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蹦蹦。。蹬蹬~。。布鲁布鲁~!~~滴噜。。的噜”整个房间轻轻的传来轻松而欢快的乡村音乐。

  大厅旁边的侧厅,也是挺大挺气派。并由专业的设计师布置了一间“棋牌室”。当然,此“棋牌室”非彼“棋牌室”。各种赌博消遣的设备应有尽有,大到百家乐小到苹果机,各种玩法的应有设施非常齐全。并且还有许多身穿肉丝高跟,低领裹臀职业装的年轻荷官站在某些需要服务的“游戏台”旁边。

  也不知道平时这里就是这种设施,还是因为这次“拍卖会”故意进行装修的。整个房间呈金色色调,让人进入后感觉步入纯金打造的宫殿一般。

  说实话,我是第一次到赌场。如果这间侧厅算是赌场的话。

  我刚步入侧厅,就看见刘舒弯腰在李家老爷子耳边说着什么,然后起身看着进来的众人。这时候李老爷子“咳~!”的声清了下嗓子,然后对刚进侧厅的众人说道:“刘小姐家里来电,各位先在这里玩一会儿,稍后由刘小姐来主持这次拍卖。”

  紧接着刘舒就微笑弯腰鞠躬的跟大家说道:“抱歉了各位,稍微失陪一会儿。”

  说完她就穿过众人离开了侧厅。不过她在走到我身边的一瞬间,还冲我眨了一下眼睛。

  不过也就是这一瞬间,还让帖心看到了。她又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看来人家对你还是有点意思啊,不一定没戏。”说着还吧唧吧唧嘴皮子。

  由于今天来参加拍卖的几人都在这会儿都在门口,我也没法跟她解释许多,这样难免让别人听见。所以只好报以苦笑以示清白。

  “林飞,许久不见,你教我的方法我现在屡试不爽,要不咱们再切磋切磋?”李涵转身看着林飞。

  “跟我学的招数还想在鲁班门前耍宝,我看你手头钱没地方放了吧。”林飞边说变找了一张牌桌做了下去。

  “不如我们一起吧,反正闲来无事。”褚庆凯也来了兴致,准备坐下和他们一起玩两把。

  “帖小姐不坐下来一起玩玩么?”黎叔这时候也开口了,看着一直抓着我胳膊不放的帖心。

  “你们男人的游戏,我还是不要参与啦。我站旁边给你们加油就好了。”帖心看着黎叔微笑道。

  “那好吧。既然是男人的游戏,也算上我一个。”说着,黎叔也在牌桌旁边做了下来。

  他们坐的桌子是一张比较大的椭圆形桌案。整个桌案是大理石塑造,桌边金色边框修饰的整体看起来非常美观。桌面上正中间位置印有五个长方形小格子,而每个上桌的玩家面前,也印有两个同样大小的长方形格子。

  这时候一位长相美丽的荷官站在桌台前方,并在桌台上面拿起一副未拆封的扑克牌,随手拆开熟练的洗着牌。

  他们坐的这张桌子,是主要为德州扑克所专门设计的。

  玩过这种牌类游戏的朋友都知道,德州扑克是一种简称,也就是俗称。它的全名为德克萨斯扑克。

  这种牌类游戏的特点就在于参与的人数可多可少,不影响游戏进程,所以在赌场里面也是比较受欢迎的一类游戏。

  “知道怎么玩么?”帖心在我耳边小声的问道。

  我扭头看着他,眯了眯眼睛告诉他别小看我,杂说我还是知道规则的。结果帖心笑了笑没说话,我感觉她就不认为我会玩。

  “我们就玩一百万怎么样?反正也是娱乐而已。”黎叔看着坐在桌子周围的几人,建议道。

  “行啊。听黎叔的。”李涵做为东道主迎合着黎叔的建议,其他人也表示没意见。

  德州扑克是需要有筹码才能进行的,每人带着自己手中的筹码入局,本局开始后筹码是不能增加的,只允许带入的筹码进行游戏。

  也就是说,这几人同意一百万入局,那么他们只有这一百万的筹码来进行这局游戏。除非这句游戏自己放弃或者结束,才可带入更多的筹码准备进行下一局。

  不过这几人都是为了娱乐,所以说好了一百万的筹码,即使本局结束,也不会带入更多的筹码进行了。直到输光了自己手中的一百万,就算做被淘汰。

  s:更7…新bX最快《v上酷◎匠Q网

  没多大功夫,就走来几位同样穿着的服务员,分别在几位面前摆放了价值一百万的筹码。

  在赌场玩过的朋友都知道,筹码就是一些用来投注使用的圆形小胶饼,制作为硬币般,但比普通硬币稍大。这种胶饼分好几种颜色。红色表示一百,黄色表示五十,蓝色表示二十五,而白色表示为十。

  而几人面前,分别都摆放着一百个红色胶饼,按照几人携带的入局筹码,这每一个胶饼即代表着一万元。

  这时候,没人从自己的筹码堆里面拿出了一块胶饼仍在了桌子中间的投注区,算为入局的投注,然后在牌桌一侧中间站立的荷官,把洗好的扑克背面向上倒放在自己左侧桌面上,并用食指在扑克侧面向右一滑,使整副牌整齐的在自己面前呈扇形。

