点儿利益存在,有的,只是战友间的羁绊与牵挂(尽管这个剧情很老套,但我还是很想写,因为这能够真正体现出他们的友谊,也能体现出作者本人的内心,相信每一个写道),一间干净的房间里,艾梅与独孤青烟主刀,利威尔楚瑶打下手,而其他人就只能在屋外干等,他们四个就提着枪站到了二楼的窗台上,拿着林雨给的H78I2就这么站着,对方来的几次攻击全都照单吃下,贝恩、斯温和安迪烙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以往平时的嬉皮笑脸,取而代之的是令人发寒的阴冷。原本被萨坦算计了就很丢人了,现在还在人家眼皮底下让一具“尸体”跑了,还多亏安迪烙机智,把那个3S级的护卫扔到了环城河里,不然他们早就被萨坦的感染者大军给淹没了!

  利威尔在进入病房前交代过,就算死,也不能放一个感染者进来!并尽快向联军求援。斯温从空间包里拿出了一箱箱的零件,拿出来后又开始了组装,十分钟后,斯温的手上就多出了一件喷火器(参考逆战塔防•喷火枪),他在停战的间隙把这件喷火器安装在了正门门壁上,正门厚达4米(围墙仅两米厚),一个喷火器才一米多一点,足够在两边一边两个分别装上。

  另一边,林雨的手术室……

  “没办法,弹头已经帮他全部取出来了,现在只能看他自己了。”青烟如此道,他看了看林雨背后胸前缠满了绷带的身躯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别人就算是全盛状态下都没把握能挺过去,更何况他现在这浑身是伤的状态?在他们走后,楚瑶悄悄把一个精装的小礼盒放在了林雨的胸膛上,低声泣道:“林雨哥,这是音音姐给你的礼物,她说了,原本在你走的时候就想给你,却还是没有鼓足勇气……”她擦了擦眼泪,走出了房间,利威尔、青烟和艾梅全去支援斯温他们了,留下楚瑶照看林雨。

  此时的林雨嘴里不断念着什么,似乎他想到了什么……

  “音音,长大了我们就结婚好吗?”男孩在树下对着面前的女孩问道,女孩害羞得低下了头,嘴里支支吾吾,男孩接着说道:“我长大后一定娶你!”第二天,同一棵大树下,同一个男孩,四周望去,却没有女孩的踪影,男孩手里拿着自己编的花环与戒指跑到了女孩的家门口,却听见了女孩在里面泣声,男孩不顾一切得把门踹开,发现女孩的父亲正在打骂着女孩,女孩蜷缩在角落,在她父亲的手掌与皮带下强忍着不让泪水掉下来。

  “放开她!”男孩不顾一切得冲了上去,女孩的父亲被男孩推得倒在了地上,女孩的父亲十分生气,举起手中的酒瓶又要去打女孩,女孩吓得抱住了头,下一秒,玻璃的破碎声响起,女孩的父亲醒了,女孩也醒了,男孩的头被砸了一个口子出来,血不停地往外流着流,“我会保护你的!”男孩微笑着说道,下一刻他就倒在了地上。砰!一声巨大的破门声响起,三名身材精干的男人冲了进来“少爷!”他们如此喊道,男孩却没有办法回话,其中一个男人把男孩背了起来,送到了最近的卫生室。女孩偷偷跟了过去,女孩趴在窗台上,看着病床上用身躯守护自己的男孩,眼睛酸酸的,男孩也醒了,他看着窗台上的女孩,对着她把手上紧紧握着的戒指松开了,摊开在了女孩的面前,不断开合着嘴巴,却不能发出声音:“你愿意嫁给我吗?”女孩捂着嘴巴,泪水不争气得流了出来,同样不说话,只是开合着嘴巴:“我愿意!”男孩在病床上笑了,林雨在病床上也笑了,笑得那么甜,那时,男孩十三女孩十二…………

