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发疯的男孩

  小徐是一名刚毕业不到一年的大学生。可是就在这一年里,发生了好多事情。

  小徐父母年轻的时候,由于父亲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两人一直没要孩子。可是眼看年纪越来越大,要不上孩子的压力与日俱增。眼看要自己就要步入花甲,父亲也经常因为没有孩子而睡不着觉。

  结果一次偶然的机会,母亲惊喜的告诉小徐的父亲,自己在医院检查后已经证实,两人终于有了爱情的结晶,已经怀孕两个月。

  这让父亲感到十分惊喜,当时就激动的哭了出来。就在小徐发出人生中第一声啼哭的时候,她的父母感觉仿佛在凄冷的黑暗中度过了好长时间,突然沐浴在阳光下一般。所以“徐温暖”这三个字就印在了小徐的出生证明上。

  而随着女儿一天一天长大,自己的父母也一天一天老去。而且小徐的家庭一直是在农村做农活,所以并没有太好的经济条件。

  还好她自己够努力,不负父母的期望,考上了中原大学。可是小徐也没有忘记在家辛勤劳作的父母,为了给二老减轻一些自己上学所带来的压力,小徐在课外之余就经常找一些工作,出入与餐厅,饰品店,蛋糕房等地方当一些服务员来挣取一些生活费。

  并且在大三的时候,小徐还找了一家私人承办的幼儿园来进行实习。虽然自己不是幼师专业,可是这种私立幼儿园管理没有那么严格,自己还能做个生活老师什么的。

  其实她当初找这么一个幼师的工作,并不是因为工资待遇好,而是她实在是太喜欢小孩子了。特别是看着小朋友们平时那天真无邪的笑容,玩耍起来那对一切事物都感兴趣的劲头,让小徐觉得这些孩子就是自己的希望一样。

  父亲已经七十多岁的高龄了,可是还依然经常在农田里面干活。这让家里没有兄弟姐妹的小徐产生了辍学的想法。虽然在秋收时节家里的亲戚和朋友都会前来帮忙,可父亲年纪毕竟大了点,渐渐的有点力不从心了。

  可就在自己跟父亲商量要回家帮忙务农的时候,父亲严厉的批评了自己的愚钝。二老拼命的挣钱,母亲还经常赶着集市摆个地摊卖一些亲手编制的手套袜子,不就为了让自己有一个好的学习条件,将来找一份收入高一点的工作么。

  所以她就打消了辍学的念头。不过她也辞去了自己热爱的幼师工作,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喜爱自己的一帮小朋友,找了一份酒吧服务员的工作。

  不为别的,只为这份工作能有好的收入。

  可是这种场合自己还是有点不适应,看着一群男男女女在这里又唱又跳,每次来的花费都是自己一个月的工资,这让她有一些羡慕。

  不过她还不算迷失自我,没有被金钱迷惑而做出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不过在这种场合下上班,有时候也会出现让人无奈的事情。

  这不,就在这天,小徐正常的在酒吧上班,给一桌客人上酒的时候,有一位已经喝醉的客人,非要自己坐下来陪着喝酒。

  小徐以前也经历过这种情况,领班的姐姐告诉自己,遇到这种客人就放下自己的姿态,陪他喝上一杯就没事了。

  所以小徐就学着众多“姐妹”一样,跟这位客人哥长哥短的碰了一杯。可今天好像这位客人真心有点喝多,喝完了一杯后就伸手拉着自己的手腕要坐在他旁边陪他。

  小徐只是个服务员,上班时间也不长,完全不会应付这种客人。结果一下就慌了,拒绝了这位客人。

  可这下这位客人就不愿意了,伸胳膊就要搂自己。这还不算,他的那双发油的手还顺着自己的后背往下探,明显的占便宜。当时小徐已经生气了,直接就站了起来准备离开这一桌。

  可自己还没有走开,刚想占便宜的那位客人就站了起来从后面抱着自己,伸嘴就往自己脸上亲。这下愤怒的小徐直接就转身把这位客人推到了。

  小徐并不知道,这位客人其实是当地派出所的所长。因为在自己管辖的范围内所以肆无忌惮的来这里找点乐子。可眼前的这位完全不给自己面子,而且周围还很多自己的手下,结果小徐推了自己一把,立刻感觉到面子有点挂不住。所以站起来骂骂咧咧的伸手就往小徐脸上招呼。

