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庆凯和黎叔的赌局,进行了很长时间。他们两人都比较谨慎,刘舒亮出每一张公牌的同时,两人都要思考一会儿才开始加注或者弃牌。而且他们从来没有All-in过。

  甚至应该说公牌从来没有发够过五张,最多四张公牌的时候,必然有人会弃牌。

  可有比赛就有输赢,有赌局就有人笑来有人哭。当众人都站累了,而坐上周围的高脚看台凳的时候,两人也分出了胜负。

  黎叔最终由于筹码不足以支撑到下一局,而孤独一掷破釜沉舟似得和对手进行了最终PK。直接All-in。

  可是并没有挽回残局,抱憾退出了比赛。

  而黎叔下场后走到我面前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小伙子,给我报仇啊。能不能财色双收,就看你啦。”

  我没想到他还跟我提刚才的事,结果弄的我又是一阵的脸红,赶紧低头往牌桌前走去。

  而其他人看见我的窘态,也觉得挺搞笑,就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我刚坐下,准备开始和褚庆凯进行对局,结果发现刘舒根本就没发牌,而是掐着腰走到我旁边,弯腰趴在桌台上面对着我,然后目不转睛的看着我。

  被一个美女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而且脸上还带着一些笑容,而且还是在许多人的目光下,更而且的是你刚亲过的女人就在一旁看着。

  这下我脸更红了,情绪也有些紧张,并且心脏还“噗通~!~噗通”的狂跳着。更也不敢正眼看刘舒,转头看向一边问她:“你这是干嘛?”

  “怕什么啊。”她竟然又把脸更近的贴向我,伸出手就要触摸我的脸。

  我突然有种被调戏的感觉,不由自主的脑袋往后靠,想要离她的手远一些。

  我本想抓着她向我慢慢靠近的小手,可是看到那修长而雪白的手背,指甲上也没有任何修饰却显得非常纯洁干净的指头,让我不忍心出手去抓,仿佛阻止她的举动是一种亵渎。

  并且我看着这只手,总觉得似曾相识,仿佛冥冥之中我曾经见过这只手一样。

  特别是她伸手的这个动作,这个情景,让我觉得好熟悉,好熟悉。

  可就这么一瞬间,她竟然摸向了我脖子上挂着的戒指,低头看了两眼:“这么土的戒指,挂在脖子上干嘛。”

  这下我可着急了,也顾不得什么亵渎不亵渎了,赶紧抓住她的手阻止,害怕她把手指伸进戒指里面。

  不过她的手,真的好光滑。

  刘舒笑着冲我眨了眨眼皮,然后抽出小手看了眼远处正在注视着我们的帖心,走回到了发牌的位置。

  我也非常小心的看了一眼帖心,帖心也面无表情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头继续想她的事。

  我现在顾不得想帖心具体在想什么事了,因为我现在比较担心刘舒。

  因为她刚才触碰了我脖子上挂的戒指,她是否知道了戒指的秘密?

  这个我不清楚。因为她如果刚才把手指伸进了戒指里的话,我肯定是不知道的。

  原因很简单。如果她伸了进去,那么就会时间倒退了。倒退到什么时候我不知道,因为刘舒手指伸进去的话,那么她是知道时间倒退的,而我则是这次时间倒退里面的一个过程而已。

  就像是一张桌子,一把椅子,或者一个过路人。

  如果是我用戒指,我是知道时间倒退了,而倒退后的人,事,就会按照本来的剧本重新演绎一遍。唯一能改变这种演绎方式的就只有曾经经历过的戴戒指的本人。

  而重新按照剧本继续演出的人,是不知道刚才是否演过。只会按照安排好的剧本继续出演自己的角色。

  就仿佛是一辆有轨道的火车,即使倒退了,也是只会按照本身应该前进的路线在轨道上行驶。但是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带戒指倒退的人,改变的应走的轨道。

  而这次如果刘舒真的带上了戒指,那么我也就是曾经倒退过的人,或者事,或者某一个环节。即使她带上过戒指我也不会知晓,因为我肯定要按照我的轨道继续前行。

  我的轨道上,是没有刘舒带过戒指的这个环节的,因为刚才她只是触摸到我的戒指后,就说这个戒指比较“老土”。

  想到这里我赶紧看着刘舒,可是从刘舒的表现上看。我没有发现任何的惊讶以及反常的举动。反而刘舒发现我看她,竟然看向我挑了挑眉毛。

  “嘿~!~你们两个这么眉目传情的,我还有胜算么?”楚庆凯翘起他那大长腿,点着脚尖看着我们两人。

  其实如果这时候我使用戒指,是时间倒退到刘舒触碰我的戒指之前,那么我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只需要阻止她触碰我的戒指即可。

  可是当时我并没有想到这样的情况,也没有想到这样规避危机的方法。满脑子都是刘舒刚才伸手的画面,完全没有想到这种办法。以至于连楚庆凯说的玩笑话都没有听到。

  “哎呦喂,楚大少爷这是吃醋了不成?要不我也退出再找一个人来发牌吧。或者你们自己起牌也行啊。”刘舒跟楚庆凯调笑道。

  楚庆凯并不是不放心刘舒,毕竟这次合作是刘家提出的,而刘舒又是刘家的代表。如果她是个徇私舞弊的主,那么在场的就找不到比她更公平的人了。

  换句话说,刘舒如果真的想让我胜出,那么楚庆凯说什么都是不行的。因为毕竟这次合作目前来说还是刘家人说的算。

  酷●匠网$!唯6y一!正版V,I@其他都是盗版

  所以楚庆凯笑了笑摊开双手说道:“吃醋是必然的,谁让王潇兄弟那么受女孩喜欢呢。”说完他向我,想知道我是什么反应。

  不过让他失望了,我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因为他们两人说的话我一句都没听到,满脑子都是刘舒的手。以至于台下众人跟着楚庆凯的话发出笑声,才把我从思考中拉回来。结果莫名其妙的发现都看着我在发笑。

  我也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只是跟着他们“呵呵。呵呵”的笑了两声。然后又抬眼看了眼帖心。

  而帖心这时候好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得,用坚毅的眼神看着我。

  她想干什么??

  (最近有点忙,更新的比较少,结果造成了很多朋友的抱怨。说实话我挺难受的,特别是听到有一些催更的朋友说我浪费他时间,让我心里突然有点惆怅。只有特别关心我的作品的朋友才会这样说,所以我并不怪他。

  所以,我会趁自己有空的时候多更新几章,比如今天。也只有用这种方式答谢一直关注我的作品的朋友。也希望我写的故事,能给朋友们的生活增加一些色彩。

  最后我再发一句牢骚。如果你喜欢这本书,请帮忙点下撸撸,还有左上角的追书。如果你是手机读者,也帮忙点一下签到。因为这样才能有更多的朋友看到本书。

  每一位作者,都是在看到自己的读者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才会有努力写作的动力。当然也包括小草本人。望各位给与支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