  酷匠T-网:P正9\版W首$.发o*

  突然,林雨脑海里的景象变了,变成了一片山坡……

  男孩长大了,变得英挺了,女孩也长大了,但那份美丽依旧,还增添了一分成熟。

  “音音,还记得那时吗?”男孩躺在山坡上,嘴上叼着一个狗尾巴草,眺望着山下的小镇“那时的天空,也是这么蓝,那时的山也是这么美,那时我们许下约定的树……”男孩看了看身后的大树“也是这么绿……”女孩微笑着,却还是站着,长裙被风吹得在脚边抖擞,乌黑的长发随风飘动,女孩一只手把落下的鬓发顺回耳后,另一只手微撑在身旁的树上,男孩看得呆了,脸不由自主得红了,女孩没发觉到男孩的异样,依旧看着下方与山上格格不入的喧闹小镇回忆着往事。“音音,我喜欢你。”男孩站了起来,鼓足勇气对女孩说道:“我要向你求婚!”说着,拿出了一个自己编的树叶戒指,女孩扑哧一声笑了,“你求婚就这么草率啊?”男孩摸了摸头,道:“钻戒暂时资金不够,只能先用这个了。”女孩扑入了男孩的怀里,嘴上虽然抱怨着,但女孩的心里却十分想对男孩说:“只要是你给的,我都要!”男孩的心里也有话:“等到时候,给你一个大号的!”那时,男孩十九女孩十八。

  林雨躺在病床上,又一次笑了起来,但他的眼睛却还是没有睁开。

  他脑海里的画面又变了,现在变成了一片火海,男孩拿着破山刀在感染者群杀出了一条血路,男孩血红着眼,把一块块还燃烧着火焰的木板、石块搬开,手上、身上不知道有多少口子,但男孩始终没有停下手中的活,他一个个房屋废墟翻了过去,终于在一个墙角发现了女孩,女孩抽泣着靠在墙角,她的身上有不少的口子还在流着血,想必是刚刚从废墟里爬出来,女孩看见男孩时,似乎忘记了身上的伤痛,一下子就扑到了男孩的身上,,男孩紧紧抱着女孩,任由她的眼泪打湿自己的胸膛,,男孩用公主抱的姿势把女孩抱了起来,立马跳上了墙后面的摩托车(没锁?),发动机一起便急速出发,路上,无数的感染着挡路,男孩此时异常愤怒,几乎到了暴走的边缘,油门一踩便撞了过去。女孩靠在男孩的背上,心跳越来越微弱,身体也越加冰冷,终于,医院到了,男孩踹开了医院的推拉门,把女孩直接抱到了病房,并亲自包扎,所幸,女孩生命无大碍,只是失血过多,男孩对医生说,“我和她一样的血型,抽我的!”医生也不犹豫,准备好后便开始了手术……男孩被推出了手术室,可他的目光却一直看着女孩的病房,脸上也是微笑,那时男孩二十一女孩二十……

  回忆结束了,林雨缓缓睁开了眼睛,明亮的灯光闪得他又再一次把眼睛闭上了,林雨用手背遮住眼睛,一颗颗红色的眼泪从他的眼睛里掉了下来,很快,他止住了眼泪,他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上,楚瑶的头探了进来,看见林雨醒了后就又把头缩了回去。

  “丫头,进来吧。”林雨轻笑,楚瑶呲着牙笑着走了进来,“看来还是提到音音姐有用”林雨弹了弹她的额头:“你音音姐现在怎么样了?”楚瑶目光闪烁:“挺……挺好的。”“是吗?”林雨如此精明怎会发现不了?林雨也不问了,该说的时候她自然会说的……

  “走吧。”林雨的声音打破了沉默“去阳台。”楚瑶把一件及膝风衣劈到了林雨的身上,然后扶着他一路颠颇地走到了阳台,林雨倚靠在后面的墙上,看着前面还在激战的兄弟们不由得笑了起来:“兄弟姐妹们,刚才是他耍我们,现在该到我们耍他了!”众兄弟姐妹们回头看了看林雨,林雨脸上那个阳光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在他们的背后会有一些冷汗冒出来,正扛着林雨的楚瑶被林雨身上阴冷的感觉给弄得浑身发抖,犹如走入了南极一般……

  “你们先打着,我下去布置。”林雨微笑道,然后就扶着墙根走到了一楼,良久,没有动静。

  “好了,你们下来吧。”林雨在下面喊道“快点!”

