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头发被我的酒瓶砸在头上,当场就蹲在地上站不起来了。而这时候丁宁可能也没想到我会先动手吧,瞪着俩眼珠子瞅着我。而这时候周围也安静了下来,那边牛木木虽然和几个小混混在推搡着,酒瓶摔碎了一地,可还没有真打起来。当他们看见我一瓶子把黄头发砸翻后,也是两眼瞪得老大看着我。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感情他们刚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不是真的在打架啊。难道还是在演戏?嘿~~这演的,跟真的一样,让我误会了。

  不过,谁敢碰程琳,我就让他死。

  这就是我现在的真实想法。完全不带任何夸张。

  别人可能体会不到我现在的感受,自从母亲去世后,我没有一个亲人。当时就感觉我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可是自从我和程琳在一起之后,我终于有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也对生活有了希望。她在我心里,就是我唯一的亲人。

  所以,我可以受伤,我可以进医院,我可以倾家荡产身无分文。但是我不能让程琳出现一丁点差错,在我这里,程琳就是我的逆鳞,不管谁起了伤害她的心思,我必弄死他。

  所以这一刻,我虽然看出来了他们是在演戏,丁宁刚才虽然也挨打了,可是身上也就是多了几个脚印而已。而真正受伤的应该是亮子。他现在脸上到处都是淤青。

  可这时候,黄头发面色狰狞的抬头看着我,然后狠狠的喊道:“兄弟们,弄死他。”

  然后这群小混混就一窝蜂的向我冲来,还拿着酒瓶什么的往我这里扔了过来。嘴里嘟嘟啦啦的叫骂着。我害怕程琳受伤,赶紧用身体护着程琳,后背结结实实的矮了好几个酒瓶子。而这时候这傻妞,还在那睡觉呢。

  “俊哥,俊哥,咱不是这么说的啊!~~哎呦。”这时候我听见牛木木的声音,向着我这边的黄毛大声的叫着。但是紧接着我就看到牛木木直接被一个混混踢倒在沙发前面。

  这阵势,二十多个人啊。而我们这边有牛木木,丁宁,牛木木的两个男同学和丁宁的一个哥们,加上我一共六个男的。六个打二十多个,怎么也没胜算啊。虽然本身牛木木和他口中的俊哥应该有什么协议,可是在我一酒瓶把那叫俊哥的黄头发给砸倒在地之后,他们也不管什么协议了,就是要干我们。

  于是眼看其他人就要上来群殴我们,我怕程琳受伤,也不敢站起来。而这时候丁宁看见我趴在程琳身上站不起来,从沙发侧面拉着程琳的胳膊,要把程琳从我身体下面抽出去,边使劲拽边喊着:“把她交给我回包房。”

  那时候我也没多想,先让他把程琳带回包房也好,毕竟包房还坐着李涵这个大“BOSS”。然后我就赶紧撑起身体,让他把程琳抽了出去。然就就见他把程琳抗在肩膀上,直接往门口跑去。而紧跟着就看到牛木木扛着李晨晨跟着他后面跑了。还好程琳和李晨晨两人都是非常瘦弱型的女孩,他俩跑得还不算慢。而跟着他们屁股后面追的,还有三四个小混混。

  他们虽然跑了,可是其他人包括董晴那三个女生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他们也被蜂拥而上的混混被围上了,伸手就去撕扯她们的衣服。然后就听见他们几个高分贝的尖叫声和求饶声。而帖心,早就趁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个女人的脑子比谁都好使,反正我是没看到她什么时候离开的。

  这时候程琳也不在了,帖心也找不到了,我也就没有负担了,起身就和这帮混混干了起来。可刚抬头,一个酒瓶子就“哐叽”一声砸在了我的头上,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头皮上面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酒还是血,然后就歪歪扭扭的倒在了地上。这一下我可失去战斗力了。这哪行啊。我伸手摸索着我脖子里挂着的戒指,然后把手指伸了进去。使时间倒回在我刚抬头的那一刻。

  这回我可有了准备。抬头的时候,就看见一个黑色背心的混混举着酒瓶就向我头顶砸了过来,我赶紧弓背低头躲了过去,借着弯腰的力气,后腿瞪了一下沙发,直接把这家伙扑倒在地。然后又感觉背后被人猛的踹在身上,直接把我和那黑色背心小混混给踹开了。紧接着就有很多只脚向我脸踢过来。这要是被踢着了,非毁容不可。

  我赶紧顺着刚才把我踢倒的那力道,顺着地上就滚了一边。不过在地上打滚的时候,我还是被啤酒瓶的碎片给划伤了几道口子。这时候也不知道哪里飞过来一把凳子,又是直接砸在了我后脑上。

