帖心终于停止了挣扎,没有再拼命的挣脱双手想要打我,而是瞪着双眼愣在了那里。

  我害怕她继续发狂,就赶紧伸出双手抱着她的后背,而且抱的很紧,使他的双臂在我的怀抱下无法进行动作。

  不过现在我和帖心的双嘴还在一起贴着,并且和刚才我拿戒指进行时光倒退之前,而恶作剧似得在帖心嘴上碰的那一下有所不同,这次我是真心的亲了上去,并且已经轻轻的咬上了她的嘴唇。

  虽然我知道,我吃下了她嘴唇上许多唇彩,可是这一会儿我有点忘我。而且我还打算等一会儿就用戒指把时间倒退,让这一刻没法生。所以我这次是用心的在体会和帖心接吻的感觉。

  说实话,起初我心跳比较快,因为我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映,甚至我怕她更加发狂。可渐渐的我感觉,她好像并没有抗拒,让我突然觉得有一些安心。

  我心里也明白,这种安心,并不是帖心没有抗拒而给我带来的,更像是生命中多了一丝归属感的那种安心。

  我一直都不认为我是一个花心的人,从来都没有。可是现在这一刻,我知道我花心了,我深深的亲吻在帖心嘴唇上以后,我喜欢这种感觉,我不想失去这种感觉,甚至我渴望更多。

  而帖心,她也停止了吵闹,也停止了刚才那种无休止,歇斯底里的疯狂。而现在甚至已经停止了发呆。

  因为我感觉她在回应我,她在轻轻的试探着咬向我的嘴唇。

  她没有生气,没有愤怒,而是在感受,甚至说是在回味。

  我能感觉的出,如果我现在是有一种更深层的渴望,那么帖心就是回味,仿佛在感受曾经失去的甜美滋味,而现在又重新进行温习。

  就在我双手不由自主的捧着帖心的头部,想要更深层的探索时,一阵“呱唧~!~呱唧”清脆而响亮的掌声把我从这种想法中拉了回来。

  “哈哈。。帖小姐心中的窗口终于被人打开了啊。”李涵边鼓掌边笑着跟身边的众人说着。

  这时候我才发现在侧厅的人现在都在门口站着,而我和帖心竟然没有发觉关着的大门什么时候被人打开了。

  而众人都在那边鼓掌边欢笑,仿佛是看到了一场求婚仪式一样。

  帖心平时虽然比较有主见,而且从来不慌乱。可这时候竟然一反常态,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被众人撞见了这种事,我也挺不好意思的。而且李涵还带头说着帖心的笑话。这让我挺生气的,抬眼皮盯着李涵。

  “我们可不是有意撞见的。是听见帖小姐的惊呼声才赶紧出来的。”李涵看我盯着他,赶紧摆手表示无辜。

  其实众人听到惊呼是实情,但是在李家庄园里,如果出现什么危急的情况,那他们出来的速度肯定赶不上身穿黑色西装制服的“保安”出手快。

  就在帖心和我厮打的时候,站在房间里的保安就探头看明了情况。随后就进入侧厅跟李涵汇报了。

  结果这个喜欢看热闹的家伙直接就对大伙来了一句:“门口有人吵架,你们看不看。”

  %☆酷0匠网*首P发

  而聪明绝顶的刘舒,一看房间里面少了我和帖心,立即就想到了是我俩,结果放下还没有发完的扑克牌,率先跑了出来。

  发牌的荷官都跑了,这赌局还如何进行。所以众人就跟着出来看是什么情况。

  结果就让大伙看到了我和帖心正在接吻的一幕。

  而现在我挺尴尬的,毕竟我和帖心并不是男女朋友关系,而且我还有程琳。

  并且想到程琳,我还觉得突然对不起她。刚才内心中的幸福感觉突然被对程琳的愧疚而深深的淹没。

  所以我赶紧摸索着脖子上的戒指。

  可真的把戒指握在手中的时候,我又不知道该如何把它套在手指上了。

  因为我不知道该让时间倒退到什么时候算合适。

  接吻前?那时候在吵架。重新回到刚才帖心发疯时的情形,我不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而且我真心不愿意再看帖心陷入癫狂的样子,并且还是像受尽了委屈一样,留着心痛的泪水。

  如果再往前,那就是帖心问我为何会打牌。我怎么回答?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所以我手中即使握着戒指,也不知道如何使用它了。

  而且我不否认,我的内心好像并不是十分想回去了,哪怕只有那么一丝的不想。

  原来,即使拥有了再重来的机会,也不是什么事都能摆平的。

  所以我又放下了在脖子下面握着戒指的手。

  帖心可能有些不好意思,自己穿过众人走进了房门。而剩下我自己,红着个大红脸赶紧拾起地上的西服,然后若无其事的问道:“刚才的赌局结束了吗?谁赢了?”

  “谁赢了。你赢了呗。。赢了个大美人。”刘舒在一边捂着嘴笑道。

  结果这使得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随后大伙就又进入了侧厅,而在我向客厅走的时候,我发觉林飞竟然看着我叹了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难道他是看到我和帖心的这一幕后,觉得我们不可能,所以在叹气??

  不过我也没问他,毕竟我和林飞也是今天刚认识而已。

  随后黎叔和褚庆凯坐回桌前继续他们的赌局,而我和其他人都站在桌台下面看着他们。

  刚才的一把由于临时中断,所以刘舒建议两人重新发牌。而这两人也比较有魄力,直接扣牌放弃。

  接着走上来两位美女荷官把桌子中间的筹码,按照刚才两人的压住重新退回了两人的身边

  不过刚才给我们发牌的荷官,这会儿却不见了踪影。

  后面的过程中,褚庆凯和黎叔两人时不时的观察下站在众人中的我,而这时候我可没有进行“作弊”去看他们的底牌,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牌型。

  而我却不经意的有意识的时不时看一眼坐在另外一旁的帖心,而她却低着头扣着自己的指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我不知道的是,发牌的刘舒也在默默的观察着我,甚至是非常细心的观察,包括我偷看帖心的一些小小的举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