  众人往楼下奔去,看着有四把机枪正架在枪架上对着大门口,林雨说道:“有绳子吗?给我四根,50cm左右的,贝恩把身上的风衣撕了四条下来递给林雨,林雨接过后,就把绳子一根根绑到了枪的扳机上,然后就开始了开火,3名打头阵的真诚骑士被正中,后退时斯温还对他们开了一炮,顿时倒飞了出去,撞倒了一片冲上来的感染者,林雨跑到后面拿出了四个披着军衣的石像,”走,往后面走,那个藏武器的仓库好像有一条地道可以通往外面。“林雨带着人往地道里面冲,而萨坦则在外面大发雷霆,他带来的五千精兵已经死了快两千了,科摩多叫他带五千精兵来只是想叫他来向联军示威的,然后顺便打打秋风。如果被科摩多知道他带将近五千人来却被8个人干掉近两千人绝对会活剥了他!

  “艹,早知道多带一点远程武器了!“萨坦正在为自己没带远程武器而懊悔。他以为很快就能攻下来的就基本没带枪支弹药,结果却被打成这样……

  地道里,地道一直往下,环着走了三圈后就到了一处大门前,一个电梯大门直直的耸立在大门的正左方,林雨压下气愤,对着安迪洛:“你应该知道的吧!”语气已经有些喷火了,安迪洛不紧不慢:“我刚才也是没发现,不匡你们一下我心里不平衡。”“你丫不知道我是伤员啊!我刚从手术病床上跳下来就要走这么多路,你是在玩我吗…………”林雨的唾沫星子沾满了安迪洛的脸,安迪洛尤感荣幸,走到了大门前面用力一推,大门便开始徐徐打开,伴随着嘎吱嘎吱的声音,大门内部的一切就都暴露出来了,又是一条路通往下方……林雨又昏着头走到了下一层……这回总没路了吧!林雨在心里呐喊,总算,老天应了他的话。

  大门还是由安迪洛打开,安迪洛推开了大门,里面有一点儿空,武器并不多、质量也不好,但有一个暗室,可暗室门却打不开,安迪洛十分用力的在推,可就是和前面的大门不一样,怎么也无法前推进一分,利威尔缓缓踏出一步,深吸了一口气,拉动了门前的门把手,门咔哒咔哒得被拉开了,在所有人鄙夷的目光里,安迪洛走到了队伍的最尾巴。

  暗室很大,约莫6、700平方米,但却有一点儿高,门是在暗室的高的最中间,总共高12米,门就在离地4米左右的地方,而从门口看向整个暗室,无数的武器整齐排放整齐,20个空间包被挂在了墙上最醒目的位置,而下方就是各种经典中、重型步战武器:艾特林•Q7型转轮式重机枪、斯特林•LA99手持榴炮、阿塞林•AH突击型双持机枪、美利尔•N7G69手持微型导弹、科威特•CV82双持散弹、斯莫克•破岩CN重型狙击枪……无数的世界名枪啊!这还是不算一些其他的武器装备的,88折叠翼式飞行器、S7(等级)瞄准器、S7枪支稳定器、S8防弹衣、S8降温器、防弹头盔…………等等一系列的武器装备,应有尽有无所不有!

  “娘啊!”所有人心里都是这个声音,哪怕是林雨上次打劫的武器库也没有这么大的规模!,上次只是十多箱,这次是整700平方米的密室啊!,在确定吧暗室门锁死以后他们就扑到了这堆“武器山”上,每个人都在挑选着最适合自己的武器,上次林雨给的已经可以换了,别看他们8V5000那么轻松,林雨可是快肉痛死了,这一战足足打掉了他原本二分之一的武器藏量!如果不是这种不要命的打发他们怎么可能会赢?有句老话说得好:战场,就是打钱、打装备的!在佣兵的战场上尤其是!所有用过的枪支全部过热报废。

