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渐渐变冷了,街道上的人们渐渐的都增添了许多衣服。特别是即将进入后半夜,天上一阵一阵的凉风伴随着冷空气的流动,让大勇也不经系了一颗领口的扣子。

  “叔叔,我想吃一个雪糕.”

  大勇身旁小板凳上坐着一个扎着小辫,穿着红色小上衣的小女孩,看起来也就是五六岁的样子,肉肉的脸蛋上透着一层微红,看着十分可爱。她拉了拉大勇粗糙结实又充满老桨大手,声音里充满了稚嫩。

  “天冷啦,你看这些大哥哥大姐姐都不吃雪糕了。”说着,大勇从身前三轮车里面,拿出一件自己的夹克,给身边的小女孩披在身上。

  “那我要吃包子。”小姑娘又指了指自己旁边的一个卖灌汤包的摊位。

  大勇用充满慈爱的目光看了眼小女孩,然后笑着往灌汤包摊位那边走着。变走变冲着卖包子的老板叫到:“老胡,来一笼包子。”说完,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把零钱,抽了一张十元的递给了老板。

  “自己孩子吃要什么钱啊。”包子摊老板客气的跟大勇说着,不在大勇的坚持下把钱接下了。然后递给了大勇一笼包子。

  本身今年夏天,大勇想趁着天热,多批发点冰欺凌,在街上卖卖,好给自己的女儿多攒一点学费。眼看她就要上学了,可是自己好像并没有太多的钱给她交学费。

  可是好像老天也在跟他做对一样,今天的夏天结束的特别早。结果最后一批冰欺凌还没有卖完。而他听别人说晚上一些夜总会,酒吧等地方出售香烟比较快,于是他就又批了一些香烟,做了个玻璃小柜子,骑着三轮车来到了夜东方娱乐会所门口,扎下了个出售烟酒的流动摊位,并且还不忘把剩下的冰欺凌也带了过来,和路边修车的店铺商量好,晚上用他们一根电线给冰柜通上电,每个月给他们一百元电费。

  大勇并没有结婚,更没有生子。他身边的这个小姑娘,是他捡来的。现在他和这个小姑娘两人相依为命,虽然日子艰苦了一些,可是他已经觉得自己很幸福了。

  年轻的时候,大勇曾经是一名海军官大兵。当年由于自己父亲一直都有当兵的梦想,所以给他取名为刘军,并从小给刘军买一些飞机大炮的模型,还有一些军事杂志让刘军翻着玩。

  当年刘军年幼,看不懂杂志,把里面的照片当画来看。渐渐的也喜欢上了这些东西。在他稍微懂事一点的时候,父亲问他将来想要当一个什么样的军人,刘军指着画册上面的潜水艇说:“我要去这个里面。”

  于是,刘军的老爷子又重新给刘军改了个名字——刘海军。

  刘海军没有辜负父亲的期望,在二十二岁的时候,正式加入了中国海军南海舰队陆战第1旅,并且在部队中一直都以优异的表现,突出的成绩让他的首长非常看重。并且给他了一次立功的机会。

  不过这次立功的机会有一点特殊,是参加南海护卫,前往西沙区域参加一次剿匪行动,也就是俗称打海盗。本身这是一小股海盗武装份子,平时就干一些走私性质的买卖。不过遇上他们能吃得下的货船,他们不会放任这些货船离去,也会串当一下海盗,把这些货船截取。当刘海军接到上面下达的剿匪命令后,就跟着部队前往剿匪。

  当时上面得到的情报匪徒也就三十人,所以派出了一搜海监28巡洋舰。兵力一个整连。根据以往的经验,在海上剿匪一般海盗在得知消息后,都会选择弃岛。所以正常的海上剿匪,都是以海战为主战场。

  通俗一点就是,在军舰还没有登陆,海盗就会落荒而逃。这种情况下只需要追击即可。

  因为如果海军登陆,一般兵力都要比海盗多出数倍,最终海盗都是惨败的下场。可如果选择弃岛,那么他们只需要尽快的逃往临近国海域,便可躲避海军的追击。而这时候的中国海军,也是无权进行抓捕的,需要和海盗逃向的国家进行申请,有他国来进行抓捕。

  而由于南海海域奇特,周边国家众多,所以在南海区域的海盗,多半都要选择弃岛。

  可往往事情都不遂人愿,本身是十拿九稳的一场战斗,结果确因估算不足而产生了差异。在军舰刚接近海盗藏匿的岛屿时,就进入了水雷区。当时海监28巡洋舰眼看就要沉没,军舰上的海军将士,包括刘海军在内,在接到指挥部的同意后,选择了弃船。

  海盗一般不会布置水雷群来进行防御,因为他们的落脚点总是飘忽不定,随时更换的。可这次碰上水雷群,是因为这里的海盗需要在这片海岛进行一次大规模的毒品交易,为了以防万一,所以进行布置的。

