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涵的介绍中,让我更加深层的了解了这次拍卖会。

  夜明珠的卖价,的确是一块钱,这点刚才刘舒就已经非常肯定的告诉了各位。对于这个无价之宝,以一块钱的卖价出售,也只是象征意义而已。刘家所看重的,主要是这些竞拍者的实力,能让刘家放心的把资金注入到赢得竞拍者的“腰包”里。

  而这次前来参加竞拍的几人,林飞是林氏产业的继承人,林氏集团在香港发家,主要经营酒店业。并且陆续向大陆进行发展,总体来说是顺风顺水,非常适合大量的资金融入进行开发。

  而褚庆凯,家族的发展方向主要是旅游业,在江浙一代享有非常高的美誉。特别是一些著名景区,都已经被灌上了“楚氏”的名号。并且家族引进了许多豪华游艇,提供海岛度假旅游项目,引起了近几年的热潮。

  黎叔,是个传统的老实商人,并且他的产业众多,也没有主要侧重点。可是他的消息灵通,总是在最能赚钱的地方狠狠的捞上一笔。并且据李涵话里的意思,这人年老成精,不管是政府方面,商业方面,还是军队方面,总有他插手的事情可做。

  所以综上所述,实力最低的就是帖心了。

  帖心由于某种原因,已经明言脱离了赵家。可外人从来不这么看,不管和帖心进行什么合作,都可以认为是在和赵家进行合作。因为赵家在军区方面的影响力颇深,并且经过家族几代人的发展下,社会关系错综复杂。往往一些难以处理的问题,一但提到帖心的名字,都能顺利得到解决。

  这就难免不让人猜测,赵家在背后是否存在暗中支持。

  其实大家都知道,赵家从来不经商,可是出了个帖心这样的人物,虽然扬言和赵家没有关系,可在商场上却混的如鱼得水,就不得不引起他人的注意了。

  所以,这次帖心也收到了被刘家邀请的信函。

  不过李涵却没有明确的说出,他和帖心的合作是抱有什么目的。不过我心里虽然清楚,也明白他不挑明的原因。毕竟,真正和帖心进行合作的,并不是李家,而是李家背后的势力。

  洗钱呗。李家背后的组织洗钱,刘舒代表家族也来洗钱。他们怎么那么多钱。

  $c酷?t匠网y首c●发q

  不过虽然李涵跟我说了这么多,可是他一直都是愁眉苦脸的。

  “李少爷好像心情不太好啊?”我跟李涵碰了碰杯子,看着他满脸的愁容。

  “能好么。想赢得这次和刘家的合作机会,唯一的办法就是跟帖心合作。可是帖心却把你叫来了。”说着他恨恨的看着我,仿佛我抢了他的饭碗一样。

  “这跟我啥关系?”我满心冤枉。

  李涵抿了下嘴唇,一脸恨不得吃了我的表情道:“你知道这次拍卖的方式是什么吗?”说着,他看了眼手中的空酒杯,随后伸出另外一只手的拇指并向餐台歪了歪脖子,示意我们去换杯酒。

  “夜明珠标价一块钱,可是拍卖的方式却是玩牌性质的。具体的玩法由拍卖方制定,参加竞拍者进行对决。最终获胜者将得到夜明珠。”

  我擦。这还能叫拍卖会么。刘家对这次合作看的也太轻了吧,竟然用这种纯运气的方式来决定。

  想着我就把我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

  “这你就想错了,刘家在美国的发展,主要靠的还是拉斯维加的赌场。而在拉斯维加,赌博是合法的,而且他们因为赌博给自己带来了财富,所以他们很愿意相信这种方式带来的机运。”

  说着,他接下我手中的空酒杯放在餐台上,顺手拿了两杯满酒的酒杯后,又递给了我一杯。

  “而且,这次看起来是大家在竞争合作机会,可是参加竞争的人在国内都拥有很强的实力。”

