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边又轻轻唤了一声刀哥。学春哥的声音却是学的很像,但是他忽略了一点,春哥是不会用那么温柔语气喊我的。

  我咳了一下,假装没听见,因为不能应,一应魂就被迷了,这也是一种咒语。

  “春哥!”我再大喊了一声,然后转了个弯,躲在了一颗大树后面,魑现在看不到我,我赶紧把衣服脱下来,抓着地上的泥巴往衣服上涂。

  衣服里里外外都被涂上了泥巴,虽有有些掉了,但是不要紧,已经有了泥巴的气息了。我再看头顶上,有根大树枝,轻轻跃起,掰着树枝,翻了上去。

  “刀哥!刀哥!”魑在一遍又一遍的叫唤中靠近。我则轻轻的把衣服撑开,等着他过来。

  魑在树背后停止了叫唤,我一惊,这丫不会发现我了吧?但是幸好,很快魑又叫唤起来了,并且绕过了大树,出现在我脚下。

  “刀哥!刀哥!”魑,这个一米多高,像个侏儒一样,浑身油光光的玩意儿,此刻正缩着头,四处打量,叫唤着我名字。

  “刀你大爷!”我大喊一声,张开衣服扑了下去。魑先本能的抬头,然后想逃,但是来不及了,已经被我用衣服裹住了。

  我把衣服裹紧,然后两个袖子打了个死死的结。这样它就溜不掉了,这玩意儿与山林已成一气,若是衣服上不沾上这里土地的气息,是绝对束缚不了它的。

  看。^正版章节上i\酷%匠O;网C

  魑见自己挣扎不了,便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少来!我朋友呢!”我不吃他这一套,凶狠的问到。

  魑还在哭,哭的我心烦。我干脆死劲踹了两脚,他哇哇叫了两声,又接着呜呜呜的哭。

  真够烦人的,我把他抱了起来,然后抓紧他的双腿,狠狠的向旁边的大树甩过去。魑被撞得抽搐,不停的蹬腿。

  我不客气,连着全力甩了三下,自己也有些气喘了,才停下来,问他春哥在哪。他终于不哭了,像个受委屈的可怜老头儿一样流着眼泪,说不明白我说什么。

  呀,还跟我装蒜。

  我把军刀亮了出来,用刀面在他脸上拍了拍,“还不说的话,我就剥了皮!”

  魑又呜呜了几声,然后扭头扮脸,挺滑稽的,说他真的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我的朋友去哪了,他只是在我进山的时候无意听见春哥叫我刀哥。然后他就没跟着了,刚刚恰好碰见我在找人,他就想学春哥的声音迷惑我。

  “看样子你是打算扛到底了!”我在口袋里摸了包烟出来,点着,逼供是门技术活,光暴力可不行,我吸了口烟,蹲下去,刀刃在魑的脸上戳了戳,然后又在他头上戳了戳,假装思考从哪下手剥皮最好。

  “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从来不骗人!”魑求饶着。我呵呵一笑,专门骗人的玩意儿,还说自己不骗人的。

  突然,我咬紧了烟蒂,狠狠一刀扎进魑的大腿上。

  魑痛苦的嚎叫,又怒又委屈的说我就算剥了他的皮,他也不知道我朋友去哪了。说如果真是被他带走的,他现在肯定在慢慢春哥的魂魄,哪有功夫再来找我啊!

  我停了下来,他说的确实也在理。并且,这玩意儿虽然恶毒,但是胆小的很,刚刚被我那样整了几下,是断然不敢再说话的。

  那,如果春哥不是他带走的,是谁带走的?

  我问魑这里还有没有别的玩意儿?魑摇头说他不知道,他原本是在东边山区的,那边开发,他也是最近才被逼过来的。等以后这里也开发了,他就只有死路了。

  算了,也是个可怜东西,我解开袖子,放了他。

  这下够呛,春哥这个倒霉孩子,太岁还没找到,他又丢了。

  我手叉着腰,不知道该怎么办。魑走了一段路,频频回头看我,好像有话说。而后,终于还是跑了过去,怯怯的说:“你不杀我,我很感激,我知道在这片山里,好像有个树魅,你朋友会不会被他弄走了!”

  我瞪着他,他连连点头,然后又摆手,恐惧的说:“你可千万别打算让我带你去找啊!”

  “猜对了,我还真有这打算!”我突然把衣服甩开,要扑倒魑。可是他一下滚远了,躲在草丛里,骂我坏,骂我们人比他们这些山精还坏,人是最坏的种种。

  现在他有防备,我是万万捉不住他了,不过也不必介怀,他已经告诉我一个很重要的信息了。

  所谓树魅,属于魅的一种,还有花魅,草魅。她们会化成美女形态,在古时候,专门在山路上迷惑进京赶考的书生。很多书生一夜风流后,第二天早上想拍拍屁股走路,但是一般要去河边洗脸时,看到水面上自己的倒影已经是个苍老的老头时,立马拜拜,因为精气已被吸光。

  我可怜的春哥啊,先是被女鬼迷的跳楼,后又被精虫进脑,现在又被树魅诱惑吸精,真是,命途坎坷啊。

  树魅也是自然形成的一种,所以也有她的脉频。并且能在这边诱惑春哥,说明距离不会太远。我拿着鸭寮街组装的脉频探测器,很快就在失散点东边十米远处检测出了一种奇怪的脉频。

  再找了一会,看见了一栋木房子。

  呵呵,都什么年头了,谁还会在深林中建木房子?摆明了障眼法!

  这种山精弄出的障眼法与灵界东西不一样,要看见灵界,需要开眼。而要识破山精的障眼法,只需要与她们的气息一样就可以了。我随手摘了两朵野花,在手中搓出花汁,然后在眼睛上擦了擦。

  好啊,草地上,春哥正伸着长长的舌头,像狗一样流着口水,在树魅身后紧跟着转来转去。

  我突然不想救春哥了,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要不要这样猥琐?就算是我,从来没有零距离接触过女性,也不会激动成那个样子。嗯,肯定不会激动的流口水,反正我觉得自己不会。

  树魅?怎么破?记得师父以前曾经提及过,这玩意儿只会诱惑,吸精,攻击力不是太大。但是想完全拿下它,就得从心理上摧毁它。

  我一下冲了过去,朝天哈哈三声大笑,树魅注意到我了,但是春哥因为被障眼法隔着,所以还在“房间”里,看不见外面的我,只是迷茫的转头。

  “丑鳖!”我指着树魅大骂。

  树魅神情惶恐了,赶紧拿起镜子照了照,然后又恢复了自信的笑容。春哥还在迷糊,树魅拍了拍他的肩膀,在他耳边呢喃几句,然后出来了,而春哥,乖乖的坐在草地上,等着树魅回去吸精。

  “骂谁丑鳖呢!”树魅气势冲冲的冲出来。

  我假装极其嫌弃的别过头,斜眼看着她,反复自言自语:“真丑,真丑!”

  “是吗?”树魅妖娆的问到,然后抛了个媚眼,我骨头有点酥了。啊,原谅我,单身狗的悲哀,一只树魅冲你施展魅法,能不酥嘛?不过的我的意志也不是一般的强,我勾下头调整了一下情绪。

  再抬头,树魅居然已经在凑在我跟前,目光正好落在她胸口上,起伏的酥胸散发着迷人的香气。再往上看,树魅轻轻撩起了她的刘海,捋在耳根上,眨了个眼。

  妈啊,这般妖娆,我好像忘了自己到这来干什么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