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帖心见着程琳和叶晓晓,就拉着他们去了楼上说要给他们一些化妆品什么的。

  帖心的化妆品,都是正品名牌,各种保养护肤品应有尽有。而这次帖心回赵家,也不可能把所有的东西都带去。像一些包包,还有很多未曾穿过的衣服,基本上都送给了程琳和叶晓晓两人。

  结果三个女人在楼上嘻嘻哈哈的热闹着,就连第一次见到帖心的叶晓晓,也不见外,给什么要什么,没有拒绝的。

  这。就是女人们的话题,女人的生活。

  我和吴坚两人在楼下的沙发上坐着苦笑。这些女人就仿佛当我俩不存在一般,基本没下楼和我们说过一句话。

  我想起昨天晚上吴坚和大勇还去夜东方门口摆摊,就问他是否有什么线索。

  不出所料,夜东方照常营业。前一天的事情像没发生一般,损坏的设备重新修复,只是又有一帮新面孔的保安经常在周围巡视,明显比以前的管理严格的多。

  而关于李晨晨的线索,却没有任何发现。

  随后我就跟吴坚说到昨天李家庄园的气派样子,还跟他说昨天参加了一场赌局。

  吴坚和我一样,是本市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可是要不是我昨天亲眼所见,也不会知道中原竟然有这么大一片私人庄园。所以吴坚就对这片庄园的具体位置来了兴趣。

  当然我也不会跟他保密,随口就告诉他那所庄园具体在哪。不过我还告诉他那所庄园都是李家的黑社会成员们自己看守的,你要是想去参观,估计要求求李涵才行。

  结果这货竟然当真了,说回头一定跟李涵说说。看他的样子,就像一个驴友突然对一片景区来了兴趣,不去不可。

  我们就这么聊着,突然我听到自己手机的振铃。

  一个不认识的号码。我随手接听。

  “你好,王潇吗?”电话里面一位男子的声音。

  “嗯。我是。您是???”

  “哦。我是李老爷的人,他让我接你去一趟庄园。”

  这我才想起来昨天在李家老爷子要我今天去见他,而且是一个人去。

  见他到没什么。关键我不知道怎么去,毕竟那地方有些远,而我却不会开车,何况我也没车。可是没想到他已经安排人来接我。

  “嗯。。我现在要送一位朋友,不太方便。李老爷有说让我什么时候去吗?”

  “老爷说了,看您的时间。”

  看了眼现在的时间,上午十点。估计帖心的哥哥也快要来了。所以我告诉他中午来接我就行,就来城辉小区就可以。

  就这样挂断了电话。吴坚在我旁边听着我接电话,他直到我要去李家庄园见李老爷,就吵着让我带他一起去。

  这货到底对那庄园多感兴趣啊。

  不过我没答应他,毕竟李老爷是让我一个人去,我估计是要说一些关于李晨晨的事。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和吴坚在楼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三个女人终于从楼上走了下来。

  叶晓晓手里捧着一个小箱子,看她吃力的样子,这箱子重量不清,应该收获颇丰。我感觉这女人开心的嘴角都快贴近耳朵了。

  而现在也十一多一点了。我们随意说了几句话,门口就响起了门铃“叮咚~!”的响声。

  我明显感觉到帖心听见门铃身体停顿了一下。

  她。并不想离开。

  我突然感觉帖心非常可怜,比昨天晚上她趴在我怀里哭泣还让我觉得伤心。

  她。不能如自己的心愿留在中原市。

  我突然有种想要保护她的感觉,毕竟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

  在公司,虽然我认识的人不多,但是没人说帖心的不好,所有人都爱戴她。

  在社会上的朋友圈里,她到哪里都是众人谈论的焦点。一个大家族的小姐,却用自己的双手开创一番事业。人漂亮亲切度高。

  可是,她却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意愿。

  其实还有一层含义我不知道。当初帖心离开赵家,是因为不愿意父母给她安排的婚姻。

  于是一场大闹,帖心坚决的离开了赵家,并且改了自己的姓氏,发誓这辈子不和赵家有任何瓜葛。

  当时帖心的爷爷也非常气氛,并下了严令,如果有人给帖心提供任何帮助,就毫不留情的逐出赵家的家门。并且严厉敬告帖心,不管什么原因,只要她再回赵家,就必须按照赵家的规矩办事。

  不可否认,当初赵家和帖心安排的婚姻,帖心是非常不愿意的。当初她心里有了别人。

  为了那个人,帖心离开了赵家。

  可是帖心现在,依然是一个人。

  是谁负了帖心,这我不直到。帖心家的事情,我同样是以后才直到。

  可是我现在,就感觉帖心完全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风光。

  从她的眼神中,我看见了孤独。

  可我知道帖心不得不回去。昨天晚上跟哥哥通电话的时候,她已经知道自己的哥哥被调到南京军区任职。

  要知道,赵家的势力都在济南军区,而自己的哥哥,竟然被调动到了南京军区。

  在赵家长大的帖心,也嗅到了一丝危险的讯号。

  随着帖心打开大门,就看见一位身穿绿色军装,年纪不到四十,挺拔的身躯笔直有力的站在门口,用一种充满温柔的目光满脸微笑的看着帖心:“准备好了吗。”

  “哥!~”帖心微笑的看着此男子,不过我看见,帖心眼中有一丝无奈。

  我知道,门口的人就是帖心的哥哥,赵磊。

  而这时候赵磊看了眼屋里的人,只是看见我的时候,眼神中明显有一丝惊奇。可随后便渐渐的消失了。然后向我走来。

  “你穿的是我的衣服?”帖心的哥哥声音洪亮的问我道。

  f更新最。“快e上酷{☆匠Es网

  不知道是否有意,或许也是本身赵磊在部队上说一不二的命令习惯了,他说话声音总有种质问的口气存在,让我听着非常不舒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草十八岁说:

  给大家推荐一本书,我的贴身美女手机。挺不错的。。。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哈!~http://www.kujiang.com/book/4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