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心情不错,换了新手机,兜里也有钱了,一大早买了两个肉包子,一杯豆浆边骑车边吃用早餐,心里还寻思着中午要吃什么好吃的来补补,没钱的这些天天天吃泡面实在是恶心的要命了。

  平时上课,我一直贯彻不举手,不发言,不捣乱的三不原则,使很多老师都不认识我这么个学生。而今天上课的时候,老师提问我也配合举手回答问题,还去黑板上演草了一道数学题。异常的反映让同桌程琳感觉到了,她就问我有啥高兴的事让我今天这么兴奋。

  我去上班的事也跟程琳说过,她知道我放学都要去上班,还说发工资了让我请她吃饭。当然我肯定答应了下来。所以听到她问我为啥这么兴奋的时候,我就告诉她我发工资了,而且是五千大洋,并且老板还给我换了新手机,好告诉她中午就请他吃饭。

  程琳听了也挺兴奋的,就要让我把手机给她瞧瞧。我递给他后她也挺兴奋的,说自己也很喜欢,就趴在桌子下面玩起了我新苹果手机。还问我为啥老板对我这么好,我说是我工作努力,老板发现了我优秀的潜力后奖励的。程琳就说我吹牛,一个破打字员能有啥潜力。

  我再跟她说我还能当公司的顶梁柱,和老板去谈了笔大生意,可程琳觉得我吹牛不理我了,趴在桌子下面一直玩我的手机。我看见她在玩一款叫做僵尸大战植物人的游戏。哦~错了。是植物大战僵尸。

  这个游戏现在挺流行的,基本上很多人都会玩,程琳打开游戏后就直接玩了起来。可她玩起来就不理我了,一直趴在桌子下面,让我挺无聊的。平时上课都是和程琳悄悄的聊聊天什么的,可今天一不理我,就让我后悔给她看手机了。

  不过上课的时候李晨晨给我传过来了张纸条,上面问我和帖心是啥关系,我告诉她那是我老板,我现在放学的时候都会去工作。她说我挺上进的。不过她约我放学的时候去操场树林里,有话跟我说。

  我们学校教学楼后面,是一座操场,而操场的西北角,由于连同着学校花园,所以在西北角位置有一片大树林,柳树居多。而到夏天的时候,很多学校成双成对的情侣们在里面约会,经常见到一些人在树林里接吻,晚上路过的时候还经常听见一些少儿不宜的声音。

  所以她让我去小树林里见面,我挺纳闷的,难道跟她打了回台球她看上我了?我喜欢的可是程琳这种小女孩家家的类型,可不是她这种刁蛮任性还看起来很大姐大的女生。

  而且追她的男孩那么多,特别是吴坚,现在在班上已经成了老大,班上人都听他的,而他追李晨晨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自从前段时间他又修理了班上的两个李晨晨的追求者后,就没有人敢再和李晨晨示好了。

  而我,因为上次和吴坚打架的事情闹到了学校,虽然当时被我打伤,让阿姨赔付了他医药费,可是他一直想着怎么找我报仇,只不过最近老师看我看的比较严,而且经常叫我谈话,所以他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而已。

  其实刘瘸子找我谈了好几次话了,基本上都是问我家里小偷的事情有没有进展,工作是否顺利什么的。我曾经还问他和帖心是啥关系,刘瘸子笑了笑说只是普通朋友而已。我会这么问是因为我觉得帖心和刘瘸子好像就不属于一个圈子的人,帖心漂亮,性感,多金而且人缘还好,可是刘瘸子虽然心眼比较好,可是也只是个职专的教师而已。

  我回复李晨晨,说中午有事不能去,有话传纸条说吧。我毕竟中午已经约好了要和程琳去吃饭呢。

  可是李晨晨不愿意啊,她说我要不去就死定了。尼玛~!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

  虽然我想和程琳一起吃饭,我喜欢的是程琳,而且我也知道小树林都是情人约会的地方,可是没办法,我还是妥协了。人家可是黑道巨头家的人,我可不想招惹。可我也不想就这么现身了啊。。虽然李晨晨长得也非常漂亮,可毕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我就这么和李晨晨传着纸条,然后就被程琳发现了。她也不玩手机了,要看我和李晨晨写的什么。我可不敢让她看见李晨晨叫我去小树林,就不让她看。结果她就不高兴了,小嘴噘着说别人给她写的情书都让我看,我不让她看也太不够意思了。