  “这里有一个匣子,可是打不开。”楚瑶喊道,她抱着一个铁匣子跑了过来,林雨拿起了那个铁匣子看了看,是可以打开的,但是没有锁孔,也没有机关,再怎么用力也打不开,“斯温,过来。”斯温应声过来,看了看林雨手里的匣子,又看了看林雨的眼神,颇感兴趣的接过了林雨手中的匣子跑到一旁去研究,这时,刺刀跑了过来:“林雨,这里总共有3000余支不同种类的枪,其余冷武器、装备皆不算在内,冷武器60把,还有两套用盒子装着,但是打不开,装备总共32套,发现一门小型重炮车,而弹药无法统计,空间包里有两个全部都装满了子弹,还有一个装满了榴弹、微型导弹和手雷炸弹。”“把那两个武器箱丢给斯温,其余全部收起来!”林雨果断道“楼上的机枪估计已经被破坏了,先把门堵死!”正说着,门口传来了脚步声和马蹄声“快!”林雨大喊道,斯温反应最快,驱动飞行器飞起,对着大门外开了一炮,炸响声响起,斯温用的是刚才找到的燃烧弹,这一弹发出去,可谓是惊天动地啊!火光烧起,整个洞口就这么空烧了起来,原本就有些缺氧的洞口现在氧气变得更加稀少,无数的感染者被烧死,或者因为缺氧而晕厥,由于太挤,昏厥的感染者大部分都被烧死了,可尽管如此,还是由于空间不够,损失的还是只有一点,对对方产生的影响聊胜于无。

  “快把门关上!这门是S级钢造的,把门栓栓上就谁也进不来!”楚瑶发现了一点什么就立马脱口而出,贝恩立马付诸实现,飞奔到大门处,他握着门把手,用力的拉拔着却怎么也拉不回来,刺刀也冲了上来,他手里有一个类似于手榴弹的物体,刺刀对准感染者里用力一掷,在那个“手榴弹”落地的那一秒,时间仿佛冻结了,“手榴弹”在那一瞬间将整个洞口给死死的冰封住!

  “这是冰封弹,跟燃烧弹差不多的原理,不过冰封弹却可以用来挡路,而瞬间产生的超低温也可以用来杀敌。”博学的独孤青烟道,艾梅一脸幽怨的看着青烟,她也知道,本来是想说的,结果却被独孤青烟抢走了话头。

  “这玩意还蛮好用。”刺刀回首邪笑“我就喜欢这种损人的东西!”

  冰墙外,萨坦骑在骷髅战马上焦急得想着对策。

  “艹,又被阴了!”萨坦怒吼道,他现在实在火大,这不只是被敌人阴了,还是被敌人用自己的武器阴了,是在太丢人了!“给我敲出一条路出来!”萨坦下令道,他知道,凭这些感染者和真诚骑士是敲不出路的,但他就是不甘心啊!近在眼前的敌人就只能这样放他们跑了!

  “到了这个地步了,我还怎么回去交代?”萨坦仰着头,有一份认命,也有一份不甘在他的眼睛里,他自从懂事以后就受到万番指导,在成年以后更是将自己改造成如同不死之身一般的改造人,在一场场战无不胜的战役里奠定了自己在科莫多五个儿子里排行第四的位置,即使这个位置并不如何得高,但却是至少有了一分争夺未来家产的希望!而现在这个希望,却是彻底被那个现在与他仅一墙之隔的“流云战队”给彻底击垮了,哪怕就是刚才林雨一招就把他打倒在地上(他是为了测试林雨的实力)他也没有这么颓废过,他用手在盔甲内摸了摸,最终从内甲里摸出了一试管的白色药剂。这是和林雨手里那瓶完全不一样的药剂,林雨那瓶是可以发掘自身潜力并赋予自身一项指定的能力,而萨坦手上这瓶则是一种类似于自残的药剂,通过某种药剂引燃血液,在短时间内提高自身实力,但时效一过就会陷入虚弱状态,虚弱过后,可能死亡,也可能变成一个废人!而且仅能使用一次。(参考lol蛮族之王大招后的状态)

  萨坦犹豫了一下,目光闪烁得看着这瓶药剂,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抬头一饮,喝了下去。

  萨坦感觉到了身体里充满了力量!他骑在战马上,面目通红,大吼道:“林雨!受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