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不得不佩服在座的几位的牌技了。

  眼看我手中的筹码不多,如果再输下去就要退出比赛。所以我看了他们的底牌,嗯~!~还有未翻开的公牌。

  当然,我也用戒指进行了时间倒退,退回了我没看牌的时候。这样我心里就有数了,知道谁的牌好,也知道我是否能赢得下这一局。

  所以,在我知道我的牌一定是最大的时候,我毫不犹豫的All-in。

  起初,我第一把All-in的时候,满脸的自信,笑眯眯的看着各位。不过他们都是赌术比较高明的老手,并且在今天决定是否能和美国刘家进行合作的重要比赛中,往往都比较谨慎。而且家族派来的都是在家族中拥有一定地位,并且赌术高明的人。

  所以,我的All-in,加上我自信的表情,造成了其他人的。。。。弃牌。

  没人会傻着跟着我All-in。明显我拿了一副好牌。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不会输光退场了。

  不过让我生气的是,帖心竟然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我,特别是在我拿到好牌的时候,正在得意,如沐春风。可看见帖心那鄙视的眼神,就生气。

  所以,我亲了她。算是一种恶作剧的报复吧。当然,她不会知道。

  可即使这样,也不是没次我都能保证是好牌的,所以在我确定这把肯定无法胜利的时候,我只压了个入场的筹码后就扣牌放弃了。

  结果桌上一直都是他们几个人在剧烈争夺,我的筹码一直在五十万到六十万之间徘徊。

  不过这样至少使我立于不败之地。好歹我不会输完筹码而出局了。

  我虽然不会输,可不代表别人不会输。

  就在我的底牌比较烂而扣牌放弃后,发牌的荷官刚翻开三张底牌,林飞就有点坐不住了。

  因为林飞手中拿到的是一组同花顺,方片的8,9,10,11,12.林飞手中是8,9两张。而公牌是10,11,12三张。

  这是一组相当好的牌型了。在德州扑克中,只有带A的同花顺才比它大,否则都要小于这种牌型。

  不过林飞不愧是被国内各家赌场拉入黑名单的人物,明明手中有一把好牌,可是他脸上却没有任何惊喜显露出来,并且坐在位置上一动不动的看着其他两人。

  其实我不知道的是,这几人在一起打牌不是一回两回了,而且都是赌术高超的人。而德州扑克就是看心里素质的游戏。而黎叔和褚庆凯两人深知林飞的一些小习惯。

  上次打牌的时候,林飞手中一拿到好牌,就会面不改色的看着其他人,而且本身林飞就是个爱说爱动的人,可偶尔不说话了,很容易捕捉到他的心里状态。

  而这次一起打牌,在刚开始的热身赛里面,几人就已经摸清楚了对方的脾气,并且正式开始的比赛也进行了很长时间了,所以对于对方的了解也比较深刻了。

  所以正是林飞这种表现,让其他人知道他拿了副好牌。

  可这一会儿林飞估计也注意到了自己的习惯,所以用了点小聪明,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有时候故意拿到好牌装沉默,有时候没拿到好牌也装沉默。所以现在黎叔和褚庆凯,都在分析他这次是真的好牌,还是装出拿到好牌的样子。

  “林家小子拿到好牌了啊~!”黎叔斜眼看了下褚庆凯说道。其实他是在引诱林飞说话,因为林飞如果开口的话,根据这两人的细心观察,就比较容易能观察出来一些可以捕捉到的关键细节。

  比如,说话的快慢,说什么话,以及说话是否会有动作等。

  不过林飞让他们失望了,他只是笑了笑,依然没有开口。

  好吧,这些心里活动我是看不出来,我虽然知道他手里拿的是好牌,可这是我“作弊”后才知道的。

  所以我乐呵呵的看着林飞。

  出人意料的是,林飞看了我一眼后,直接All-in了。他手中的筹码是一百零几万,并没有明显优势。结果现在就造成了,如果有人跟他一起All-in的话,那么肯定有人出局。