  我想了想,虽然我心里是很喜欢程琳,可毕竟我们也没有情侣关系啊,她也应该不会生气吧。所以我就把和李晨晨的纸条给她看了。

  她问我李晨晨怎么知道帖心,我就说昨天和老板吃饭的时候遇见了李晨晨,但是我没说李晨晨是黑道巨头李家的小姐。

  她还问我李晨晨叫我去小树林是什么意思,要和我约会吗?我告诉她估计不太可能,追李晨晨的男孩多了,我长这么丑还是个穷光蛋,肯定不会。

  酷t匠S网v"正#U版首发¤@

  她还问我那中午还请她吃饭不请了,我说不行改明天。结果程琳就转头听老师讲课了,我咋说她都不理我。明眼人一看都知道是生气了。

  我还寻思呢,咱俩又没啥关系,你生气干嘛啊。

  中午放学后,我先去了趟厕所,然后朝学校的树林走去。离的大老远,我就见李晨晨站在那里等我,看见我过来了,好冲我招手。

  今天李晨晨打扮的挺好看,本身染了点黄色的头发,配上白色的T桖,笔直的白腿搭上一双小巧的红色帆布鞋,看起来挺靓丽的。远远的看上去就像仙女下凡一般美丽。再加上她越我来小树林见面,让我不得不想到没准她真要追我呢。

  我还琢磨着,如果她真的开口要跟我有点什么,这么漂亮个女孩子,而且家里还是混黑道的,我要不答应会不会遭报复啊。。。我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还是答应呢??

  反正我觉得我的定力不是太足。

  小树林旁边有一排休息用的石凳,李晨晨指了指一个没人坐的双人石凳说去那里坐着说吧。

  我带有询问的眼光看着李晨晨,指了指小树里面说:“咱不进去说么?”

  “进去干啥,你想多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里面是干什么用的。”说着李晨晨就自己走到石凳跟前坐下:“我又不是要跟你约会,再说我也看不上你。”

  听见李晨晨这么说,心想我都那么差劲么。不过我还是松了口气,还好不是追我。不过心里还有点小失望。然后我也走到石凳跟前做了下来。

  ”嗯~!怎么跟你说呢。“李晨晨低头想了下:”这么说吧,昨天你见到我就是个错误。““啊~!"我对李晨晨这牛头不对马嘴的话给弄糊涂了。什么是见到你是个错误。一般不都是爱上你或者在一起是个错误么,这用词不对啊。。。

  “你知道帖心是什么人么?”李晨晨转脸用她那大眼睛看着我。

  “我老板啊。心怡房产公司的老板。”

  “她和你啥关系?”

  “就这关系啊!”

  “没了?”李晨晨明显的不相信。

  “没了!”

  李晨晨看着我的眼睛,觉得我说的不像是假的,然后悠悠的继续说道“她还有个身份,叫赵心,是赵家的人。”李晨晨停顿了下继续看着我的眼睛,带着询问的目光让我感觉到了她在问我知道不知道这些事情。

  我摇了摇头。

  “赵家,在部队里有特殊的势力,特别是赵老的二公子赵磊,在济南军区是说一不二的人物,别看现在军队军衔挂的级别很明确,其实那些只是明面上照头的人。而真正说话算话的,也就那几个家族的代表。目前赵家的事情就是赵二公子说的算。而帖心,则是赵二公子的女儿,唯一的女儿。”

  怪怪隆地洞,这么牛X。这要真保养我,那我不就飞上枝头当凤凰了。。不对,杂说也得是条龙。我心里YY的想着。

  “还好你不是她的情人什么的,像这种大家族,婚姻都是家族形式的,没有自主选择的权利。一般都是为了家族的利益和其他大家族联姻,所以如果你要是她的情人什么的,肯定是要被清除的,除非你也是另外一个大家族的公子哥“这下可把我吓了一大跳,赶紧问啥是清除。

  ”清除就是让你在这个世界上不存在,户籍,档案完全消失,你的人也消失。“李晨晨非常认真的跟我说着。

  我倒吸了口冷气,这也太吓人了,我还没活够呢。下回帖心再送我东西我可不敢要了。家里还放着她那十几万买来的衣服呢。要不我回头还给他。。。

  “这下你知道我哥哥为什么要跟她做生意了吧。虽然她一直说自己已经不姓赵,可她真有什么事情,赵家不可能不管。而我哥哥就想跟她尽量有一些关系,哪怕是很少的利益关系,到时候如果我们家出现什么问题,赵家就不可能不管。”

  “嗯,明白了。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虽然震惊,但是心里还是有个小算盘在算的。李晨晨说了这么多,还说昨天我不该见到她,这些都联不上关系啊。

