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好长时间。帖心渐渐抬起头来,不哭了。

  而我赶紧那自己的衬衣袖子给她擦拭了一下眼泪。

  “你把衣服穿上吧,这里有些冷。”说着帖心就脱下肩膀上我的外套,举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本想拒绝的,因为我觉得毕竟我是一位男士,总不能让她冻着而我穿着挡风的西装外套,显得多不绅士。

  可帖心下一个动作直接就让我刚想说出拒绝的话咽了下去。她直接钻进了我的右手胳膊肘里。

  这样,就像是一对情侣,相互依偎着看着滚滚的黄河水。

  听着河水拍打岸边的“呼啦~!~!呼啦”声,时不时吹来一丝凉风,我们就这样依偎着,也没有觉得寒冷。

  后来,我们都累了,就一同钻进了车里。

  帖心告诉我,她在李家庄园等我的时候,已经跟律师朋友交代过了,这两天就会有人找我签订公司转让合同。

  而帖心,已经自己的哥哥联系过了,明天她的哥哥会亲自来中原市接她。

  她就是这么一个雷厉风行的女人。从她决定回赵家到现在,不过也就是几个小时时间。

  o酷W:匠/p网首@!发0{

  她已经做了很多决定,做出了很多安排。

  后来我才知道,她对感情的事情,同样是雷厉风行。

  我们就这样在车里聊天,不过基本上都是帖心在讲。仿佛她跟我有说不完的话,从小时候和她哥哥之间的趣事,到自己慢慢长大后明白了家族的重要性。

  从帖心的话里,我还听出来了,赵家并不是只有帖心这一脉。帖心的爷爷还有两位兄弟。不过其中最大的一个大爷爷死在了抗美援朝的战争中。今天去的空军部队,整天在帖心耳边喊姑姑的团长侄子,就是这位大爷爷家中的。

  不过让我也觉得挺伤感的是,帖心说这次她回去,就不一定能回的来了。

  就这样,我们一直聊了一整夜。直到太阳从水面升起,帖心才发动汽车准备回程。

  帖心是今天上午就走,所以我提出要送她。这使得她眼中看向我的时候又多了一丝温柔。

  她哥哥是直接到帖心家中接她,从帖心离开家里到现在的这几年中,她的哥哥经常来帖心家看望帖心。所以两人的关系还是挺好的。

  而我和帖心在河边吹了半晚上的夜风,感觉满身都是沙土。所以她就把车直接开到了自己的家中,想在家洗洗整理整理后,等着她哥哥的到来。

  帖心的家是在东区的城辉小区,本市的人都知道,这个小区的房价是本市最贵的一所小区。不过贵也有贵的道理,整体绿化非常多,并且楼层最高不超过三层。基本上都是别墅群。如果没有去过李家的庄园,我一定会觉得这里是世外桃园一般的存在。

  可是毕竟有所不同,李家的庄园占地面积虽大,可毕竟是在山区,地价便宜。而城辉小区周围的楼盘,三年前就没有低于两万一平米的。

  当时的房屋价格,基本上和北京的房屋价格齐平。而中中原市,只能算是一个三级城市。

  所以在起初城辉小区的建立,在全国也引起了一些波浪。

  帖心的房子是一所中型的别墅,有自己的车库。帖心直接把车开进了自己别墅下面的地下车库。而这时候我才发现,帖心还有一辆奔驰轿车。

  不过由于帖心按着电梯,让我快一点。我到没有看清楚具体什么车型。

  电梯一共有三层,分别是-1,1,2三个楼层。帖心按了一楼。

  从外面还看不出来,进入一楼的客厅我才发现,帖心家中竟然如此舒心。

  就像帖心本人一样。没有任何华贵的装饰,没有任何陶瓷玉石的陪衬,可是从房间的装修还有家具的摆放,再到随处可见的百合花,让人感觉进来后便很随意,就像进入自己家一样。

  帖心手指客厅角落里一扇非透明的玻璃门:“里面是浴室,你进去洗一下吧。我去二楼洗。等会儿一起吃早餐。”

  说完他就从另外一侧的步梯去了楼上。

  说实话,我现在也感觉身上脏兮兮的。赶紧在门口换上拖鞋,走进了浴室。

  这间浴室是两个套间,外面是一间卫生间,里面还有一扇门。打开门后才是一间浴室。

  不过并没有挂衣服的地方,所以我把衣服托在了外面的卫生间,然后进了里间洗澡。

  不过在洗澡的过程中,我听见外面的门有响声,紧接着传来帖心说话的声音:“我找了一套衣服,等会而你换上吧。”

  等我洗完后,发现在外面的竟然是一身迷彩服。估计是帖心哥哥的。而自己脱下的脏衣服,已经不见了踪影。

  关键是。我脱下的内裤同样不见了踪影。

  我有意问帖心内裤去哪了,可我开不了口啊。于是我就这么直接套上了这一身绿色的迷彩服。但是没有内裤总感觉空唠唠的。

  出了浴室门,我能听见楼上传来稀稀拉拉流水的声音,估计帖心也正在洗澡。

  昨天没有和程琳联系,于是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给程琳拨了一个电话,并且告诉她帖心今天就要回家了,估计以后不回来了。所以我在帖心家准备送送她。

  而程琳也表示要来送送帖心,我就告诉她帖心家的地址。估计帖心也不会在意。

  就这样,我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等着程琳到来。

  不过这时候我终于感受到了女人洗澡的墨迹。当帖心洗完刚下楼,门口就响起了门铃声。估计是程琳到了。

  程琳家,到帖心家,这得一个小时的路程啊。

  不过我没想到的是,随着程琳一起来的,竟然还有吴坚和叶晓晓。

  吴坚还好,和帖心还挺熟的。可是叶晓晓,根本就没见过帖心啊。

  “你好,心姐,我经常听他们提起你。听说今天你要走,就不请自来的凑凑热闹,心姐不要介意啊。”叶晓晓走向帖心和她握手。

  只是在我看不见的角度,叶晓晓一直冲着帖心挤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