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的庄园挺大的,属于一片建筑群,坐落在一片山区中。空气清新树木林立。微风吹拂着树枝摆动,听着叶片“哗啦哗啦”的声响,犹如情人在耳边倾诉一般。

  走在这里的街道上,让我非常羡慕李家能住在这种环境下的庄园中。

  嗯!~~好吧。。。虽然我知道这并不属于李家,但是明面上还是李家的庄园。

  在帖心开车跟着前方引路的车辆前行的过程中,我看到许多大大小小的别墅在这片大庄园里面林立,而且许多别墅都亮着灯光,应该是有人居住的。

  不过从门口保安和引路人的装束来看,应该是和昨天李涵带的手下属于同一类型的,应该都是他们黑道上的人。

  今天进行拍卖的场地是在庄园最里面的一座大型的别墅里面,当刚到地方停下车,就看见别墅门口的李涵,穿着正式且面带微笑的迎接我们,还走上前来和我拥抱了一下,感觉就像多年不见的兄弟,而且一点都看不出有丢失妹妹的紧张感。

  或许,就是这么毫不担心的架势,才是对他妹妹的最好保护吧。

  而这时候,看见帖心到来的宋伯伯也从屋里走了出来,和帖心握了握手并夸她又长漂亮了。当然我知道这是客套话,帖心一直都很漂亮,没办法再漂亮了。

  “帖小姐,请跟我来,我给您引荐我的父亲。”说着,李涵让出道路做请人手势,向屋内邀请着帖心。

  进屋是一个客厅,客厅装修的像宫殿一样,天花板上闪烁着华丽的吊灯,客厅中间摆放一张宽大的冷餐台。而餐台上除了糕点,水果以外,还有一些红酒。

  周围布置华丽而整洁,不管是墙面上的名人字画,还是房间内的盆景花卉,都给人一种豪华隆重的感觉。若不是我早就知道李家是做什么什么生意的,很难想象这就是黑道巨头所住的房子。

  随着李涵和宋伯伯的引荐,我们向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者走去。这位老者虽然两鬓有些斑白,且头顶已无毛发,但眉宇之间展现出的凌厉气势让人一见就有种望而生畏的感觉。并且从眼神中可以看出,此人绝对是见过很多大风大浪的人物,让我看到了“不怒自威”这句词的真实写照。

  不用说,这肯定就是李涵的父亲,中原市地下势力的领头人。不过我到没有真正的去打量这位老者,而是看着他身后推着轮椅的另外一个姑娘。

  因为。。。。。

  这个小姑娘太漂亮了。眉清目秀瓜子脸,乌黑的秀发垂落双肩。一见黑色小皮夹克加一条修身牛仔裤,里面一见白色的小衣打底。虽然着装不太正式,但是这身衣装配上她出尘脱俗的样貌,让我一见到她后就两眼发呆,再也挪不开了。

  我真是没想到,李家的老爷子竟然有这么漂亮的美女做服侍,我从心里就有点吃醋。

  帖心从进屋后,就伸手抓着我的手臂和我并肩而行,别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对情侣一样。而当我耳边模糊听到帖心在跟别人说:“这是我的一位朋友。”时,突然觉的手臂被帖心狠狠的掐了一把,疼痛使我从眼前这位女人的吸引力中回到现实,才意识到我有多么失礼,赶忙弯腰,面色讪讪的与身前老者行礼介绍说:“您好,我叫王潇。”

  可能是我刚才的表现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看到我的表现后都:“呵呵”“哈哈”的笑了出来,并且推着轮椅的美丽小姑娘也看着红到脖子根的脸,“扑哧”一下也笑出了声。直接又把我看呆了。

  “呵呵,我还没跟你介绍,身后的这位是刘家这次来的代表。”说着他扭头看了眼身后的小姑娘说:“刘小姐,不用这么客气了,你们年轻人也是头一次见面,别因为我这老头子妨碍了你们交朋友啊”