  小徐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孩,当时就挨了这位客人一耳光,嘴角还留着深红的鲜血。

  这下在酒吧里面闹出的动静挺大的,当时领班的姐姐就过来跟这位客人说好话。可这位客人明显不听劝,毕竟在他自己的管辖范围丢了这么大个人,他总要找回点面子。

  结果他就提出,还让小徐坐下来陪他,直到陪高兴了为止。

  这肯定不愿意啊,即使领班的姐姐在一边使劲说好话,小徐也没同意。

  可能是这位客人真的喝的不少,听到自己还是拒绝,就嘴上说着:“不同意,我就打到你同意为止。”伸手还要往小徐脸上招呼。

  也就是这个时候,来了几个保安拉开了这位客人,紧接着一位五十多岁看起来和蔼可亲的老者走了过来,让自己离开这一桌,然后跟这位客人说着什么。

  不过据说这位客人还是不依不饶,最终被这位老者让保安轰走了。后来自己才知道,原来那位讨厌的客人是这里的派出所所长。而把他们轰走的老者,只有酒吧的总经理认识,说都叫他宋伯。而且总经理也告诉自己,宋伯是个大人物,这个小所长肯定要遭殃。

  这件事过了没几天,自己就看到报纸新闻上报道,说XX街派出所所长由于受贿,作风等问题被检察院带走了。而这个人正是那天在酒吧闹事的那位客人。这下让还在担心会不会遭到报复的小徐心里松了口气。

  可放心的同时,自己又非常想谢谢这位都称他为“宋伯”的老者。可这种大人物估计也不是自己想见就能见的吧。

  终于有一次在上班的时候,看见宋伯又一次来到了自己上班的酒吧。于是她就壮着胆敲响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得到同意后进去跟宋伯道谢。

  “宋伯您好,我是小徐,我想谢谢您那天帮了我。”小徐紧张兮兮的跟宋伯说着。

  不过好像宋伯已经忘记自己了,说了半天他才想起自己是那天得罪客人的服务员。不过接下来宋伯说的话,就让自己感到了忐忑的滋味。

  “小徐是吧。我觉得你不适合在这里工作。”

  这下小徐可慌了,难道因为那天客人的事,酒吧要把自己开除了?

  “东区新建了一个场子,需要一些形象好并且人品信得过的人。明天你就去那里上班吧。”宋伯接着刚才的话继续说道。

  这下可让心脏都要跳出来的小徐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要给自己调动工作。可联想到家里的经济情况,而且酒吧的工资待遇也不错,小徐想都没想就问:“去那边发多少钱工资呢?”

  结果这下让总经理和宋伯“呵呵哈哈”的笑了起来,总经理边笑边说:“比这里高的多,放心去吧。”说完就向自己摆手让自己离开办公室。

  本以为要丢了工作的小徐,没想到换了份工资更高的工作,这让自己开心的笑了半天,也不知道是因为工作高兴,还是因为自己刚才过度的担心而自嘲。

  就这样,小徐到了另外一家,由宋伯直接管理的地方上班。不过这个地方,竟然是一个赌场。

  小徐还是第一次接触这些东西,她知道这些都是违法的。不过在来的时候,总经理在电话里跟自己说的很清楚,宋伯的场子,即使整个中原市都被查,宋伯的也不会有一点问题。

  虽然小徐心中还是有点不情愿,可一想到比自己在酒吧还要高出一倍的工资,再想到自己家里的父亲,她也就欣然接受了。

  不过还好,宋伯的这家赌场非常正规,来玩的客人一般都比较有素质,至少看起来比酒吧的客人要好的多。而且这里平时客人也不多,基本上都是宋伯的一些朋友。

  虽说是宋伯的朋友,可还是让小徐比较好奇。宋伯竟然有这么多朋友。后来听说宋伯是在跟另外一个大人物打工,这里的客人很多都是那位大人物的朋友。宋伯都这么有钱有能力,还是给别人打工,这让小徐没法想象宋伯的老板是什么样子。

