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时后,理查的宅邸外,众人已经完成了布置……

  “利威尔,随时架好枪,一看见那个SSS级的护卫或者理查就开枪!”林雨说道,他的耳朵里有一个类似于蓝牙耳机的玩意,那就是现在的传呼机(交流),战队处在战队成功成立后会统一发放(一万世界币一颗),每个战队的频道都不一样,就算是塔萨族想破译都有点困难。

  “明白。”利威尔低声道,而后便点起了一根‘美猴王’叼在嘴上,白色的烟雾在嘴里转了一圈后又飘了出来,而出来的时候却又变成了绿色,这团绿色的烟雾飘到了利威尔头上的枯木,这根枯木顷刻间就掉在了利威尔头顶不足五厘米处,架在了两棵树的枝条岔口,断口处正是刚才烟雾飘过的地方,还有着漆黑的毒素残留,枯木带下来的枯叶正好覆盖住了利威尔完整的身躯。这也算是利威尔的一项特技,他把硫酸碳(为情节设定)含在嘴里,硫酸碳遇到烟草燃烧后的烟雾就会和烟雾混合在一起产生一种对人体无害但对树木和钢铁有巨大腐蚀性的干性气体物质,常被华夏军队(华夏特有,管制军需物资)用于破坏敌人的武器设施。

  “已隐蔽完毕。”利威尔把硫酸碳吐到了一个小袋子里,然后就开始抽起了烟,他选的这个地方十分隐蔽,基本没人发现得了。理查的宅邸很大,却是在一个呈碗状(宅邸正门口通道是一处开阔的地方)的山体里,利威尔就在差不多碗沿的位置,整个山上就只有理查的庄园和通向外面的通道不是森林,其他地方就全部是葱葱郁郁的林地。

  而另一边斯温和贝恩就在通往理查庄园的那条路埋伏着……

  “站稳点!”斯温看着站在他对面树上摇摇欲坠的贝恩忍不住道,贝恩也很无奈,树干就那么大点地方,还没得扶,站都站不稳。“等会车一到,我引爆地里的炸弹,你再一番扫射,最后我起飞轰炸,肯定能弄死他!”斯温低声说着,贝恩看了看表“也差不多快到了。”

  “嗡!”一阵摩托车声响起,斯温低吼道“开始!”,斯温摁下了按钮,刹那间,摩托经过的地方炸起一片尘土与石块,贝恩拿起轻机枪NAP2000就往下扫,斯温开启飞行器,对准下方全力轰炸,可等到尘土散开时,却只发现了可怜的摩托车的残骸。“艹,给他涮了!”斯温怒吼,贝恩看着斯温脚下不知什么时候多出的一丛绿叶,举起枪就是一通扫射,斯温急忙再次开启飞行器,起飞,然后就往下发射导弹。”MD(形象啊!),差点给阴了!“斯温彻吼,他原本脚下的树叶已经散开,几滴鲜血滴落在叶子上,可还是没有人”跑真快!“贝恩吐了一口唾沫。

  艾梅这边,同样也遇到了问题,她在拌成女佣潜入时不知怎么的就被卫兵发现了,幸好有独孤青烟搭救,不然可就凶多吉少了。

  p}最新~章。节~上,酷‘5匠网-:

  “快,到斯温和贝恩那里,计划有变!”林雨的声音在频道里回荡,每个人的心里都闪出一个疑问:为什么?但他们还是就这么执行了,没有疑问,这是同伴之间的信任,而且林雨也是一个值得别人信任的人。

  2分钟后,所有人都集中到了贝恩和斯温的埋伏地,不过,他们第一个见到的却是满身一声绿色汁液的林雨和刺刀。

  “MD,刚才潜入的时候遇上了一个缝合怪(参考魔兽争霸·憎恶),一番激战后又被守卫发现,看来理查和真诚教的人合作的事是真的了!”林雨一边喘气一边说道“理查可能已经不在宅子里了……”

  林雨话还没说完就被刺刀给截去了话头:“我们现在就算想走也走不了了,理查的这个宅子由于远离驻防军队,所以少有人来,而且这个宅子出了防线,就算有人发现驻防军也不会出来!现在有估计3千的普通感染者和200真诚骑士,还有一名正三星少校带队向我们这潮涌而来。”