  “叮”的一声,我和李涵碰了下杯子后,他继续说道:“褚庆凯代表的楚家,如果拥有了资金的注入,那么他就能非常迅速的把江浙一带的旅游业发展的扎实雄厚,他们家是新兴的商业家族,擅长的是销路缺少的是资金。”

  我点头表示明白。

  “林氏集团,出自香港,进入大陆市场后也只在深圳广州等沿海地方进行发展。不是他们没有实力,而是品牌不够硬。内陆发展只会增加他们的阻力。他们需要的是美国这个大招牌,然后就可名正言顺的向内地进行发展。中国人崇洋媚外的观念还是挺深的,何况国家还有优待外国产业的相关政策。”

  “嗯。。那黎叔呢?”我喝了一小口酒顺嘴问了一句。

  “黎叔,这人比较神秘,我不知道他怎么消化资金,不过谁都不会怀疑他不能把这笔资金消化掉。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个传奇,就是面招牌。”李涵嘴里略微的带了一丝笑容,我可以看出来,他挺佩服黎叔的。

  “那帖心呢?”我这时候看了一眼在远处和黎叔站在一起说话的帖心。

  “帖心,她自己消化不掉这笔钱。”李涵摇了摇头继续道:“除非赵家人帮她,那么她就能把这笔钱翻几倍。”

  “嗖!~~”我倒吸了一口气,没想到赵家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

  “不过帖心好像没想让赵家帮忙,否则她也不可能让你来。”说着李涵抿了一小口酒继续道:“她让你来参加竞拍,纯粹是向输掉这次机会。”

  嘿。说这话我就不乐意了。我一直认为打牌就是靠运气,干嘛我一来就是非得输啊。

  可能李涵感觉到了我心中的不满,笑着问我:“你看林家来的是林飞,楚家来的是褚庆凯,可为什么这么大的事他们当家人不来呢?”

  这一下问到我了,这我还真不知道。按理说能和刘家合作,对他们任何人的事业都是非常不错的发展。可是为何来了两个年轻人,并且他们看起来也都是二十多岁而已。

  “因为他们都是赌博高手。在国内所有的地下赌场里面,这些人都是被拉近黑名单的人物。”说着李涵还拍了拍我的肩膀继续道:“从我认识他们到现在,至少我没见他们在外人面前输过。”

  我现在嘴巴呈现O型,一直没有合上。因为李涵的那一句“黑名单”让我彻底了解了这些人的厉害。

  赌场黑名单,我是知道的。在所有的赌场里面,不管是内陆的地下赌场,还是海南,澳门的大型赌场,自己都有一套管理系统。而一些赌术非常高超的人,来到赌场后,一般都会有高管人员把他们请到休息室,然后给他们足够的钱让他们拿着走人,或者留下作为赌场的一份子,充当镇场。

  毕竟,人家开赌场就是为了挣钱,可这些赌术高强的人一来,何谈挣钱。

  当然也有一些不开眼的,感觉开赌场就是要玩家高兴的。既然自己有两把刷子,那就好好的玩玩。赢了钱不过瘾,想赢的更多。毕竟人的贪念是无穷无尽的。

  这时候赌场的一些赌术高手就要出现了,为了镇场子,很多赌场都会自己养一些非常会赌博的人专门来对付这些贪得无厌的赌徒。

  通常情况下贪心的“高手”都会被赢得只剩下内裤丢在马路上,这已经算不错的。有的赌红眼的,断胳膊断腿的大有人在。

  当然还有一些例外。在赌场无法通过赌博的方式使对方罢手,那么就只有通过其他手段来让对方停手了。一般情况下这种“其他”手段,都是暴力的。

  当然还有一些例外,就是来的人是这家赌场所惹不起的存在,那就只有打人情牌,通过拉关系,搬后台的方式让对方停手。

  例外还是有的,后台不管用,人情牌对方不接受。往往这些人手里都不缺钱,要么是砸场子,要么是来解闷的。

  那好办,赌场方面下令,直接关门,今天不营业。

  不营业你总不能说什么吧。。下回只要此人来,就关门停业。这就是俗称的黑名单。

  打不起,我还躲不起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