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前有一片亮光,是一道亮光,只有那一道亮光。周围漆黑无比。

  在这么黑的地方我觉得有点害怕,伸手什么都抓不到,也没有感觉到脚下有什么东西。我看不见自己的手,看不叫脚。我现在连自己是站着还是坐着还是躺着都感觉不到。

  我好想所有的感官都被关闭了,只剩下眼前唯一能看到的一道光亮。是竖着的一道,就好想是漆黑的夜晚突然来了一下闪电一样。可是那不是闪电,那就是一道光,不管我往哪里看,在我眼前一直都是竖着的一道光。很长很长。。。。

  就如同漆黑天空,除了天空什么都没有的天空,没有星星的天空,而天空被什么切开,而这道光芒,看起来就像被切开而产生的裂缝。。。对。是裂缝。

  我突然睁开了眼睛,眼前刺眼的光芒让我很不适应,什么都看不见。在我还在回忆着刚才做的梦的同时,慢慢的,我看见了,看见了天花板,看见了天花板上的吊灯,也看见了床边的医用吊瓶。也看见了我身边的人。

  “老板?”

  没错,就是我的美女老板帖心。

  “醒啦?吃橘子吗?”帖心正在拿着一瓣橘子往自己嘴里塞。还一脸带笑的表情:"没想到你挺爷们儿的啊,听说你们两个打五个啊。“看到周围的环境,我知道了我在医院。赶紧回想我是怎么来到的医院。。。。。哦。我好想被打晕了。

  既然现在我在医院,还醒了过来,那么那时候的打架肯定是被打晕了。我记得当时我晕了后吴坚还在挨打啊。

  “吴坚呢?”

  “呦。。刚醒就惦记着你的小兄弟啊。人家除了头上又多缝了几针外到没啥事。刚才还在这里,这回儿去吃饭了。”说着,帖心又拿了一瓣橘子在我眼前晃了一下,又放到了自己嘴里。她的嘴,红红的真性感。

  “你都不问问你那两个小美女么?”帖心撅着正在吃橘子的嘴,含糊不清的问。

  (M酷匠?‘网`{正版d首发L‘

  “两个小美女?”

  “恩啊。。。一个是李家小姐,还有一个哭的稀里哗啦说都是因为她你才挨打的。”说着她倒很感兴趣的趴在床边靠近我,笑眯眯的继续问:“唉~~那天你请假说要追女孩,是哪一个??是李家小姐还是那个爱哭鬼?”

  “我跟李晨晨没啥关系好不好。”我一转没想理她。现在她整的我有点无奈,赶紧转移话题说:”你说那天是什么意思??我睡了很长时间吗??“”不长~!!“我松了口气。程琳还在生我气呢。我得赶紧给她打个电话。

  ”三天而已。“”我去。。你能说话不大喘气么。。。“说着我看见帖心站起来在床头柜上拿出个饭盒,应该是想给我盛饭。

  ”我手机呢?你能把手机给我么。。。“”干嘛,三天没吃饭你不饿么?“帖心停下动作转头看了看我。

  ”想打个电话。“

  ”李家小姐么??她可不是你能肯的骨头!“说着帖心去房间里衣服架上摸索着。

  ”我知道。不是她。“

  ”你知道,看来她都跟你说了啊。。。你可要保密哦。“帖心找到了电话,拿在手中问我:”你要打给谁?“

  ”程琳。“

  ”哦。那个爱哭鬼啊。等会她就上来了,不用打了。“说着帖心就把我电话顺手装在了她的牛仔裙的裙兜里。

  ”爱哭鬼?你说天天因为我哭的是程琳?“我眼睛瞪得老大了,一脸的兴奋。

  ”可不是她是咋地。天天在这儿学都没上。"帖心还是笑眯眯的看着我,可我咋看着她这笑容很邪恶啊。

  “吃点东西吧!”说着帖心就把手伸进我脖子后面要把我支起来。这不动没事,一动不当紧,我浑身都疼。头疼,肚子上也疼,腿也疼,后背和跟火烧一样难受。

  在我呲牙咧嘴的坐了起来后,帖心在我后面放了两个枕头。我才看到我身上到处缠的都是纱布。

  由于是夏天,我只穿了个大裤衩。脚上缠着绷带,我敢肯定头上也缠着绷带,因为它非常紧,弄的很不舒服。腿上和胸前缠的有纱布,应该是比较严重的地方,轻微的小伤口都只是擦了擦酒精。

