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林飞的无视,我挺生气的,直接就收回了手插在裤子口袋里,也没再跟林飞说话。

  帖心也没回答林飞的问话,而是从餐台上拿起一杯红酒递给了林飞,然后和他碰了一下酒杯后各自抿了一小口。

  “帖心,小飞,来见过你黎叔。”远处传来宋伯那比较洪亮的声音。

  这时候我才看到,有一位身材比较壮实,皮肤黝黑看起来有五十左右的男子在李老爷子旁边站着,和李涵还有宋伯有说有笑的交谈着。

  帖心听见了赶紧拉着我走了过去,边走边轻声说:“这是第四个竞标者,上海的黎叔。”

  可能是距离比较近,帖心并没有多做介绍。而是说了这么一句后松开我的手臂,带着微笑就上前和黎叔行了拥抱礼。

  “哎呀,小丫头越来越标志了,叶子要有你一半漂亮,那我也不愁嫁了啊。”黎叔张口就笑着说道。

  “哪有,小叶可比我好看多了。”帖心笑着就拉着黎叔的手继续说:“黎叔什么时候来的中原市啊,也不说一声我去接您。”

  “唉。我家那个疯丫头,要是有你一般懂事就好了。现在我都不知道她跑到哪里野去了。”黎叔满脸的苦笑。

  “啊。叶子又离家出走啦?”说着帖心还抿嘴一笑,眯着眼睛看着黎叔道:“一定是你又逼着她相亲,所以她才又离家出走了。”

  黎叔听见帖心这么说,赶紧摆手澄清说:“唉~!这次可不是相亲啊。。她自己说要去上大学,也不说一声在哪上学,留了张字条就走了。”说着他好像想到了什么事,眼神中充满慈爱的看着帖心说:“不过你跟她一样,不顾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死活。你什么时候回去看你爸爸啊。”

  帖心听见黎叔这么说,脸上装出怒意:“黎叔,你再说这事,帖心可就生气了。”

  “好·!~好好。。。黎叔不说了”他轻轻拍了拍帖心的手背,然后笑着向旁边的李老爷子说笑道:“黎叔不生气,帖心倒先生气了。。哈哈哈~!~”

  周围人一听,也跟着笑了起来。

  本身我没想到帖心会去和这位黎叔行拥抱礼,可听了他们的谈话我才知道,原来帖心和黎叔的关系这么好,而且好像黎叔和帖心的父亲关系也很好。

  “黎叔好。”这时候,我身边的林飞向黎叔弯腰鞠躬问好。

  “哦。。小飞啊。你父亲最近身体怎么样?”黎叔听见林飞问好,笑着问。

  “家父目前身体安康,这还多亏了上次您托人带去的阿胶。他知道您这次要来,特意嘱咐我让我好好谢谢您。”

  “呵呵,小子这么长时间不见,嘴上还是这么甜。我那些小东西可起不了大作用,你的让老林多注意锻炼。老不接地气,那身体怎么能好得了啊。”

  “是,您的话回去我一定转达。回去我就拉着他一起锻炼,争取跟您的身板一样硬朗。”林飞依然带着他那阳光般的笑容。

  “这位小兄弟是?”黎叔歪着脑袋看着我,问着身旁的帖心。

  “我的一位朋友,王潇。”帖心过来又拉着我的胳膊笑眯眯继续道:“今天和你们这群男人决斗的,可是他,不是我啊。”

  决斗??决斗神马!~~

  黎叔表情一紧,故作怒态说道:“我说帖心怎么不回家了,估计和你小子有脱不了关系。等会儿我可不能留手。”

  我擦。。。这跟我有啥关系。。。我真摸不着头脑。

  这时候,刘舒又回到了大厅,看着我们聊得这么起劲,就凑过来扶着李老爷子的肩膀说道:“哎呀,一会儿功夫来了这么多人啊。”

  说着,她就向众人瞅了一圈,我们这些人刚才都见过,没见过的只有刚到的林飞。所以她看到林飞后,就主动伸出手说道:“这位就是林少爷吧,您好,我是刘舒。”

  林飞依然是那副笑咪咪的表情,伸手跟刘舒握手,嘴上说着:“哎呀。我没想到来的竟然是一位大美女。早知道我打扮一下再来了。”

  这话又让周围人笑了起来。刘舒也抿着嘴说道:“你现在打扮的就非常好看啊,还能再帅么?”

