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你挺招美国人的喜爱啊。”帖心看见刘舒对我挤眉弄眼的,悄悄在我耳边说道。

  我见帖心这么说,就把她拉一边,小声问她:“你把我找来跟他们玩牌,是真的不打算要这颗夜明珠吗?”

  “不打算、”帖心干脆利落的回答我,然后恍然大悟的抬头看着我继续道:“你不会对这颗夜明珠感兴趣吧?”

  “我不但感兴趣,我还想赢得它。”我一脸认真的跟帖心说道。

  可是我虽然认真,帖心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笑什么啊?”我皱眉表示我的不满。

  帖心向众人的牌桌扬了扬下巴问道:“你觉得你能赢得了他们?”

  “不知道。虽然我听说他们都有很高明的赌输,可刚才看他们也都是凭运气啊。”我抱着双手看着帖心。

  可帖心却用嘲笑的目光看着我:“不是我打击你,你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赢的了他们。现在他们根本就是在瞎玩。”

  也不怪帖心对我这么没有自信,毕竟我也只是知道一些打牌的规则而已。真正和他们这些赌术高手面前,我就显得太小儿科了。

  “如果我赢了呢?”

  帖心看着我认真的表情呆了一下,她估计没想到我对这件事这么感兴趣。紧接着她说道:“我没打算接这笔生意。”

  “是因为怕影响赵家?”我毫不避讳的跟帖心提出我心中的疑问。

  帖心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而用严肃的口气跟我说道:“你是我的员工,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现在我不想接这笔生意。”

  说完,帖心就转身回到了牌桌周围。

  说实话,从帖心在医院照顾我的时候,我就再也没把她当我的老板看待。并且我也觉得我跟帖心的关心挺好的,虽然谈不上非常要好,但是普通朋友总是没什么问题吧。

  何况帖心这人比较善于交际,跟谁都能聊得开。所以我一直觉得我跟她之间就是朋友之间的关系,虽然我还算作她公司的员工。

  可是当帖心跟我说了这么一句话的时候,我觉得心里非常堵,也非常生气。

  看着帖心肚子站在牌桌周围连看都不看我一眼,我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说不定帖心这人跟谁都是能打成一片的,我在她心里也就是个员工位置。

  这么想着,我就回到刚才看牌的位置,但是也没再跟帖心说一句话。

  “怎么着,惹你的女神生气啦?”刘舒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我旁边,小声跟我说着。

  我心里正堵着气呢,嘴里嘟囔了一句:“还不都是你那颗珠子闹得。”

  “咯~!咯~~~”刘舒捂着嘴笑了两声,没在说话。

  “要不我们这把分出胜负吧,也别让远道而来的客人久等了。”李涵看了眼我身边的刘舒,跟牌桌上的几位建议道。

  “那我Allin。”褚庆凯直接示意身旁的荷官上筹码。

  “行,那我也跟上。”黎叔也跟着说道。

  现在场面上就只剩下这三个人了,林飞刚才输了几局由于筹码不足四十万,已经被淘汰了。

  德州扑克每局游戏带入的筹码是有下线的,必须达到下线标准后方可进入游戏。而他们几人玩的,就是四十万的下线。

  而现在牌桌上的三人,褚庆凯的筹码最多,所以他全下后,其他几人若想跟注,就只有把手中的筹码也都下里面。

  不过褚庆凯的筹码只是比他们两人多出一点而已,所以这局如果都是选择全部下注,那么不管谁赢,其他两家都会遭到淘汰。黎叔和李涵是因为没有筹码而淘汰,褚庆凯则若是输了,则是因为筹码不足四十万而淘汰。

  “唉~!~这我们都是在给黎叔送钱啊。”说完李涵翻开了自己的底牌。

  褚庆凯道没反底牌,而是示意荷官收牌。并且黎叔笑着跟几个人说道:“等会拍卖夜明珠你们要让我,那才算尊敬我这个老家伙啊。”