  “我刚才侦查的时候整个宅子里静悄悄的,除了自然的声音没有一个人讲话,而且每个守卫的脸都很僵硬,有一个的眼睛还流出了绿色的液体。”楚瑶也如实道来。

  “我这边的情况也差不多。“安迪洛说道”我还发现了一个地窖,里面有一大堆武器和弹药,以及一些……空间包!““艹,那么稀有的东西怎么每次干架都有?“林雨咆哮”有多少个?““我估摸着得有十个,具体不清楚。“安迪洛的语气很平淡,但是看着他却觉得越平淡越气人。

  “哇嘎嘎噶,发财啦!“独孤青烟最兴奋,在那里跳脚”十个,再加上我们那的十个总共二十个,我们自己留十五个,剩下五个拿去总部兑换功勋,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兑换到一个五星少校,哇嘎嘎嘎,前途一片光明啊!““近四千的部队,你打得过?“林雨撇了撇嘴,表示不屑,青烟倒不以为意”这不是还有你们吗?我和艾姐就是你们坚硬的后方!““先回到理查的宅子里布防。“林雨不理会独孤青烟的无敌脸皮,让众人赶紧撤退”斯温,你在这里埋地雷,贝恩负责斯温的安全,安好后立即返回不要逗留!““明白!“俩人马上应道,随即便开始布置,林雨大喊一声”安迪洛和楚瑶侦查,有情况立即汇报撤退!现在,全体无事者跟我一起返回!“林雨带着刺刀和艾梅、独孤青烟一起回去,留下了其余四人。

  十分钟后,留在外面的四人一起回来了,预示着对方的大军,不久将至!

  “斯温,宅子大门的地雷也安放好。“林雨在理查宅邸的二楼说到。

  其实理查的这座宅邸还不如说是一座城堡、壁垒,除了正门其他地方一律都进不去,而正门后面还有一条环城河,足有6米深8米宽,河底还有无比锋利的尖刺在等待着每一个到来者,而每一个到来者,几乎都变成了一具具尸骸沉没于河底!而正门旁虽然也有两个护卫塔,但是由于护栏是木制的而且高度太低所以被林雨果断筛掉了。这个城堡的二楼视野极其宽阔,窗户还是高强度防弹窗(可防短距离中级轰炸),正好有一个口是空的,可以光赏风景,也可以端架口径5000mm以下的枪支炮弹正因如此林雨才选择了二楼。

  斯温在下方做了一个OK的手势,正好,大军开到了离宅邸不足2公里处的地方,林雨把三把H78I2扔给了刺刀、贝恩和斯温,自己手上也有一把,那三个人接到枪以后便迅速跑上2楼,把枪架在窗口上瞄好点,独孤青烟则,在环城河边往河里倒着一瓶又一瓶的碧绿色药剂,这是他的特调,威力是硫酸的3倍,但只对木制品和肉制品有效,他一边倒还一边笑着:“小乖乖,等会就到你发功的时候了。“5瓶倒完,他也赶紧冲上楼,手里还拿着一把唐刀,这是他刚才从一名死去的守卫身旁拿到的,作为一名华夏人,他对唐刀类华夏武器的使用有着超凡的造化。

  1500米,1000米,700米……一步步*近,可等到了500米时,众人定睛一看,好家伙,这些感染者不是拿着菜刀就是拿着锅子,等他们到正门口时,斯温的地雷一炸,肢体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先头部队近两百人就这么少了一大半,二楼火力一开两百人就这么完了。

  独孤青烟第一个请战,他让他们停火,自己一个人提着那把唐刀就上了,刺刀也不示弱,拿起他那把竹枪就冲上前去,与独孤青烟一起搏杀起来,而他们的位置则由楚瑶和安迪洛暂代,利威尔依旧在屋顶的狙击屋抬着那把07A25在战场上寻找着那些真诚骑士们。

  刺刀的表现尚不多说,独孤青烟的表现却令人大为惊艳,他右手提着唐刀,左手时不时就散出一阵一阵的绿色或蓝色毒雾侵蚀那些感染者,不要忘了,独孤青烟除了是SS级佣兵外,他还是一名世界知名公认的制毒宗师!利威尔那块硫酸碳也是他给的,以他的制度技术,弄点会侵蚀肉体的毒物还不简单,那些被毒物侵蚀到的感染者全部都躺到了地上,他们虽不知道痛,但若是维持身体运动的器官或肢体受损也是会和正常人一样的,而他们趴下后,就会在独孤青烟的刀下真正的向往天堂!

