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9 太岁阴星

  神秘男人后踹老人,老人轻盈的变换着脚步,总是避开了。而那个白胖子,也爬起来了,不管这边打的怎么样,他还是直奔双魂煞。眼看他就要靠近双魂煞,老人没办法,松开了神秘男人,一脚踹在他屁股上,把他踹向白胖子。神秘男人也不追究老人,顺势和白胖子打了起来。

  白胖子开始接招,一招一式,果然和春哥说的很像,就像妇女打架一样,拍来拍去,还动不动崛起屁股。不过看起来虽然像妇女打架,但是可以看出,每一巴掌拍下去,神秘男人身体都虚了一点。

  老人在一边观战,最后神秘男人觉得自己吃亏了,索性避开了。而后老人迎了上去,和白胖子撕打在一起。白胖子和老人打的似乎很吃力,因为他每要出一招,老人似乎都猜得到,不是轻松避开,就是提前卡住了白胖子的关节,让他无法出招。

  看出来了,这三个人,老人最厉害。白胖子和神秘男人不上上下。

  我看出来了,白胖子和神秘男人也看出来了,他们现在是两两对立,谁跟谁都不是一伙的,谁跟谁都要拼个高低。所以,有点智商的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神秘男人突然从背后袭击老人,然后与白胖子结伴,共同对付老人。老人双拳难敌四手,挨了几拳。

  所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虽然没有菜刀,但是板砖还是有的。

  “大爷!”我操起地上的板砖,一下冲了过去。白胖子背对着我,听见动静后往旁边闪,但还是被我的板砖蹭破了点皮。

  “滚蛋!”白胖子一声吼,我的侧身暴露在他面前,他一拳打在我肋骨上。

  我一下疼的缩了起来。

  白胖子再猛地一甩头,要去对付老人,可是,他头上刚刚被我蹭出了血,挺多的,由于他甩头,一些血溅在了双魂煞的脸上。

  刺穿耳膜的嚎叫,冲破云霄的怨气。

  墨斗线被双魂煞挣断了,双魂煞疯了似的朝白胖子冲过去。她爆发出的瞬间冲击力很大,白胖子被撞飞了,老人连忙往前滚翻,躲开了。而神秘男人,在双魂煞冲向他的时候,突然将桃木剑飞出。

  双魂煞中招,夺路而逃。

  神秘男人追了出去,老人紧随其后,白胖子受了伤,勉为其难撑了起来,跌跌撞撞的也追了出去。

  我擦,留下我一个人,好像这事跟我没啥关系似的。

  不过可以确定了一件事,就是白胖子和神秘男人不是一伙的,那如果神秘男人是风水阵的始作俑者,白胖子又是什么立场呢?

  我揉了一下腰,也跟了出去,一出门,就见老人回来了。老人披着大大的黑色斗篷风衣,帽子带起来的,并且系紧了,只在鼻梁位置有个拳头大的口子,可是因为没有光线射进去,所以我并不能看清楚他的脸。

  老人按住了我的肩,示意我不用追。然后用极其空洞,空洞的就像风管里传出来的声音对我说:“你的朋友毒虫进脑,要赶紧救治,否则七日之内必亡。”

  我擦,春哥会死?这我还真没有料到过,被老人这么一提醒,我有些不知所措了,看着他,把梁伯对我说的提了一下,然后希望老人能指点我什么是纯阴之物。

  老人转身,往楼上走,我在后面跟着。然后我们两个上了天台,老人指着天空,问我看见什么了没有?

  我仔细看了看,今天能看见星星,但是并没有什么异常啊,星星还是那样的星星,和小时候傍晚躺在院子里的竹床上,师父给我扇凉时看见星星没什么区别。

  老人摇了摇头,指向一个方向,我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咦,确实有点不同,可是具体哪里不同,我一会也想不起来。只是隐约感觉今晚的星辰有点异常。

  皱着眉盯了五六分钟,终于发现问题了。一片繁星之中,有一块是黑的,虽然天空中黑色面积很大,但是在繁星之中,空出一个黑圈,确实不对头。

  我眼睛一亮,看着老人,激动的问道:“太岁阴星?”

