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庆凯提出这个意见,其实主要还是因为淘汰林飞的这一局。

  他从我的表现中已经看出来,我是知道他必然是赢家,所以他才敢赌上这一局。不过让他比较意外的是,一直到公牌发到了最后一张,才能确定他是赢家,为何我能这么提前的预知。

  所以这难免让他有所怀疑。因此他提出了这么一个建议。

  他也不能肯定是发牌的荷官出现问题,而是有所怀疑。所以当他提出建议后,刘舒爽快的答应了,并且把发牌的荷官替了下去。

  “楚少爷要是拿不到好牌,可不要怪我啊。”刘舒半开玩笑的洗着桌子上的扑克。

  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这种感觉,反正我是觉得认真工作或者办事的女人,非常的有魅力。反正我现在觉得桌子旁边洗牌的刘舒,有一种说不出的魅力吸引着我。

  特别是在她发牌的时候,会用眼睛看着对方然后递给对方底牌,所以在他发给我牌的时候,总觉得她眼神中有种魔力。

  如果要找个贴切的词语,那应该是---勾魂。

  有的人天生就有一双勾魂眼,其实也不是故意做一些表现魅力的眼神,而是很自然很平常的那种眼神,但是却比较勾魂。

  酷匠y{网永U久x免IH费+K看i小%L说f5

  帖心的眼神就比较勾魂,但是她属于正常的媚态,给人一种特别女人的妖艳感觉。而刘舒的眼神中却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保护欲望的那种。反正我现在就挺享受她发给我底牌时看我的那一瞬间的。

  剩下的赌局,基本上和我没什么关系。

  为何这么说,因为我没把都看过底牌后才和他们玩,所以我知道后面的牌型。结果造成了褚庆凯和黎叔两人“斗智斗勇”,而我在一边跟着瞎凑热闹。

  我没有一把赢得比较多的筹码的时候,他们仿佛能看出我的牌型,所以在我出现必胜的牌型的时候,两人都放弃了跟注。

  而我放弃跟注的时候,他们两个却又相互厮杀起来,结果造成了我也熟不了,可是他们却又分不出胜负的局面。

  这种局面维持了很长时间,一直到。。。

  “几位,你们再不分出输赢,我可就累死了。”刘舒在一旁娇声笑道。

  结果这话让周围一直关注的牌局的人笑出了声音。

  “不如我们分开比赛如何?两人对局,赢家和另外一位继续,直到一人胜出。”

  说这话的还是褚庆凯。

  其实在刚才那会儿不分胜负的时候,褚庆凯和黎叔两人都一直观察着我。所以在我他们看出我所“点明”胜家后,另外一个人就直接放弃。所以褚庆凯这么提议,是想排除对我的观察。

  这样就少了我的“点明”,不管和谁对局,都不会从我这边得到暗示。

  我当然没意见,表示同意,而后黎叔就问:“那我们谁先来?”

  “不如,就让两位年轻人先来好了。”刘舒说着看了看我。

  “行啊,我没意见。”我摊了摊手表示同意。反正我觉得我这么作弊下去肯定不会输。

  “那我祝两位小家伙好运。”说完黎叔就站起了身子准备离开牌桌。

  “黎叔我们两人的筹码较多,不如我们先来如何?”黎叔还没离开,褚庆凯就接口跟黎叔商议。

  其实褚庆凯这么做,主要是想对我继续观察。因为他现在发现,如果我一直都是这么有“先见之明”的跟他进行对局,他真的没把握胜我。

  而且他想以自己筹码较多的优势,先把黎叔胜了,这样既能继续观察我的一些习惯,还能再淘汰一个竞争对手。

  不过这场赌局毕竟是刘舒刘家说的算,所以他在这么个提议后看着刘舒。

  我这时候突然感觉,褚庆凯这个人比较多事。当然我不知道褚庆凯心中是怎么想的,总觉得从一开始换荷官,接着又要两人对局,最后还指定要和黎叔先开始。

  其实帖心是比较了解褚庆凯的,她早就和此人打过交道,此人心中总有自己的小算盘,而且总要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后才出手,而且经常为了胜利而做一些不符合常理的举动。

  比如今天的规则本身就是由拍卖会的发起人,刘家的代表刘舒制定,结果褚庆凯一来二去的改了这么几次,反正让我挺烦的。怪不得帖心说此人是个“流氓”。

  当刘舒听见褚庆凯要和黎叔先进行的时候,就带着询问的眼光看向黎叔,反倒是黎叔挺好说话,直接又坐了下来说:“行啊,那就让王潇先稍等片刻?”说完带着抱歉的眼神看向我继续道:“我这个老家伙估计要不了几分钟就下场啦。”说完还自己“呵呵呵”的笑了两声。