  就这样,小徐在赌场干了半年。这半年里,宋伯对员工平时也很照顾,大家都比较敬爱他。直到家里传来噩耗,说父亲病重,已经进了重症监护室,而且据说治疗费就要好几万。

  这让小徐一下慌神了。别的不说,光自己父亲的治疗费用,家里就拿不出来。而自己在这里虽然工资挺高的,可是毕竟干的时间太短,一时之间也拿不出这么多钱。于是她就向赌场的同事之间借钱想要度过难关。

  不过这事最后让宋伯知道了,他给自己放了假,并且还预支了一年的薪水,让自己拿着钱回家给父亲看病。这下小徐更加感激宋伯,觉得跟宋伯工作自己总能感觉到温暖。

  因此她心里把自己的名字悄悄的安在了宋伯的身上----宋温暖。

  当然这只有她自己知道,从来没跟别人说过她心里给宋伯取名的事。

  还好老天有眼,也是因为治疗费用到的及时,父亲脱离了危险并且渐渐的好转。再次回到赌场工作的小徐非常努力,一方面是想多赚取一些金钱来给父亲卖些营养品,另一方面是想努力工作报答对“宋温暖”的感激之情。

  这天宋伯在赌场挑选了几个人,说过两天要举办一个活动,到时候我们要去比较远的郊区工作一天。还让众人跟家里人打好招呼,当天晚上不回家了,就在那边住下了。

  小徐当然也在被挑选的人里面,宋伯在赌场里面总是特别照顾自己,而自己对于赌场上面的所有玩法都精通,并且对任何玩法的准备工作都训练的非常熟练。

  而小徐在中原市毕业后就自己租房住,也不用跟谁打招呼,所以就欣然接受了宋伯下达的“任务”。

  本以为这次活动是去什么荒山什么村落的地方,自己还在纳闷让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干什么工作。可没想到竟然来到了一座私家庄园里面。

  这下就让小徐感受到了,有钱就是好的至理名言。这家庄园其实就是一个别墅群,庄园里面除了平整的道路,就是修剪的非常舒心的草坪。还有一些不算太高的小树偶尔屹立在草坪中间。成群成群的小鸟在草坪上飞舞嬉戏。这仿佛就是童话里面的场景一般。

  在宋伯的带领下,小徐和一众姐妹被带到了进入庄园深处的一座比较大的别墅里面。而宋伯告诉我们的任务,就是负责跟今天来的客人做好服务。

  宋伯还告知了各位,和赌场一样,这些客人也是一些赌客而已。其实小徐自己也知道,宋伯是说给她自己听的。因为其他的姐妹以前就来过,据说她们经常来这里跟宋伯的老板请来的客人来进行服务,当然只是和赌场工作一样的待客服务。

  就这样,小徐一众人一直在这座别墅的侧厅等着客人。这间侧厅被装修的基本上和我工作的赌场一样,甚至连一些赌具的摆放方式都大致相同。这让小徐猜测,这间房子的装修估计就是宋伯设计的。

  而等待客人的期间还有一位看起来挺帅气的男子,和一个据说从美国远道而来的女孩在这里玩了一会儿,让小徐特别注意的是,这个女孩看起来好美啊,大大的眼睛秀秀的眉毛,高高的鼻梁深深的眼窝。不管从任何角度看,都让小徐羡慕不已。

  由于侧厅的门是关着的,小徐和赌场众位姐妹们都在这里坐等今天的客人。而门外渐渐传来越来越热闹的声音,想必是客人到了。

  g酷匠o网!首"发-

  直到宋伯推着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者进入侧厅,小徐才学着众人站起来跟宋伯打招呼。

