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也找到程琳了,心中的大石头也放下了。可是事情还没有解决,李晨晨的下落还是不知道。

  所以,在我渐渐的缓过神后,发现在这小小的酒店房间里面,满屋子都是人。其中有我,李涵,帖心,程琳,吴坚和还有自称叫大勇的青年大叔,蹲在地上的牛木木,拿着毛毯裹着身子站在那的董晴,以及依然被胶带缠着手脚丢在地上的丁宁。

  吴坚由于腿上有伤,躺在床中间,帖心在旁边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纱布以及消毒酒精小心的给吴坚包扎着伤口。

  而李涵蹲在丁宁旁边问着丁宁话,叫大勇的青年大叔倒是扎着双腿豪放的坐在一把椅子上,看着丁宁问话。看起来他倒像个黑社会大哥。

  李涵的一众手下都退在了走廊以及酒店的各个角落巡视,并且名叫三胖的手下带人去酒店的监控室里面查起了录像。

  这我们才理出了整件事情的头绪。

  本身一直追求李晨晨和程琳的牛木木和丁宁,由于得不到两人的青睐,而安排了一场阴谋,目的就是要把两个女孩分别带走并且生米煮成熟饭。结果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保安打扮的人打乱了两人的计划。而程琳这边比较幸运,被刚好在夜东方门口的大勇和吴坚碰见,并安全的解救出来。

  而李晨晨就没有那么好运了,牛木木根本就没看见人,就被直接打晕了。而从大勇的叙述中得知,这些人的目的主要是绑架两个女孩。因为摔死在楼下的那人,他是准备绑架程琳的,结果反而撞见了正在门口准备施救的大勇。

  李涵的手下也打来电话汇报过了其他方面的情况。

  第一,牛木木家的小区监控里面,出现了两个身材健壮,却用黑色丝袜蒙着脸的两名男子,把李晨晨抬进了一辆没有拍照的SUV越野车里面,并且出了小区门后向东行驶而去。这已经证明了李晨晨的确遭到的绑架。

  第二,夜东方的本身负责人光叔,也得到了通知赶到了会所。痛失侄子的光叔并没有被悲伤冲昏了头脑,他已经确定了在监控室里面死亡的人,是整个夜总会所有的“自己人”。而其他的一些保全人员,比如外聘的一些充场面的人员都相安无事,只不过李涵的人出现后,都为了保全自己而趁机开溜了。

  第三,被大勇打晕在停车场门口的那名绑匪,在酒店方面的“好心”施救下,清醒后迅速的逃窜,虽然在监控里留下了样貌,却没人认识此人。

  第四,腿部中枪跳楼的那名绑匪,由于头部被摔裂,当场就已经死亡,没有任何抢救的必要。并且这人的面貌也看不出是谁,也是张生面孔。

  所以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李晨晨是肯定被绑架走了。并且以这些绑匪从夜东方开始做计划,解决了所有会干涉他们计划的人,并且一路追击了这么长时间,如果猜测没错,肯定是冲着李晨晨而来。

  而这些人很可能并不认识李晨晨,所以来绑架程琳的绑匪,由于不认识李晨晨,所以干脆把程琳也要绑架回去。

  李涵不愧是经常面临这种生死之事的人,他向丁宁几人问清楚情况后,就收起了紧张的表情,也没说什么分析的话,就直接让手下送牛木木等几人回去,并且一再告诫这几名学生,不能把今天的事情说出去。我相信经过今天的事情,这几人也吓的不轻,肯定会到死也把话放肚子里。

  而且他跟他带来的手下也说道,今天要找的人已经找到。让他们都各自散了回去。虽然他没说自己要找谁,不过经过今天的事情,我估计他们所有的手下,除了三胖之外,其他人都以为他是在帮我找程琳。

  而对于吴坚和大勇,他也非常绅士的表示感谢,并且说会送他们一份大礼,改天派人登门送上。而大勇却咧着嘴大笑说道“不要礼品,我只要钱啊~!”