  结果在支援部队还没有赶来,海盗的船队将他们一一俘虏,甚至当场射杀。

  由于情报错误,造成的敌方军力估算不足的失误,结果使一整个连队死的死,俘虏的俘虏。当救援部队到达的时候,刘海军早已被俘虏运送到了缅甸。

  当然这是事后刘海军才知道的。他已经被作为奴隶而卖到了金三角地区。和他一起被贩卖的还有两个战友。这些购买奴隶的人是当地的种植大亨。在这里种植的只有毒品,作为这里的奴隶,一辈子都要呆在他们的农场替他们种植毒品,最多的也就是鸦片。而作为被买来的奴隶,为了能保守秘密,到死都难离开这片农场。

  当时的刘海军是心灰意冷,每天都要忍受非人的虐待和折磨。由于从小的爱国主义教育,使起初的刘海军坚决不同意种植鸦片,结果被关进小黑屋饿了三天。当他被抬出小黑屋的时候,他的另外一名战友已经临近了死亡的边缘。

  连续几天的鞭打,酷刑,使得他的那名战友无法在支撑下去了。临死的时候告诉刘海军,要他坚强的活着。

  本身一场立功镀金的战斗,结果却不战而败。曾经在一起训练的战友,死的死伤的伤,被俘虏的都不知道现在在哪里,是死是活。唯一在一起的三个一起扛枪的兄弟,被卖到这里还不到一个星期,就死了一个。他现在心里就只有报仇,只有想找机会报仇。

  然后刘海军就在这里生活十年。在这十年里,他不但因为长期锻炼的原因,练就了一身粗壮强健的体魄,更逐渐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世界就是这样的,不管什么事都有正反两面。在你只看到它邪恶的一面的时候,那么你永远不知道它正义的一面。而刘海军这十年,除了种植鸦片,还看到了这里的人文习惯以及生活方式。

  这片农场周围,有很多平民,很多百姓。而由于国情的不同,这些百姓一般情况下得不到政府的庇护。不管是吃饭,还是安全,都是这片种植鸦片的农场主在负责。所以在这里,农场主就是他们的天,就是他们的政府。如果这里的农场主有什么不测,那么这些平民,百姓就没有吃穿,没有了安全,等待他们的即将是非常残酷的生存淘汰。

  在这里,只有农场主才会怜惜他们,给他们安全,给他们保障。

  在这里,只有农场主才会关心他们,给他们工作,给他们生活。

  酷匠Bv网永久☆免j费看ik小说8t

  在这里,只有农场主才是领导人,为他们的儿孙讲知识,学文化。

  虽然这并不是因为这里的农场主多么好心,而是这里的人,就是他发展的方向。他需要有人给他卖命,需要有人给他干活。那么他更需要有人才为他出谋划策。谁能有从小都在他的关心下长大的人更忠心呢。

  这就是生活,这就是人类自己的生物链。尽管做的事违反人类的公约,但是也会有人支持他们。

  狼,吃人。可狼没了,人就要面临鼠兔成灾等其他问题。

  这就是大自然的生物链,人类,也一样有自己的生物链。

  所以,刘海军的报仇心思,也慢慢的没有了。他不想让这些人失去庇护,失去工作,失去生活。

  可是,他想回家。他想看看自己的父母,他想念自己从小长大的家园。

  于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逃了出来。也可能是老天有眼,他逃回了国。只不过他在逃跑的过程中,他顺手带走了一个孤儿,而且是一个女孩。因为孤儿女孩在那里的命运一般都比较悲惨。长相出众的被有钱一点的人看上,或许能有一点好的生活。而不出众的人,在那里就是一个生孩子的工具。甚至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

  可是让刘海军没有想到的是,回国后才知道他的父母早已不在,而他因为收养这小孤儿的原因,不再想回到军队了。就改名为刘勇,定居在了中原市。而一些熟悉他的人,都叫他大勇。

  想到这里,他低头摸了摸身边吃包子小女孩的头发,眼神中充满了怜爱。

  在这座城市定居两年了,小女孩学得了一口流利的汉语。可是她早晚得上学啊。

  “叔叔你看,那个好漂亮。”小女孩用稚嫩的小手向眼睛看着的方向指了指。

  大勇抬头顺着小女孩手指的方向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小男孩,在夜东方门口竖起大约两米高,四米宽的牌子,上面花花绿绿的沾满了喧哗,还有一些彩灯在牌子上粘贴环绕。仔细一看,那些彩灯围绕的字,应该是要向哪个女孩表白。

  而这个男孩竖起牌子的地方,离大勇的流动烟摊也挺近的。他向四周瞅了一眼,然后向大勇走来,边走边说:“老板,用用你的电线行么,我给这牌子通个电。”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又来了句:“给钱也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草十八岁说:

今天忙一天。还好昨天抽空多写了一点。

求追书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