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木木自己住一套房子,他要把李琳琳带回家。”

  不管是谁,在大的英雄也好,再硬的真男人也罢,在枪的威慑力下,谁都不能保证能不害怕,何况是董晴这么一个没踏入社会的女学生。

  所以,本身和牛木木的约定,自己帮她这个忙,那么曾经因为自己幼稚而犯错被牛木木抓到的把柄,也会一笔勾销。所以在即使出事后,董晴也想隐瞒这些事情,从而保证和牛木木的约定。

  但是当枪口指向自己的额头的时候,她怕了。虽然牛木木手中有自己的不雅照片,可是和现在的情况相比较,如果再隐瞒,怕是小命就要丢了。

  所以当她一口气说完这句话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本身就不整的脸上,被涌泉一样的泪水再次冲花,这时候她什么形象也顾不得了。而且由于枪口还指着自己,她一点都不敢动,哪怕是一根手指。

  当我听到她说这句话后,我大脑里仿佛被雷狠狠的电击一般,一下就懵了。我知道牛木木和丁宁今天就是冲着李晨晨和程琳来的,但是我没想到这俩人竟然这么无耻,做出这样的行径。并且如果程琳现在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那程琳呢?”

  我一把抓着董晴的肩膀,可能当时太用力,把她抓的咧着嘴,而且本身她就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嚎叫的声音更大了。不过还好现在的她心里已经没有任何防线,我问什么她下意识的就回答着。

  “我不知道,”说着她抱着自己的肩膀,两眼无光的看着我说:“但是我知道牛木木的家。”

  李涵毕竟是黑道巨头的公子,他的心里并没有怜香惜玉这类词。当他听见董晴说知道牛木木家的时候,就抓着董晴那本身就褴褛的衣服扯着往会所门口走,春光若隐若现。不过我现在可没心情欣赏了,满脑子都是担心。

  李涵边拉着董晴往外走边指挥着手下说:“大二,带你的人留下等电话,三胖的人跟我走。”

  说着,就见他很多手下跟着李涵就往门外走。我现在也不知道程琳的下落,唯一的线索就是去牛木木家里。所以我也跟着他们一起离开了夜东方娱乐会所,贴心也跟在我后面。

  在会所门口的路上,停着五花八门很多车,我知道这些都是李涵的手下过来的时候开的。李涵把董晴塞进一辆奔驰车的副驾驶,然后自己就绕过车头去驾驶位准备开车。我看见后快步跑过去钻进了后座,贴心也跟着我钻了进来。

  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街上人已经不多了。而且本身比较热闹的会所门口,应该是有很多人的,可是现在缺不见一人。我估计是看见李涵叫人过来的时候气势有点大,人都吓跑了。

  而当我坐上车的那一霎那,我看到会所大门的路对面的烟酒摊旁边,有一块非常大,非常漂亮的牌子,由于上面还亮着彩色的灯光,所以吸引了我的注意。

  可是当我看见牌子上面用彩灯制作成的“李晨晨我爱你”几个大字的时候,我想到了

  --吴坚。

  吴坚说去拿礼物,可是这么长时间了没有回来。而门口的牌子,很可能是吴坚的礼物。可是并没有看到他的人,门口除了我们之外没有任何人。

  由于从和小混混打架之后到地下室发现的尸体堆,再到现在知道了牛木木的去向这段时间,我满脑子都是程琳。所以一直没有在意去拿礼物的吴坚。而且以吴坚的本性,他不可能看见李涵的那一帮手下气势凶凶的进入会所就吓跑,因为以他的天不怕地不怕的个性,肯定要确定李晨晨的安全才行。

  可是在会所里面并没有看见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他的身影出现。如果他是故意躲起来,那么里面这么长时间,都是李涵的手下控制着场面,他是见过李涵的,不可能一直躲着。

  而他如果给李晨晨打电话确定安全,那么他肯定是打通没人接,因为李晨晨的包还在KTV包房里面。那么他下一个打电话的肯定是我或者亮子。

  亮子电话一直没响过,我的也没有。所以我很确定的是,吴坚根本就没有给我们打电话。

  所以现在只有,要么吴坚撞见了李晨晨,要么他出现了什么意外。

  想到这里我心里还是一股后怕,毕竟会所监控室里面有一地尸体,这绝对不是牛木木的无耻计划里面的环节。现在还有我不知道的情况正在发生着,所以我想到吴坚如果是有什么意外的话,他现在肯定危险。