  这话也让李涵嘴角略微勾起了一丝微笑。

  可能大勇和吴坚的“并肩作战”引起了他的好感,他非要送吴坚回家。李涵也毫不犹豫的派人送他们。

  整个过程他都安排的仅仅有条,完全感觉不出紧张以及担心妹妹的意思,仿佛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而剩下我,程琳和帖心的时候,李涵就收起了笑容,说送我们回家。

  在路上,他跟我们分析了这一切,并告诉我们,从这一切的现象他完全可以看出来,如果只是单纯的绑架,不可能把事情做的这么严密,并且这么有组织性。他们在夜东方的人也是经历过生死场面的人,如果不是对方早就计划好的,也不可能会悄无声息的被杀。

  而从对方佩戴的枪支来看,都是自己生产的土枪。这根本就没办法从枪支来源查起。并且在我国这种枪支管理下,能随身携带枪支的人必定不会是一般绑匪。

  所以这些人,一定是冲着李晨晨而去的。

  在李涵的车里他毫不避讳我们就跟我们分析这些,首先他是对我们三人非常放心。帖心是赵家的人,从和帖心开始合作的时候,他们家族就有想向赵家靠拢寻求庇护的意思。而我从那次吃饭就知道李晨晨的情况,而放心程琳估计也是因为我的原因。所以他只有再没有任何外人的情况下才跟我们做起了分析。

  我知道他还有一层意思,是想让我们再回忆回忆一些其他的线索。不过最终他还是失望了,我也没有什么线索能提供给他了。

  由于帖心是开车去的夜东方,所以李涵把帖心送到了夜东方后帖心就下了车。不过临下车的时候帖心冲我说了一句:“别忘了明天晚上要去拍卖会。”

  要不是帖心的这句话,我早就把这件事情给忘得一干二净了。不过李涵听见帖心对我说的话后,从倒车镜里面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我,微微的笑了一下,不知道在想什么。

  对于李涵的表现,我非常佩服。自己重要的人被绑架了,他还能保持这么震惊,这让我突然觉得他有点无情。

  不过随后李涵在车里的谈话让我改变了对他的看法。

  “我这个妹子命苦,从小我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妹妹。一直到我开始接触父亲公司的事情后,我才从父亲嘴里得知我有这么一个妹妹。”李涵自顾自的在前面开着车,边开边跟我说着。

  而我抱着程琳,享受着危机过后的平静,静静的听着李涵继续说着:“我父亲跟母亲的关系一直不好,而我一直不被外婆家欢迎,经常受到外婆家其他的兄弟排挤。外婆家家世好,其他兄弟也都看不起我,而父亲这边是独苗,我连个能说话的表兄弟都没有。”

  说着,我都能感受到一直彪悍的李涵,嘴里也有一点苦楚的味道。

  其实这时候,李涵的车已经停在了我家门口,只不过我和程琳都没有下车的意思,就在车后面听着李涵的自言自语。仿佛在我们前面的并不是一个经常打打杀杀的黑道巨头,而就是一个平常人家的哥哥,在妹妹不知所踪后在寻求我们安慰一样。

  只是我们也明白,现在对他最大的支持,就是静静的听着他说话。

  “自从我知道有这么一个妹妹,我就有什么心事都跟她说。而且父亲也宠晨晨,虽然不敢经常跟晨晨见面,不过他一直问我关于晨晨的一切。那时候晨晨为了怀念母亲,特意放弃了自己优异的成绩,坚持要来她母亲教学的学校上课,那时我也表现了支持,结果被父亲狠狠的骂了一顿,当场差点把我逐出家门。”

  p酷☆匠D《网YY唯J一i9正y$版…P,¤其;T他都√{是*k盗"版

  说倒这里我才知道原来成绩优越的李晨晨,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来这所没有任何前途的职业高中上学的。

  “如果有选择,我非常乐意代替我妹妹去受苦。也不知道绑匪会怎么对待她。”

  说着,李涵从车上拿出一盒烟,递给我一根,打开车窗点着了自己手上的那一根后把打火机递给了我,虽然我不经常抽烟,但是这时候我也不扭捏,接过打火机后也把自己的烟点着。

  “吸~!~~~呼~!~~~~。”周围一切声音都没有,只能听到我和李涵抽烟的呼吸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草十八岁说:

恩。。今天算爆发了吧。。。。我代李涵求个撸撸不过分吧。。。。恩!~~还有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