  宋伯进来后告诉各位让今天都听这位坐在轮椅上的老者的话,小徐猜测这位老者应该就是传说中宋伯的老板。而这位老者看人的眼神,总给人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这让小徐有些不敢看这位老者的眼睛。

  而宋伯就在赌场检查着设备的功能,并且还吩咐众人各自负责的桌台。而小徐则被分在了德克萨斯桌。

  过了没多大一会儿,陆续进来了几位客人。那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孩也在内,不过她跟其他人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而这时候有几位客人要在小徐自己被分到的德克萨斯桌台进行游戏。小徐就站在桌台旁边熟练的洗牌发牌,并给其他的姐妹们手势进行筹码的发放和整理。

  不过这几个人从穿着打扮上,都让小徐感觉到应该都不是一般人。特别是有一个长相不算出众,可是打扮却非常板正的男孩,他笑起来总让人感觉很亲切。而且,他身边一直有一个打扮非常时尚,身材性感高挑的女孩总是挽着他的手臂。而这男孩虽然看起来比较沉稳,可小徐还是能看出来,这个男孩比自己要小上几岁。

  估计又是一个花花公子哥吧。小徐心里独自猜测着。

  不过让小徐心里想乐的是,这个男孩和身边的女士,应该是女朋友吧。两人在墙边说了会儿话后,女孩生气自己走了回来。还见那男孩一脸难看的表情,估计是做了什么让自己女朋友生气的事吧。当时都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可能是印象比较深刻吧,所以等这男孩也上桌来进行游戏的时候,小徐一直留意着这个男孩。从开始的那两把,小男孩输了,但是他并没有表现的非常着急,还和几位客人又说又笑。

  可接下来的两局,这小男孩的脸色就比较难看了。而且坐在桌前抓耳挠腮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搞笑。不过小徐自己也看出来了,这几个人都是经常玩牌的,知道什么时候放弃什么时候跟注。而这男孩却是个门外汉,明明要赢得牌,他放弃了。明明要输的牌,他加了注。

  这让小徐自己也挺为这男孩着急的。不过着急归着急,总不能包庇他吧。再说自己也只会洗牌什么的,总不能偷偷的跟他说让他加注或放弃吧。

  终于,在这个小男孩身边只有一半不到的筹码的时候,这小男孩刚看完自己的手牌,竟然站了起来,抓着身边其他人的牌就看,看完就换另外一个人的底牌看。

  满桌的人,还有观看他们赌牌的人,还有给各位客人服务的姐妹们,都等着两个大眼睛看着这个小男孩,不知道他要干嘛。

  可这还不算,他看完所有人的底牌后,竟然来到小徐的身边,拿起小徐手边还没有发出去的公牌就看,看完就后他竟然特别大声的在小徐身旁叫到:“哈哈!~这把我赢了。”

  “你疯了吧~!。”他的女朋友上前把他拉了出来,瞪着眼睛。

  其实不只是他女朋友,小徐也觉得这男孩是不是输钱输疯了。

  “我就是疯了,夜明珠我要定了。”那男孩特别大声的冲着自己女朋友吼了一声,然后迅速的在他女朋友的嘴上“吧唧~"一声亲了一口。

  她女朋友当时就愣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其他人估计也听惊讶的,都没说话也没发出声音,就这么张着大嘴看着他们两个人。

  小徐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她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示意各位继续押注,而是傻傻的看着那位比自己要小的男孩。

  而这个男孩亲了自己女朋友一下后,就伸手在自己脖子上摸索着,然后掏出在脖子上挂着的一个坠子。

  本以为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坠子,可没想到竟然是一个螺丝帽。

  谁会把螺丝帽挂在脖子里啊。小徐觉得不可能,特别是这男孩从穿着看起来一定是一个身份不一般的人。

  可小徐正准备仔细看那坠子具体什么样子的时候,那男孩把自己的一根手指伸进了那圆形坠子中央的空间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