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烂牌技

  赌场,是经营者一种盈利的手段。利用客人的侥幸心理以及发财梦给客人编织的一次一夜暴富的机遇。当然也有一些人只是寻求一些刺激。

  当然,为了使利润扩大化,往往赌场的经营者们会在场内安装各种各样的摄像头以便随时收网,赚取高额的利润。还有一些荷官利用自己的技术,随时控制牌桌上的赔率。甚至一些电子机械类型的赌博机,例如钓鱼机老虎机等,也有专用的程序。

  这些都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可在李家的庄园内,这次赌局却不存在这种情况。因为本身在庄园内设置的赌场,只是提供娱乐。没想到今天却用来决定一些重要的事情。

  主要原因是因为刘舒所代表的刘家,是以开赌场发家最终成为当地的大家族的。所以她们家族对于赌博这种在国内明文禁止的行业,却有种莫名的崇拜,相当于家族信仰的一种图腾。

  而这次参加拍卖赌局的人,虽然都是一些赌场高手,可却不像香港电影里所描述的故事,并没有五花八门的老千,更没有能改变牌型的超能力。只是都根据每种赌博方式所规定的规则,从中找到最大的胜率而已。

  可是今天的褚庆凯,在自己最擅长的赌博游戏中,着急的额头冒汗。

  并不是对手出老千,在他这种级别的人,有没有出千在场的人都能发觉。虽然刚才有些怀疑荷官有问题,可是也只是怀疑,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自己也没有发现任何猫腻。

  当然这家赌场的安全更不用说,本身就不是盈利为目的,何况在刘舒这种从小在赌场里泡大的人面前,也不可能存在任何摄像头的窥探。

  让褚庆凯发愁的原因,是因为对手的强大,或者说对手的弱小。

  为何这样说?

  因为对手的牌路无法琢磨。

  就像打拳一样,知道了对手的出招,才能从对手的招数中见招拆招。

  可是今天的对手,只有两招。

  弃牌,All-in。

  并且对手总是在只有两张底牌的时候All-in。

  后面还有五张公牌,公牌还为翻开,对手就All-in。他知道自己的牌型么?

  褚庆凯心中非常清楚,在对方弃牌的时候,对方的牌肯定比自己的小,哪怕自己拿的牌型是高牌。

  高牌的意义,在德州扑克里面是最小的牌型。如果对手也是高牌,就需要从大到小的比牌面点数了。A为最大,2为最小。

  可是对面也经常All-in啊。哪怕自己手里拿的是四条,对面也会All-in。而且从开局到现在,从自己在赌桌上的经验来看,对面的牌肯定非常的大。而且对手明显就是一个初学者的表现,没有任何掩饰的喜悦。

  这不合常理啊。如果是初学者,自己早就把对手赢得一干二净了。

  可是对手All-in的时候,不管自己拿什么牌,都会比对手小一点。

  这是从刚才四人同时赌牌时到现在自己分析出来的信息。

  按照常理,现在只有自己和对手两个人,那么自己的胜率肯定要大。可对面的人All-in的时候,自己就没有跟牌的信心。因为无论从任何角度看对手,都是一副肯定赢的表现。

  如果是一个赌徒,或许会拼一把。可是褚庆凯却非赌徒,只是赌术高超的爱好者而已。并且从小养成的习惯,遇到什么事都要给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后才出手。所以他不愿意也不敢去冒险。

  结果却是,自己的筹码越来越少,对手的筹码是越来越多。

  一直到自己不能再等,因为如果自己的筹码再减少一些的话,那么即使赢取对手一次All-in,也无法直接击败对手。

  找不到对手的牌路,或者说对手的牌路太过于简单,使得自己不敢再拖延下去,必须一次解决对手。

  因此,在自己拿到了一个对A的时候,对手竟然还是All-in。

  6酷4#匠)x网/O唯1A一~正W“版,mz其他都是h盗$/版

  这下褚庆凯心里就斗争了起来。他决定自己破天荒的赌一次,真正的赌一次。

  他赌的不是牌,不是德州扑克,而是我的技术。

  他赌我是高手,在装作初学者的模样唬人。

  他赌的是,我手中没有好牌,却愣要装作好牌的样子。

  他这么想是有原因的。

  第一,如果是一个真正不懂得赌术的人,如果帖心真正对刘家的合作不感兴趣,为何要转让房产公司。帖心的做法已经证明,她想要合作,只是碍于赵家的原因不能而已。可转让了房产公司,那么就和赵家无任何关系了。

