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完李涵这么说。我才知道为何李涵这么愁眉苦脸了。原来帖心是故意输掉这场竞争的。

  不管处于什么理由,我和李涵都清楚,帖心是绝对不会搬用赵家的招牌来进行合作的。而帖心自己又吃不下刘家拿来的这块儿蛋糕,所以李涵就找到帖心,想跟帖心合作。

  按理说他们进行合作共同吃下刘家的这块儿蛋糕是再好不过的。

  不过这时候尴尬的事情又来了。帖心虽然扬言离开了赵家,可是他走到那里别人看见的都只是她背后的赵家,而不是她。所以即使他们共同吃下了这块儿蛋糕,外人也会认为是赵家吃下的。

  那么其他问题也就扑面而来。

  赵家是什么?是军区具有影响力的大家族。

  李家是什么?是背后有更大的势力的黑社会。

  这会是什么影响,这会跟赵家带来什么危害。这会给赵家在军队的明面“代言人”带来多大的负面影响。

  直接受到影响的,就是帖心的哥哥,赵磊。

  、z更新最{f快上酷C(匠网

  毕竟在赵家在军区有正规军职的,就是她的哥哥。而如果这次事情真的合作成功了,那么对赵磊的负面影响就会随之而来。

  所以,即使昨天李涵专程找到帖心商议此事,即使他已经给了帖心两千万的好处费,可帖心依然只是答应了李涵,前来赴约而已。

  本身李涵是采用了循序渐进的方法,先劝说帖心前来参加拍卖会,然后再慢慢的和帖心商议赢得拍卖。可惜在李涵听到帖心派我参加比赛的时候,彻底的丧失了信心,他已经非常确定,帖心是铁了心的不插手此事了。

  不过看见李涵那垂头丧气的模样,我也觉得挺好笑的。本身一个自信满满,见过大风大浪的黑道巨头公子哥,却因为我的到来而满脸阴沉。于是我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他说道:“别灰心,帖心未必就比我打牌好。”

  这下李涵可不愿意了,他斜着眼看着我说:“帖心十三岁的时候,玩二十一点就把亚洲赌王给赢了。”

  哇塞。。帖心明明跟我说他不会打牌的。。这女人,又骗我。

  这时候我突然有一个想法,如果我真的赢得了这场赌注,那么我不就意味着我赢得了这颗夜明珠了么。

  虽然我对和刘家在大陆的合作没兴趣,而且这些也不是我能插手的领域。毕竟我还只是个学生而已,真是给我十几亿的钞票让我花,我估计花一辈子都花不完。

  何况十几亿只是我自己的估算。当初李涵和帖心的房地产交易,也就只有两亿多的资金而已。

  而刘家这次来到大陆进行投资,铺张这么大的阵仗。怎么说也得有十几亿吧,或许更多。

  可是我对这颗夜明珠是非常感兴趣的啊。毕竟它现在可能是和我脖子上的戒指有着直接关系的一件物品。

  虽然他是个观赏品,是件古董,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可是对我而言,它的价值也只是和我脖子上的戒指有关系的一件物品而已。

  我想得到它,我研究它,我才不管他是不是什么宝物。我只想知道我脖子上戒指的谜题,所以和戒指有关的任何东西,我都感兴趣。

  想到这里,我就问李涵:“有没有让我得到拍卖资格的方法?”

  李涵看着我苦笑道:“你想干什么,难道你也对刘家的合作感兴趣?”

  我摇头贴近李涵,说道:“如果你能帮我得到拍卖资格,我就帮你把合作机会赢过来。”说着我看着李涵那惊愕的眼神,补充道:“我不想害了帖心,所以我需要拍卖名额。”

  李涵可能看着我满脸鉴定的自信,突然觉得我不像在说笑。于是他就满脸疑惑的问我:“那你要什么?”