  其实我还是不太明白,为什么褚庆凯不翻牌就说黎叔赢了呢。而且几人都站起身子,向我们走过来。看样子黎叔一定是赢家。

  “刘小姐,看来他们已经热身完了,我们正式开始吧?”李家老爷子用浑厚的嗓音跟刘舒说道。

  “全听李伯伯安排。”刘舒向李家老爷子微微点了下头。

  “大家看玩点什么好?”李老爷子向众人搜寻意见。

  “无所谓,看你们吧。”褚庆凯看向众人。

  这时候黎叔望着我,说道:“今天王潇代表帖心来参加,而且还没跟他一起玩过。要不我们就听王潇的吧。”

  “行啊,王潇你最拿手的是什么,不用跟我们客气。”林飞笑着冲我扬了下脑袋。

  我见他们都看向我,让我拿主意。这正合我意。于是我就跟他们建议说还玩德州扑克吧。其实我心里着实不敢和他们玩别的,主要是怕他们说的游戏我不会。

  “那就这么定吧,筹码还定为一百万,最后胜出者赢得夜明珠。”刘舒接着我的话跟大伙说道,说完还冲我笑了笑。

  随后几人都表示同意。紧接着我们都又回到了刚才的那张牌桌上。唯一不同的是李涵不在夜明珠的竞拍资格内,他站在一旁观看,而我坐在了李涵刚才坐的位置。

  紧接着,我身旁的一名荷官在我身旁桌面上摆放了一些筹码,其他人身边也都放了相等的筹码。

  我当然不会认为这些筹码只是为了分出胜负而放在这里的,肯定是在场的各位需要真正付钱的。而我身边的筹码,不用问就是帖心所出的费用。

  不过帖心今天的到来,李涵给了她两千万的好处费,相信这一百万她也不会心疼。所以她才让我坐在这里跟几位高手进行游戏,放心的让我输钱。

  为了使比赛公平,几名荷官放下筹码后就推出了牌桌区,远远的站在一边看着,只留下了一名发牌的荷官。所以后面下注的时候,就没有人在一边帮我们下注了。

  而这名发牌的荷官,从桌子下面又拿出了一副新扑克,重新拆开洗牌。

  没多久,荷官就洗完牌后示意我们可以开始了。我随手拿起一块胶饼跟着其他人一起仍在了桌子中间。

  说实话,现在坐在这里也挺刺激的,因为我知道我手上每扔出去一块胶饼,那就是一万元货真价实的金钱。我最多上初中的时候和几个朋友玩拖拉机,拿着一块一块的零钱玩。而现在随手就是一万,这还真有点紧张。

  不过我现在才知道,刚才他们几人真的没有认真打牌。从我坐下玩了四把,已经输了四十万了。也就是说我要是再输二十万,我就出局了。

  而且据我观察,他们几人在玩的时候虽然也有交流,开着一些较为正式的玩笑。但是很多时候在下注的时候往往都犹豫很长时间。

  德州扑克,我了解的太少了。这种游戏玩的好的人,都是从对手的了解,还有对手的一些行为习惯的细节,还有牌面上的几率来计算出胜率的。

  从开始的几局,几人都是在对对方做一些试探,从中找到对方的心里活动,并且在下注的时候计算下面会出现什么牌面的可能性来决定下注的多少。而我这个门外汉,根本就在他们几人当中占不到一点便宜,扔出去的筹码就没有能收回来的。

  而且这是正式开始玩,胜出的人将获得夜明珠,并且获得刘家的投资。所以他们玩的比刚才要谨慎的多,也没出现Allin的现象。

  现在我知道了刚才他们几人在和李涵随意玩的时候,为何那么“随意”了。主要原因就是怕对方找到自己的习惯。而且最后一局都有底牌没翻开,几人就确定是黎叔获胜,估计都计算到黎叔的大概牌型了。

  这么想着,我们又玩了一把。而这把,由于我的底牌是两张K,所以我比较大胆的多跟了两回。结果又输进去了十三万。

  这下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帖心嘲笑我了,我跟这群人玩牌,根本就没有可能胜利。

  而我现在的筹码,已经不足一半了。而我身边的筹码如果小于四十万,那么我就会出局。

  我真的着急了,虽然我知道帖心是故意让我来输的,可是我现在还抱有幻想,说不定我胜利了帖心会改变主意,到时候夜明珠在帖心手里,我还有机会可以真正的近距离研究一下这颗夜明珠。

  y看正3◎版yr章H节上酷7匠网

  可如果我输了,那我就真的没机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