  青烟表现惊艳,刺刀也不赖,他的那把竹枪一个横扫,就是数个人头飞起,一个穿刺,就铁定有人倒下,独孤青烟身上滴血未沾,而他的身上却洒满了敌人的鲜血(绿的)。

  艾梅也耐不住,提起一把林雨给的88式就往外冲,不要看艾梅外表是一个小御姐,其实她的骨子里,也是一个杀胚!

  利威尔在天台上已经狙杀了近百名真诚骑士,他一直在寻找着理查养父的那位护卫,按照斯温所说,那这个护卫就肯定是混在这个军队里,说不好,连理查也是!

  2楼的这几位仁兄闲得无聊,林雨把那几把复合弓拿了出来,一人一把,把最外围的感染者也先解决掉一些,其中就属斯温最生猛,给每一根箭都上上了炸药,一碰就爆!虽然速度慢但效率超高。

  “林雨在哪?给我出来!”一个穿着英式古代盔甲的金发男子骑着一匹布满重铠(重骑兵的铠甲)高大的骷髅战马冲到感染者的中央,手里提着一把长枪,他经过的路上几乎都没有活口,全被骷髅战马活活踏死!此足以证明其重量!

  “你是谁?”林雨在二楼高声问道,声音传得很广,所有人都停了下来,艾梅、刺刀和青烟也回到了宅邸里,金发男子在马上回应道:“我就是理查,同时,也是科摩多的次子,萨坦!”“艹!”林雨骂道“你认识科拉尔吧,前段时间就是被我干死的!”

  “那个废物不值得我去记!”理查,不,应该说是萨坦了不屑的说到“我化身为理查是受我父之派,我的养父被我生父害死了,我现在十分愤怒,所以你们,哼哼,全部去死吧!”

  “去死尼玛!”林雨毫不客气回应道,然后萨坦不管说什么就是一句尼玛回过去“你给我滚下来!”萨坦气的胸中有气都出不来,但碍于对方的火力却不敢上前一步,林雨对利威尔说道:“等会我把他引到空旷的地方,切记一击致死!”“明白!”“青烟,我下去前把你的那包麻醉粉给我!”“明白。”青烟这时候正在一楼,他现在正在把一包蓝色的药粉和一包红色的药粉混在一起,这时,林雨下来了:“青烟,麻醉粉给我!”“哦!”青烟应了一声就把那包混合的药粉扔给了林雨,林雨也没看就拿着走了,刺刀在背后用胳膊肘顶了顶独孤青烟,那包红色的是什么,蓝色的不就是麻醉粉吗?“青烟邪邪一笑:”他刚才不是要林雨下去决斗吗?我在那药里加了一点艾梅给我的‘男人的补药’!看他到时候怎么解决,方圆一里没有人家,最近的人家就在驻防镇里,他敢去吗?“”高!真是高!“刺刀也邪笑了起来,艾梅还好不知道,不然肯定又要整他们……”

  正门口,林雨早已把空间包卸下,手上也只拿了一根钢管,没错,就是钢管,这是他刚从宅邸里某处活生生拔下来的。

  “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强!”林雨用长达一米五的钢管敲了敲地面,随即他的肤色就开始了变化,由黄渐渐变成了红色,不是血红,而是如同活岩浆一般的颜色!正常人的肤色绝不可能如此,可林雨是正常人吗?林雨在离家前他的父亲‘五爷’让他喝下了一管如同岩浆一般颜色的药剂并叮嘱决不能在联军的人面前露出这个药剂的能力!今天,是林雨第一次动用这个药剂的时候,因为林雨知道,如果不全力以赴,他,以及他的队友们绝对难逃一死!

  “就是这个感觉,啊,我感觉到了力量充满的我的身躯!”林雨大声吼道,他一拳轰到了靠近他的一名真诚骑士,这名真诚骑士正准备用一把随身斧给林雨来一下,林雨的突然一拳他毫无防备,一拳正中腹部!这名真诚骑士一下就倒飞了出去,砸到了栏墙上,另一名真诚骑士赶过去时他已没了生机,整个腹部只有一个空落落的空缺,血还不断得滴落在栏墙被砸落的石头上,甚至还有些许白烟冒出。林雨的拳头有些蒸汽徐徐冒出,似乎在诉说着刚才那一拳所含带的东西。