  说着,身后的那位小姑娘会心一笑,然后绕过了轮椅向我们走了过来。

  原来是我想错了,这就是美国那个大家族派来的代表啊。不过也太年轻了吧,估计也大不了我几岁。

  “您好,我叫刘舒”这位美丽的小姑娘向帖心伸出了右手。

  “您好,我叫帖心,欢迎你来到中国。”帖心也伸出了手和刘舒握手。

  随后刘舒就又把手伸向我这边:“您好,王潇。”

  我知道她要跟我握手,她的手修长面白,也没有什么甲油修饰,显得非常秀美。我刚伸出手要和她握手,谁知道她张开双臂,踮起脚尖伸手就搂着我的脖子做了拥抱状,行了一个拥抱礼。

  美国的民风开放,从小在美国长大的刘舒自然也不扭捏。可是即使在美国,拥抱这种礼节也只有比较熟悉的朋友见面,或者非常有好感的时候才会用到。

  可是刘舒第一次见面就跟我做了拥抱礼,这让我有一次红着脸站着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刘舒抱了我一下,就放开了我,不过一看到我又脸红了起来,“咯咯咯咯”的捂着嘴又笑了起来,然后对帖心说:“姐姐,你这个朋友真有意思。”

  “他脸皮薄的很。”说着我突然感觉胳膊又一阵疼痛,帖心又悄悄的掐了我一下。不过这次比较用力,直接就把我疼得缩了一下。

  其实第一次帖心掐我的时候,为了礼节我没有表现出来,旁人根本就没察觉到。可这次她一用力,我就没忍住。这下就让面前的刘舒发现了。她眯着眼睛看了看我俩,眯着眼睛一笑说:“我去下洗手间。”然后就转身和李家老爷子打了声招呼,走开了。

  帖心也是大美女,但是和刘舒两人完全不是一个类型。帖心是那种任何人一看就是大美女,并且打扮时尚艳丽,给人一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感觉。

  而刘舒,则是清新朝气的类型,让人看起来特别亲切。并且看起来年纪不大,很难让人想象她竟然是拉斯维加的赌场大亨派来的代表。

  这时候有一位穿着白色礼服的年轻小伙向我们走了过来,他身材比较高,我估计要有一米九以上。当他走到我身边的时候,我才知道我在他面前是多么的“娇小”。

  这人面向帖心,伸出手说:“帖心,又见面了。”

  帖心也微笑的和来人握了握手,嘴上也说着:“好久不见,楚少爷。”不过好像帖心并没有来人表现的那么亲切的样子,嘴里叫着对面高个子男的尊称。

  ;\酷匠《网正;6版●首+发^

  “我没想到今天帖小姐您也会来拍卖会,您不是对赌博一向不感兴趣么?”被称为楚少爷的男子收回了手臂向帖心微笑着交谈着。

  “哦。我今天可是带了位高手。”说着帖心转头看向我。

  我知道,这时候我该和面前这位高个子男打招呼了。帖心教过我。所以我赶紧伸出右手:“您好,我叫王潇。”

  “您好,我叫楚庆凯。”这高个子男也自我介绍着和我握手道:“帖心的眼里可是容不得沙子的。她都叫来高手,看来是志在必得了。”

  “额~!~呵呵。。。”说实话,看我现在还不知道他们到底要干什么,所以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跟着面前高个子男子呵呵的傻笑着回应。

  这时候,站在旁边看我们说话的李涵接了个电话,然后对他父亲说:“林飞到了,我去接一下。”说着就看着我们点了一下头说:“失陪。”后,迈着大步往门口走去。

  “唉。李涵,我也去。”褚庆凯赶紧叫住李涵,然后对我和帖心说了声“失陪”,也快步追了过去。

  “林飞是林氏企业的继承人,家族中几代人在香港酒店行业稳扎稳打,改革开放后才开始在内地做发展。家底雄厚,是一个刘家开辟中国市场的首要合作伙伴。”帖心小声在我耳边介绍到。

  “那褚庆凯呢?”我低头在帖心耳边低声问道。

  “他。。。流氓一个。”说着,帖心拒绝跟我说褚庆凯,转身走去冷餐台拿红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