  ”下面说说我吧。“李晨晨整理了一下衣服,往后靠在石凳的靠背上继续说道:“我虽然是李家的人,我们李家做的生意很见不得光,总怕有一天会东窗事发,所以我父亲当年和政府一位高官的女儿结了婚。而父亲当年喜欢的却是另外一位长得非常漂亮的女教师。而我,就是我父亲和那女教师所生。”

  说到这里,李晨晨停了一下,我看向她发现她一脸的激动,双眼好像还像要冒出眼泪一样,两只手一直在身前摆弄这衣服边。然后她继续说道:“我的存在,使父亲感觉到了危机。当时他的生意是不能有任何闪失的,也害怕她的妻子知道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后,和她妻子家的关系破裂,所以一直把我藏了起来。我是被我母亲带大的,从我懂事后他就没看过我一眼,也从来没给我母亲一分钱。我就这样被母亲一个人带大,直到他妻子被黑道上的对手砍死,他才来和我相认。可他还是晚了一步,他来的时候我母亲已经去世半年了。”

  说着,李晨晨两眼已经泛出了泪花。我是最能感受到失去亲人的痛苦了,我不就才失去我的母亲么。所以看见李晨晨讲述她的经历,让我也同样觉得自己也很悲惨,也有点控制不住。也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李晨晨,就伸出手拍了拍李晨晨的肩膀以示安慰。

  “我父亲与我相认,并没有接我回家,而是让我一直住在我姥姥家。因为现在他所做的生意还是非常危险,他妻子的死已经提醒了他,身边越亲近的人,就越容易出现危险。而我哥哥李涵,年龄也大一点,并且照顾着家里的生意,所以他比较放心。可不放心的就是我,所以我从来没有回过李家,他要让所有人都不知道有我这么个女儿的存在。我一年也见不了父亲几面,不过我哥哥李涵倒是经常在安全的情况下来看我。”

  说完,李晨晨吸了吸鼻子从手包里拿出了一张纸巾,擦了擦眼睛看了看我,说道:“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说你昨天不应该见我了么?”

  我当然明白了,我又不是傻子。李晨晨的父亲是混黑道的,肯定仇家多了去了。而为了保护李晨晨,就不惜丢掉父亲的关爱,来让外界知道我也李家没关系。可昨天呢?昨天她和李少爷一起出现,并且还让我撞见了,这样我就知道了他家的秘密,所以我很有可能被~~~咔嚓!!一刀砍掉。

  “那你为啥要跟我说这些?”我想了想,如果李家要让我死,那肯定李晨晨就不会跟我说这些了。

  “因为你是和帖心一起出现的。李家不知道你和帖心什么关系,也不可能要得罪帖心从而得罪赵家。我父亲生意做的再大,赵家要灭了我父亲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所以不敢也不能下手。”

  听见他这么说,我赶紧说:”帖心和我有关系,我是她失散多年的情人。。哦~不。。是弟弟。”

  李晨晨看见我这么紧张,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你别害怕啊,我哥哥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你怎么那么肯定?“我看见他笑的挺可爱,一下就不紧张了。

  不过觉得刚才挺丢人了,抓了抓头发说:”还是因为帖心么?“

  ”嗯。我哥哥对帖心很放心。因为我们家需要赵家的庇佑,而正好帖心需要钱来投资做她的生意,所以我们是一拍即合。不过哥哥说帖心为了和赵家撇清关系,给我们了很大的利益,连打球输的那三分抽成,也是帖心故意输的。”

  哇塞,原来帖心昨天打球是故意输给了李少爷啊。那她球技到底得有多高?

  "哥哥还说,就算她再撇清,她所有的生意都不用赵家的一分关系一分钱?但是她还是赵家的血脉。”这时候我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个问题,你说赵家那么想隐藏李晨晨,那为什么昨天李晨晨会和李少爷去参加帖心的饭局呢?想到这里我就好奇的问李晨晨。

  “这就和你没关系了,你真想知道么?”李晨晨充满挑衅的眼光看着我。

  “算了,当我没问。”这事还是离我越远越好。“放心吧,我会保密的。我可不想没命。”李晨晨都把话说的这么透彻了,我再不知道她什么意思,那就太傻了。她无非就是想让我保密,否则我就会姓名堪忧。

  说着,我就准备起身去吃饭。说了半天话,我中午回家估计是来不及了。就准备在学校门口买点吃吃算了。而李晨晨,和我一起走到学校门口我们就分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