  松开了刘舒的手,林飞抓了后脑勺,表情认真的说道:“嗯。。。这个。。估计不行了吧。。”

  结果又是一片笑声。

  说实话,林飞给人的感觉是挺好的,可为啥刚才对我就那么不礼貌的。这让我有点摸不着头脑。

  “嗯。李伯伯,人都到齐了,就让我们看看今天的拍卖品过过瘾呗。”褚庆凯看了看众人,在一旁建议道。

  “这我可做不了住,你得问刘家的代表。”说着他看向了刚和林飞打完招呼的刘舒。

  “行啊。我去拿。”说着,刘舒就走向了旁边通往二楼的楼梯。

  其实我突然感觉挺无趣的,这些人要么以前就非常熟悉,要么就也都认识。只有我一个像外人一样看着他们聊天。

  不一会儿,刘舒就从楼梯上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一位美女服务生,穿着一身黑色的职业装,手上捧着一个方盒子,从她手臂弯曲的程度来看,这个盒子应该不会很轻。而且整个盒子上有一块儿红布盖着做遮掩。又添了几分神秘的色彩。

  刘舒带着服务生走向李老爷子身后不远处的一张站台前,服务生小心的把手中的方盒子放在站台上,然后就后退着走下了展台。

  这时候众人也不再聊天了,都走向了展台。而李涵则是走到李老爷子身后,推着李老爷子的轮椅。

  其实李老爷子的打扮看起来很硬朗,并且从外表看他腿上也没有什么问题,都好好的。可是为什么要坐轮椅,这让我心中有点疑问。不过帖心没跟我说,我也就没问。

  不过帖心好像对展品并不感冒,他过来拉着我的胳膊走在几人最后面。

  这时候,不知道是谁把房间内的主要照明灯光熄灭了,只留下大厅墙壁周围的小型的绿色灯光。可即使有一些小型照明设备,可在灯火通明的大厅内突然陷入了黑暗,还是使人视觉上出现大的浮动,感觉周围突然一黑。

  “这就是我这次带来的拍卖品,阿尔塔薛西斯一世夜明珠。”耳边响着刘舒那悦耳的声音。

  紧接着突然眼前一亮,随着刘舒扯下盖在拍卖品上面的红布,随着众人传来“唔!~~”的一声惊呼,大厅中又回复了光明。

  不过这次提供照明的并不是房间内的照明设备,而是刘舒身旁的夜明珠。

  整个夜明珠呈现绿色发黄的光芒,在黑暗的大厅内显得格外明亮,使人不由自主的眯着双眼。而且球状的固体体积也比较大,应该有一个足球大小。整体展现出来的已经无法用漂亮,美丽,震撼来形容了,因为它的美丽根本找不到词汇去形容。

  “这颗夜明珠出自埃及,相传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由几个盗墓者从埃及法老阿尔塔薛西斯一世的墓穴中盗取,并以这位法老的名号给这颗夜明珠命名。过了大概十年后,在法国巴黎进行了暗拍。买家是谁不太清楚,不过最后由我祖父的一位至交好友转赠给我我的祖母作为生日礼物。”刘舒面带微笑的向众人做着介绍。

  刚看到这颗夜明珠的时候,我已经被这颗夜明珠的美丽而感到震撼了。不过让我心里更加震撼的,却是刘舒口中对夜明珠所做的介绍。

  阿尔塔薛西斯一世??埃及法老。。。盗墓小队。。。。如果我没记错。网上描写拥有时光倒流而成功盗取的法老金字塔,正是阿尔塔薛西斯一世的墓穴。

  看pC正版G章bR节$e上me酷!匠P网K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