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h匠L6网首dn发

  回到家里,我赶紧躺床上睡觉。可是心里总是想着戒指的事情,从而一直无法入睡。

  如果说时光倒流是有副作用的,那么盗窃法老墓的那些小队成员的死亡,就是时光倒流的副作用了。当时在法国拍卖纯金杯子的时候,当时以一百多万法郎的价格被买走,那么这几个人应该是非常富有非常富有的,因为他们很可能从法老墓中带走的东西不止这一个杯子,所以他们副作用的代价是死亡。

  很有可能当时有人拥有和我这枚戒指一模一样的功能,也有可能就是我的这枚戒指。而他们一旦遇到危险就带上戒指使时光倒流,从而重新挖新的地道。而用戒指给他们带来的好处就是发一笔大财,结果却要了他们的性命。

  如果这些假设成真的话,那么我今天用戒指和吴坚他们打了一架,而带给我的副作用就是家里遭到盗窃。和他们使用戒指的副作用比,我的副作用太渺小了。不过即使是这样,我对这枚戒指也产生了恐惧。如果哪天我用戒指的时候给我带来的副作用比较大,很可能我也会没命的。

  想到这里,我不敢再使用这枚戒指了,虽然他能帮我避免灾祸,但是也会让我付出代价,很有可能是巨大的代价。主要是因为这代价没有标尺啊。虽然我的这些假设未必成立,但是我已经失去了使用它的勇气。

  所以我从床上蹦起来,把戒指从脖子上取下来放到了床头柜的抽屉里。暗自决定再也不用这枚戒指了。然后我就继续蒙头睡觉。可是依然睡不着啊~~!想到明天吴坚家里估计要到学校找我麻烦,到时候索取赔偿怎么办,我一共就只有几十块钱了。

  我还寻思着家里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我卖了应急用。可除了我妈当时留给我的首饰外,我家里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难道我要卖了电视空调冰箱这些家电维持生计么。太悲催了吧。无论如果,明天放学得先去找份工作再说。

  第二天,我想到放学要去找工作,所以一早我就敲小虎家的门,找邻居阿姨借了个自行车。其实我妈走之前我们家是有一辆汽车的,是辆奥迪Q5。可是这辆汽车被我卖了给我母亲买了一块墓地,就在中原市郊区的邙山墓园。所以我是没有任何交通工具的。就算我家的汽车没有卖,那么我也不会开啊。

  就这样,我骑着邻居阿姨的自行车去了学校。今天就开始正式上课了,从早读到第二节课下课,我都没有见吴坚来学校。而上课的时候程琳还问我昨天吴坚伤的怎么样,我告诉她我去校医室看过了,吴坚没有太大的问题,如果没猜错头上应该缝了两针。

  不过我倒是注意到程琳今天穿着一条白色的小短裙,上课的时候搂着小腿一直在下面晃来晃去的,让人看了真养眼。不过我没什么心情欣赏了,脑子里都是吴坚。

  第三节课是数学课,刚上课没几分钟,班主任刘瘸子进教室,让我跟他出去。我心想完了,吴坚家人来学校了。班上的其他同学也带着看热闹的眼神瞅着我走出教室。

  果然如我所料,出门刘瘸子就问我是不是把吴坚打了,我说昨天他找我麻烦,我就打了他。然后刘瘸子说让我去政教处和吴坚家长说。

  刚进政教处,看见吴坚在沙发上坐着,而旁边也坐着一位男的,大概四十多岁,应该是吴坚的家人了。政教处主任坐在办公桌前和那男的正在说话。政教处主任我是认识的,昨天去班上做过介绍。也是个男的四十多岁,姓白。我见他的时候他一直都是一脸严肃的样子。不过看他和吴坚家长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很不自然的笑容,我估计是吴坚家长态度比较强硬吧。

  这时候刘瘸子在我后背推了我一把,把我推进政教处办公室,嘴上说着:“白老师,王潇叫过来了。”

  这时候吴坚的家长看了看我,然后对白老师说:”我希望学校能给我个满意的交代,我儿子才来学校一天,就出现这种问题,你们学校还能上么?如果没有合理的赔偿,我一定会公事公办,直接起诉递交法律部门核查,我儿子头上的伤,足以定为轻伤,到时候你们学校名誉扫地,这小兔崽子也得坐牢."说着还用手指了指我。

  “是是,我们会做好妥善的处理,给您满意的答复。”说着,白老师指着办公桌上的电话说:“王潇,给你家人打电话让他们过来一趟!”

  ”我没有家人!"我站在那里一脸无奈。

  白老师听见以为我小孩不懂事闹情绪,就指着我骂道:“你别不知好歹啊,我现在让你把家人叫来就是想处理好这事,如果人家把你告了,你学上不成还得坐牢你懂不懂,你看你把人家打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不说,头上还缝了几针,你有能耐啊,学校是让你来惹事的么!~“吴坚头上缠了几圈纱布,后脑勺的地方头发被剪掉了,估计就是被我打流血的伤口吧。

  吴坚的家人也来劲了,指着我骂着:“小兔崽子,赶紧让你家人过来,今天这事咱没个说法就没完。我倒要看看你家人什么德行,咋教育出你这样的砸碎,什么样子的家人就教育出什么样子的孩子。”

  我心里还想,你儿子这德行估计也和你这家人品行有关吧。不过我没说出来。

  无奈的是我真的没办法叫家人来,如果我有家人,早就叫来了,也不会只站在这里看着他们两个骂我。

  这时候刘瘸子一瘸一拐的走到吴坚家人旁边,满脸赔笑的说:”这位大哥,我们班出现这种事情也是我的责任,您先消消气,我给他家人打电话!"说着刘瘸子就拿出手机问我爸的手机号是多少。

  “我爸不在家,不知道去哪里了!”我接着刘瘸子的话说了这么一句。

  刚说完政教处主任恼火了,过来拉着我肩膀上衣服把我扭过来面向他,“你现在不说你家人电话,到时候吃亏的是你自己你知道不知道。你别给这不识抬举,要是这事不好好处理,学校就得开除你。”

  我是没办法叫家人了,所以一直站着不吭声。他们让我打电话我都说我没家人,反正这是实情,我说的也理所当然。

  最后刘瘸子瞪了我一眼,转脸笑着对吴坚的家人:“要不咱这样,您先回去,我中午去他家一趟,跟他家人谈谈。”然后吴坚的家人就说下午再过来,然后就走了。刘瘸子让吴坚去教室上课,而让我留在了政教处。

  从吴坚家人走后,白老师和刘瘸子都对我做思想工作,问我为啥不叫家长,还说家长不来处理好此事,学校就要开除我。

  我是真的不想被学校开除,就跟白老师和刘瘸子说,我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家,只知道去了国外但是却没有任何音讯。而我妈在我考高中的时候因病去世了。

  我平时就比较坚强,这些家里的遭遇我早已挺了过来,而且从小我母亲就教育我要像男子汉一样有所担当,遇到什么事都要理智处理。所以我还告诉两位老师需要怎么处罚给我说就行,而且我说这些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非常悲伤的情绪,结果造成了他们两个的质疑,错,不是质疑。。是完全不相信。

  他们就觉得我是不敢叫家长。

  我说我没有监护人,他们不相信。我说我是孤儿,他们也不相信。哎呀我去~!我就这么不让人相信么。非得我坐在地上哭哭啼啼的说他们才肯相信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草十八岁说:

  终于知道怎么提升人气了,求大家看到此书顺便帮忙点一下封面下面的“撸撸”吧。不收费的。拜托拜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