  紧接着她拿起身旁的牌铲,给在做的几人熟练的分别按次序每人发了两张拍,放在玩家面前的两个长方型格子中。

  这两张在玩家面前的牌,俗称底牌。这两张牌是只有玩家自己可看的。之间几人拿起面前的递牌都观看了一眼后,分别又放在了自己面前的桌面上。

  其实德州扑克是分庄家和大小三个身份标识的,分别代表着压住的先后顺序。可是这几人玩的好像有所不同,他们并没有这么规定,而是很默契的让年纪最大的黎叔坐庄。所以,这局需要黎叔先进行压住。

  黎叔看完底牌后,拿起身边的两个筹码就仍向了桌面中间,示意自己加注两万。

  这时候需要顺时针的玩家依次进行加注或者跟注。加注的话就需要比黎叔压的两万要多才行。而跟注的话,则需要和上家压注相等才行。

  黎叔旁边坐的是林飞,只见林飞也拿起身边两个胶饼,仍在了桌子中间并喊着:“跟了。”然后笑眯眯的看着众人。

  估计几人都没有拿到好牌,也有可能只是娱乐并没有专心玩,之间几人都进行了跟注,并没有加注。

  直到所有人都跟完注后,发牌的荷官依次在面前的牌堆里面拿出三张牌,分别放在桌面中间的前三个方格中,并翻开这三张牌供所有人观看。

  这三张供所有人观看的牌,称之为“公牌”。德州扑克的玩法,就在于用手中的底牌,配合着牌桌中间的公牌进行组合。配备成比较好的牌型,以玩家最好的牌型为胜。

  不过公牌一共是五张,现在只发了前三张,剩余两张由玩家分别投注结束后再依次发放。

  所以现在来看,即使手中的底牌和桌面上的三张公牌没有成为好的牌型,可是还是有两张公牌未曾发放,依然还是有机会的。

  “我这把牌比较好,我多压一点。”说着,黎叔就从身边的筹码堆里,拿十个胶饼扔在了桌面上。

  “我放弃。”林飞估计觉得牌型不好,就把身边的两张底牌合起来,放在了方格外面,以示弃牌。

  “我跟。”李涵也拿出十个胶饼丢在了桌面中间。

  褚庆凯则看起来比较沉稳了,他敲着二郎腿坐在桌前,看着众人的压住后缓缓的说了句:“我再多加一倍”。

  说完他就笑咪咪的看着黎叔。而他身边负责服务的个人荷官则从褚庆凯的筹码中拿出二十个,伸手优雅的放在桌面中间。

  “呵呵。看来老黎遇到麻烦了啊。”在一旁和我们一起“观战”的李家老爷子,看见黎叔有点吃瘪的表情,笑呵呵的打趣道。

  “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有什么好牌。”黎叔边说边又拿出十个胶饼仍在了桌面上。

  “那你们玩。”李涵看见他们争夺的这么激烈,也盖牌放弃。

  紧接着发牌的荷官又在中间的一个空格子里放了一张扑克,然后翻开让两人看。

  现在桌面上公牌有四张,还有一张牌没有发放。

  “黎叔,我们噢了算了。”褚庆凯跟黎叔建议。他的意思是把手中的筹码一次性都下了。在德州扑克里面称为Allin。

  黎叔笑了笑,然后向站在身旁的美女荷官看了一眼。荷官接到黎叔的示意后,把黎叔身边的胶饼都推向了桌子中间。

  我这时候我看其他人都是抱着看笑话的态度,非常有兴致的看着两人。褚庆凯见黎叔真的全下了赌注,笑了笑盖上了自己的手牌,丢给了发牌的荷官。

  黎叔看褚庆凯放弃了,伸出手指隔空点了点他说道“褚家小子,鬼心眼越来越多了。”其他人也跟着哄笑。

  按理说,没轮到褚庆凯压住,他是不能叫注的。可是他故意在黎叔压住的时候说了这么一句,目的是试探黎叔是否真的敢压。

  所以我估计,褚庆凯手中的牌也不怎么好。

  现在桌面上的筹码都归了黎叔。发牌的荷官重新收回发给个人的手牌,然后又再次熟练的洗着手中的扑克。而在一边一直看着的另外一名荷官,拿着“清场棒”把中间的筹码都扫回黎叔面前。黎叔身边的那名荷官把筹码重新整齐的摆放在黎叔身边。

  就这样,几人玩了几局,互有输赢但都没有出局。而其他人都在一旁看着几人进行“激战”。

  不过他们都没有太在意自己的输赢,仿佛真的是在娱乐一般。不过想想也是,这几人都是不缺钱的主,估计也没人在意身边这一百万。

  正当他们玩的激烈的时候,刘舒估计处理完事情了,从门口走了进来,站在李家老爷子身边。而且还扭头看了看我。不知道是有意无意,她冲我挑了下眉毛,我感觉她在勾引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草十八岁说:

首先跟大家说声抱歉,最近有点忙没有更新。。。不过我不会让大家白等的。。本周每天都爆发,让大家过过瘾。。。。不过亲们也把我撸过瘾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