  我的后脑以前有过脑震荡,因此特别剧烈的撞击,都有可能让我直接站不起来。所以这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的凳子,也让我动弹不得了。

  没办法,我又再次把手指伸进了戒指里面。

  这次我躲开了凳子,可是紧接着就有三个混混抓住了我,直接把我按在地上打。由于我手被他们拉着,根本没办法碰到脖子里的戒指,所以我结结实实的被他们打到站不起来,满脸都是血。而这时候他们松开了我的手,我很努力很努力的才把手指又伸进了戒指里面。

  就这样,我和这群人激战了大概五分钟。每次在我被打的站不起来的时候,我都会用戒指让时间倒回一些,反到让我看起来挺能打的,至少没有吃大亏。

  而这时候,“砰”的一声巨响,让所有人都停止了行动,下意识的捂了下耳朵,或者颤了下肩膀。我知道这是枪声,否则不会有这么巨大的冲击力。

  紧接着,就进来很多穿着板正,面目狰狞的人,把我们给围了起来,有的手里还拿着手枪。这时候我才发现,整个迪厅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唯一一些看起来比较大胆的人在周围看热闹,听见枪响,又看见这群人进来后,他们也赶紧溜了。

  我们也停止了打斗,如果我没猜错,这肯定是李涵知道后过来了。所以本身我还躺在地上,就赶紧站起来,在这帮子穿着非常板正的“流氓”里面寻找李涵的影子。

  可能是刚才的枪声彻底吓到了这群混混,毕竟这些都是不入流的小角色,和真正的黑道比起来差的太远了。而进来的这些人只是把我们给围了起来,根本不说一句话,强大的阵仗就让所有人都不敢发出声音。就连董晴那三个女生,这时候也不敢出声,而是低头默默的整理着自己刚被拉扯破碎的衣服。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李涵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帖心也跟在他后面。这时候我应该很安心才对,可是为什么我还是紧张的要命,心脏“噗通,噗通”的急速跳动。总感觉还有什么事情没完一样。

  从帖心后面,我再也没看见其他人,没看见程琳,没看见李晨晨,更没看见刚才扛着程琳和李晨晨的牛木木,丁宁两人,就抬脚要走向李涵,嘴里还问着:“程琳呢?”

  “砰~”的又一声枪响,只见我正前方的地板上火星一闪,李涵身边一个拿着枪的高个,对着我前方的地板开了一枪,以示警告不准靠前。

  当时我的冷汗就下来了。如果我刚才走快了一点,那么这一枪肯定是打在了我的腿上。

  “唉,彪子。自己人。”李涵见了冲我笑了笑,赶紧向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我一看他身边叫彪子的瘦高个把枪放下了,就赶紧过去问李涵:“程琳呢?”

  这时候李涵赶紧瞅了一眼中间的人群,扭头问我:“她没和你们在一起?晨晨呢?”

  “她和程琳去包房了啊.”我赶紧回答李涵。

  这下,我看见李涵从来都一脸微笑的表情终于变了起来,彻底的变得狰狞了。然后转身飞快的往楼梯间跑去。这下我也意识到了不对劲,也跟着往楼梯间跑去。可我俩前后脚跑到包房,根本就没有程琳和李晨晨的影子,就连牛木木和丁宁都没见。

  @酷匠N网?首发*r

  我赶紧转身跑下楼,冲向丁宁的那位同学抓着他肩膀,对着他的脸大声吼道:“打电话,给丁宁打电话。”这时候的我彻底急了。因为我害怕程琳出现什么意外,我真的怕,所以我基本上都是以嘶声吼叫的嗓音在喊着:“快点。。快打电话。”这时候的我看起来就和疯了一样。

  而丁宁的同学也被我吓着了,赶紧掏出手机哆哆嗦嗦的找着丁宁的电话号码,中间还被我吓得把电话掉在了地上。

  “嘟~~~嘟~~~。”电话通了,他开的免提,而这时候整个迪厅非常安静。所有人都能听到电话里的声音。

  而这时候李涵也过来了,他也站在丁宁同学的身前。

  “嘟~~~嘟~~~嘟~~~。”电话声音响了好几声了,而丁宁的这个男同学吓得腿都有点哆嗦。

  “嘟~~~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这时候,电话机里传来了无人接听的声音。而丁宁的那同学,颤颤巍巍的看着我说:“没~~~没人。。接。”

  而这时候的迪厅,除了能听到丁宁同学吓得尿裤子的“哗啦,哗啦~!”声音以外,死一般的安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小草十八岁说:

今日五更,共计一万五千字。希望能换来撸撸和追书哇。。谢谢拉~!~~最后可耻的说一下。。。能打赏的最好呀!~~~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