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的一声响,一只脚踹向我的胸口,强大的惯例是我无法站稳,狠狠的摔在了背后的沙土堆上。紧接着就是“啪,啪”两个耳光,结结实实的打在了我的脸上。我已经顾不得面部火辣辣的疼痛,因为刚才那一脚正好踢在我的胸口,顿时使我感觉到呼吸困难,抱紧双臂卷曲着身体斜躺在了沙土堆上。

  这时候又过来三个人,对着我的后背又是一阵猛踢,嘴里随着抬腿落脚的节奏喊着:“我让你嚣张,我让你嚣张。”

  也不知道背上被踢了几脚,也不知道被踢青了几块儿地方。烈日的照射和沙土的摩擦,使我感觉到背上向撕裂了一层皮一样,疼痛难忍。

  一个头发略长,个头很高很壮的男子,抓起我的头发往沙土堆上按下,嘴里得意的问我:“王潇是吧,你不是很能笑么?你笑啊。”说着,抓起我的头发使我抬起头来,然后又狠狠的撞向土堆。嘴里继续叫嚷着:“让你笑,我让你笑。”

  为了缓解头发被抓的疼痛,我双手努力的抱着头,可还是没有他力气大,一次一次的被撞向土堆。被烈日烤焦的沙子顺着我的鼻子,嘴巴,耳朵和眼睛里钻,我感觉满脸,满嘴都是沙子。

  紧接着抓我头发的男子,站起身来狠狠的向我身上又踹了几脚后,蹲下用右手拉起我的头发使我扬起脸看着他说道:“告诉你啊,在学校上学老实点,不是谁你都能惹得起的,懂么”说着话,左手在我脸上又“啪,啪,啪”的拍了几巴掌。

  说完把我往地上一甩,跟其他三个人说了医生:“收工。”就起身用胳膊搂着三人中一个身形很胖,长相略丑的男子肩膀走了。而那胖子,边走边扭头伸出手指向我点了点,然后竖起中指对我比划了一个手势,已做警告。

  当这伙人走后,我顾不得身上的疼痛,赶紧蹲在地上,拍了拍袖子上的沙土,然后用袖子擦了下脸,边擦边“咳~咳~咳”的想把嘴里的沙子吐出来,因为我满喉咙都是刚才被撞在土堆上无意间吃进嘴里的沙土。

  我不知道吐了多长时间,因为我总觉得喉咙里有我吐不完的沙子。而这时候我看到地上我吐出来的,混着我的口水的沙子里面,有一个亮晶晶的小圆环,有点像螺丝帽,可是却没有六个棱。我以为是我身上衣服的哪个配件,就随手拾了起来顺手套在了我左手的食指上面。

  可就在我套在指头上的一瞬间,拿着戒指的右手还没有松开,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我刚才吐出的沙土,又以飞快的速度回到了我的口中。并且走了有一会儿的那几个人,又快速的退了回来。不错,是退了回来,是倒退的走回来。

  口中又充实着沙子的难受感觉,使我身体一颤,双手不由自主的分开。因为这时候我右手还捏着小圆环,所以在分开的时候,我又把小圆环从我手指上取了下来。

  “收工。”抓我头发的人嘴上说着,搂着那胖子又走了,而那胖子还是边走边扭头,伸出手指点了点我,又竖了下中指。

  我已经顾不得去想刚才是什么情况了,因为嘴里的沙子让我每次呼吸都有喉咙被撕裂的感觉。我又一次“咳~咳~咳”的把嘴里的沙土吐在了地上。可这次我吐沙土的时候,脑子里都是刚才那一伙人倒退回来时的景象。怎么明明已经走了,可又回来了呢?并且吐在地上的沙土,怎么会飞回我嘴里?

  嗯,我记得我还在地上捡了一个衣服上的配件。可是。。。地上没有刚才亮晶晶的小圆环啊。

  想到这里,我才意识到。那时候捡取的小圆环,在我的右手手心里。这时候我才意识到这个小圆环很可能就是刚才出现那神奇的一幕的原因,人类对未知事物的恐惧感使我下意识的赶紧把小圆环丢在地上,迅速的起身倒退几步,远远的看着刚丢下的,亮晶晶的圆环。

  它,静静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像一个废弃的螺丝帽一样。特别是在这片正在施工的工地上。看见一个螺丝帽,没有人会觉得它有什么特别。

  过了有一会儿,它还是没有任何反映。

  我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拍了拍头顶。难道是刚才被打傻了?出现幻觉了?