  "我伤的很重么?“我感觉浑身都疼痛,赶紧问帖心。

  ”脚趾粉碎性骨折,没啥大事。“本人这辈子第一次骨折,这女人说没啥大事。

  ”头部轻微脑震荡,还有个口子,缝了三针。“我擦。我说头咋那么疼呢。。。

  帖心给我端过来一碗馄饨,用手拖着碗放在我面前。我看到后才感觉出我是多么的饥饿。

  我左手是打着吊瓶的,右手拿着勺子一个劲的往嘴里扒拉混沌。这顿饭是我吃的最香的一顿。

  刚吃完,病房门开了,看见李晨晨和吴坚走了进来,后面是程琳。我住的病房只有我一张床,而墙边还有沙发,墙上还有电视,房间里还有卫生间,一看就是VIP病房。不用想,肯定是帖心出的钱。

  程琳这小妮子看见我醒了,啊的叫了一声跑到我床边看着我问我身上疼不疼?头疼不疼?想不想吃东西什么的。看着她关切的眼神,我挺感动的。我赶紧跟她说我好的很,一点都不疼。她还说这事都是因为她,要不是她生气我也不会去买花什么的。我突然感觉这女孩咋那么善良呢,这都跟她挂不上边好吧。

  吴坚见我醒了,摸了摸自己再次缠起纱布的后脑勺说:“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以后不管什么事,上刀山下火海,只要你开口,绝对不含糊。”

  由于我醒来的时候是中午,所以下午该上学的时候李晨晨就走了,吴坚当然是跟着李晨晨屁颠屁颠的也走了。程琳本来说下午想请假不去学校了,可是帖心不让,让她赶紧去学校,说下午她会在医院,晚上她有事要走,让程琳等放学再过来。

  他们走后我就问帖心:“我看他们是天天都来,吴坚天天来是因为我帮他打架,程琳是觉得自责,可为啥李晨晨也天天来呢?”

  “你觉得呢?”说完帖心在我身边坐下。

  “是因为你吧。我估计肯定是李晨晨她哥哥让她过来的。”

  我看帖心对我笑了笑并没有反驳,继续道:“李晨晨说他们家和你合作项目,也并不全因为想把手里的钱洗白,还有一个原因是想接近你。“

  ”我知道。想把生意做大,难免会和一些家族打交道。不过我也给他们了他们应该得到的东西。“说着,帖心很认真的看着我继续道:”不过我需要提醒你,不要和李晨晨纠缠太多,她身上的事情不是你能接触的,特别是他家族所在的圈子,并不是表面上你想的那样。“

  不是我想的那样,那是哪样?

  我还在寻思帖心想要表达什么意思的时候,帖心可能看出来我心里的疑惑,继续说:”李家看起来是本市地下组织的龙头,可是暗地里他们只是扮演着代言人的角色。这里面的水很深,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是丧命,甚至说有可能你会成为别人的炮灰。而你本身就不属于这个圈子,所以你离这个圈子越远越好。“

  听到这里,我已经知道帖心说的是什么意思了。比如我现在知道了李晨晨的秘密,可如果哪天秘密泄漏出去李晨晨出现危险,那么李家直接就会想到有可能是我泄漏出去的。哪怕我跟谁也没提过。

  另外我挺震惊的就是,在我印象中李家的产业就有很多夜总会,迪吧酒吧等,没想到这些挂着李家牌照的场所,实际后面是另有其人操作。难怪李家在本地那么大的势力,也会有人把李少爷的母亲杀害。那么这么说李家也挺倒霉的,在前面做着挡箭牌,让后面操作的人活的那么逍遥。

  不过帖心没去上班我也挺奇怪的,我跟她也就是员工和老板之间的关系,她干嘛不上班在这里照顾我啊。然后我就问帖心为啥对我这么好。帖心回我说因为我长得帅。。。

  我长什么样子我自己心里清楚的很,这是赤裸裸的挖苦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