  我当然没意见,所以就离开桌子向台下看牌的几人走过去。

  我刚站定身子准备观看他们的对局,帖心就走到我身边小声的说:“跟我出去一下。”说完就自顾的往侧门走去。

  我不知道她要干什么,所以就跟着走了出去。谁知道他在大厅没有停下,而是直接往门外走去。

  两位黑衣服的“工作人员”为我们把大门打开,我随着帖心就走了出去。

  秋天的夜晚还是挺冷的,外面的风好像更大了一些,鼻子里还能嗅到一些湿润的空气,仿佛要下雨了。

  而帖心穿的本身就是礼服,相对较为单薄,我看她出门后双手抱着肩膀,我赶紧脱下自己私服的外衣给她披上,带着责怪口气问她:“出来干嘛,你不冷啊。”

  其实我是想表示一下关心,毕竟在我住院的时候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心中也把她当自己亲人看。

  可是没想到我的热脸碰上了冷钉子。帖心看门口没人就转身带着嘲笑的眼光看着我说:“没想到啊王潇,挺会打牌的啊。”

  这下我不知道怎么跟帖心说,而且我总不能跟他说我有个时间倒退的戒指吧。所以我就骗他说以前经常玩而已。

  可是她听到我这么解释,就板着脸:“编,继续编。”

  我看到她这个脸色也有点不愉快:“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帖心并没有回答我,而是看着我的眼睛一句话不说。

  而我看着她的眼神,渐渐的有点不敢与她对视。毕竟帖心对我一直不错,而今天我因为想得到夜明珠也在跟她做对。

  她来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让我输牌。结果我不但没输,还一直在局里坚持着。虽然筹码较少,可毕竟我心里是想赢的。

  而且我因为不能告诉她戒指的事还骗了她,所以在她盯着我的眼睛看的时候,我表现的有点躲闪。

  “我今天才发现,你越来越让我看不透了。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帖心一脸严肃的问道,并且口中说出来的话都带着审问的口气。“你根本就很会打牌,甚至比他们打的都好。”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她,所以干脆就没有说话。

  “那几个人,都是赌术非常高明的高手,不是你这种家庭条件的人玩过几次牌就能赢的。你到底有什么。。。。。”

  “我这种家庭条件怎么了?我这种家庭条件就不配跟你们这种生长在温室里的花朵打牌了?就不能赢你们这些富人名家的子弟了?你们牛X,你们高干,你们随手洒下的钞票就是我这个家庭出身的人一辈子别想挣到数字。你们的游戏有意思,随随便便就能让一条生命消失,随随便便就能让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凭什么你们就能支配人,凭什么你们生来就带着贵族的光环。”

  我受不了帖心说我的家庭,我真的被说的话惹火了。

  可是没想到的是,帖心听见我后竟然比我还要火大,直接就推了我一把:“你滚蛋。”紧接着扬起手就向我身上打过来,一下一下的一直打。并且嘴里还说着:“骗我。。。骗。你骗。。骗~!~~你们都骗我。。”

  我从她嘴里听到的哭腔,赶紧拉着她双手不让她动弹,而这时候我也看到了帖心脸上的两行清泪。

  没想到这女人竟然哭了。不过这还不算,我虽然抓住了她的双手,可她这会儿完全失控了,歇斯底里的反抗,要抽出双手打我,并且还完全不顾形象的挣扎。

  帖心力气并不大,可是这会儿她完全不受控制,拼命的挣脱我的双手,而且还用含着眼泪的双眼死死的瞪着我,仿佛我对她伤害了好大,好大。。。

  看到她这样,我心里突然感觉如同针扎一般,莫名的疼痛。像是一种自己的孩子没有保护好受到了伤害一般,很难形容的疼痛。

  毕竟我和帖心只是普通朋友,而且真正算起来,我只是她的一名员工。可没想到我说的话竟然让她如此的。。。。。陷入癫狂。

  可是帖心依然发狂似得要挣脱我,并且嘴里还拼命的喊着:“放手,我叫你放手。”

  我突然想到一句话,在一个女人跟你吵架的时候,她需要的不是理由,而是一个吻。

  也不知道我是因为这句话,还是我内心就有这么点冲动,或者是说刚才就已经尝试过了,所以这时候我毫不犹豫的对着帖心的嘴唇,低下了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草十八岁说:

  抱歉最近有些忙,一直没更新。这两天我会加把劲,多更新一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