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先随意用点食物,我去准备下器具,稍后我们就进行今天的主要活动。”李家老爷子笑呵呵的和众人说道。

  这时候大厅的灯光大开,周围又恢复了刚才的明亮,宋伯推着李老爷子离开了大厅,往旁边的侧厅走去。我注意到展台上的夜明珠在如此的光亮下,也能看到光芒。不得不佩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能塑造出这么一件宝贝。

  而正当我赞叹的时候,还是刚才那位职业装束的美女服务员,走上站台将红布重新遮在夜明珠上面,这颗夜明珠周围是有一层方正的透明玻璃做保护的,所以红布盖上去后呈现的却是四四方方的模样。

  而这时候我看到,这个服务员的眼珠呈现蓝色瞳孔,并且皮肤甚白。这让我想起来刘舒也是美国人,虽然她长相同样是黑头发黑眼珠黄皮肤,正宗的东方人血统,可是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为何说中文听不出任何异味儿,根本就没有外国人说中文的感觉。

  说着我就无意中向身边的刘舒问出了心中所想。

  刘舒跟我开完玩笑后就不再拉着我的手臂了,而是在一边随意和众人交流着。这时候听见我问她,就转头看着我说:“怎么啦小帅哥。你对我如此感兴趣,小心身边的美女吃醋哦。”

  帖心听到后展颜一笑,说道:“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不过这家伙家里可有个娇妻等着回家呢。”说着帖心放开了我的手臂,独自走向一边向我们摆手道:“我去吃点东西。你们慢聊。”

  这一下我可紧张了,怎么说刘舒也是国外友人,并且在我的认知中,国外和国内的交谈方式以及生活习惯都有所不同,让我和她单独在一起,我还是会紧张,生怕哪里做的不对难免出现失礼的地方。

  结果这一紧张,我就不知道跟她聊什么好了。而且站在那里手怎么放都感觉别扭。这下可让面前的刘舒看在了眼里,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歪着脑袋问我道:“我是不是很漂亮啊?”

  “嗯。。啊~!~”我嘴巴张的老大。没想到刘舒这么问了我一句,直接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了。好吧,本来我也不知道说什么。

  “好看就说呗。。。在我们那里,被人称赞是一种肯定,会很开心的。”刘舒直起身子理所当然的说道。

  “啊。。哦。。。你的确非常漂亮。”我稍微不太紧张了,不过我还是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

  “那你是不是喜欢我?”

  “额~!啊。。。”我下巴都要掉地上了,没想到刘舒竟然这么直率的问我。

  “我难道不招人喜欢吗?”

  我突然感觉面前的这小妮子在调戏我。。。

  “咯咯~!~咯咯~~~~。”刘舒捂着嘴巴弯着腰笑了一阵,她笑起来嘴角还有两个小酒窝,看起来非常可爱。这让我也跟着“呵呵。。呵呵”的傻笑起来。

  不过她笑了一阵后就看着站台上站着的碧眼美女说:“这是我们家的保镖,一位美国人,白人。”说着她看了眼我的脸,就像她已经预测好的一样,当我露出惊讶的表情后,她继续说:“别看她是个女人,她打你十个估计都不费一点功夫。

  这下我更惊讶了。虽然我不能说很会打架,不过好歹我也是个身形彪悍的男人。好吧。。可能没有大勇或者黎叔那么彪悍。

  不过我怎么样看起来也比台上那位碧眼美女强壮吧。

  “美国的中国人挺多的,我从小住的地方周围都是中国人。而且三年前在国内也住过一年,所以对于中文并不陌生。在我们家族内交流,基本上我们都是用中文。”刘舒回答着刚才我非常失礼的问题,然后继续道:“你喜欢白种人,还是我们黄种人。”

  我没想到她突然问我这个问题,不过这也不是什么难以回答的问题,所以直接就回答她:“我还是喜欢我们黄种人。”

  “在美国可不这样,白人的地位非常高,哪怕是一名面貌丑陋的强盗,都自己觉得要比其他人种要高尚的多。甚至有时候法官都会略微的袒护白人。”然后她抱起双手,一脸认真的说着:“我在美国,见了太多白人欺负其他肤种人的事,特别是黑人受到欺凌。而且我们家族本身也都是中国人,同样属于非白人种族,也会收到各种白人的打压。所以从我曾祖父那一代人发家后,我们家族就特别维护其他种族的利益。因此整个拉斯维加具有中国人血统的居民,基本上都聚集在我们家。”

  这下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刘舒虽然来自美国,可是却和我们中国人行为举止基本相同的原因了。刘舒看见我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满意的点了下头说:“你还有问题吗?”