  黎叔这把牌比较烂,他直接扣牌放弃了。而褚庆凯则犹豫了。

  他犹豫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我。

  还有我不知道的是,我虽然不会打牌,可是玩了这几把后,其他三人已经把我当成高手来看了,甚至他们都觉得我是比他们更加厉害的赌场高手。

  为什么?很简单。

  我总是知道谁的牌最好。往往我All-in的时候,他们都不跟了。所以我也就赢回了一些压底的筹码。但是一旦我放弃后,我就会关注其他人的比赛,这样就让这些观察力非常强的人渐渐从我的表情,动作和表现来看出我比较注重谁。

  而我比较注重的人,往往都是赢家。

  所以这次林飞拿到好牌后,黎叔还跟林飞说话,想观察出林飞的虚实。而我这时候由于黎叔跟林飞说话,所以也看着林飞,结果林飞就认为我比较注重他,他应该是最大的牌,况且他这种牌型,赢他的可能性只有一个,那就是后面两张公牌是方片K和方片A。当然,如果其他人手中的底牌是这两张牌也是可以的。

  这种可能性十分的小,而且我的表现,也给了林飞信心。当然,我自己是不知情的,只有这几位赌场高手才知晓我的一些习惯。

  不过林飞还是失算了,因为他拿了这把好牌,造成了他有几秒的时间并没有观察我。而就是这几秒的时间,造成了林飞的失败。

  而黎叔和褚庆凯两人,都观察到了,我在刚发牌的时候看了一眼褚庆凯,而就是这一眼,让褚庆凯知道了他的牌应该比林飞大。可他不敢盲目的信任我,因为虽然我能猜对谁的牌最好,可怎么看我都太像一个门外汉了。

  虽然他们惊奇与我做出的判断,而且每次都是正确的判断。可最终也不会完全信任我。

  酷!匠JS网*首¤a发F

  而我知道,这次的赢家,其实是褚庆凯。林飞虽然牌比较好,可是褚庆凯的底牌中有一个方片A,而公牌的第五张,就是方片K。这是德州扑克中最大的牌型。

  所以这把牌最好的,其实是褚庆凯,而不是林飞。林飞的失误就在于那没有观察我的几秒时间。

  褚庆凯还有一个想法,他不敢把所有的赌注都赌在我的判断上,所以他一直在犹豫。

  他犹豫的目的,主要是手中的方片A。因为他只需要一张方片K,就构成了最大的牌型。而我看他的那一瞬间,并没有给他带来什么提示,但是却给他了一些自信。

  然后。。他跟着林飞,压上了所有的筹码。

  结果在翻开最后一张底牌的时候,都看到是方片K的时候,褚庆凯露出了一些微笑,而林飞却站了起来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说实话,林飞的眼神中我看出了一丝不甘心,还有一丝被出卖的恨意。

  不过让我纳闷了,赢了他的是褚庆凯,又不是我,他瞪着眼睛看我干嘛。

  林飞这么看着我,主要是因为我的表现使他觉得他是最好的牌型,何况他的牌型真的不错。

  “王潇是吧,林飞受教了。”他竟然抱拳向我行了一礼,然后离开了赌桌。

  说实话,我到现在都有点莫名其妙,明明是褚庆凯赢得他啊,干嘛冲着我来劲。

  林飞刚走,褚庆凯也跟着站了起来,并且提议道:“刘小姐,毕竟这次比赛关系到您家族拍卖品的归属,不如您来发牌如何?”

  他的话刚说完,李涵,宋伯和李家老爷子的脸色纷纷就变得铁青。他这话里深层的意思,是在责怪发牌的荷官有问题。

  虽然没有明说,但是我都能听出来他什么意思,何况是其他人了。结果这时候李家老爷子瞪着在我身边站着的荷官,一个面相挺清秀的女孩。

  可这个女孩这会儿脸色特别不好看,仿佛在害怕着什么。而且我也注意到,她好像都要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