  第二,刘舒的表现。本身刘舒是代表拉斯维加的刘氏家族来谈合作,在场的人都是经过刘家人慎重考虑后的合作对象。可是为何会给王潇,也就是自己的对手一个合作机会?答案一定在帖心身上。

  所以,从上面的两条表现来看,看似是和王潇合作,实际上还是和帖心合作。只是换了一种名头而已。

  如果真的是心中所想,那么帖心就不可能带一个门外汉来参加赌局。

  所以,褚庆凯这次赌的不是牌,而是我的技术。

  他跟了我的All-in,他赌我不是门外汉。

  并且,他手中的牌型,是一对A.只有两张牌的时候,这种牌型已经是非常大了。可是对手还是All-in。这让褚庆凯破天荒的打破自己以往的经验,跟了我的All-in。

  紧接着刘舒翻开了公牌,分别是红桃5,黑桃7,梅花A和两张K。

  这种牌型,加上褚庆凯手中的底牌,他凑成的是葫芦的牌型,三张A和两张K。

  而根据公牌的展示,这种牌型绝对不会出比葫芦更大的同花顺,更别说皇家同花顺了。

  唯一比自己大的牌,就是对手手中的底牌同样是两张K。根据以往的经验,这种牌型出现的几率非常的小。

  所以根据自己的计算,这一局自己的胜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可是对于我来说,本身我就已经看过这次的牌型了,也知道公牌是什么,所以我敢All-in,没想到的是褚庆凯竟然跟了我。以往我All-in的时候,褚庆凯都是选择了放弃。

  结果他跟了我后,我心里就乐开了花。因为我知道,他虽然手中是葫芦,可是我手中有两张K,最终我是四条,比他的葫芦要大。

  所以在刘舒发完所有的公牌后,我毫不犹豫的翻开了我的底牌。

  也就是这个时候,褚庆凯看到了我第底牌,直接就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盯着我的牌满脸的不可思议。

  褚庆凯输了,彻底的输了。他输了夜明珠,输了合作机会,更输了自己一直对赌牌的理解。

  他没想到我的的确确的是一个门外汉,完全不懂得掩饰自己。他完全不相信自己竟然输给了一个从里到外都不懂得赌术的人。

  场外的看客们都鼓掌表示精彩,也向我投来了祝贺的目光。唯独褚庆凯还没有从刚才的失败中走出来,黑着脸看着我,满脸的不相信。

  “楚家少爷,知道什么是乱拳打死老师傅了吧。”刘舒掩嘴笑咪咪的跟褚庆凯说着。

  其实不只是褚庆凯看出来我不会打牌,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次褚庆凯跟我的All-in,就是赌我是个高手。

  包括李涵,包括刘舒,包括林飞黎叔等,懂得赌博的人都明白不让对手抓到自己的心里状态,从中去搜寻对手的心里状态,这才是德州扑克的真正玩法。

  可是我的心里状态太好抓了,容易的让别人都以为我是在装模做样,容易的让人都感觉我是在欺骗。

  所以在场的所有人,在拿到褚庆凯这把牌型的时候,都会犹豫一下是否要试探出我的真实水准。

  结果所有人都猜对了,我就是一个门外汉。

  而褚庆凯的失败,则在于自己的不信任,他与其说输给了我,倒不如说输给了对自己赌术的不信任。

  不过谁都不可能对自己的水平有百分百的信心。毕竟一山更比一山高。

  褚庆凯深吸了一口气,渐渐的恢复一些笑容,向我走过来和我握手。

  “我输了,恭喜你王潇。不过我这辈子都不想和你打牌了。”

  “为何?这只是我侥幸。我玩不过你。”看到褚庆凯这么绅士的向我祝贺,我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我用戒指作弊了。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烂的牌技,跟你一起打牌,我怕哪天我就不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