  我向展台扬了扬下巴:“那边的。夜明珠。”

  李涵看着我的眼睛足足有两分钟,而我知道这时候就要给李涵自信,这样他才会全力帮我。所以我用坚定的眼神一直和李涵对视着。

  只不过这时我没留意到,在不远处的刘舒看到了我们这一幕。

  不过最终李涵还是不太相信我,毕竟我没有高超的赌术,甚至说刚才李涵说的那些赌博的玩法我也是略微知道一些规则而已。

  不过我要的不是李涵的相信,而是他自己的希望。

  在帖心那里,他肯定是没希望赢得这次机会了。因为我的出现已经证明了帖心的态度。即使今天我赢得了这次机会,那么帖心也会拒绝进行合作的。

  而现在,我给李涵的却是希望,一丝希望而已。

  因为我知道,李家是没有任何希望明着和刘家进行合作,因为他们都是为了洗钱。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得到了刘家的资金注入后,他们能光明正大的进行投资,甚至降低投资风险。

  可是对于刘家来说,他们绝对不会允许放不上台面的地下势力来进行合作,至少需要一个名面上说的过去的合作人。

  而李家,最缺少的就是明面上的人物。

  所以,我的眼神无比的坚定。因为我知道这时候李涵缺少自信。我得给他自信。

  可是,我的提议虽然诱惑,但是随后就遭到了李涵的拒绝。

  “你的影响力太小了,刘家不会同意的。”李涵还是摇了摇头。

  听见李涵这么肯定的回答,我也有点丧气。回过头来想想,如果这种方法可以的话,那么李家随手找来一人作为代表,即可解决当前的难题,也没有任何必要去寻求帖心的帮助了。

  不过看着近在咫尺的夜明珠,还有脖子下面挂着的戒指所传来的冰凉感觉,让我感觉到不能就这么放弃了。

  如果这颗夜明珠被在场的任何一个人赢走,那么想要再见到它,可就难了。

  毕竟我虽然不把它当宝贝,可是在其他人严重,这是一件超级值钱的无价之宝。

  所以我又回头认真的看着李涵:“不管怎样,我都要试一试。你只管告诉我有没有什么方法赢得资格就行。”说着我怕李涵再打退堂鼓,就又加上了一句:“也给你们自己一个机会。否则就真的没戏了啊!”

  可能李涵觉得我这么坚持,有点不忍心打击我,就无奈的低下头在我耳边说道:“你要真想要资格,就去搞定刘舒那小丫头。”

  “刘舒?”我扭头看了眼李涵。

  刘舒虽然是这次来大陆进行拍卖的代表,可是这次合作是两个家族之间的合作,必然是家族都商议好的。而我和李涵商量的目的,就是看是否有机会能跟远在拉斯维加的人联系上,争取一个机会。

  可是没想到,李涵让我“搞定”刘舒。

  “这么一个小姑娘?”我斜眼看向坐在角落里往嘴里塞点心的刘舒,有点搞不懂李涵的意思。

  这时候的刘舒也注意到了我,她可能知道我们正在谈论她,就微笑着向我们这边摆摆手。

  “别小看这小丫头,她三年前从麻省理工学院毕业时,头上就顶着经济和管理双学位的光环。现在刘家很多外交关系都是由她进行维护的。而且据说,刘家是把她当接班人来培养的。”

  哇塞,我估计这会儿我的眼睛能放下一颗鹌鹑蛋。

  而这时候刘舒却冲我展颜一笑。

  “那她现在多大年龄。”我头也不回的问着身边的李涵。

  “据说刚过了二十一岁生日。”

  好吧,现在我的眼里能放下一颗鸡蛋。

  我转头看向李涵问道:“你说她就能决定我是否有资格参加拍卖?”

  “她绝对有权利。没跟你说么,在中国的投资,她全权负责。”李涵抱着双手,怀着看笑话的表情笑眯眯继续问我:“你就这么喜欢这颗夜明珠,是要送给程琳么?”

  “谈不上喜欢,也不送人。”

  “那你是???”

  “我就想一锤子砸开看有什么反映。”

  说完,我就头也不回的向刘舒走去,留下下巴要掉在地上的李涵独自在我身后凌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