  “嗯。没了。。多谢刘小姐。”说着,我向她半鞠躬表示感谢。

  谁知道刘舒突然笑着又问了我一句:“那我漂亮吗?”

  “啊。。额。。。漂亮。。漂亮。”我赶紧点头回答。

  我突然觉得美国长大的人好像和国内的人思维方式不一样,她怎么想一出是一出,弄的我跟不上她。

  刘舒“咯咯~!咯咯~~”的捂着嘴,娇声笑着转身向中间的餐台走去。

  “你跟刘舒好像挺谈得来啊。”身后传来李涵的说话声。

  “我总感觉刘舒一直在调戏我。”我转身摊开手向李涵表示无奈。

  对于李涵这人,给我感觉一直不错。虽说是黑道巨头的公子哥,可是平时交流时没有架子,没有脾气,为人随和打扮正气,总之看见他绝对联想不到黑社会这种地下组织。

  所以我也挺喜欢李涵人的,而且这些时间的接触,我跟他也比较熟悉,所以我和他交谈就把那种非常客气的礼貌收了回来,就像朋友见面一样。

  “哈哈。那还不好。人家可是正宗的白富美。”李涵递给我一只酒杯,里面盛满了红酒。

  “当然不好,我眼里可只有程琳。”说着我一脸认真的和李涵碰了下杯子,往嘴里喝了一口红酒。

  “哦。那我下次见程琳了可要跟她说说,今天有人看见美女愣是发呆了有五分钟。”

  “噗~!~~”的一声,我刚喝进嘴里的红酒被李涵的这句话吓得从我嘴里喷了出来,赶紧跟李涵说:“这玩笑别开,我死的会很惨的。”

  还好我对面现在是一片空地,嘴里喷出去的酒只是撒了一地。不过这也引起了离得不远的帖心的注意,她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没理我,继续和她身旁的林飞聊着天。

  这时候一位男服务生看见了,赶紧拿起拖把走了过来,要打扫我刚吐出去的红酒。弄的我也挺不好意思的,就对那服务生道了声谢,随着李涵一起往一边走去。

  更(D新!w最,快上}酷◇匠网

  “你今天真的是代表帖心来参加竞拍?”李涵喝了口杯中的红酒问我。

  “不知道啊。帖心只告诉我来打牌。”说着,我满脸疑问的看着李涵继续道:“今天不是拍卖会么?夜明珠不准加价怎么拍?”

  “咳~!~~咳!~咳。。。”李涵听见我说这话,突然被嘴里的红酒给呛了一下,浑身颤抖着咳嗽了几声,还把杯中的红酒给颤撒了一些,然后满脸不好意思的看着我笑笑,指了指前方示意继续往前走。

  这时候,我看见那个拿拖把的服务生来到刚才我们站的位置,打扫着刚才李涵洒落的红酒。

  “咳~!~!要是我没猜错。。嗨咳~!~。帖心根本就不想赢得这次竞拍。”李涵苦笑一下继续道:“亏了昨天我还给她了梁千万。估计她也告诉你了。”

  “嗯。。她跟我说了,所以她今天来了啊。”我没听懂李涵话里的意思。

  不过李涵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问了我一句:“你很会玩牌么?”

  “什么牌?麻将还是扑克?”我现在是满脸满心的疑惑。

  我知道李涵现在问我这些是什么目的,他是希望帖心赢得这次机会,因为这次机会虽然明面上是帖心和拉斯维加的刘氏家族合作,其实暗下是李家在和刘家合作,也可以说是李家背后的势力在寻求和刘家合作的机会。

  不过让我疑惑的是,明明是一场拍卖会,怎么最后要以打牌决定呢。

  “百家乐,德州扑克或者二十一点什么的,你应该比较拿手吧。否则帖心也不会让你来了。”李涵可能是刚才呛得难受,喝了一大口酒想润润嗓子,并且用满怀希望的眼神看着我。

  “嗯~!~~~稍微知道点规则。”

  “噗~!~~~咳~!~咳。。”

  那个拿着拖把的男服务生又向我们走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