  “熔岩药剂?”萨坦吃惊地问道“没想到林涯给了你这个废物这么重要的东西,哈哈哈!”萨坦每说一句,林雨的拳头就握紧一分,等到萨坦说完这句话时,林雨刹那间就消失在了原地,而萨坦的背后,一个黑影单手高举着钢管垂直落下,正是林雨,萨坦吃惊不已,赶忙举起手搏挡,但这却是无用之举,林雨的钢管在砸到萨坦的手甲时,萨坦的手,连同手甲全部粉碎,这一钢管,直接砸到了他的钢盔上,如若不是有这个钢盔,他早已去见阎王了,而他*的战马则被活活震死!林雨一字一顿的说到:“你、没、资、格、提、起、我、的、父、亲!”说完这十个字以后,便用拳头一拳一拳生生的砸到了萨坦的铠甲之上,十个字,十拳,每一拳拳拳入肉!,十拳结束,林雨意犹未尽,一拳就把萨坦的头砸到了地里,还不断的轰击,那些真诚骑士们此时还没反应过来,其实这时候如果他们要是拿着武器对准林雨是有可能把林雨干掉的,但他们现在却已被恐惧所支配,连最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出来。

  “林雨!林雨!”林雨的战友们在频道里不断喊着林雨的名字,可回应他们的却就是林雨那狂暴的心跳声。

  “林雨陷入狂暴了,第一次使用这种药剂的人就会有这种状况,如果能挺过去,以后就能够自如的*控这个能力,而如果不能挺过去…………”独孤青烟第一个发话,却引来众人焦急地询问:“不能会怎样?”“会死的!”艾梅代替青烟回答道。

  “先把这些感染者杀光!再把林雨救回来!”刺刀果断说道,他第一个提着枪就冲了出去,林雨现在处于狂暴状态,实力已经暴涨到SSS级中期暂时还不会有危险,必须尽快把林雨抢回来,不然越就林雨越危险!

  “想抢人?先过我这一关!”一个光着头,留着络腮胡子的大汉拦住了刺刀,看其实力,应该就是那个萨坦养父的护卫“你还没这资格。”刺刀冷着脸,机枪对着地上一戳,而后便拿出了背后的竹枪,往面前横扫,那个护卫拿出了一把战地军斧抵挡,旋即两人便打得如火如荼,再看独孤青烟这里,青烟在正门这里发现了林雨刚才狂化时丢下的那包药剂:“艹,变成超级赛亚人就这么把我的宝贝给丢了。”这时一个真诚骑士向着青烟冲来,手里还有一把黑星(五四手枪),正准备偷袭青烟,青烟向他冲来的方向反冲而去,返手就把那包药粉撒了出去,那个真诚骑士的脸立马就红了起来,高喊了一句:“艹!”其气势极其高昂,面红耳赤的在那发烧,他现在欲火中烧,看见谁都像看见美女,但他抑制住了!他抑制住了,然后,他就在自摸和捅墙中选择了后者,然后,这座宅邸从此就多出了一个深达15厘米的小洞,连青烟都暗暗赞叹,“真TM牛!”

  “刺刀,小爷我来帮你啦!”独孤青烟高喊一声,然后就把一把麻醉枪给拿了出来,对准那个护卫轰的一声,这枚麻醉弹打中了……额,这个护卫的立家之本~,嗷的一声,护卫捂着某个部位应声倒下然后就被刺刀一刀斩下了首级。

  “不应该这么弱啊?”刺刀自问自己绝对不可能轻易杀死SSS级初期佣兵,至少不会这么轻易!

  “快点!”楚瑶背起了被艾梅注射过镇静剂的林雨对还在战斗的人喊道“马上回撤!”

  “明白!”众人大声喊着,便一起冲了回去,安迪洛最后一个回去,他留了个心眼,把那个SSS(以后简称3S,以此类推)级初期的护卫的尸体扔到了环城河里,还把更人通过的桥梁给收了起来。远处,萨坦的尸体站了起来,“艹,丹尼就这么死了?”当然,他原来住过的宅邸他怎么不懂,和河底的利刃连4S级的佣兵都不一定能活下来!

  战斗,以林雨的昏迷与护卫丹尼的死亡暂时暂停,现在,我们来清点一下双方的损失:林雨方:林雨昏迷、贝恩轻伤,斯温中度受伤,楚瑶轻伤,刺刀轻伤,弹药消耗约为近七千发发,其余使用消耗不计。

  萨坦方:阵亡一千七百余名感染者、130余名真诚骑士,丹尼还魂失败死亡,弹药为近千发(远程武器极少),萨坦本人重伤……

  就此,以林雨方的惨胜暂时终结,萨坦准备于明日发起总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