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的我,已经陷入了癫狂状态,握紧拳头无规则的在丁宁同学的脸上,头上使劲的来来回回的捶打。整个迪厅只能听见我“啊~~啊。。啊”撕心裂肺的惨叫。而他已经被我吓傻了,被我打到在地卷曲着身子不敢动,也不敢发出声音。而我心里好像有发不完的火气,抬脚就往他脸上踹,一脚,两脚,三脚。。。。

  “够了~!”帖心看我发疯似得捶打着丁宁的同学,从后面一把把我拽了过去。当时我已经红了眼,见到后面有人拉我,转身就抬手要打后面拉我的人。可是当我看到帖心关切的眼神和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一丝清醒让我抬起的手并没有落下去。

  “打啊~!”帖心看见我抬手要打她,就仰着脸瞪着我,嘴里喊着:“打啊。。你咋不打啊。”说完,就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帖心当时也很生气,特别是看见我抬手要对她出手,不直到是哪里触犯了她内心中的一团火,非常气愤的向我脸上使劲的扇出一巴掌。当时我就被她那一巴掌给打蒙了,直接蹲在了地上。

  紧接着,我就感觉非常冰冷非常冰冷的液体顺着我的头顶流在我的脸上,嘴里,又顺着我的脸流了我一身。有点苦涩的味道。帖心不直到哪里抓来一瓶酒,顺着我的头就浇了下来。倒完后把酒瓶往旁边一丢,高声问我:“醒了么?”

  醒了么。。。

  清醒多了。。。

  $酷D匠Ez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我用袖子擦了下脸上的酒水,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刚在包间里,我看见程琳和李晨晨的包都在沙发上,却不见两人踪迹。因为我知道程琳的电话是在包里的,所以我就没有给程琳打电话。也正因为如此,我才确定程琳肯定出了什么事情,才让我彻底陷入癫狂。

  而李涵,可能看见了我的过激行为,也有点发呆。随后看见我坐在地上不动了,他才反映过来。赶紧拿出电话给李晨晨打。可是一样是没有人接听。

  由于我们和一群小混混打架,满地狼藉。而李涵带人进来的时候又是鸣枪又是包围的,这些小混混也知道碰到钉子了,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都原地蹲着不动,也没有人敢冒头逃跑。跑的再快,也跑不过子弹啊。

  而牛木木的那两个同学,也不知道是真的受伤了还是不敢站起身,一直在地上躺着不出声。董晴那三个女孩,由于刚才混乱的时候,几个小混混去撕扯她们的衣服,使得三人看起来狼狈不堪,抱着身子蹲在沙发角落。

  李涵带来的人比较多,现在在李涵的示意下,除了留在迪厅里控制着小流氓的十几个人以外,其他人已经分散在夜东方各处找寻李晨晨和程琳的踪迹了。

  我突然想到,如果这些小流氓是牛木木他们计划好来找我麻烦的,那么他们很有可能会知道程琳她们被牛木木和丁宁两人带到了哪里。而且牛木木他俩跑的时候,后面还跟着几个混混。我很害怕程琳出事情。于是我赶紧在蹲在地上的混混中寻找名叫俊哥的黄头发小流氓。

  黄头发并不难找,毕竟他的头发颜色很眨眼。不过他刚才被我一酒瓶摔在了头上,现在头上还留着血,蹲在一个桌子下抱着脑袋。

  他看见我向他走过去,赶紧抱着头蹲在地上一个劲的求饶说:“大哥~!大哥。。对不起大哥。。我是被牛木木利用的啊大哥。。。”

  我过去直接一脚把他踢翻在地上,蹲在他旁边问他:“跟着牛木木的那几个人你有电话么。”

  “大哥。。刚才太乱。我不知道谁跟出去了啊。”黄头发抱着脑袋卷曲着身子颤巍巍的说。

  “跟你一起的人你都认识么?”我继续问他

  “认识。都认识。今天来的都是熟人。”说着他好像知道我要干什么,赶紧继续道:“我看看谁不在,应该就知道谁跟着出去了。”

  我又踢了黄头发一脚,嘴上吼道:“那还不赶紧去看。”

  黄头发赶紧站起来看了一圈他带来的小流氓,然后转身对我说:“才子,是才子他们。这会儿就他们不在。”

  “还不打电话。”我瞪着黄头发。

  这货现在是真的被吓怕了,毕竟来的人又开枪又有气势,估计他现在想着只要能留着命,干啥都行。

  可是黄头发拨通他所说的那名叫“才子”的小混混的电话,依然是无人接听。当他听到无人接听的提示后,他赶紧又翻着才子那一伙人其他人的电话。可是依然无人接听。

  黄头发打电话也找不到人,估计也是害怕,赶紧跪在地上哭丧着脸求饶道:“大哥,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牛木木给我了五千块钱,让我带人找你们的。。不。大哥的麻烦。我要知道是这情况,打死我也不敢啊。。。”

  我现在心里紧张的要命,因为事情太不一般了。如果牛木木两人被那一伙小流氓追上,双方干了一架的话,那么总要有一方人打赢吧,总不至于双方都不接电话吧。

  这时候,李涵带来的一个人走到李涵身旁说道:“少爷,后面有点情况。”说着他指了指迪厅厕所的位置。

  “走,看看。”说着李涵就让他带路。我听见后赶紧也跟上,而帖心也跟着我后面。当带路的人看见帖心也跟着他一起下楼,我明显的看出来他想说什么,但是看了看周围人也挺多的,就忍着没说。

  当他带我们去他指的位置时,谁知道他所说的不是厕所,而是厕所顺着厕所旁边的消防通道下了楼梯。

  这消防通道是迪厅紧急情况下疏散人群用的,所以里面并不是很亮。给李涵带路的手下,领着我们一直往楼梯下面走,到了地下一层,地下一层一看就是小型仓库,很多房间。而李涵的另外两个手下在一个房间门口站着,房间门上写着“监控室”。

  那两人看见我们过来,就把房间门打开了。

  紧接着一阵刺鼻的血腥气息向我扑面而来,抬头顺着打开的门看了房间一眼,我估计这一眼,是我活了这么大看到的最难忘的景象。

  里面横七竖八的躺着很多死人,椅子上,桌子上,监控视频电视旁边,到处都是倒地一动不动的人。而且基本上很多都没穿衣服,估计是被扒掉了。甚至还能看到某些尸体脸上的狰狞表情。地上还流淌着很多血,这让我头一次真正见到了什么事血流成河。并且我还能看见一些尸体里面还在往外面攒着深红的血液,在地上流淌起来,有往门外蔓延的趋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