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正's版章yj节Wu上dL酷…n匠网+

  “嗯。有可能刚才那警卫并不认识你呢。”我试图安慰帖心。

  “那电话也没人接吗?平时每天都打电话问我是否有需要他的地方,这半个月了他就这么突然失踪了?消失了?一个电话都没有。”

  这话让我听起来差点没把口中的啤酒喷出来,怎么像谈恋爱的小情侣在赌气一般。那可是小侄子啊。

  “说不定,有什么特殊任务呢?”我尽量用平和的语气跟帖心说着,我发现她现在火气非常大。

  “任务?要没有他的授意,今晚我们都要在部队审讯室过夜。你看那几个警卫像是对待一个闲杂人等的态度吗?”帖心看着我,声色俱厉的冲我吼道。

  说实话,那守卫的确不像不认识帖心的样子。如果真的是一些百姓在部队门口这样大声喧哗,早就被带到审讯室盘问了,也不可能像帖心不存在一般继续站岗。

  所以帖心的话让我不知道从哪里来安慰她。估计那远房的小侄子是故意躲避帖心。

  不过即使这样,帖心也没必要这般气愤。难道。。。

  “你喜欢你那小侄子?这不太好吧。”

  帖心看着我厌恶的表情,听见我说的话,突然被气乐了。抬脚在我腿上踢了一脚:“你再说一句试试。”

  我看她终于露出了笑容,便开玩笑说道:“这是你卖的裤子啊。我可没钱再去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账户上有几十万。”

  “嘿,你能给我点秘密么。那可是我的棺材本,不能动。”

  “屁孩子,你多大啊,都棺材本。”说完又是一脚。

  我知道这样她心情好一点,就也不躲闪,任由她踢了一脚。只不过踢完我赶紧弯腰拍了拍裤腿上的尘土。毕竟黄河边上都是沙。

  当然我是故意这么做的,表现的楚楚可怜,顺便转移她的注意力。

  过了一会儿。帖心也不是那么生气了,恢复了心平气和的语气跟我继续说道:“我那小侄子故意不和我联系,只有一个原因。”

  其实她不说,我也知道了。估计和赵家有关。很有可能赵家出现了大的变动,以至于远房的亲戚都故意和赵家撇开关系。

  不过帖心也没继续说下去,联想到她要把公司转让给我这个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完全对于房地产行业是外行的人,想必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本身帖心在公司,就是倍受拥戴的好领导,好上司。可是她要抛下跟她一起奋斗多年的员工不管,他要放弃多年努力带来的收获,收起心中的不舍,那只有一个理由。

  回到赵家。

  虽然帖心整天把自己已经不是赵家的人挂在嘴边,可是社会上的朋友往往都把她和赵家挂在一起。如果她想做到真正和赵家脱离关系,基本上不存在这种可能。

  毕竟赵家家大业大,特别是在军区影响力深厚,这种家族的人,怎能不受到“有心之人”的关注。

  所以。赵家如果真的出现什么事,即便是帖心不愿意回去,可她在外面难免会出现安全方面的问题。特别是在自己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时候。

  如果赵家真的有什么敌对,那么第一个能威胁到赵家的利益的人,就是在外面漂泊的帖心。

  所以,帖心从部队禁闭的大门中感到不安,所以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你和家人联系过吗?”

  我觉得帖心应该先跟家人联系一下,确定是否出现问题后再做出决定。否则会显得有些仓促。

  帖心突然笑眯眯的看着我,眼神中我看到了一些赞许。

  “不错啊,现在嗅觉挺灵敏。我还没说我要回家你就想到了。”

  “那还不是帖大小姐领导有方,让我进步了不少。”我赶紧跟帖心打趣道,难得她能夸我一句。

  “我也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说实话这个圈子不适合你。”说完她又喝了几口啤酒。

  “不过我奉劝你一句,离李家的事越远越好,他们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和善。”

  我突然感觉被帖心非常瞧不起,于是气愤的问她:“为什么你们都说这个圈子不适合我,我有那么笨么?”

  “你善良,胆小,在这个处处都存在着危险的圈子里,会死的很惨的。”帖心非常认真的回答着我刚才的提问。

  “善良我承认,可我不觉得我胆小。”我挺直胸膛表示不满。

  帖心并没有回答我,而是露出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容,就像是一个正在热恋的女孩看向喜爱多年的男友一般。虽然在这漆黑的河边,我还是能看见她那亮晶晶的快要滴出水来的眼睛。

  她就这么面对面的看着我,而我却被她看的不好意思起来,赶紧把眼光看向别处。

  “你连看着我都不敢,为何不是胆小。”

  听见她这么说,我赶紧又转回头,看着她的眼睛,像是一个为了证明自己的孩子一样鼓起勇气。只是被帖心这么看着,感觉脸上挺热的。

  我知道,这是因为我紧张,被帖心这种女神级别的美女用这种眼光盯着不放,仿佛她是一只看见食物的狼,而我却是一只羊。

  可就在我转身看着她没几秒的时间,帖心一头栽进我的怀中,双手抱着我的腰身。

  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我也不忍心推开她,所以就任由她这么抱着。

  我们两人都没有说话,可渐渐的我感觉到我胸口一片温热,河边的小风吹过来还有丝丝的凉意。

  帖心哭了。她没有哭出声音,但是我能感觉到她流了好多泪。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帖心就这样趴在我的胸口,一直哭,时不时的说出这么几个字。

  我以为,她口中的不甘心,是对于自己奋斗多年的事业而不得不放弃才不甘心,不得不回到赵家不甘心,或者不得不放弃在这边的朋友而不甘心。

  可后来我才知道,她另有所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