  心里想着我是不是得去医院检查一下,慢慢的又走回了小圆环的位置,把它捡了起来,仔细观察着。

  这个东西看起来没有任何特别,就像一个螺丝帽。可是和螺丝帽又有一些不同,没有六个棱,里圈也没有滑丝。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2

  我看了看今天穿的衣物,上身是一件很普通的白色短袖,胸口中间一副风景图,袖子也没有任何配饰。下身是一件深蓝色牛仔裤,除了皮带扣以外,就没有任何和金属沾边的东西了。虽然现在身上的脚印,沙土使我看起来脏兮兮的,可我能肯定,这小圆环绝对不是我衣物上的配件。

  为了证实下我是否出现了幻觉,我又一次把小圆环套在了手指上。只不过这次我心里是有准备的,我主要想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出现了幻觉,也想知道刚才那神奇的一幕和这枚小圆环是否有关系。

  就这样,在我刚带上小圆环的那一瞬间,刚吐出去的沙土混着我的口水,又再次回到了我的嘴里。而这次因为我没有那么惊讶,而且也做足了心里准备,嗓子里充满沙土难受感也没让我把戒指取下,直到那几个人又退回来,长发高个子男倒着蹲下刚抓到我头发的时候,我把那神秘的圆环从手指上取了下来。

  那高个子男再次把我甩在了地上,对其他三人说了声:“收工。”然后领着三人走了。

  现在我非常肯定,这奇怪的现象,和手中勉强可以称为戒指的小圆环有关,然后我就开始回忆今天的经历。

  事情需要追诉到今天早上。

  今天是学校的新生报道。而我也是今天刚迈入这所学校的大门。可这所学校给我的感觉就是,破旧,沉闷。虽然也有很多一年级的新生面带憧憬的走进校门,但是依然掩盖不住学校里面乌烟瘴气的气息。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刚到学校门口,就看到校门的左右两侧有一些染着头发,穿着拖鞋叼着烟吞云吐雾的小流氓,眼睛跟着刚往学校走的一些女生胸前,大腿上瞅。

  唉,本身至少能考上一所二等高中的我,以后要在这样一座学校里度过三年。想想都觉得委屈,可悲。当时就有想回家的冲动,打死也不来这种学校上学。不过我不能回去,因为我没有其他学校可以选择,并且我也无法付得起换一所学校的学费,何况很可能还会产生赞助费。

  我即将进入的是一所职业高中,以我的学习和我的理想,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会来这种学校上课。可是我没有选择,因为在我正要考高中的时候,家里传来噩耗,母亲因病去世,而我的父亲却在10年前与母亲离婚后,被调到到国外工作,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十年来没有任何联系。是死是活都不知道。现在我唯一剩下的就只有母亲去世后给我留下的空房子和一辆车。

  为了给母亲办理后事,我卖了母亲的车,换了点钱,给母亲买了一块儿廉价的墓地。然后我身上也基本上没有什么钱了。

  本身想找个工作,可邻居阿姨觉得我可怜,并跟我说我年龄太小,不能荒废了学业。还热情的找了熟人并支付了学费让我来到这所职业高中继续上学。我很感激邻居阿姨对我的照顾,因此我不想冷落了她的好意。便欣然踏入了我的职专生涯。

  刚进入校门的门口黑板上,贴着我们一年级新生的分班情况,我被分到了三班。每班好像有40人左右的样子。学校只有一栋教学楼,一楼是一年级,二楼是二年级,三楼是三年级。我来的还算早,进教室后随便找了个位置坐着。大概过了有十几分钟,班上的同学陆陆续续都到了。这时候一位老师走了进来。是位男老师,30岁左右。但是可能腿有点问题,走路一瘸一瘸的。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刘向迪,”刚进来的老师介绍着自己,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着自己的名字。“也是你们的物理老师。现在我点一下名字,点到谁谁喊到”

  就这样,刘瘸子开始点名。因为他的腿脚的确有点问题,所以后来我们在下面都叫他“刘瘸子”。

  点名的过程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可能是刘瘸子进来的时候走路的确有点搞笑,因此我的心情还挺不错的。

  但是当刘瘸子点到一名叫“吴坚”的同学名字时候,吴坚也喊了一生“到”,结果成了连在一起听就是“无间道”。这让我忍不住笑出了声音。本身吴坚离我坐的就不远,结果让他听见了。

  吴坚好像是受到侮辱一样,直接瞪着眼就冲我嚷嚷:“笑你MB笑,XXX。”当然他说话的声音也是非常大的。当时班上就挺安静的,突然他来了这么一句,也是把我吓的一哆嗦。

  当然不是说我胆小,但是本身安静的教师只有老师点名的声音,突然这货来了这么一嗓子,估计谁都要被吓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草十八岁说:

第一章重新修改了,我说过了我不会影响阅读,和以前的故事一样。稍后我会把第二章和第三章码出来,希望新的版本能让大家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