  在现代科学中对太岁星的态度分为两派,一派认为太岁星是古人虚构出来的一颗星,因为无法观测到。而另一派,则认为太岁星就是木星。

  但是在古代,早就认定太岁星是无法用肉眼识别的,这也是为什么古人将星星都叫着明星,唯有太岁,称之为阴星。太岁阴星出没无常,只能用占卜术占卜出来,并且,太岁阴星出现的地方,在地球对应的位置,就会产生一块太岁。

  后来帝王发现太岁有极大的医药作用,为了防止百姓私取,便说太岁是不能动的,否则会惹怒太岁星君,当地就会有灾难发生。这也诞生了一句谚语:太岁头上动土,不知死活。

  看来天意如此,春哥有救了,从太岁阴星的位置判断,今晚在西贡郊野就有一块太岁诞生。我赶紧谢过老人,急忙往楼下冲,去找春哥,但是到一半时又折了回去。

  老人背着手,仰望着星空,似乎料到我会折回来。

  我有些拘谨的走到他身边,问他关于风水阵的事情,现在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因为这几股势力都比较强大,我对自己的搅局有些不自信了。

  老人转身,拍了拍我的肩膀,“不管多难的路,既然已经选了,就不要在半途怀疑自己,受伤了,爬,也要爬到终点。”然后背着手,进了楼梯间。我在原地思索了半分钟,再追到楼梯间时,老人已经不见了。

  算了,不管这茬了,先把春哥的小命救了再说。

  我赶紧跑回梁伯家,春哥坐在沙发上发呆,见我进来后,连忙告诉我,他现在不知道怎么回事,大脑异常的清醒,怎么都睡不着。

  我摇头,因为春哥的烟圈已经很黑了,如此继续下去,真的会撑不过几天。但不说他现在精虫上脑,一天撸上七八次的高频率,常人无法承受。就是这不睡觉,也撑不了多久啊!

  “春哥,你有救了,我们现在就去找救你的良药!”我激动的说到。

  春哥现在对我提的方案都有点排斥,挤着笑容,问:“不用劈开脑子吧?”

  “哎呀,不用!”我跑进杂物间,“赶紧收拾点吃的,马上去西贡!”而我则找了些数术需要的东西,临行前还自己算了一下,该带的都带了,千万不能落下没带。因为时间紧迫,这次去了就必须找到,否则时间一久,太岁与四周的土地相融合,散发出的独特脉频只会越来越弱,我们也越难找到。

  春哥看我确实是很认真的,并且此事关系到他的小命,也不敢懈怠,在楼下超市买了好多饼干和矿泉水。然后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说要去西贡郊野。

  司机估计是觉得那边太远了或者太偏了,疑惑的问我们这么晚去哪里干嘛。

  春哥发挥了他古惑仔的气势,一脚踹在车门后,大吼一声:“老子又不是去中南海,你管那么多!”

  司机大叔不知道是觉得自己理亏了,还是被春哥唬住了,哎着气让我们上车,带我们驶向西贡郊区。

  在车上,我扭着头,盯着头上的星空,一开始还能看得见太岁阴星的位置。但是当到了目的地,再抬头时,已经找不到太岁阴星的痕迹了,果然是一颗神出鬼没的星辰。

  在西贡郊区外,我把地图摊开,真够大的,面积都相当于三分之一个重庆市区了。这里也算是香港这个前沿都市最后一块未被开发的原始净土了。

  3:酷匠网Gv永久Kx免U费。看小~说

  我拍了拍手,在地上画了一下星辰结构图,还有太岁出现的位置,确定对应的地方就是西贡这里。但是具体位置无法算出来,只能死造。

  面积太大,要找也不能瞎找,所以我和春哥研究出了一个路线,把整个西贡郊区化成五个区,一个区一个区的找,这样会减少很多工作。

  确定了路线,我们就进山了。

  太岁会发出独一无二的脉频,虽然脉频跟电磁场差不多性质,但是毕竟不是一样的,所以罗盘没用。倒是之前准本奇门寻踪时,在鸭寮街组装的玩意,这会派上用场了,相当于平板电脑大小,没有显示器,只有一个红灯,红灯闪烁的频率就对应着脉频的频率。所以,只要发现异常的脉频,就等于找到太岁了。

  我和春哥找完一个区时,已经上午六点了,但是不知道何故,昨晚明明晴朗的星空突然乌云密布,似乎要下雨。不过就算出太阳也没用,因为这里相当于原始森林,阳光压根照不进来。

  吃了几口饼干,填充了一下肚子,我想撒泡尿,便让春哥等着。然后自己折到一颗大树后面,我这人就这样,如果旁边有人看着,是绝对尿不出来的。

  尿完抖了抖,转身回来,春哥却不见了。

  我赶紧跑过去,大喊了几声春哥,张春花,没人回应。这倒霉孩子不会是碰上什么脏东西了吧?

  我跑上一个小坡,再喊了几声,都没有人回应,正气馁时,左后方突然有人叫:“刀哥。”

  我本能的回应,但是“诶”字音发到一半时,我突然止住了。好啊,终于碰上魑魅魍魉的魑了,这玩意儿躲在山林之中,会悄悄尾随进山的人,偷听他们对话,得知行人的姓名后,在行人落单时,便会假扮行人的同伴,召唤行人。

  春哥应该就是被他给骗走的,不过看时间上的紧凑来判断,应该还没有遇害。

  “看我不活剥了你的皮!”我摸了摸腰上挂着的野战军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