  而且我现在也为程琳和李晨晨捏了把冷汗。正当我想下车去看看对面那漂亮的牌子周围有没有什么线索的时候,李涵已经猛踩了一脚油门,我们四人坐的车像火箭一样飞了出去。

  后面紧跟着好几辆形色各异的车跟在李涵的车后面。

  我赶紧拿出手机,拨了吴坚的电话,可是里面的提示是

  --关机。

  难道他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

  就这样,董晴在前面指着路,可能是刚才的惊吓还没有舒缓过来,时不时还抽泣两下。而李涵跟着董晴所说的地点,迅速的踩着油门。

  而帖心一路上一句话都没说,一直看着窗外不知道想着什么。

  就这样,董晴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很普通的小区。而这时候的小区门口的大门还是关着的,是那种电子的自动门,比较低的那种。但是需要有人操作。大门后侧面有一个小屋子,门口写着“传达室。”

  李涵的车在门口停下,随后他手下开的几辆车就也在门口听了下来,陆陆续续的下来十几个人。

  然后这些人也不用李涵指挥,直接就翻过大门,进了传达室,里面听见有人说:“谁啊~!~。啊。。你们干啥。”紧接着自动门就缓缓打开了。

  然后李涵又是一脚油门,直接就带着我们进了小区。

  这小区并不大,在小路上拐了两个弯就到了牛木木自己住的房子楼下,是那种老式的楼梯型的建筑,只有六层。

  “五楼,左边。”董晴一只手捂着挂在身上的衣服,另一只手指向一个单元门洞。而这种老房子,都是没有单元门的。

  李涵二话不说,从手里衣服的内兜里面掏出一把手枪,提着就了楼梯。紧接着他的几个手下也过来跟了上去。

  看到李涵这么小心,我知道他现在也是对监控室的尸体堆而生出的警惕。

  虽然我知道可能会有危险,但是我担心程琳的安危,现在的我估计前方即使是一门大炮,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所以我也跟着他们上了楼。不过让我纳闷的是帖心竟然也跟着我上楼。

  而我怕有危险,就小声对帖心说:“你别上来了。”可是帖心没说话,对我笑了下指着楼梯,让我赶紧走。

  不过我们这么多人,而且还有枪,所以我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也就没想那么多,跟着就上了楼。

  可是和我预想的不一样,没有任何危险。上楼后牛木木的家门是虚掩着的。当李涵的手下门小心翼翼的进入房间后,发现除了里屋的牛木木躺在地板上之外,没有任何人。

  牛木木的这套房子不大,进门后左右两个房间,左边的是空荡荡的一个屋子,而右边的就只有一些家具,床和电脑外,也没有其他的东西。所以他家的情况一目了然,只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牛木木。虽然房间里面看起来不是很整洁,但是也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

  如果不是看见牛木木床上有李晨晨今天穿的一件小型短袖T恤,我都怀疑李晨晨没有来过。可是除了牛木木以外,房子里没有任何人了,包括厨房厕所和阳台。

  我们一上来就一屋子人,显得有点拥挤。李涵的手下都比较有眼色,看见房内没有什么危险,就退了出去站在门口走廊里,只留下那个名叫“三胖”的手下在李涵身边。

  李涵用脚尖踢了踢牛木木,牛木木没任何动静。李涵的手下三胖蹲下用手指放在牛木木的鼻子下面探了探,然后抬头跟李涵说:“少爷,他是昏倒的。”

  .酷匠(*网唯;/一(正版&!,其1他“都是‘N盗a版◇/

  而这时候我听见厨房有:“哗啦哗啦”的流水声音,紧接着就看到帖心从厨房端出一盆水,走到牛木木身前直接“哗”的一声,把一盆水倒在了牛木木的头上。瞬间牛木木浑身一个激灵,就睁眼半坐了起来。

  这女人,咋这么喜欢拿水浇人呢。

  而刚坐起来的牛木木,看见房间里面的我们后,也一脸诧异的表情,不过紧接着他抱着自己的头,双眼显出痛苦状,明显是头部受到猛烈的撞击才陷入昏迷的。

  我和李涵看见他醒了,几乎是同时开口,对着牛木木就问:

  “程琳呢?"

  “李晨晨呢?”

  可牛木木还不知道出现了什么情况,半睁着眼睛没说话。而这时候我裤子口袋里面的电话叽叽喳喳的响了起来,我赶紧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一个没有储存的电话号码。我迅速的按了下接听键,放在了耳朵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草十八岁说:

抱歉各位。昨天说爆发,但是昨天有事,没更。。。。这个。。。我。。会。。补。。

再无脸无耻无节操的跟各位要个撸撸。。。。最好还有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